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這萬古的修煉機緣

雪梨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6年11月21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這是我修煉十年來第一次寫心得體會,回顧十年修煉所走過的路,心裡充滿著對師尊慈悲苦度的感恩。一個滿身業力、迷失的我,能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並隨師正法,這裡浸透著多少師尊的心血。在每次剜心透骨的過關中,在人與神的選擇中,是師尊的慈悲加持,才能使我能走到今天 。雖然,至今仍有很多關過不好,但是我有一顆想修煉的心,信師信法,就一定會走過來。以下是我在修煉過關中的一些體會,談出來希望得到同修的幫助和指正。對我今後也是一個督促。

一、修去做事後不能被說、不能受委屈的心

自修煉以來,大大小小的關過了不少,但做事後不能被說,不能受委屈的心卻磨了我很長時間。記得去年6月,一個偶然的機緣,把我推到了一個特殊的位置上,那時要協調常人,又要協調社會上的其它團體,同時還要協調同修。每天各種電話不斷,連睡覺的時間也很少,方方面面的壓力全來了。一天因一突發事件,經過幾個同修一通宵的徹夜努力,好不容易和有關人士協調好,準備下午召開新聞發布會,當我通知一位做媒體的學員時,她卻說:「不行,幹嗎不早點通知,我們沒有準備。」我表示:「我們已經是第一時間通知了。」她卻說:「也不和大家商量,我們不同意,你們改時間吧,不能由你們幾個人說了算。」花費了那麼大的努力,好不容易才促成的揭露邪惡的機緣,同修還不配合,心裡真是又氣,又急,又委屈。馬上在表面的理上爭了起來。

其實當協調的事情不順利時,一定是衝著自己的執著心來的,不能被說、不能受委屈的心不正是自我放不下的表現嗎?維護自己的所謂正確。

這一關沒過,下一關又來了。第二天,當我正和當事人溝通如何向媒體揭露邪惡時,一位同修打電話來要我安排採訪,我表示暫時有難度時,這位同修就說:「你要協調不了,你就下來,別占著位置不做事,還障礙了大家。」等等一些觸及到我心靈的話,當時我感到在人這兒,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了,各方面的同修還是不滿意,真是想撒手不幹了,儘管憑著對大法的一顆心堅持下來了。在那段時間,我怕接一些同修的電話,怕自己承受不住,守不住心性。

其實在那個時候,由於較長時間學法、煉功少,靠人的一面苦撐,心性達不到要求,只當成做事,沒有注重心性上的修煉。作為一個協調人首先要學好法,有一個良好的修煉狀態,同時要有一個共同把事情做好的誠意,你才能聽各種意見。協調人的偏得就是修煉提高的機會多,可是悟不到時,法在那一層的威力就不能展現給你,不但自己提高不了,還影響其它學員,也影響眾生的得救。

因沒提高上來,一天到一位比較了解情況的同修家裡想被安慰一下,沒想到他也因為採訪的問題開始抱怨上了,我當時忍不住眼淚就下來了,我說:「你們提出一堆的想法,一堆的要求,都是我盡力都做不到的,可你們有誰問過我需要什麼嗎?我有時連吃飯都成問題,你們問過,關心過嗎?」 真是越說越傷心,把自己當做了一個常人,不願意繼續提高。其實,修煉就得無條件的向內找。在修煉中,當你悟到一層法理時,不能執著於此,法對你有更高的要求,還得繼續往上走。法對不同層次的修煉者有不同的要求。

當時因有其它方面協調的事情要做,所以經常是8、9個人在家吃飯,買菜做飯都是個問題,就在最困難的時候,一位被舊勢力迫害很嚴重的同修,拖著虛弱的身體給我送來了牛奶、麵包等食物,並幫著做飯、做家務,在當時這是最最需要的。弟子這一無私無我的境界,深深的感動了我,也感動了那些不了解大法內涵的眾生,這種感動是我在講真相中無論用什麼樣的語言都達不到的,同時,我感受到同修之間默默的給予補充和圓容的力量,那是一種宏大的慈悲和寬容以及同修之間的至誠的信任。

時隔不久,有人問我:「去過泰國嗎?」我說「沒有」,她告訴我:「現在傳你在泰國就是特務。」甚至把有幾個手機,女兒學中文,學鋼琴也成了是特務的依據了。 真是矛盾來了不刺激到心靈都不算數,不好使。當時什麼無條件的向內找,全忘了,一個勁兒向外看,心想:不出來協調,也沒那麼多事,現在明擺是邪惡在利用學員的執著心打擊做事的學員,怎麼就看不出來呢?就是我有執著也不允許這樣考驗呀。於是我憤憤不平的到輔導員會上,要求背後傳的人能公開站出來說,甚至和我一起去有關部門說清楚。

人在過關時,如何不被常人心帶動,如何真正的放下,在任何的情況下,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以修為本,這就是最根本的證悟。所有弟子之間碰到的關和難,不都是為了我們提高而設的嗎?過不去,正說明自己還修的還不紮實。作為一名真修弟子,謠言並不可怕,怕的是不用法去要求自己。錯過這萬古的修煉機緣。「一個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部歷史一定是自己證悟所開創的。」(《精進要旨(二)》「路」)

二、無我與修善

做為一個修煉人一定要修善,因為,那是大覺者們的基本本性。無論是對同修或在社會上、家庭中的每一個人都一樣。記得幾年前,因一件大法的工作,自認為自己在法上,是在維護大法,給當時的協調人打去了電話,越說越急,指責加埋怨,把自己的急躁、指責、埋怨的情緒全發在他身上了,句句都是大帽子,帶著邪黨文化,向學員散發著黑色的業力,可那位學員卻平和的對我說:「你這樣對我說話我可以承受,但希望你不要這樣對其他同修,會傷害人家的。」時隔幾年,現在想起來都臉紅。

做為一個修煉人,處處應為別人著想,只有無我,才能體現出大善。回想當時,自己執著自己的所謂的正確,不能體諒到同修考慮問題的角度。放不下自我,沒有善心,又如何能做到「有理退著講」?又如何能圓容自己境界之外的境界?同時,也要珍惜同修之間的修煉機緣。特別是在正法時期每個人都在本著對法負責的心,走自己修煉圓滿的路,當有矛盾時,如何放下自我,無條件的向內找,如何圓容好法對不同層次的要求,雖然很難,但當真能放下自我時,就會發現,大法無所不能,是自己太渺小了。

三、「慈悲能溶天地春」

在日常生活中,我認識一些文化程度較高,在邪黨文化裡反對邪黨的人。論信息,他們比我知道的多,經常是他們給我講發生什麼事了。由於法學的不好,對這些人講真相時,就感到很吃力,說到激烈的時候,爭鬥心就出來了,居高臨下的用大道理壓人。難以服眾,就認為反正真相你們也都知道了,自己去擺放位置吧。由於不向內找,從而錯過很多修煉提高的機會,使眾生得救受到影響。

一次,請一位海外學員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十幾個人,唇槍舌劍,輪番進攻,問題一個比一個尖銳,這位學員一點都不被常人心帶動,心態很穩,非常祥和,慈悲,包容別人的觀點,不急於否定什麼,有理退著講。在場的人表示:你這樣講,我們接受。本來我想學一學用什麼樣的方法講,但我卻看到了一個放下了自我,溶於法中的慈悲覺者的境界。在那樣的一個慈悲祥和的場裡,不好的思想被抑制和清理了。那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也是「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是這個學員在這個問題上修得好,是大法威力的體現。我體會到:講真相的過程就是一個檢驗自己心性的過程,也是一個正邪較量的過程。保持一個修煉人的心態,不被常人心所動,純正慈悲的場就能直接解體眾生背後的邪惡。當心態不穩,就像走了視神經一樣,功能發揮不出來,不僅解體不了邪惡,救不了人,反而被邪惡鑽執著心的空子,往下推眾生。

記得剛到旅遊點講真相時,當有人說我們拿錢時,對我們進行人身攻擊時,我帶著爭鬥心憤憤不平的和他們爭辯,氣氛搞得很緊張。隨著修煉上的成熟,心態的調整,在遇到這些情況時,首先保持一個純淨祥和的心態,當我們心態對時,眾生會感到弟子的純正和慈悲。紛紛的接資料或靜靜的聽。有一次,來一群受邪黨偽教科書毒害的中學生,剛開始看到真相,受刺激太大,胡言亂語的。同修們都心不動,靜靜的發著正念,漸漸的他們安靜下來了,開始聽我們講了,臨上車前,有幾個跑過來,其中一個,挨個與我們握手說:「你們一定要堅持下去!」還有一位西方人每天來旅遊點都挨個給我們學員派糖吃,以表示他對法輪功學員的敬意。還有什麼比眾生得救更讓弟子們欣慰的呢?這裡有很多老年同修風雨無阻堅持在旅遊點講真相的感人故事,其中一位已年近80歲。弟子們的慈悲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隨著我們修煉上的成熟,會有更多的眾生得救。也希望有更多的學員能加入到直接救度可貴的中國人的行列中。

非常有幸參加過幾年澳洲法會的會務工作,讀過許多同修在修煉與講真相中的感人故事。由於各種執著心的障礙,從未敢拿起筆來寫下自己的修煉心得。今年因各種項目繁忙,直到法會臨近,稿件仍上不來,所以在同修的幫助下,下決心寫。從拿起筆到成稿竟用了二十多個小時,整個過程也是一個再去執著的過程。不管稿件能不能選用,對我都是一個修煉上的突破。因長期以來,比較固守自己,大法的工作撿自己熟悉的做,不願花時間做有難度的工作。不能放下自我,以大法整體需要為重。不管如何,我想把一顆想修煉的心捧給大家,捧給師父。感謝師尊給我的修煉機緣,感謝同修在修煉路上給與的幫助。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6年澳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