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師父正法時期的修煉 (譯文)

伊利阿斯


【正見網2008年07月15日】

我是在1998秋季開始修煉大法的,我想講的是,我如何得法和十年來努力跟隨師父正法以及圓容我所遇到的事情和困難。

得法前,我每天都會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我好像不屬於我所在的生活中,我經常抬頭仰望天空,想知道什麼時候我才會回到自己的家。我來這裡究竟做什麼?為什麼我會呆在這兒?雖然我愛生活、我的家人和周圍所有的朋友,但又常常感到生活在這裡好像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倒像是一部電影從開始走向結束。

很多時候,我都在考慮這些發生在生活中但又無法嚴格的從真正意義上去解釋的事情。我很早就在尋找不同的方法來認識生活,那時我沒有接觸宗教,我了解很多之後,曾乞求上帝給予我啟示給予我指導,於是我開始以不同的思維方式不同想法來嘗試生活。試圖從科學的角度來真正的了解人類生活,但我始終沒有得到滿意的理解,我知道任何事情都有它存在的意義,日常生活中我關注著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情,使我明白,所有的人都是獨特的,有著不同的技能,甚至超自然的能力。我在繼續尋求著探索著,並在日常的生活中開始慢慢的下滑、墮落。就在我20歲那年,我開始使用毒品和酗酒,並在幾年內,很快成為了一個毒品和酒的癮君子。

1998年8月底,我由於和警察發生了爭吵被拘留了,我厭倦了這種生活方式,那時我已經有13年的吸毒歷史了。我盡我的所能淨化我的靈魂,祈求宇宙能夠給我一個真實的生活,我知道我要強迫自己戒掉一些東西並走過一個非常艱難的時期,但我情願這樣……大約兩個星期後,一個好朋友來看望我,他給我演示了功法,還給了我一本《轉法輪》。我已經尋找了很久,經歷了許多,我明白了,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我走上了修煉的道路。問題對我來說那就是要無愧於大法,無愧於師父的艱辛救度。

1999年7月20日中國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我記得我當時對新聞的反應是,那些媒介機構轉載的都是中國官方的報導。那時法輪功被描述成一個社會的搗亂群體,我對當今人們變得如此的撒謊而感到傷心。同時也意識到現在發生的事情也是對我是否真正相信大法的一個考驗,在很短的時間內我們就開始了共同講真相的活動,漸漸的媒體對法輪功的報導開始發生變化。

我們在市中心申請了一塊地方掛起了法輪大法的橫幅,加起來掛了一共6 個月的時間,同時為初學者成立了一個教功點,我們就這樣開始了派發傳單和講真相活動,特別是近期推廣神韻的工作,在我們城市的市民中產生了巨大的影響。自1999年7月20日以後這段時間,我們主要是在社會中修煉,在日常生活中利用我們的關係網,同家庭、朋友、同事和客戶,總之所有能接觸到的人,利用各種方式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促成一項民意來反對迫害。

在寫此文時,我意識到,我們仍然做得還很不足夠,人們對中國共產(惡)黨的本質和歷史是個較為模糊認識,優先考慮的總是與中國的貿易往來。目前政治活動家和一般公民的想法是:「不能採取極端的措施來打擊侵犯人權的行為,那只會適得其反。我們應該以各種方式更廣泛的接觸了解,以此來讓他們了解人權問題。」我認為我們缺乏一種媒介來明確闡明什麼是中國共產(惡)黨,它是怎樣以它的殘暴本性在中國成功的掌握政權如此之久。我們應該提供一個較深入具體的資料幫助人們較為容易的理解這些。那麼《九評共產黨》恰恰幫助人們看清了共產(惡)黨的本質,所以我們以各種方式傳播九評的確是一項非常迫切的任務,這僅僅是我的認識。

在我們將在林雪平舉辦神韻時,對我來講有一些大堆執著心必須去掉。首先要強迫自己去掉一定要在林雪平辦神韻的執著心。能否在林雪平舉辦神韻的決定改變了很多次,我們有關參與的學員們切磋後,大家一致認為應該以一顆平靜的心態面對這項任務,相信師父一定會知道神韻應該在哪裡辦收益會最大。至於丹麥的眾生還是瑞典的眾生哪一個最先得以救度是無所謂的,所有的眾生都應該有被救度的機會,我們也明白通過修煉,一些情況也會改變的,當我們真的放棄了神韻首場演出在林雪平開始的執著時,場地及一些東西就像自己降臨給我們一樣。

大約神韻演出前的一個半月,中國使館和林雪平地區的文化專員取得聯繫,要求他們阻止林雪平的神韻演出。在此事發生的同時,我們早已定好哥德堡的學員前來和我們一同集體學法、經驗交流,以加強我們對神韻的理解。周日那天我真切的感到師父同我們在一起。報社和電台和我們取得聯繫要求做採訪,我們同時發正念剷除一切干擾。那是一個神奇的春日,我們都感到了巨大的喜悅,在經歷此事的同時助師正法,確實感到師父每時每刻都在安排著救度眾生。中國大使館的行為反倒起到了一個相反的效果,很快整個瑞典的媒體直到後來外交部長都介入了,幾位國會議員和部長們都公開表示,他們不贊成使館的這種行為,並且觀看了神韻演出。

環境部長安德烈亞斯卡爾格倫說:「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令人興奮的演出。她給我們提出了非常深刻的問題。」

國會議員彼得雷德伯針對神韻中法輪功的內容這樣說:只要人們能夠有一點耐心,善良最終一定能夠取勝的。這是最強大的,太強大了。

國會議員貢納爾說:我認為這是一場神奇的,鼓舞人心的表演,起伏跌宕。這既是一種表達,同時力度強大,而且其中具有中國人的和諧與貫穿於我們生活的一部分,精神、宗教和哲學孕育其中。能夠在一個表演中成功的展現這一切,實在是眩目、迷人。

籌備神韻的工作是個如此寶貴的修煉過程,對於我們在不同項目中與其他同修配合中修煉是一個無比珍貴的修煉環境,所有與大法不和諧的因素都毫無保留的暴露出來,那麼在這樣的環境中修煉會比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提高的更快。

儘管我本人比較喜歡和人交往,但我自己總是同其他同修保持一段距離,我明白這是由於我承認了自己沒有修好的一面和我的執著心,使它主導我的行為,而不是像個勇敢的大法粒子一樣,利用師父給我安排的每一個機會來去掉執著。經常出現的一種很明顯的情況就是,人們有時不得不信賴其他同修,信賴他們的話,即使他沒完成也一定是盡力了。很多學員默默的做事或者表面看不出什麼,但仍然有效的做著。我們修煉的道路的確是不同的。有時可以看出,儘管我們沒有做同樣的事情,但在進展過程中其他學員也已經悟到了,即使他沒有和我做一樣的事。我們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對法也有著不同的理解,是大法中不同的法粒子,但我們修的是同一部法。

在我們從事神韻工作期間,特別是在神韻演出後,有一件事對我來說變的很突出,就是我的顯示心理太強了。別人一有這個傾向,我總是給別人指出,認為這很不好。通過多次討論,我發現我自己就有很強的顯示心。當和別人討論時,我發現我這個心很強,說我們在林雪平做的如何如何好,我們利用了這些機會如何如何好。我現在明白了,沒有師父和法,沒有同修,我自己什麼也做不了。我希望儘快找到自己的不足,改變它們,大踏步跟上師父安排的正法進程。

在此,我向全體大法弟子、我真正的朋友們致以真摯的謝意!我希望能儘快的悟出我怎樣才能儘可能的幫助師父救度眾生。

謝謝師父無限的慈悲!
謝謝全體同修!

(2008年北歐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