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同修文章後有感

懺悔


【正見網2022年10月06日】

拜讀同修文章《深挖執著男女情和外貌背後的現代觀念》的時候,我被深深震撼了。字字句句如同驚雷,這說的不就是我嗎?雖然近期由於遭遇到了干擾和迫害,在向內找的時候,找到了此種系列執著的端倪,但用如此長的篇幅,系統闡述概括剖析這種執著,是我所不能達到的。長期以來在這種不能自知的執著中,在這種不可名狀的情色慾中,苦苦掙扎,無法解脫。在舊勢力精心設計的陷阱中,誤認為那充滿了情色慾的每一思每一念都是「真我」的思想。

一、男女情的觀念

當我還不知道「男女情」這個概念的時候,在舊勢力給我下的機制的作用下,已經執著於此了。表現是看到自己有點喜歡的異性的時候會非常非常緊張、害怕、羞澀和慌張,這種感覺從幾歲開始一直延續到年近半百竟依然存在。伴隨這種感覺同時存在的是不停的幻想,幻想哪個異性是不是也喜歡自己,是不是對自己有意思,並且陶醉其中。其中有的人也許只是見了一面,或只是普通同事。有時候,甚至別人多看了我一眼,就想入非非,認為別人是不是喜歡我。

所以從一個人的外表永遠也看不到其真實的內心,那種不為人知的想法就只有自己知道。或許在別人看來,我老實本分,循規蹈矩,不喜歡交際和玩耍,甚至在認識我丈夫之前都沒有談過戀愛,認為我在這方面沒有什麼想法,其實內心的執著很深很深。就像同修在文章中說的那個轉生成訂書訂的僧人,在色方面還並沒有具體的過失,只是對內心的色情妄念不加以控制,雖然醒悟過來了,但還是造成難以挽回的惡報而十多次轉生為動物受苦。

舊勢力在我們的修煉中,給我們下上了種種機制,做了種種安排,當某種想法出現的時候,我們卻誤認為是自己的想法,思想上認可了它,而不是去排斥它,時間長了過不了關,舊勢力又以此為藉口來迫害我們,這是多麼的邪惡的安排。我在前段時間,突然對單位的一個同事產生了那種莫名其妙的情愫,弄得我非常的緊張難過和不自然,憑自己的力量根本排斥不了。那天看到這個同事,我又很緊張難過,克制不了的那種,我就背了師尊在《轉法輪》中的法,「他特意給你安排的,不是你腦中原有的。」一瞬間,這種感覺煙消雲散,我非常輕鬆自如沒有任何想法的和這個同事有了正常的交流。

二、對人世間溫情溫暖執著的心

我發現了自己不僅有希望異性喜歡自己的心,還有希望所有人都喜歡自己的心,對情的執著極其強烈。想要別人喜歡自己,想要和別人建立親密關係,想要獲得別人的安慰、愛、誇讚、肯定、關注,想要像公主一樣被別人寵愛,獲得這世間人與人之間的溫情和溫暖,認為這樣才會快樂才有安全感。別人對我表現出的一點點溫柔,關愛和喜歡都會讓我心情愉悅,別人對我表現出的嫌棄、厭惡和不滿,都會讓我難過和惴惴不安。

在這種強烈的執著心的鞭策下,就會覺的很累,總想著和別人建立某種親密的類似好朋友的關係,讓別人喜歡我,對我好。所以總會有事無事和別人搭兩句,生怕被邊緣化,更多時候是討好式的跟別人交流,表面上看我,人隨和,愛幫助別人,放低自己,說話謙卑,性格開朗幽默,喜歡笑,但這不是出自於善,更不是出自於慈悲,而是想討好別人獲得別人關注我,喜歡我,對我好,是對人情溫暖的執著,想獲得人與人之間的關愛和情。

女兒曾經不止一次的對我說,我們出去吃飯,你不要對服務員點頭哈腰,別人端茶端水,你都要滿臉堆笑說謝謝,還討好式的和別人搭話,你是討好性人格嗎?本來我自認為我這樣做是因為修煉人的素質,是對別人的尊重,是體現對別人的善。其實不是這樣,我拚命想跟別人講話,討好,是因為我在向別人乞討,乞討別人笑臉,別人的喜歡,關注和愛。

記的有一次因為放暑假,同事把他上小學一年級小孩帶來在辦公室寫作業,這個小孩子看到我,對我說,你知道什麼是形聲字嗎?我教你。他順手在本子上寫了一個「情」字,告訴我,這就是形聲字。我想這也許是師尊借他的口在警示我對「情」執著的太重了吧。

其實這樣的點化不止一次,有一回看電視,看到一個壞人想要害別人,但為了偽裝自己,他裝作很親熱的樣子攬住了被害人的肩膀,很溫柔的和那個被害人講話。我當時的心非常的受用,覺的那個壞人也不壞。就是這樣,想要這世間人與人之間溫情的心掩蓋了一切。

三、對年輕貌美的執著

我們都知道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是能夠使人的本體發生很大的變化,向年輕化方向發展,但這種想要年輕漂亮的心肯定是要必須去除的執著。這種執著摻雜著各種各樣的人心,虛榮心,求名的心,顯示心,對自我執著的心,想要表現自己的心,求誇讚的心,歡喜心,喜歡心,想要利用年青貌美獲得世間種種好處的心,害怕變老而被社會淘汰出局變成廢物的心等等,還有就是色慾心。

我知道對美貌的執著根源出自於色慾心,但在我這裡表現出來的,更多的是來自於顯示心,表現心,表現自我的心,想求得別人誇讚的虛榮心。在我四十幾歲的時候,不認識的人都認為只有二十多歲,當我說出自己的真實年齡後,他(她)們臉上的驚訝和嘴上的稱讚讓我快樂無比,歡喜心和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時間久了,這種想要保持年青貌美的心成了我修煉中一個極大的執著心。並且妄圖通過修煉而變得更美,看到有同修在文章中交流,每天煉抱輪兩個小時以後,皮膚變的細嫩了,我也抱輪兩個小時。看到有文章中寫到打坐時間久了,可以使五官更立體,我就更願意打坐了。

師尊在《轉法輪》中告訴我們,「顯示本身就是一種很強的執著心,非常不好的心,是修煉人要去的心。」自從有了自我的意識開始,那個「假我」就開始要不斷的在加強自我,顯示自我,表現自我,讓自我更加強大。具體表現在:喜歡大聲講話,大聲喧譁,特別在人多的場合,就連接電話的時候也是如此,生怕別人沒有注意到我,沒有關注到我,生怕別人忽略了我的存在;喜歡很不禮貌的打斷別人的講話,搶著要表達自己的想法和觀點,想要表現的心極其強烈;有什麼略顯深度的或具有幽默感的觀點和語言,自己會默默的記下來,以後在別人面前隨口說出,從而顯示自己。然而因為修大法而遭受迫害後,在世間沒有什麼具體的物質上的東西比別人獲得的更多值得顯示了,想著唯有一個修煉人的美麗不老的容顏,值得顯擺,讓人高看一等了 。那求名的心,顯示的心是何等的重。

當今社會,常人誰都認為年輕貌美是好事,是資源是資本,但從修煉的角度上並不一定就是好事。首先,這是一個強烈的執著,對自我的執著,會干擾靜心修煉,你整天想著怎麼保持年輕,怎麼能變的更好看,心亂如麻,雜念紛紛,怎麼修煉;其次,美貌本身就是修煉中的障礙,古人就曾經有言「紅顏薄命」,為什麼美麗的女人就容易命薄呢,因為容易招惹是非,讓別人動情動念,從而起色心,淫心甚至殺心從而造業。記的以前看過一篇文章,寫了古代日本的一個女性修煉者,她具有絕世的容貌,許多人因此到寺廟裡來看她,這給她帶來極大的干擾。由於她修煉的決心極大,為了靜心修煉,剷除障礙,她採取了給自己毀容的方法,成了一個醜女,通過艱苦的修煉,最後終得圓滿。雖然師尊傳的法大,什麼樣的人都能修,同時貌美也是一種福報,但絕對不能執著。

害怕變老的心也是一種強烈的執著。在同修中其實也有不少,有人甚至把外表看起來是不是年輕當作修的好壞的標準了。師尊在《轉法輪》中告訴我們:「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個絕對的真理。」什麼事情都要對照法來衡量。

同修在文章中講到,許多歲數大的同修不能被喊阿姨,並且會很苦惱。看到這裡我就想笑,因為我也是如此,雖然我年齡不是很大,但有時候在工作中,有些來辦事的人,看起來比我小不了多少卻也喊我阿姨的時候,我就再也不能平靜了。怨氣就上來了,心想,「什麼眼力勁兒,我看起來有那麼老嗎?就不能喊美女或者姐嗎?」其實,別人把你抬為長輩不好嗎?在以前,如果把別人輩份喊小了,別人會指著鼻子罵你的。可現在都反過來了,喊大姐,喊阿姨都不高興,喊小姑娘,小美女才會高興,深深潛藏著色、情、欲因素。

為什麼害怕變老,就是因為現代觀念裡認為年輕是好事,老是壞事,怕變老是怕走下坡路,怕像植物一樣枯萎,像動物一樣死去。其實師尊在《轉法輪》中說:「出功能的在兩頭,小孩沒有執著心,老年人特別是老年婦女沒有執著心,容易出功能,容易保持。」 「就像人一樣,在年輕時執著心很多;到老的時候,隨著歲月的流逝,前途無望了,這個心就自然放棄了,磨掉了,這種小道也是這個方法。」

我理解,老年人的心態離道更近。因為經過歲月的打磨,看透了世事滄桑,一些年輕時看的很重的東西,就會看淡,這是時間積澱的結果,是智慧,是好事。

可現在,在家裡老年人被當作坐吃等死的廢物,帶孩子的保姆,大事都沒有話語權,根本沒有作為一個長者的尊嚴和對家事的決策權。就像同修在文章中分析的那樣,害怕變老是對現代變異觀念的認同,因為現代的觀念裡有年輕好辦事,年輕人獲取幫助的機會也會更多。老年人好像都是被淘汰出局的,什麼也幹不了的人,形同廢物,毫無價值,無論貸款、租房、就醫、出行都會有很多阻礙,沒有年輕人的陪伴許多事都做不了。作為修煉的人要能認清舊勢力的詭計,年齡大了就是大了,老成不好嗎,沉穩不好嗎,歷經世事滄桑後的那份從容不好嗎,非要很累很忐忑的偽裝成年輕人不是執著嗎,被別人識破就不高興還耿耿於懷,就是更大的執著。

感謝同修的文章分享,感恩師尊的慈悲,在這裡向師尊懺悔。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