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謝謝老大(十八)

張春雨


【正見網2005年06月03日】

(三十四)

五月十三日過後,外面的大法弟子的家屬就抓緊給自己的親人辦理出去的手續。大概是碰到了一個星期天,耽擱了兩天,又碰到邪惡們開會,也耽擱了一下,於是,到他們陸續出去的時候,已經是五月中下旬了。

那天,老大老早就預料到自己要被投勞教了,於是,命令犯人把自己的行李裝好。裝在一個袋子裡,該帶走的東西、必須用品等等都裝好。焦躁的來回走動,等待著下達通知的那一刻。

其實,他已經這樣準備一次了,就在前一週。因為他知道,沒有特殊情況,每周的這個日子,就是拘留的犯人被投勞教的日子。結果那次是空忙活一場。到了晚飯前,把已經裝好的行李,嚴嚴實實的裝在袋子裡的行李,又從新的從袋子裡掏出。好不費勁。要兩三個犯人幫助拽出。

臨走的老大,顧不得發魔性,耍威風了。焦躁之餘,對自己的下一步也是憂心忡忡的。在這裡是老大,到了那裡就不好說了。可能也要當受氣的三孫子。話裡話外的說出了自己的擔憂。因為他是慣犯,明白這些。勞教所,那是更加邪惡的地方,犯人也多,能夠爭得老大的地位,要更加邪性,更加歹毒,並且要有一定的資歷,還要和管教有深厚的「交情」。自己初來乍到的,一下就立穩腳跟,不可能的。所以,他能不心裡沒底嗎?

老二也是把行李裝好,等待著發落。他們都預料到了自己的發配日期,所以,他們沒有為自己在這裡的後事而擔憂的顧慮。怕主子失去奴僕,還是怕奴僕沒了主子,他們都沒有這樣的擔心和失落。

九點多,老二被叫走了。帶著東西、帶著行李走的,投勞教。

十點多,老大被發配了,也是投勞教。

於是,大家的心情一下輕鬆了許多,都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恐怖的場一下消失了。

沒有人不高興的。

大家從新選老大,而不是任由犯人打鬥來爭得老大的地位。讓五十一干,五十一不干。最後委託了一個打架鬥毆進來的犯人干。但是,他對於碼坐什麼的,要求的很不嚴,只是間或的提醒一下,別太過分。因為獲得了人格尊嚴的人們,有時就放鬆起來了,多嘮嗑呀,坐姿不整啊,等等。

老大走後,中午過後,很快陽明也出來了。腳前腳後的,老仁義也出來了。

他們都是寫了一紙保證出來的。陽明認為寫那個東西根本不是什麼問題,就是騙它們的。而老仁義寫後就非常的後悔,在監號哭了好半天。可見修煉層次的差別。

出來後,陽明和老仁義在這個邪惡的黑窩門前,照了一張合影。都是憔悴的樣子,髒髒的外表。

在陽明獲釋的那一刻,一個這樣的念頭在大腦中閃過。這個老大,乖戾的性情,惡毒的魔性,還有平時的種種表現,以及和自己同一天的離開這裡的巧合,這等等的一切,簡直就是為自己安排的一樣。

不論老大的行止如何了,單憑他製造的那個恐怖的高壓環境,不正使自己看到了自己的嚴重不足嗎?

惡毒怨恨的魔性,強加於人的種種行為表現,傷害了多少人的心啊。被強加者,是忍受了多大的痛苦啊。

當然,這些是站在修煉人的角度來看待的。

不管怎麼說,老大的一切邪惡表現,是不能得到肯定的。


(三十五)


陽明出來後,在家休息了幾天,然後到那個黑窩給仍舊被關在那裡的大法弟子送東西。

什麼手紙啊,方便麵呀,榨菜呀,好像還有水果。總之是東西挺多的。

再後來,五十一也出來了,永聰也陸續的出來了。就剩下五十五了。

那年夏天,陽明見到永聰,談起五十五,問他是不是沒有家屬管哪?永聰說不是,他說,一次邪惡們提審五十五,問他想不想出去,想出去趕緊聯繫家人給抓緊辦理,自己也要寫保證。

五十五笑嘻嘻的回答:再呆一段時間吧,在這裡提高的挺快的。

邪惡之徒氣得大罵道:你它嗎的不要臉,這裡是你們家呀,願意呆就呆,說呆到啥時候就呆到啥時候。

是的,當時陽明在那裡的時候,五十五就表示,在這裡修去了很多東西,轉化了很多業力。他一點痛苦的感覺都沒有。

陽明還問永聰,邪惡沒有給你報勞教嗎?他說報了。但是上邊不批。然後,永聰補充到:「我當時就在心裡堅信,它們說的不算,是師父說了算。所以,我也估計它們可能要給自己投勞教,但是,我沒有動心。事實證明,就是師父說的算。」

一次,陽明偶然的問到永聰,我們出來後,誰是老大了?

「你猜。」

「是有線?不,還是那個鬥毆的犯人吧?」

「不是。你根本都想不到。」

「是誰?是後進來的犯人?」

「不是。」

「那是誰?猜不到了。」

「是老嫖!」

「啊?老嫖?不可思議。他能行嗎?能管了大夥嗎?」

「能行嗎!?告訴你,比誰都狠。比那個老大狠多了。簡直變了一個人一樣。」

聽後,陽明沉默不語,表情僵住了。霎時間,他想了很多很多……。

出來後,陽明也見到了五十一,他說老大被投勞教後,曾經給自己來電話,或者是找人捎信給自己,讓五十一去看他。因為老大的哥哥果然徹底不管他了。五十一去了兩次。給他送棉褲什麼的,還給送去不少吃的。見到了老大,老大說,在勞教所受了很多欺負,吃了不少苦頭。

五十一說,老大往日的威風蕩然無存。

聽後,陽明又是很多的感慨在心頭,……。

大法弟子從邪惡的黑窩出來,都被罰款很多很多,從幾千到上萬。陽明、老仁義、永聰,等等等等,都是這樣。有的從此失去了工作,有的又被抓捕,有的帶領老婆孩子流落他鄉。家裡的經濟,一般都是很吃緊了。

(三十六)


今天,是個晴天。風比較大。

老婆去學習去了,孩子也去學習了。她們學得都很累。

知識,科學知識,這些個被人們視為高尚的東西,視為人類進步標誌的東西,拖得人們精疲力竭。好東西不該帶給人們的是痛苦才對,可是,有誰去想到這些呀?

聖人老子所說的道啊,人們離他越來越遠了。

昨晚老婆看電視,一直到很晚了。電視裡放的是什麼《智取威虎山》樣板戲。完全是共產邪靈的那套東西,陽明本來是已經睡著了,一覺醒來,在臥室聽著,心裡有些反感。但是也沒有去到客廳阻止她,一來是人家的自由,二來是怕阻止不了,還倒惹氣。不過他發現,雖然自己認為,對邪惡的黨文化的東西排斥的非常厲害,但是,為什麼還有願意聽這些樣板戲的感覺哪?這個可不是小事呀,那些從小到大的被輸灌的變異的惡黨文化,在體內滲透的很隱蔽,很深的。看來在這方面,還得認真的修啊。

昨天和同修莊先生交流,他直言不諱的給陽明指出了一些缺點。事後,陽明斟酌了一下,他說的不無道理。

「謝謝老大」這個故事,已經講完了。

在整理的過程中,陽明發現,這個老大當時的表現,越來越象xx黨的縮影。

那句「謝謝老大」,和「感謝xx黨」,何其的相似。

當然,那個共產惡黨是不能和老大一樣的結局的。

而共產惡黨畢竟是比老大兇殘、邪惡、流氓、狡猾,善於偽裝,精通謊言無數倍。還有什麼迷惑人的,所謂邪惡的理論基礎等等等等。

但是,其相似的地方,又如同觀貓見虎一樣。

如今的中國大陸,不恰似是一個大大的監號嗎?


(三十七)

本故事不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