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後,我走出了家庭魔圈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4月23日】

我修煉20多年了,家庭魔難一直較大,丈夫對我不好,說話罵罵咧咧,經常說話時罵人開頭,然後說事,我如頂撞一句,他會罵個沒完。我覺得自己修的不好,別的同修沒這事,我天天挨罵,心裡很自卑,不知該如何對他好?女兒說:「你別把我爸當正常人,他是心理變態。」我想:我是修煉人,不能跟他一般見識,可天天年年過這關,橫豎都是我不對,家裡氣氛也壓抑,哪天是個頭呢?

我找同修交流,同修說:「你忍的不夠,得忍,他不是幫你嗎?好事呀?」有一天,我看了同修的文章《把自己當主角》,對我啟發很大,我明白了一個問題:我家庭矛盾不斷,作為個人修煉來說,忍是對的,我歷史上肯定有傷他的原因,這種怨緣得了帳,忍中修自己,忍中有提高,這是舊勢力看重和安排的。可師父沒讓我們這樣修呀?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1)丈夫對我這樣一輩子了,我怎樣正他這種不正的表現呢?我靜下心來想了一會兒,心裡有了譜:那就是在心裡和行為上不順著他,我不是受氣角色,是歸正他的角色,位置擺放正了,心裡有了底氣,頓時感覺自己高大起來。

於是我開始發正念: 「我是頂天獨尊高大無比的神,是世間的主角,我有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我在正一切不正的因素,舊勢力一切邪惡安排都不配,徹底搗毀它們安排的一切邪惡因素!清除丈夫背後一切操控因素!立即結束沒完沒了的家庭魔難。」這一念發出後,真有力可劈山的感覺。我悟到,把自己位置擺正了,大法的威力就展現出來,真是殊勝感覺,以前發正念我從沒有這種神的感覺,這一次感覺自己真是一個高大無比的神。

這時丈夫回來了,我說:「你要及時回來吃飯,得注意身體呀?這叫什麼養病呢?」他氣沖沖的說:「你少假惺惺關心我。」他剛查出糖尿病,醫生讓他按時吃飯,吃多少?什麼時候吃?他全跟我說了,唯有戒酒不說。意思是:我是嚴重病人,你得好好關心我,伺候我,罵人耍賴那一套還是我行我素。要是以往他這樣,我啥也不說,就是忍。這一次我沒讓步,我是主角,師父讓我正一切不正的,我一定能正過來。我心裡很平靜,笑呵呵的說:「你說什麼我不會動心的,因為我怎麼想的我知道,你的評價什麼也不是。」我是告訴他背後舊勢力:你不配考驗我,啥都不是,你安排這一套我不承認,我要徹底剷除你!

他有些氣急敗壞,大聲說:「你就是假惺惺那種人,這麼些年你什麼人我不知道嗎?你和你那死爹一樣。」他說這話時我母親正在我家,以前他這樣鬧,我會想:我是不是假惺惺的?是不是沒從內心關心他?會找一圈自己,面對他的罵和折騰我不會吱聲,然後再想:我這關過得咋樣?夠不夠師父要求的標準?我忍了多少年,真是無奈的忍忍忍,忍中還有怕,幾乎天天在魔難中。這一次我像變了個人,我接他話茬說:「我是什麼人你評判不了,你說的不符合天理,也不符合法律。」我想,我是代表大法形像的,不信邪能壓正?

他說:「你放屁!」我說:「放屁我還講理呢!你倒是胡攪蠻纏,我照顧媽和孩子,也照顧你,你不但不理解別人,還胡說八道。」他更火了:「那你滾!」當時我和母親正吃飯,母親看了我一眼,沖我眨眨眼,意思是別說了。要以前,我哪敢說這話?我心想:自己沒錯為什麼要壓抑?自己行為堂堂正正的,為什麼要聽他的?這是在求嗎?我衝著母親哈哈大笑,我說:「這生菜真好吃,真脆,你多吃幾口!」接著我又沖丈夫說:「滾咋不行啊?你得給我出個手續,把這家一人一半分完了我再滾。」

他說:「你真不要臉,還想要房子?在我這就一個滾字,要手續你配嗎?」以前他常用這話傷我,我哭過幾次。今天他一說我哈哈樂了,我說:「你這話說了十多年了吧?你的行為已動不了我,不信咱倆試試?你看這房子按法律我能不能分一半?」他歇斯底裡的說:「這麼多年你攢錢了嗎?你個敗家東西!」

其實,我們結婚後工資是各拿各的,家裡買電視、冰箱和蓋房搭屋等生活必需品,都是我出錢,丈夫只買他愛吃的肉和交水電費等,他天天打麻將、喝酒、濫交朋友,就是吃喝玩樂。家裡買樓房時他手上十萬都不到,全和他妹妹們借的。我拿兩萬,裝修花三萬,房貸一半是我月月付,餘下一千元左右是全家生活費。他打麻將扔了不少錢,不攢錢還找茬修理我,說我敗家。我平靜跟他說:「我不偷不賭,沒任何生活惡習,一心一意的待你,也沒任何怨言,可在你眼裡我啥都不是,你說說?什麼樣人在你面前能活出個好來?什麼樣人能和你過一起?」他氣得一言不發,後面支撐的東西好像沒有了,他也老實了。

這之後,我把自己擺在正法大法弟子位置上,不擺在受氣包位置上。以前我在他面前逆來順受,一味修自己的忍、忍、忍,我越忍他越放縱,這不是害他嗎?大法弟子只能救人不能毀人,以前我把自己擺低了,把他擺高了,把他看大了,把自己看小了。這一次我當主角,高大起來,真正起到了正一切不正的作用。師父說:「本性的一面為什麼不正法呢?」(2)師父還說:「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3)我對這段法又有了深一層的認識.。他背後沒有操控因素了,你站在他面前他還敢咋呼嗎?

我認識轉變後,丈夫變化確實很大,不那麼罵人了,不跟以前那麼挑刺了,毛病改多了。有一次,我說:「菜刀不快了,你磨一磨。」他說:「沒空,管那事呢。」說完就出去玩了。要是以前,我只好無奈的自己磨刀,這一次我沒,他是家裡男人,磨刀這活就得男人干,不是女人幹的活,我沒磨,心想:你必須得磨。第二天,他去廚房默默把菜刀磨了。還有一次,他趴在陽台往下看,見有個老婆子拿兩張廢紙扔一地,就罵道:「真他媽不是東西,把廢紙亂扔一地。」我說:「她的行為是告訴咱也做過這事。」他說:「我他媽從不幹這樣事。」我又說:「她是農村來的,沒什麼規矩,就那生活方式,你罵人行為也不好啊?不造業嗎?」他不語。要是過去,我敢這樣說他?

 寫出一點體會,與同修交流,不在法的地方,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1)《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
(2)《精進要旨》〈道法〉
(3)《轉法輪》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