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一季(九)

話本先笙


【正見網2022年10月02日】

上回我們說到,森界的眾生很多都中了「浮毒散」的毒,心性不符合森界那一境界標準的部分都被放大了百倍。可如果是很純淨的生命,浮毒散就一點作用都不起。

小松鼠找到了浮毒散的來源,珏念森林。

碧瑤帶著一眾人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來到了珏念森林。

他們開始在珏念森林裡尋找浮毒散之確切地點。

「猴兒,你的鼻子靈,但這味道你不宜多聞,我要借你這靈鼻一用。我要順著這香味兒找這毒霧的確切所在。大家隨我靜靜找尋,不要打草驚蛇,以免它們移向別處。」

大家默默向碧瑤點頭示意。

只見碧瑤說完,便用手在猴兒的鼻子上抓了一把,往自己臉上一糊擼,便將猴兒的鼻子借了過來。

這香霧,越來越濃烈,甚至有些刺鼻。可碧瑤並沒有覺得不適。看來這位法王還是很純淨的,真的是這樣嗎?我們往下看。

順著這股越發濃烈的氣味尋找,終於,在一個山洞中找到了怪物所在。

只見三五個綠皮怪物在那裡熬著冒著白氣的湯,湯裡散發出異常濃郁的香氣。碧瑤等人躲在山洞旁暗中觀察,只聽他們說到:

「哈哈!這一鍋浮毒散能要了整個森界神的命!而且不廢吹灰之力!咱大魔王真是聰明絕頂啊!」(暫且叫「魔王」吧,其實它們也叫自己的王「尊主」。因為在那樣的層次,其實是沒有「魔」的概念的,生命只是有正負,正負相依相存。)

只見一個嘴臉醜陋的怪物說道。

漣波是嫉惡如仇的性子,看著這些禍害眾生的怪物,漣波恨的牙根都痒痒。只見他剛目露斬魔之光,碧瑤突然用心靈感應告訴他不可輕舉妄動。

隨後,碧瑤向大家打出一套手印,意為:先調虎離山,讓這幾個怪物離開「浮毒散」,然後再將它們一舉殲滅。

這時,只見碧瑤示意他們不要動,然後幻化成那綠皮怪物的模樣,手裡還拿著個紅色怪物的頭,踉踉蹌蹌的還邊走邊哭。

「嗚嗚嗚……火鬼王啊...你死的好慘哪.....」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呀。

那幾個怪物見又來了個弟兄,忙上前去詢問:

「兄弟,怎麼啦?出什麼事啦!」

「嗚嗚...森界法王太厲害嘍!火鬼王正在那層天用大霹靂雷打的熱鬧.....不料,半路竟出來個破木杖,帶著龍腦袋的,一杖下去,竟打死了火鬼王!嗚..嗚...怎麼辦哪!」

「兄弟!別傷心!哥這就去替火鬼王報仇去!走!你說哪層天?......」其中一個怪物說道。

「啪!」只見另一個怪物打了這個怪物腦袋一下,並說:

「你傻呀!那杖是森界法王的法器,威力無邊!就憑咱幾個!能打過人家?!」

幾個怪物開始七嘴八舌的說道:

「那怎麼辦哪?......一會兒那杖子能不能打到咱們這兒來呀?......」

碧瑤見勢,覺得魔心已亂,甚好。隨後,她用神通將伏龍杖向空中一拋,頓時,一聲龍吟,嚇得這幾個怪物魂飛魄散!緊接著伏龍杖化成一條金龍,向它們呼嘯,但並沒有真的打它們。

「不好啦!森界法王來啦,快跑啊弟兄們!」

俗話說:做賊心虛。此話不假,越是魔的,越是邪的東西,膽子越小,不抗嚇。這幾聲驚天地的龍吟把那幾個怪物嚇的四散逃去。緊接著,碧瑤示意大伙兒乘勝追擊,將其一舉殲滅!

大伙兒各顯神通,不廢吹灰之力,那幾個怪物不一會兒就被他們消滅了。

「太好啦!尊主,從十三層天到主層天的邪魔都被我們消滅啦!森界又要太平啦!」猴兒高興的說。

大家的臉上都露出了希望,都說道:

「是呀!......太好啦!......我主法力無邊!......」

這時,漣波突然開口問道:

「尊主,剛才為啥不打?非要演這一齣戲幹嘛?」

「你看這一大鍋的浮毒散,萬一打鬥之時打翻或打灑了浮毒散,覆水難收,何解?」

「哦,原來是這樣,那尊主,現在這一大鍋浮毒散怎麼辦?」

「琉璃簪,你速去傳喚看守時空隧道的莫漓,他比我的年紀還要大,他可能了解這藥!」

只見琉璃簪化身五彩神龍,在空中一聲有指向的龍吟,這是在傳喚莫漓。

很快,莫漓,也就是在第一回擋著不讓漣波進主層天的那個看門老大爺,火速趕來了。

「微臣莫漓,參見尊主。尊主慈悲威嚴.....」

「好啦好啦,你快看看這藥!」

「依老叟看,這是上古書中記載的魔界之寶—浮毒散。此散之威力.....」

「可有破解之法?」碧瑤趕緊問。

「外無解藥,應向內尋因。」老大爺摸著鬍子慢慢說道。

「怎麼個向內尋因?」

「此毒因壞心而起,壞心滅而毒自消。」

「那需要時間啦,可有快速讓中毒者清醒之法?」碧瑤問道。

「那只能用您伏龍杖裡的洪淼將其澆醒啦!會解一時之用,可若中毒者那顆敗壞了的心靈不變好,此毒還會發作滴!」老大爺自信的說道。

碧瑤點點頭,雙眉緊蹙,問道:

「那這鍋浮毒散,我該怎樣銷毀呢?將其無論仍於宇宙任何一處都對那一處是個嚴重的污染啊!」

「尊主,此毒對心地純淨之人就仿佛是一鍋水而已,毫無用處。」老大爺繼續說道。

碧瑤靈機一動,突然產生了個想法:

我聞這浮毒散,絲毫也不覺得不適,我是森界的王,我是不會不純淨的。那這毒藥對純淨之人都只是一鍋水而已,那對我而言,就更沒什麼用了。不如......我替眾生受了吧,我喝了它!

此念萌生之後,碧瑤便對大家說:

「莫不如我替眾生受了吧!我喝了它!」

眾人大驚!皆七嘴八舌的說道:

「不可啊!尊主!此為巨毒之藥!您神體要緊吶!......您不能喝啊!」

「大家不必擔心,莫漓說只要是純淨之人,這就是一鍋水而已。你們還信不過你們的主嗎?」

聽到他們的尊主這樣問,大家也無話可說。再阻止的話,好像就是說尊主不是純淨之人一樣。

也確實,大家對他們的王非常信任,他們的王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是無比神聖的!

碧瑤看著大家也不再反對,微笑著拿起這鍋浮毒散,心想:不就是一鍋水嘛!

隨後,一飲而盡!

碧瑤啊碧瑤,你太自信了……

碧瑤飲了這一大鍋浮毒散,並一滴無遺。她慢慢的放下這口鍋,微笑著轉過身來。依舊神采奕奕呀!

大家的心終於落地了,我們的王真的什麼事都沒有!森界的危難也解除啦!

大家開始歡呼,開始雀躍,開始再一次慶賀森界的太平,再一次感念其尊主之威德!

碧瑤也欣慰的看著大家,她也很高興。

可突然,她覺得眼前蒙蒙的,突然,她覺得她的元神有些飄渺......

「簪......簪兒......他們在那裡樂什麼呢?」

琉璃簪還未緩過神來,不假思索的說道:

「他們在那兒夸您呢!說您法力無邊,森界太平多虧了您哪!」

碧瑤現在覺得頭越來越痛,並雙眼有些迷糊,而且對這些歡呼雀躍的人們,感到異常厭煩。

「呵呵,我還這森界太平,和他們有甚關係?!他們有什麼資格高興!」碧瑤的情緒不太對。

琉璃簪突然發覺事情不妙,看了看眼前的這個尊主,小聲說道:

「尊......尊主,您......不會也中毒了吧?」

「中......中什麼毒?這些人我厭煩的很,讓他們都走開!」

.......

天劫,哪那麼容易就過了?

下一回,森界的天劫,才真正到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