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頓的回憶

雪梨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5年02月14日】

從網上看到在風雪交加的紐約,現在仍有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堅守在曼哈頓街頭,向人們講著法輪功的真象,清除著那裡最後的邪惡。感動之餘,不由得想起了半年前,在同樣的地方,然而卻是在夏季的烈日下,澳洲弟子講真象的情景來。

九月份的紐約,本該是漸漸轉涼的初秋天氣。然而來到這裡才發現,當時的氣候如此反常,氣溫比澳洲最熱時還要熱。隨身帶的衣物全部用不上,只好在當地現買了些夏裝。幸好還戴了頂旅遊帽,聊以遮擋那灼目的陽光。而有時剛還是烈日當空的天氣,突然就下起了大雨,被淋濕的弟子們好比經受了一場粹火加鋼的洗禮。

澳洲弟子與其它地區弟子們配合,以多種形勢向人們講述著正在中國發生的迫害真象。與紐約的反常酷熱相反,曼哈頓街頭匆匆走過的人們,大多數都是一臉冰霜,神情冷漠。起初感覺在紐約講真象真難啊。我曾經見到一個同修在回答常人的問題時,嘆了口氣,拿起一份真象資料,用手一行行指給那人看。當時我想這位同修也許英文不好,就接過去講了起來。後來看到這位同修講真象時,英文相當流利,就明白了當時他是太累,連張嘴的力氣都沒有了。也許是為了印證我這個猜測,過了兩天,資料桌上多了個當地同修給拿來了的能放真象錄音的擴音器。


大多數同修來這裡,都是克服了重重困難,才得以成行的。這次來紐約,就有許多同修攜家帶口的來了,有身懷六甲的孕婦,有帶著還不會走路的嬰兒的夫婦,還有小弟子們。大家擰成了一個整體,一心為消除邪惡貢獻著自己的力量。 

隨著時間的推移,大法弟子不懈的努力取得了成效,人們臉上的冰霜溶化了,開始綻開生命得救後,發自內心的欣慰笑容。人們都在覺醒,更可喜的是越來越多的人走入了修煉的行列。

來到紐約的第一個星期,正值美國共和黨召開年度大會,我們講真象的時候,碰到了很多政客。一位共和黨議員午間休息時主動找我們攀談。開始他以一種挑戰的口吻從台灣問題開始發問,提了許多問題,講真象的同修回答的很有說服力,最後那位議員改變了態度,滿意而去。

一位墨爾本來的阿姨告訴我們,雖然她只能聽懂一些簡單的英語,也不會講,卻多次遇到議員們,而且給他們資料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一次她有事路過一個商業中心,遇到一些政客們,她如往常一樣去派發資料,那些人指給她去找一個人。那人被眾多的人簇擁著,坐在一張桌旁,很客氣的接過她遞來的資料,熱情洋溢的說了很多話,末了還遞給她一張名片。她只能大概聽懂,那人很支持法輪功,並說有什麼事需要幫忙去找他。看她拿回的名片,原來那人是反對黨一個很顯要的人物呢。

一次三名警察專門來了解法輪功,一位男同修耐心的向他們講了很多,看著他們聚精會神的樣子,我明白這些生命都在等著大法。他們也是聽了很長時間,最後離去前又拿了些資料。

才來紐約時,為了洪法,我與同住的同修總是一大早來到曼哈頓街頭煉動功。一天早上我們常煉功的地點站滿了記者,我們只好來到稍遠處的大公園。折騰了這麼久,我煉功有點不安心了。正在沖灌,聽到有人打招呼。睜眼一看,原來是位西人女孩,她說很喜歡法輪功的動作,跟著光碟學了一段時間,可後來聽說這個功法被中國政府禁止的,有些害怕就放棄了。我詳細的解答了她提出的問題,她才恍然大悟,說險些上了他們的當。她表示回去還是要學下去,讓我糾正了幾個動作才走。看看時間不早了,我們也離開了公園。看起來,也許這次來公園就是為了與那個女孩相遇。我與同修感慨的說,處處都是有緣人啊。

在講的過程中,還發生了許多有趣的、感人的故事。

一個女孩與她的男友來到我們酷刑展地點,問哪裡有教功點,我沒想到她直接就問這個,還沒有馬上回答呢,她又加了一句,「我看過教功帶了,就是想糾正一下動作」。我指著身後正在做功法示範的同修們說,「糾正動作呀,現在就可以教你,你這麼聰明的人,很快就能學會的。」她走過去觀看起來,我又去忙著講真象了。一會回頭一看,當地同修小梅已經在手把手的教她了。我取出相機,給她們拍了兩張照片,又去發資料了。

過了一段時間,她走了過來,我向她打招呼:「要走了嗎?學會了嗎?」,她說:「我現在去買書,買《轉法輪》去。」我真高興又一個生命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這時,她看見我帶的項鍊上的法輪章,就有些撒嬌的對小梅說:「我想要那個法輪章。」 小梅給了她一枚「真善忍」的胸章,安慰她說:「那個以後慢慢找,她那個也是好不容易才搞來的。」我很珍愛這枚可以掛在脖子上的法輪章,還專門為它配了條白金項鍊呢。如果當時她問我要的話,也許真是對我心性的一個考驗呢。

一天中午我與一位紐西蘭同修到公園吃午餐,看見前面有一西人婦女正照著桌子上報紙比比劃劃,我仔細一看,原來是大法報紙,她正在學抱輪動作呢。我告訴了同修,她建議我把這個場景拍下來。看那位女士專心的樣子,為了不打擾她,我從後面拍了幾張照片。等她停下來後,走過去問她,需要幫忙嗎,我們可以教她。她笑著說「謝謝,不用了,我已經聯繫好了教功點,只是覺得動作太好了,等不及先做起來。」

一次我們在第七大道38街上舉行酷刑展,正在布置道具與展板時,忽然聽到一陣哇哇的大叫,開始以為誰在搗亂,跑過去一看,原來是位啞巴,眼睛含著淚水,對著展板上被迫害的弟子圖片神情激動的揮舞雙臂,嘴裡還在不停的嗚哇說著什麼。估計他是震驚於這些迫害事實,同修們給他拿來了徵簽板,他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手裡比劃了一些什麼,就走了。過了近一小時,他又來了,是與兩位朋友一起來的。他領著他的女朋友到了資料桌前,指著徵簽板讓那女孩簽名,然後又把她領到展板前讓她看,似乎還在講解著。等他們三人走後,大家都很感慨的說,這啞巴也有一顆良善的心呀。唯一感到遺憾的就是我的膠捲剛好用完,未能拍下這感人的一幕。

一次碰到四個穿著新潮的年輕學生,向他們派發真象資料時,他們拒絕了。可我並未放棄,當看到有一個女孩子還在頻頻回頭向展板上看時,就走過去聊了起來。得知他們是來留學的南韓學生,今天上街遊玩。她用並不流利的英文問我,這兒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有意放慢語速,告訴她法輪大法在南韓,乃至全世界廣受歡迎,然而法輪功學員們卻正在中國受到摧殘的事實,現在這裡模擬的只是冰山一角。女孩眼含淚水聽著,最後問道,我能做些什麼?我告訴她有幾種方法可以幫助制止迫害後,她表示一定要去告訴朋友們事實真象。問清了在哪裡填寫徵簽表,她招呼另外幾個同學,一起簽了名。

講真象時,如果遇到行人自己在看展板,我一般先不過去打擾。可是一次我發現一個西人女孩在展板前久久駐足,後來還拿出了小本子在寫,我有些好奇,她在抄什麼呢?走過去交談後,才知道她是一位歌手,已經了解了一些真象,為在中國發生這種侵犯人權的事感到悲憤,準備為此寫一首歌來傳唱。我為覺醒的世人能主動伸出正義的援手而感到欣慰。

大法弟子們的努力,不但使很多人明白了真象,而且有些人自己還主動當起了義務宣傳員,給親朋好友講起了真象。一次,一個中年婦女專門把她的丈夫拖到展板前,告訴他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多麼好,有多少人在煉,江氏流氓集團又是怎麼因為妒忌而進行鎮壓的。那位男子默默的看完了所有的展板,走到桌前簽下名後,告訴我們,他將儘自己所能的力量制止這場迫害。

又有一次,我見到一個少年在展板前對他的幾個同學起勁的講著,走過去聽了一會,給他送去一份資料,他有些誇耀的辯解道:「我知道真象,我正在給他們講呢。」我忙誇獎他:「好孩子,我知道你在講真象,這是給你的一些補充資料。」他接過資料,有些靦腆的笑了。

半年過去了,這樣感人的故事發生了很多,很多。不論嚴寒酷暑,法輪功學員堅持在這講真象。邪惡正在被消滅殆盡,更多的世人在覺醒,相信真象大白於天下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來。

在這合家團聚中國新年之際,謹以此文獻給仍堅守在曼哈頓的各地的同修們,獻給為告訴人們真象而被非法囚禁的中國大陸同修們,並向所有的真修弟子致以新年的問候,讓我們在這金雞報曉的祥瑞之年,共同精進,去掉所有人心,放下最後的執著,做好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報答師尊的浩蕩佛恩,完成助師正法的史前宏願吧。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