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網二十年徵稿】西施

善喜


【正見網2022年01月04日】

【編者注】在「正見網二十年徵稿」啟事發表後,我們收到了大量的投稿。在此衷心感謝同修們的鼎力支持。鑒於截止日期是2021年12月31日,我們選在5月13日--師父的華誕暨世界法輪大法日這一天,開始陸陸續續發表已收到的投稿。如今我們已跨入2022年,走在向法正人間過渡的征程上,讓我們一起共同精進,攜手救度眾生,不負師父救度我們的苦心。

******   ******   ****** 

                               
序言

旭日東升,城市在晨光中漸漸甦醒。茫茫天地,曾經的寒風呼嘯,雪花飛舞,不經意間已是冰消雪融,寒梅綻放枝頭。

前些日子在一個皓月當空的夜晚,萬籟寂靜,自覺疲倦睏乏,漸入夢鄉,夢境中清晰記得自己在蔚藍的天空中自由飛翔,穿越多個時空隧道,視野豁然開闊:不遠處一片粉色花海,景致美妙。我飛向了花海,花海中的花朵淺粉明艷,放射出水晶般光華。在花海中行走,延伸向前的花徑地面有淺灰色玉石般的質地,沿著花徑來到一座廣闊光明的殿宇前,透過兩扇中門我看見了驚喜的一幕:師尊正在講法,大殿內有許多大法弟子在聽法。師尊正講到西施,當聽到西施名字時,心中不假思索地想:咦!這不是在說我嗎?不過西施是我以前的名字,如今我的名字不再叫西施了。師尊難道不知道我現在的名字?我正憨憨地想著,卻見師尊嚴肅地看著我……

夢醒後,心想自己悟性太差了,是不是師尊點化我把有關古代西施的歷史故事寫出來?自修大法二十幾年時間裡,自身的生命輪迴記憶在塵封的心海裡偶爾會浮現出一些記憶碎片,清晰但不全面。於是我將夢中所見及對記述西施文章的想法與身邊一位漸悟同修述說。同修耐心聽完我的敘述,靜下心運用宿命通功能追溯那段特殊生命歷史的過程,還原歷史本來真實面貌。同修說,縱觀華夏五千年神傳文化,真正歷史文化的精粹是修煉文化。在古代歷朝歷代上自帝王皇族、士大夫階層,下至布衣百姓都有敬天向道的修煉者,其間不乏修道有成的仁人志士。以下文章是漸悟同修講述關於西施的歷史故事(故國之事)。

上篇

距今二千四百年前,春秋時期周朝國勢衰微,治下諸侯勢力崛起。南方諸侯吳王闔閭見越王允常去世,其子勾踐剛剛繼位,乘國喪之機新王勾踐王位不穩,出兵越國。吳越兩軍於檇李(浙江省嘉興地區)做殊死一戰,越王勾踐採用越國上將軍范蠡謀略。(越國上將軍范蠡青年時代得遇仙人傳授修道秘法,秉承天意入世為官)越國軍隊打敗軍兵人數多一倍的吳國軍隊,吳王闔閭亡於激戰中。

吳王闔閭死後,其子夫差繼位,夫差心懷殺父之仇為父守孝三年。三年期滿,夫差傾全國之兵討伐越國,越王亦舉傾國之兵迎戰。越王勾踐因三年前與吳國一戰取勝產生輕敵之心,加之吳越兩國國力、兵甲數量相差懸殊,越王兵敗被困於會稽山中,無奈聽取范蠡諫言向吳王求和。越國重賄吳國大臣伯嚭說服吳王不斬勾踐允降。吳王宣召勾踐入吳國為奴三年。勾踐夫婦為吳王駕車養馬執役三年,赦免放歸越國。

勾踐歸國後欲舉兵伐吳,范蠡進諫道:吳國國運強盛,欲改吳強越弱非十年不可。越王勾踐曰:孤王依臣所言。范蠡又言:山川河流,動靜之理;星辰變換,昭示吉凶。臣夜觀天象,有彗星(掃把星)宿主降生吾國,此乃亡國之兆也。勾踐曰:殺之如何?范蠡言:不可!星宿降世乃天命。奉天命行道世間,若殺之,必遭天譴:國將不國,民眾死無葬身之地。勾踐曰:上天為何遣彗星宿主下凡?范蠡言:天下承平日久,世人放縱七情,恣意六欲,殺伐眾多,違背天道,眾生積業為劫,故天遣之。越王曰:如何破解?范蠡言:無可破解,唯禍移吳地。

范蠡遂用道法推演彗星宿主轉生時辰、地域、形貌。于越國諸暨縣苧羅村尋得陰年陰月陰日生女子施夷光(西施)。當夜天象異變,慧(星)出西方,其長竟天。越國將民間選取九名美女連同西施交予越王王后,習學宮廷禮儀、器樂、舞蹈及駐顏術等。三年中范蠡密授西施修道仙法上卷《長生術》、各種養生丹藥及修煉丹藥的採集配製秘法。同時教授西施三道道家修煉秘咒,分別為「天禁咒」、「地禁咒」、「人禁咒」,針對天、地、人之物事各有效能功用。遣派兩名自幼習煉「百人斬」搏殺技的女奴隨侍西施身旁。

西施入吳前,范蠡謂之曰:吳王夫差一心稱霸中原,去歲(去年)吳王與齊國聯縱伐魯,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勝者亦傷元氣。夫差剛愎自用,不分良友,其母為晉王親,吳王王后為齊王嫡親。進宮後如有不測,太宰伯嚭可用,然相國伍子胥卻為喉中刺,謹防!吾夜觀天象有彗星懸於牛鬥星之上,乃大吉之兆——吳國亡滅之徵象。待天時吳亡,吾必迎汝還鄉。

范蠡攜貢品入吳國都城姑蘇(江蘇省蘇州),吳王夫差安坐於王位上,文臣武將列站兩廂。范蠡將十名越女引入殿中,吳王夫差見十名越女姿色出眾各有不同。唯一白紗衣裙女子身形欣長窈窕,儀態曼妙,風姿優雅,似空谷幽蘭,卓爾不群。吳王招之,女子如弱柳拂風,移步御前。吳王仔細端詳:白衣女子螓首微垂,霧發雲鬢,烏亮可鑑;肌膚光澤細膩,嬌美清麗;瓊鼻朱唇,娥眉恰似一彎新月,眸如點漆,清澈無暇,不染纖塵;女子自報名姓,桃腮染紅,美眸含羞,聲若黃鸝,清脆動聽;細腰楚楚,體香馥郁,眼波流轉,霞彩自生,美艷不可方物。吳王心說:世間竟有此等女子,真是國色天香,芳華絕代。天工造物,如此神奇!吳王曰:美人可善歌舞,西施施一禮道:小女子略知一二,吳王曰:今夜可與美人共舞。自此吳王寵幸西施日甚。

自越國戰敗,吳國兼併越國人口財物,國力日益增加,吳王稱霸之心亦日漸強盛。數月,吳王突患重病:時常夜夢一白須老者近床踏前,向吳王口鼻呵氣,吳王即感頭痛欲裂,全身無力,汗浸衣衫。召國師問卜,國師曰:此乃精怪作祟,似為一千年鱉精使妖法中傷吾王。吳王納罕:為何此妖中傷吾身?國師曰:國人喜食鱉肉,傷其鱉子鱉孫,老鱉氣恨不過,故有傷吾王。吳王下旨遣派國師與軍將捕抓鱉精,一連十數日無果,眾人皆愁眉不展。西施聽聞向吳王獻策曰:大王吉人天相,此鱉不足為患。可燃犀牛角照映水底深淵,則鱉精無可遁形矣。吳王依言而行,十日後於江底將鱉精撒網捕獲,鱉精大如小舟近三百斤,吳王食之,疾病遂愈。西施亦進獻秘煉養生滋補丹,吳王雄風大振,賜建館娃宮以示寵幸。

館娃宮建於研石山上(蘇州靈岩山),由數千人日夜施工近三載方建成竣工。自山腳下至宮門前皆由青石鋪地為階,玉石雕琢為欄。欄杆旁為山水林泉,茂林修竹。館娃宮為大型離宮,規模宏大,屬園林式宮殿建築群。宮城重樓飛檐,粉(白)牆朱戶,崇樓廣廈,雄偉壯闊。主殿白玉之石為基,金絲之楠為柱,樓閣巍峨,八角飛檐(二層),雕樑畫棟,錦屏韶光。宮內銅勾玉檻,飾以珍珠玳瑁,流光溢彩,色彩紛呈。金烏西墜,暮色低垂,山道每隔百米燃明珠燈一對,無數燈火猶如夜空點點繁星與銀河霄漢相映生輝。

正殿大廳中燈火通明,映得金磚碧瓦格外輝煌,吳王設宴款待群臣,歌舞笙簫,不絕於耳。犀角為杯,象牙為箸,珍饈美酒盛滿食鼎盤盞。歡慶三日,西施移居館娃宮。

西施漸次適應宮中生活,吳王忙於朝政不在宮中,西施每日習練歌舞琴技,夜晚獨自配製各式丹藥,夜深則打坐修定。白日時常與隨身女侍(女奴)櫻櫻、桃桃及一眾侍衛隨從入研石山中遊玩,拾得一窩金貓幼仔共七隻,其中一隻通體毛髮漆黑,雙眼為少見的金黃色。西施將七隻金貓養大,唯獨留下黑色金貓,其餘六隻放歸山林。世上萬物牲靈,均有善通人性的異類。縱然雞犬貓鼠中也會藏有鳳麟異屬之神駿靈物。黑色金貓體長四尺,尾長三尺,大如家犬,性情乖巧,善解人意,時常臥於西施足邊腳側。

吳王獨寵西施引來後宮嬪妃,尤其是吳王王后的強烈嫉恨,多次進讒言誹謗未果。西施聽聞謠言不為所動,時常默默誦念「人禁咒」,屢次挫敗惡人謀劃。時值吳國與齊國聯縱伐魯,魯不敵議和,吳王舉駕離宮與魯國議和。吳王王后遣館娃宮女官下毒於羹湯中。炎炎夏日,紗帳輕揚,西施覺口中乾渴,取湯汁欲飲。身邊金貓一反常態,雙目金光爆射,貓身黑毛炸立,嚎叫一聲,伸前爪將湯碗打翻,湯水潑潵地面,須臾泛起細小氣泡並有刺鼻氣息發散。西施一時呆立當場,周圍女侍見此皆大驚閉口不言。

吳王回宮聞聽此事詢問經過,思考片刻,將宮內女官侍從斬殺,委派吳王隨侍總管遣派人手接管館娃宮,吳王對西施言說:王后及宰相(伍子胥)曾諫言,孤王獨寵愛卿,荒於朝政,不思進取,此事多為王后宰相所為。西施神情肅穆,花容慘澹,向吳王行一禮,言道:妾身僅一弱女子,以身心娛樂大王,此乃妾身本分。請大王不要責怪王后,齊國為大王上國,王后出自齊王嫡親,請大王勿要為小女子與齊王結怨。隨後說道:四季變化,家國興亡,天意使然。天命所為,非人力所及。凡塵世人,心隨業轉,世間萬物,逃不脫天理束縛。人生在世,當心懷善念,善待萬物。夫差沉默良久,陰鬱的神情漸漸平復,長嘆一聲「吾命由天不由人!」轉身離去。

數日,吳王下朝擺駕來至館娃宮。遠遠聽見琴音清越激揚,歌聲淒婉清幽:東流水,琴聲一曲,斷斜陽,欲語影覺驚;洗盡鉛華,枉自羞,無語話風流,但聽煙雨聲。西樓月,憶初見時,笑盈眸,良宵夜未央;問君心事,幾多重,為誰輕嘆息,離情苦難留。

吳王擺手止住隨從侍衛,獨自一人走向正殿。夫差仰望深藍天穹,只覺這悽美的歌聲划過夜空,緩緩地流入了寂靜的夜色中……

秋日,櫻櫻入研石山采尋山珍,遇一待產母鹿倒臥草叢,氣息微弱,四肢僵直,恐不久人世。櫻櫻回返館娃宮告知西施,西施召畜醫、侍衛隨櫻櫻尋至草叢旁,小鹿已生出母體過半,母鹿病弱無力產仔。母鹿見眾人來至身旁驚慌不安,驚疑不定,眼角淚線沁濕,大大的鹿眼滿是哀求之意,西施俯身柔聲道:吾來予爾出難!經畜醫救治母鹿產下小鹿,然母鹿虛弱無法站立,西施吩咐隨侍將母鹿及小鹿帶回宮中,將養十日,待母鹿體力恢復將其放歸山林。數月後,侍衛稟報有母鹿攜仔於宮門前徘徊不去。西施出得宮門,原是當日所救母鹿攜幼鹿,母鹿口中銜有一顆巨大靈芝,走至西施近前,將靈芝送於西施手旁,西施驚喜萬分,接過靈芝。母鹿向西施長鳴一聲,似戀戀不捨,帶小鹿慢慢離去。

此事幾日內轟動吳國朝野上下。大臣紛紛上表吳王言說,此為吳國國運昌盛之祥瑞徵兆。吳王於館娃官中仔細聆聽雌鹿獻寶經過,喜悅不可言表,西施向吳王行大禮,獻上千年靈芝,吳王曰:此寶物乃愛卿善行所得,理應為愛卿所有,孤王不應奢想。西施言道:此物於吳國為福瑞祥兆,妾身無福獨享。妾身年少曾偶遇仙緣,有修道仙人授仙法,知曉如何將此千年靈芝制化為仙丹,供大王服食,請大王恩准。吳王驚訝問道:愛卿可是修道中人?西施答曰:「修道多年,各種丹藥配製均有知曉。」吳王扶案大聲言道:善!孤王命大醫官將宮中珍藏奇物交予愛卿配製丹藥。西施言:不知宮中有何奇珍靈物?吳王曰:宮中存有千年靈物首烏、茯苓、山伯(山參)。如有其它需求盡可說出與大醫官索要!西施行大禮言道:謝大王厚愛!接下時日,西施按《長生術》道書中所載將千年靈芝秘制化煉成十八顆丹藥,吳王取走十顆留下八顆。吳王服食靈芝仙丹後,精力充沛,三日不睡亦覺無礙;疏理朝政國事,事效倍增。急急催促西施將其他千年靈物化煉成丹以備服食。派出宮中醫官遍行天下,收集各種珍奇靈物煉製丹藥。

服食西施煉製的各種丹藥後,吳王夫差判若兩人,雄心勃勃,氣吞山河,曾言:周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一日吳王於館娃宮中宿醉酒醒,見宮中白霧瀰漫,似凝非聚縈繞於殿廳廊柱間,夫差走出寢宮至露台遠眺:天光溟濛,晨曦微現,茫茫雲海,籠蓋四野,宛若流雲飛渡,九霄染彩。近觀:西施身著淡青色綾羅衣裙,柳腰款擺,舒臂展身,於縹緲雲霧間輕盈起舞,舞姿靈動飄逸,柔美秀麗,意態淡雅出塵,無絲毫人間氣象。綿薄霧氣,若即若離,隨西施舞步旋轉,浮動升騰,盤旋飛盪。夫差自覺仿若凡夫偶入仙境,幸見天宮仙子,長袖飄風,翩翩而舞,仙姿美態,光彩奪目,不覺痴迷……

吳王夫差征服越國後,積極北伐滅陳國、齊國。吳、邾、魯等國組成聯盟與晉國及中原諸侯會盟於黃池(河南商丘)。借吳國兵力空虛,勾踐率兵攻入吳都,吳王回兵,勾踐撤軍。四年後吳國發生災荒,勾踐率兵來犯,戰敗吳軍。吳王夫差據守都城,三年城破,國滅君亡。

下篇

越王勾踐大軍攻取吳國都城姑蘇,范蠡遣派軍士將西施及侍女櫻櫻、桃桃秘密送出城外,護送至震澤(太湖)湖船上與范蠡相見。天空飄落小雨,細如蛛絲,沾衣欲濕,伸手觸摸,無從觸及。遠方青山隱隱,綠水迢迢,湖光山色皆在朦朧煙雨中。細雨初霽,雲霞晚照,落日餘暉,映照湖面,水光瀲灩,波光粼粼。范蠡站立船頭,襟帶肅正,神情寂寥。西施問道:大夫可是送小女子還鄉?范蠡黯然道:越王攻取吳國,必入主中原與群雄爭霸,天下蒼生恐有大劫。勾踐心胸狹窄,刻薄寡恩,擅啟刀兵,不仁喜殺,存內而亡,留外而生。吾將送汝入楚地太和山(湖北武當山),續汝之道緣,後吾將歸隱山林。西施跪座於船艙內,面色悲戚,娥眉微蹙,雙眸潤濕,泫然若泣。范蠡又道:汝非凡人,乃星宿降世,吳王亦然。夫天下大勢,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凡塵世事,紛紛攘攘,皆天意也。福禍生乎道法而不出於愛憎。塵世萬象,苦樂相伴,福禍相依,社稷淪亡,富貴生死,古今一理。汝即有仙根道緣,返本歸真,返還天庭,當為首務。西施聽聞范蠡述說,恭身行一禮言說:受教!……

跋涉旬月,一行人至楚地上庸(湖北十堰地區)。范蠡為西施購置私產農莊,農莊占地約四百畝,有農奴八戶近五十口,牛四頭馬四匹各類家禽共四十八隻。清晨范蠡坐於正宅廳室,西施見禮後,坐於廳室右側,櫻櫻、桃桃則站立於西施兩旁,范蠡言說:道生陰陽,化生萬物。稟天地陰陽之妙,其相無雙,其狀峨峨。天有神,地有鬼,禽有生,獸有死,反覆雌雄,生生化化,孕女成男,此自然之數不可易也。

大道隱而無跡,朴而無形。修道之人需淨滌身心,入太虛真境,超凡入聖,了脫生死。與道同體,不生不滅,不增不減,與天地永固,與日月同輝。范蠡將《長生術》道法意理進一步闡述,言說西施素多仙緣,服食仙丹,修道層次超越「地仙」境界。又將修道仙法下卷《神仙術》傳於西施,講道百日,遂離去。

數年後,桃桃下嫁莊中農戶,生六子一女,打理農莊事宜;櫻櫻婚後不幸,夫喪無子,隨侍西施身邊。西施除整日打坐修定外,時常與櫻櫻、桃桃入太和山中採摘奇珍藥草配製丹藥,幾十年遍游神農架山區,秦嶺山脈,巴蜀地區。

某年冬日,房舍外千山暮雪,萬物蕭瑟,夜色稀薄,寒風凜冽,屋室內「雁魚燈」光影暈黃,暖黃色的燈光閃爍在窗紙上,映照出主僕二人的剪影。櫻櫻已鬢髮斑白,肌膚紋皺橫陳,目光滄桑慈祥,西施坐在她的對面。令人驚訝!緣於數十年如一日的精進修道,兼之服食仙丹靈藥,似乎歲月從未曾在西施的生命裡留下痕跡,她的面龐依然潔淨無瑕,神色充盈,容光艷艷,杏眼含煙,巧笑嫣然。

長期定中,西施思慮清靜,出有入無,形煉得道,躍升「天仙」境界。物相百態,洞悉造化。隨心而動,乘風不墜,神變百出,變化萬端。接下幾年櫻櫻、桃桃相繼離世,西施亦時常入深山尋神仙洞府,打坐修定,阻絕凡事襲擾,經年不歸。

西施雲遊至巴蜀腹地。時值深秋,天穹高遠,長空澄澈,古木參天,松柏合抱,林木金紅,層林盡染,絢麗多姿。空山沉寂,幽靜深邃,唯鳥雀啾啾。移步換景,山石林泉,映照秋光,山巔深澗,霧氣蒸騰,難測其底,半山雲雨仿若起於方寸咫尺間,凌空虛步,足下生雲。煙霞變幻掩映神仙洞府。

至山陰處,松枝藤蘿,蒼勁濃郁,藥草之氣,似有若無,嗅之寒香盈鼻。絕壁極陰處多滋生珍稀異物。於此絕壁裂隙中有植物枝蔓,粗如木桶,表皮破損,綻露出大半女子形體,顏色青綠,無發無眉,閉目低頭,五官俱全,額尖勁細,雙胸聳立。據仙書記載此為仙家靈物,俗稱肉蓕。此物大陰之地經千年生長,集天地精華,物化人像,藥性陰寒,滋陰養體,清心養神。修道人食之具陪元固本大功用,極是稀有難得。枝蔓根部忽傳來細細碎碎、咯咯吱吱的啃咬聲,仔細看去,原是五隻碩大野鼠啃咬枝蔓根部,幾至斷離。西施急忙施法將山鼠驅離但山精肉蓕已然根斷,枝蔓中青色女體好似痛苦不堪,表情傷悲,隨即默然。西施將人形肉蓕拾回仙洞蒸食。口味清雅芬芳,軟糯細膩。食後數日自覺通體清爽,百脈和暢,毛髮肌膚散發出一種植物特有的草木清香。肌膚變得極為白嫩柔滑。腹中不覺饑渴,打坐修定三年。

出定後西施迴轉太和山農莊,休整數月,入神農架深山遊歷。見群峰突兀,峽谷幽深,境內奇山異石,奇花異卉,奇獸異鳥,無處不在。山中偶見通體遍生棕色毛髮野人。野人高大粗壯,行動敏捷,瞳仁深棕,不吐人言,只發出嗷嗷吼叫聲。西施於山中洞府修定,觀測野人:山中野人先祖為炎帝神農氏治下的一支山民,雖敬神農為帝,但實信邪神供鬼魅,不服王法教化,無德行惡,遭天譴,神智外形逐漸獸化,但其族中有神農氏遺存血脈,源於此因種族延續至今。野人于山中采野果,食生肉,高大樹木枝丫中窩居,山下村民稱之為山鬼或山都。

西施山中修道,遠離塵世浮華喧囂,定中慧觀:歲月如流,紅塵如夢,萬物隨生即滅,終無長久。

西施在定中曾感知洞外有一靈物窺視,開法眼望去是山中一隻猞猁,通體雪白,獸瞳精光熠熠,已得天地靈氣,存活二百餘年。西施繼續打坐修定,定中三載,白猞猁多次來至洞外逡巡不去。時限已至,西施出定走出洞外。初春時節,林木生髮,小草露出嫩綠的枝芽和著柔柔的風,搖擺不停,似在春風中輕舞。見西施站於洞外,白猞猁距洞口不遠處蹲伏於地,口鼻置於前爪間呈叩拜狀,嘴中發出喵嗚聲不斷。西施運用他心通功能感知猞猁思維。猞猁思想中發出聲音似老婦人狀,言說:吾於二百年前山中尋食,遇野熊奪食受重傷將亡,恰有山中修道仙人路過,見吾受傷深重,奄奄一息,腹中胎兒亦將受難,不忍,救治於我。服下仙丹,又外敷傷藥,修養百日,康復如常,自此追隨仙人,仙人賜名「小白」。待仙人羽化飛升時,賜仙丹一枚,云:未來有白衣人修道山中,與爾有大緣份,且待之。近些年時常見仙子修道洞府仙氣縈繞,七彩神光閃耀,特來尋訪。請仙人收納小白,小白願為仙人護法成就大功德!待西施用功能觀測與小白猞猁確有因緣,於是說道:且留下,隨侍左右。向其招手,猞猁匍匐在西施腳下,西施從懷中取出一枚茯苓仙丹賜小白服下。小白起身用頭輕輕頂蹭西施衣褲,喉中發出喜悅的咕咕聲。猞猁小白隨西施回到農莊,農莊內男女老幼十分驚異,時常圍觀小白,小白則神情淡然,視眾人無物。

猞猁小白追隨西施左右。西施入深山中尋藥或修定打坐,時常有小白猞猁子孫捕獲山中各類飛禽走獸供養小白,肉食數量剩餘過多,西施則采草藥混同鹽巴醃製風乾,小白背負肉乾回到山下農莊,供莊民食用。莊民則制布袋左右兩隻置放於小白背上,帶回衣物與生活用品。

沿太和山(武當山)向西進入秦嶺與大巴山脈,秦巴山脈,橫亘千裡。高山巨嶺,氣勢磅礴,莽莽群山,崢嶸嵯峨,雄奇險峻。林海浩瀚,蒼翠碧綠,峭壁連綿,逶迤起伏,白雲澗壑,上出重霄。山脈中不僅有各種猛獸如虎、豹、熊,亦有各種異獸如羚牛、驢頭狼及獨角獸等。獨角獸形似大型羚羊,毛色棕黑,前額正中生有一隻黑色彎角,如牛角大小。母獸額前獨角色淺且較細小。

在秦嶺山脈山崖絕壁上多生有九大仙草之首——靈芝。西施經月余尋得一顆千年靈芝,于山中又尋得其它配藥將靈芝化煉成丹,尋一仙洞修定,猞猁小白則靜臥於洞口不遠處。

鬥轉星移,時令更迭,西施定中慧悟:人生似朝露,無道之人如無本之木,無源之水,人生逆旅,百代如過客。執著於皮囊肉身,捨本逐末,摒棄人身,借假修真,思緒空無,無塵無垢,復歸太虛,則一心不動,一念不生,身心寂滅,入深定中不知年歲。多年後西施出定,猞猁小白依然臥於洞前,見西施出關,小白欣欣然一躍而起,在西施前後左右歡蹦跳躍。西施掐指算來,已入定九年。西施自服一枚靈芝仙丹,又賜小白一枚仙丹。迴轉太和山下農莊,至半山腰見山谷中一隻斑斕猛虎不斷仰望山腰處,咆哮不止。小白脊毛豎立,低吼不已。斑斕猛虎躡足潛蹤,向山腰竄行。西施站定身體,靜心凝神,開始背誦「地禁咒」,只見猛虎向前又行數步,虎軀開始顫抖,大聲哀嚎,倒地不起,全身抽搐。咒語念完後,猛虎勉強起身,腳步虛浮,虎尾垂地,迅速逃下山去。西施又誦二遍「地禁咒」,隨小白下山而去。

回至農莊,農莊男女老幼皆口稱西施為老祖宗或神仙奶奶叩拜不斷。西施心說:大道之行,天下為公,應教化眾生,恩澤萬物。於是西施向莊中眾人講述道法真理,教化眾人以德為本,戒除惡行,清心寡欲,行善積德,修真養性,返樸歸真。莊民見西施歲超百年,仍黑髮如綢,綺年玉貌,清雅溫潤,沉靜亮麗,貌如少婦。眾人竊竊私語,感嘆西施道法高深,心悅臣服,遵循教化,莊中自此災禍消弭,祥瑞環繞,福祚綿延。

西施行走於凡塵俗世,頭戴帷帽(帽寬沿,沿邊垂白紗遮面),身著白紗衣裙,有一隻體型巨大的猞猁跟隨左右,猞猁通體白毛,低眉順眼,性情溫和。世人見過,皆驚嘆白衣勝雪的奇異女子,以為山中神仙,偶入紅塵,爭相敬拜之。

一日,西施雲遊途經浠水(湖北黃崗地區)一山村,見村中戶戶門前掛白幡,家家屋內有哭聲。西施上前問詢一村中老婦,為何如此?老婦言說:貴人有所不知,前些時日,村中老幼二十餘口乘船前往縣城趕集,船行數裡,平靜江面,突惡浪濤天,船於江中浸沒,村人皆葬身水底。時有路過山民見江中有蛟龍攪水,此必惡蛟所為,說完又痛哭流涕,傷心不已。

西施出得村口來至江邊,用囊中木碗取江水施法,將江水復傾到江中,喚蛟龍質詢。約一刻,突狂風大作,天昏地暗,電閃雷鳴,聲震四方,大雨滂沱,巨浪排空。一隻獨角蛟龍在濁浪中游弋,凝伏不動時,江面露出碩大獨角龍頭,龍眼黑紅,目光猙獰,閃爍如炬,看向西施吼叫如牛,西施思想中傳來一個中年男子的凶暴聲音:汝為何人,為何打擾吾睡夢,喚吾何事?西施說道:爾為何在江中淹殺二十幾條人命?

蛟龍言說:該地村民一向不敬神明,時常向江中傾倒糞尿污物,污穢水府。殺之,警示凡夫而已。西施言:國有國法,仙有仙規,此事應報天庭罰辦惡人,則無需妄殺世人。罪過!罪過!惡龍咆哮一聲言說:汝為何方人物,此事與汝何干,速速退去,否必殺之。

西施言道:修道之人,替天行道,維護天法人道,是為修道人肩責,無需多言。惡龍不屑一顧言:尋死!隨即潛入江中,片刻江水暴漲,雨下如注,水勢洶湧,浪濤翻滾,漫上堤岸。

西施站於暴雨中,巋然不動,神色淡定,開始誦念「天禁咒」。只見西施身體有無數白芒泛起,口中打出一道道白光射向水中蛟龍,水中蛟龍原本肆意囂張,突然如中刀斧,先麻木不動,後劇烈翻滾掙扎。少頃,浮出江面,翻白不動,西施止聲,蛟龍傳來虛弱的求饒聲:不要再念了!西施言道:勿要向世人行惡,擾亂凡塵法秩,回返水府去吧!蛟龍說道:謹遵法旨!掙扎著潛入水中離去。驟雨停歇,雲開霧散,碧天如洗,和風習習,山色空濛,西施見此事完結,與猞猁小白離去。

西施雲遊天下,揚善抑惡,知行合一,實踐道法真意,效法天地,如上善之水,如上德之谷,謙卑恭敬,敬天善生,胸懷蒼生,厚德載物,勤勵穎悟,清靜無慮,渾然忘我,徹悟大道。雖身在紅塵但心在方外。

歲月倥惚,流光飛逝,塵世五百載攸忽而過。凡塵浮生瑣事,轉瞬已成過往。

西施雲遊至西嶽太華山,尋一神府仙洞入深定十八年。一日夜子時,西施覺小腹中有丹大如鴿卵,光華四射,逐漸變大,一聲巨響,西施四肢百骸大震,霎時過去未來無所不知:真身原本星宿,天象變化,下落凡塵,秉承天意,於紅塵戲夢中走過一場,現使命完成,將成道歸位,想著過去種種及未來事事。猞猁小白正自寤寐沉睡,被炸丹震醒,急急跑進洞中,見西施端坐定中,放下心來,臥於西施身旁,頭枕在西施腿上,剎那間從小白口鼻中飛出一股白氣匯聚成白色光球,停在西施面前,久久不肯離去。西施講道:小白這許多年與吾相互扶持,歷經魔難,走過五百載紅塵歲月,難能可貴。世間一切皆有因緣,緣來則聚,緣盡則散,爾今功德圓滿,前程大好,彼此各有歸宿,各安天命。道法虛無,無始無終,緣起緣滅,緣盡於此,歸去吧!

光球落地化成猞猁小白生前形像向洞外走去,猞猁小白魂魄眼中有瀅瀅淚珠滴落,隨著淚珠落下,獸臉逐漸幻化成人臉,四爪逐次幻化成人手人足,整個身體最終變化成妙齡女子,與護法金甲神一同起空飛去。西施察知:小白為地煞星轉世,使命圓滿,飛天而去。

清晨,空中天樂響起,有紫衣仙官傳天尊(原始天尊)法旨,宣彗星宿主歸位。天空中閃現出眾多天兵天將,護持雙馬天車,有十二隊天女接引,西施真神捨棄肉身皮囊,揮手間封閉洞府,隨接引天女登上天車,返還天庭……

結語

光陰易逝,韶華不在,在我心中不是那個身體已經很多年了,失去那麼久,才明白我從未曾「擁有」。生命中磨難的苦痛與無奈時常在我心海中激盪,我總是問自己:我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上?我為什麼活著?我的人生為什麼總是有那麼多的痛苦?

今生有幸,聽聞佛法,在大法修煉中我終於明白了生命為什麼存在,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是「返本歸真」。二十一年的正法修煉,在最黑暗的世界裡經歷最殘酷的人性煉獄,法輪大法法理如同暗夜中的航燈,指引我走出了彷徨與死亡的陷阱,在死亡威脅的魔難中我真正放下了生死,兌現史前曾經對創世主與眾神許下的諾言,堅定的走在實踐宇宙真理的道路上。

我真誠祝願每一位善良的世人都能在法輪佛法中找到生命真正的歸宿,擁有最美好的未來與幸福。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