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時光 樂在平台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2月10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們大家好!
 
一轉眼,在營救平台八個月過去了,有位同修問我這大半年來有什麼體悟?想了想,就四個字吧!「恍如隔世」,我離半年前的自我越來越遠,越來越遠……。這些日子卻是讓我樂在其中,充滿幸福的時光。這種幸福源自於大法弟子在追求宇宙真理的過程中,錘鍊出的堅如磐石、金剛不破的信念與意志。這種幸福更因為有那麼多志同道合的大法弟子結伴成行,或前或後,或左或右,所以你不會孤獨,不會寂寞,無論你落在多後方,總有人呼引你,因此你會很確定自己的方向是對的,也沒掉了隊,偶爾的軟弱都能在整體熔煉出來的能量中重整旗鼓,勇氣百倍,迎頭趕上。而這樣的改變都源自於~與同修一起學法交流。

未上平台前,無論是集體學法或是個人學法,我都很容易犯困,兩小時的學法中,清醒不到一小時,甚至有幾回書都掉地了才驚醒。這種狀態一直持續讓我特別懊惱,儘管很喜歡學法,卻白費了許多功夫。於是我不斷地背誦師父的法理:「學法睡覺,讀書睡覺,煉功你也睡覺,反正連這個最初期的東西都沒有衝過去,那是意志啊!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煉當中構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讓你脫離人,構成人任何環境的東西都不讓你離開,你什麼都得突破,什麼魔難都得過去。最大的表現是他們給你製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覺也是一種。修煉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卻不知這是苦。你得不著法,不讓你學法,你還感覺不到它是魔難,除非你的心不在法上不想修。那為什麼不克制它呢?加強你的意志。人要是能夠抑制住自己的睡覺就能成佛,我說太容易了。這一小關你都過不去那怎麼修哇?」(《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儘管法理明白了,實際情況卻時好時壞,主意識總是敵不過睡魔的侵襲,直到上了平台,同修們一起學法,一人一段輪流讀,終於扭轉了這種局面。首先,在無法掩蔽自己的情境下,由於緊張,也就沒時間犯睏了,尤其同修語速非常快時,為了要能跟得上,不落下,必須得全神貫注,也讓我體悟到不只煉功得身神合一,學法一樣得身神合一,主意識和感官(心、眼、耳、口、手)必須一步到位,不能走神。我終於精神起來了,不再那麼昏昏沉沉,也因此更多時候法理字字句句密集地打入腦子,神經細胞真是活絡了起來。有時,過往自認為還算熟悉的法理一層又一層的更細微的展現予我;有時,過往無法體悟的法理,也一絲一縷慢慢的連貫了起來。有一回,同修交流《洪吟二》〈無〉這首詩的一個讀音:「無無無空無東西  無善無惡出了極  進則可成萬萬物  退去全無永是迷」。以前雖然背過,卻未曾深思,應該說是懵懵懂懂吧!這會兒「無善無惡出了極」的內涵在我眼前跳躍著,呼之欲出,當時的感覺就像是要破了殼似的,之後也請教了幾位同修。

這一天讀《論語》時,讀到「修煉中也會使道德品質提高,在分辨出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走出人類層次的同時,才會看到、才會接觸到真實的宇宙及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生命。」心裡這麼想:「噢!師父這不是一起頭就給出答案了嗎?」接著,在學《轉法輪》的時候,發現處處都是答案。「不管人類的道德標準怎麼變化,可是這個宇宙的特性卻不會變,他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歸真,你要想修煉上來,你就得按照這個標準去做。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在單位裡,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用宇宙特性去衡量,才能辨別出什麼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壞。」體悟了這層法理,也使我心裡邊因美國大選被擾動的漣漪慢慢的止息。

再讀到師父在《致台灣法會》中講的:大法是修煉,大法弟子的修煉目地是圓滿。目前人世上已是末後之末,亂世中的亂象對社會的干擾更為強烈。雖然是正邪之爭,但是你們要守住自己不被干擾,同時更好的講真相救世人。講真相中不要把自己置身於常人中,擺放好自己的位置,才能不被捲入其中,才能做的更好。」此時《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師父離開紐約,在山中靜觀世間》的照片頓時浮現眼前。我體悟到:大法弟子不僅僅個人遇到的好事壞事都是好事,而我們所處的大環境所呈現的好事壞事一樣是好事。那都是讓我們修的,讓我們從複雜的環境中淬鍊、淬鍊又淬鍊,修的微觀、更微觀、更更微觀,修的進退自如。當我們不因為好的變成壞的,善的變成惡的,落入善惡的批判中,或是忿忿不平,或是悲傷失望時,便能從世間亂象超脫而出,靜觀世事變化。

學法的過程就像師父在《歐洲法會講法》中說的:「到哪一層次中,你修煉到哪一層,應該叫你知道哪一層的理的時候,你看到那行字突然間你就明白了。就是說,那個背後的佛、道、神應該叫你知道這一層的理了,他就點給你。所以你在那一瞬間,噢!明白了。」、「可是在你身體的更微觀粒子構成的身體的那一部份發生的變化卻是相當大,那真是脫胎換骨的變化。因為你要進入那一層次中去,你必須得符合那一層次中的生命身體的標準和思想境界對你的要求,就發生這麼大的變化。」因此,也使我樂於上平台與同修一起學法。

大法弟子是在常人中修煉,悟到的法理也實踐於生活、工作、講真相中。例如面對當今教育現場中脫序的學生我會以「真善忍」循循善誘;另外撥打電話講真相時要求自己心無所求,只存「救人」一念,在救人中圓容,在圓容中救人,給每一個有緣的眾生均等的機會。在漫長的電話鈴聲中傳遞慈悲與希望,在面對謾罵時慈悲與等待,放下了電話仍然是慈悲與祝福。不執著何時到點,只是順服師父的安排,不妄想,不妄為,守住自己,做該做的,做能做的。

有時,同修來了又去,去了又來,也是在去自己這顆尚存的執著心,就是錘鍊自己不起任何心吧!因此,不和固定的同修學法,不落入習慣中也是很重要的,如此才能磨鍊自己在任何環境下都能聚精會神的學法而不受外在因素所干擾,想想這或許是一種督促自己提升的緣份。

有時,看到同修經常讀錯一再被指正時,所展現的良善、謙虛、受教的態度,給我樹立了一個高超的心性典範。讀錯了坦然的接受指正,自己也要能不厭其煩慈悲的指正同修;學法如此,任何事情何嘗不是如此呢?和同修一起學法交流這件事的本身就是一個在方方面面擴大心量、提升自己的最佳途徑。師父說:「去掉它,你今天是最幸福的宇宙生命了,你是大法學員了,天上的神都羨慕你呢,你還自卑什麼。」(《澳大利亞法會講法》)在這混濁晦暗的亂世中,人人都在尋找生命的最後希望。營救平台上大法弟子們展現的高貴情操堅不可摧、閃耀動人,自己能參與其中,真是莫大的殊榮。修煉的路上,感謝所有同修們相互提攜,一路結伴同行。

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