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修大法 正念除惡

大陸大法弟子 蓮子


【正見網2014年10月09日】

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份喜得大法的,那時每天都抽出時間和大夥一起集體學法煉功,身心受益,其樂無窮。經過了十幾個年頭的修煉,我的身心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在大小利益面前,不論別人說我多傻都不動心;在親情關中,不論別人用什麼樣的手段給我和我至親的人帶來再大的痛苦,我都善待他們,善解冤緣,再親近的人也不能用情讓我做修煉人不該做的事;最重要的是我這些年來,能夠排除干擾,堅定信師信法,心裡只有法輪大法。

法輪大法是最神聖的,大法修煉塑造了無數無私和高尚的生命,他們光耀著天上人間,剷除解體著邪惡,給眾生帶來了福音。修煉十幾個年頭了,有很多的回憶,現寫下幾朵花絮:感恩師尊,感恩大法!

一九九九年大法受到迫害時,我就和身邊的同修去北京上訪,在北京,惡警把我們抓住關在一個房子裡面,一個惡警把煙吸旺,然後燙我的手背。我當時悟到: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不能任由惡警擺布,不接受這種屈辱,於是我就正視著看著他,並大聲呵斥:“快拿開!”他拿煙的手隨著抖動,臉色由黃變青,畏懼地把手移開了。這時,我看到自己手上開始有個紅點,也不疼,過一會一點印痕沒有,於是我明白了,是師尊在看護著我。

二零零六年新年前的一天,我和另兩同修乘車去郊區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 下車後走到一村頭,遞給正在農田幹活的幾個人真相資料,並講了真相,然後向村裡走去。路過一家門口,突然發現從門裡出來幾個人,看到我們手拿著的真相資料,一個像村幹部樣的人衝著我們說:“發的什麼?給我一張。”當他走到我面前時,我求師父加持,鎮住這個人的邪惡一面,讓他站在大法這一邊。我向他說:“你好大哥,咱們是有緣人,我給你,你看看,法輪大法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我說了一會,村裡過路的人也多起來,大約幾十人,人們爭著要大法資料,我們就告訴他們,這掛曆能鎮宅,能使家庭和睦:“護身符上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得福報。”資料發完了,我們雙手合十向他們道別,走出好遠了,回頭還看見人們在目送著我們,同修興奮的說:“帶的資料太少了。”我在心裡默默感謝師父,給我們營造了這麼大一個祥和的能量場。

前年,我住的小區的櫥窗宣傳欄中,有誣衊師父和大法的漫畫,看到後感到心痛,不能讓它毒害眾生,一定要除去。社區管理的很嚴,常有人看著櫥窗,雖然師父早就說過只要正念足,就有功能,可我一直沒有用過功能,這時我的護師護法的心很強,也不怕危險,只要毀掉漫畫就行,臨出門前我發一念:“誰也看不見我”,我走到小區的櫥窗前,鎮定用起子打開櫥窗,用小剪子把宣傳紙劃爛,又關上櫥窗。整個過程,行人真的對我視而不見。

大法受到迫害以後,邪黨用多種方式造謠污衊大法和師父,報紙上有,電視上有,打開電腦,在國內的一些網站上也有,甚至還有專門攻擊污衊大法的網站,我和同修們在學法中認識到,講真相不但要去除怕心面對面向世人講,也要利用電腦在網絡上護師護法,遇到有邪黨或者惡人在網上造謠攻擊大法和師父的時候,懂電腦技術的同修就會進行針鋒相對,揭露惡人和邪黨對大法與師父的造謠污衊。

師父說過,修煉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了,我和同修們都認為,越是到了這個時候,越是要堅定修煉正念,排除各種干擾,抓緊時間除惡救人,早日隨師父回家。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