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正念正行除病魔的一點認識

武漢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11月30日】

我是一個沒有文化的人,看到正見週刊上有的同修講正念正行除病業,有些不同的悟法,寫出來與同修切磋,希望能共同探討提高。

我是九三年三月五日在武漢一元路市政府禮堂得法,從得法那天起,“病”這個字就被師父從我心目中徹底拿走了。當然不是說我在這十幾年的過程中一點難受的現象都沒有,我只是說我把修煉中出現在表面物質身體上的感覺:這兒難受、那兒疼痛這種現象有不同的悟法。初期,我們剛進入修煉時,因為我們有業力要償還,所以會出現身體不舒服,就會消業,其實多數是師父替我們承受了,很多生生世世所欠下的業力師父幫我們承擔了,只要我們能信師信法,就能消去,那時很多業力是以病魔的方式出現的,我們都走過來了。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師父講:“我在以前就講過,很多人已達到圓滿的境界了。我不是在給大家隨便亂說,那個時候百分之九十的學員已經都推到位了,而且大法弟子的位置那非同小可,不是一般的果位。”( 《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我悟到師父把我們都推到下來得法以前的位置了。換句話說我們都是神了,只是沒有圓滿的神。因為我們還有助師正法的使命,還有我們要兌現的誓約,還有舊勢力借考驗大法弟子為由迫害大法弟子妄圖毀滅大法弟子的目地。所以他們會抓住我們的漏洞來迫害我們的肉身。然而我們有的同修不能認識問題的嚴重性,一旦身體哪兒不舒服了,他就把它當作病,他不向內找自己哪裡做的不好了,哪裡不符合法了,只注重表面,只想自己三件事都做了,而且還認為自己做的挺好,挺精進,為什麼病還不好呢?甚至對師父對大法產生懷疑。同修指出來也不聽,實在堅持不住了就上醫院,結果一查是什麼病,最後被舊勢力奪去了肉身。給自己、眾生造成損失。

我覺的正念正行除病魔,正念正行除病業的說法是承認了“病”這個物質,是把自己還擺在人的位置上,沒有把自己當作神,師父既然把我們當作神,我們為什麼就在這個問題上不能脫掉這個殼呢?我覺的應該是正念正行除魔難,正念正行闖關,正念正行在昇華。

說出這個問題,是因為看到我身邊同修不能正確對待肉身的反應,不能否定黑手爛鬼對肉身的迫害,都當作是消業,那麼舊勢力就會沒完沒了的讓你消病業。怎麼才算是正念正行呢。就說說張太太的故事吧,有一天張太婆在家睡午覺,一睡好幾天沒有起來,兒子媳婦都忙於工作,也沒有在意,直到女兒回家看她,叫不醒,用手在鼻子上試沒有氣,身體一摸冰涼,趕快送醫院打吊針。老太太醒了,一看就說我怎麼在這兒?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回家,法輪大法好,我沒有病,剷除邪惡對我肉身的迫害,回家了,啥事也沒有,這就叫正念正行除魔難。

寫的不好,就想說不要總把身體不舒服當作病。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