在《新唐人》打業務電話中修煉提高

台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08月04日】

今年是我修煉的第五年,兩年前疫情開始後,我辭去工作,開始學習對大陸打電話講真相勸三退。每天在rtc平台上值班,除六日外每天值班兩次。直到一年後,我們地區的協調同修建議我要不要到《新唐人電視台》打電話,在此之前,我有在交流中聽過同修分享台灣人也需要救的事,但還有安逸心,並沒有想要更換已經熟悉的工作,所以拒絕了。

可是就在接到協調同修電話的當晚,rtc平台發出要更換新系統的指示,我想這是不是要我更換做大法項目的時機呢,就這樣,我到了《新唐人》打企業電話了。

這是一個辛苦的轉換過程,但後來體會,這是師父讓我往上提升的一個機會。以前在RTC平台,我被指定當組長,除了要教同修如何打三退電話外,還要與世界各地同修交流,解決工作或修煉中遇到的問題,我只能交流我層次中的理解,這個組長做的膽膽突突,常常捫心自問,以我對法理解的成度,這個組長角色並沒有做到位。

來到《新唐人》後,才對公司有了初步了解,知道他是一個國際媒體,對台灣社會,對整個世界影響重大。我理解到媒體的力量無遠弗屆,沒有到不了的地方,我得好好認識媒體這個法器,才知道以何種角度、高度來面對眾生,用媒體與眾生結緣,讓眾生帶金錢資源來支持新唐人報導真相。

我理解到,製造業中有很多新唐人的觀眾群,是我們要救的眾生,但如何跟有緣的眾生接上線呢?這就是我進入《新唐人》後的功課了。

在對業務還是一張白紙時,我想到基本功得先做好,我從多學法開始做起。就這樣,持續每天認真學法、煉功,我感覺到在大法修煉的方方面面,都有很大的突破。很多常人的執著心,都在一點點去掉,這是多學法、師父給予的智慧,一思一念都在法中,很容易就可以發覺到事情的問題所在,不斷學法歸正自己。

師父告訴我們:「可是佛法不是為了叫你成為開拓者而給你的智慧,因為你是個修煉者才得到的,也就是說你首先是修煉者而後是專家。」[1],「要無所求而自得」[2] ,專業跟著修煉達到標準,自然就做好了,我似懂非懂,意思就是好好學法就對了。很多東西師父都有安排的。

在實務工作上,透過一次次失敗後的修正和同修的建議,我性急的個性也在慢慢轉變著。因為我家小孩比較多,生活壓力比較大,養成了急躁的個性,造成我講話速度快,凡事講求效率,這給周遭人帶來壓力,但我並不自覺。

透過工作的轉換,我發現了這些缺點,也因不斷的學法,師父的法中有向內找的機制,也幫助我慢慢變得沉穩,比較不急躁了。

總監說打電話底氣要足,用法的力量才有辦法講真相。我們自己的念會影響自己的語氣傳達,這些要點我會反覆提醒自己,漸漸地打電話前勤跑廁所的現象減緩了,打電話時也感覺自在了。但也有人心強烈、神念不見時,我打電話會感覺壓力很大。

我跟同修分享這事,她說焦慮會讓舊勢力鑽空子,做事失焦,要我警覺清醒過來,多發正念,最後以無所求而自得來鼓勵我。

同修的鼓勵讓我感到在修煉途中不斷遇到貴人幫助。如發企業信時,有同修幫我研究產業產品的特點,寄哪些廣告樣本給對方,內銷跟海外行銷的用辭,一家一家的作示範,我不用從零開始摸索。

有了團隊做後盾,怕心漸漸少了。最近當徘徊在病業關假像時,總監提醒我煉一小時抱輪,我心底並沒有很想煉一小時,但我想到,不想做的事就是師父要我做的,我就努力的連續煉了五天,果真闖關過去了。現在又恢復到早晨去煉功點煉功了。

我有幸參與《新唐人》這個講真相的媒體,了解她每個部門的結構都很紮實,才能成為第一大媒體。了解越深,對她的信心越大,打企業電話的底氣也就上來了。

我也了解只要我們有救人的心願,心懷善念並透過學法去除心中不好的東西,師父會幫我們與跟有緣眾生接上線,他們明白的一面已經等待了千年、等待了萬年,就等你引領他們履行與師父簽下的約定。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證實〉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學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