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82)校長的感恩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1年07月19日】

故事1:九旬老母親三次起死回生

我是一位山東農村婦女,今年六十一歲。我的妹妹、外甥女、外甥女婿,還有兩個小外孫女都煉法輪功。我還沒有修煉大法,但我明白大法真相,支持大法,也幫著家裡的大法弟子做過一些證實大法的事情。

如果誰在我跟前(因相信中共誣陷宣傳)說大法不好,我不會無動於衷,一定會跟他辯論,說服他相信大法好。平時遇到什麼危險,我都能想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都能遇難呈祥。

我知道大法是真正來救人的高德大法,是最高的佛法,大法師父是大慈大悲的大神仙,我非常敬重大法和大法師父。

我的老母親今年九十三歲了,在城裡,有時跟我妹妹住,有時跟我外甥女住。她知道大法好,有時也跟著煉煉動作,她自己也說在大法中受益很大,直到九十二歲,她耳不聾、眼不花,穿針引線不用戴眼鏡,還能買菜和做些家務活,有時還幫著去幼兒園接外甥女的孩子,沒事時,還能自己坐公交車滿城轉,上下車不用人扶,誰看見,都認為她是七十多歲的人。

從去年臘月二十日到今年二月,老母親三次瀕臨死亡,大法師父三次把她救了回來。因為趕上過年,加上武漢疫情蔓延,和家裡的一些情況,這段時間,就以我為主照顧母親,因此,讓我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第一次是過年前幾天,母親一人在家,我給她打電話,她沒接。她的聽力很好,以前一打電話,她就接。這次我在鄉下不放心,連續打了四十多次電話,也沒接。我想是不是出事了?我趕緊往城裡趕,同時給外甥女打電話,又叫了救護車。到了母親住處,我們開門一看,老人已經昏迷不醒,外甥女倆口子一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求師父救救姥姥,我也在心裡默念九字真言。

在醫院搶救時,母親化驗,血糖只有1.8,心跳30幾下。去醫院之前,母親昏迷了多長時間了,沒人知道,在醫院一直處於昏迷狀態。我們幾個人一刻不停的誠心敬意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十五個小時後,母親終於甦醒了,而且馬上恢復正常。她知道快過年了,不想拖累大家,大聲說:「我好了,不用住院!」心裡明白著呢。出院後,身體虛弱,就在家調養。

今年二月初,母親又昏迷過去了。這次很重,在等120救護車時,我就在心裡默念九字真言,在車上,我一直不停的念。到醫院抽血化驗,母親的手指頭上已抽不出血來,只有一點像水一樣的東西。一連扎了幾個手指頭,最後只抽出了一點點血水,化驗血,各個項目都是正常指標的百分之三十。

我把她抱在懷裡,她突然頭一歪,腦袋耷拉下來,口吐白沫,舌頭也伸出來了,人死過去了。醫生們趕來,診視後說:不用搶救了,人已經不行了,沒有脈了,既沒有心跳,也沒有呼吸,心電圖已經成了一條直線,沒有生命跡象了。這麼大歲數了,你們放棄吧。

不知為什麼,我的心裡很平靜,一點也沒有慌,冥冥中我好像有一種預感:有大法,老母親沒有事,不會有事。我求醫生搶救,醫生按壓了兩次,還沒有生命跡象,要放棄,說這麼長時間了,腦子缺氧,搶救過來,也是個植物人。

我態度堅定的求醫生搶救,我就堅信母親能好,並告訴醫生:一定會有奇蹟的,我母親一定能活過來。在醫生搶救時,我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心裡虔誠的默念「九字真言」,求師父救救母親。

也許醫生被我的真誠所感動,主任醫生親自按壓了十多分鐘,累的他滿頭大汗,汗水順著眼鏡往下滴。

奇蹟真的出現了!有呼吸了,有脈搏了,有心跳了,心跳次數還達到了一分鐘72次。母親死了十幾分鐘又活過來了!醫生驚嘆:從醫以來,從來沒有碰到這種情況,這麼大歲數,生命力這麼強,象個年輕人!他們哪裡知道是大法師父救了老母親啊!

醫生說:嚴重缺血,需要輸血。老人是O型血。在疫情期間,醫院沒有匹配的血漿。幾經周折,終於找到了一袋救命的血漿,之後,又陸續得到兩袋,輸血之後,老人各方面挺好。

我擔心的問醫生:按壓那麼重,她的肋骨能受的了嗎?醫生回答:「為了救命,顧不了那麼多,骨頭以後慢慢恢復。」沒想到老太太醒來後,第一句話就大聲的說:「我左邊的胸骨太疼了。」我一聽樂了:她還知道左右,不會成為植物人了!

我更加相信大法,相信師父,感謝大法和師父,繼續在心裡不停的念「九字真言」,我感到我的能量很強,好像把腦子都念空了。老人身體逐漸的恢復,就是胸部肋骨還疼。因為疫情,各方面不方便,老人沒有生命危險了,就出院回家了。

這次又是大法師父救了我母親。

回家後,開始母親身體狀況還不錯,後來十幾天不排大便,用了幾支開塞露也無效,大便都堵在了肚子裡面,老人憋得很難受,漸漸的不吃不喝,也沒精神了,生命出現危險,奄奄一息。

我妹妹、外甥女、外甥女婿、兩個小外孫(一個五歲,一個三歲),都告訴老母親一定要相信法輪大法,真心默念法輪大法好。

我外甥女婿是剛得法兩年的新學員,他修煉後不但戒了菸酒,還由原來的天不怕、地不怕,誰也不敢惹的人,變得真誠、善良、忍讓,孝順老人。他對姥姥說:「您一定要堅定正念,念九字真言,這是靈丹妙藥。」並告訴姥姥:「您活著就是證實法。」母親點點頭。他又囑咐我妹妹:「你先放下一切活,帶姥姥學法,姥姥一定會好。」

外甥女一家走後,我妹妹就給母親讀《轉法輪》,一直讀,讀了一下午。就在這天晚上,奇蹟又出現了:母親排便了,十多天的宿便全排出來了!我們全家那個高興啊,對師父的感恩根本無法表達,大法太神奇了!

這天晚上,老母親大聲張羅:「我好了!我的眼也亮了,不難受了。」兩天後,她又大聲張羅:「你們快來聽,我的胸膛骨頭咔咔響,師父給我接骨了,我胸骨不疼了。」

師父再一次救了我的老母親!

師父,您真是太慈悲了,我在這裡給您磕頭了!

老母親畢竟年齡太大,折騰了兩個多月,到現在(四月份)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現在還得臥床休息。但她一次次在大法的恩澤下活過來就是奇蹟!我們全家人都知道是大法師父救了母親的命,延長了她的生命,她自己也成天念叨是師父救了她。

母親現在頭腦清醒,口齒清楚,聲音洪亮,誰去看她,她都大聲說:「我死了三次,都是師父叫我回來的。」外甥女告訴她:「師父救您命,給您接骨,您可得念法輪大法好,好好活著,證實大法啊!」連五歲的小外孫女每次來,都不忘囑咐她:「老姥姥,您一定要學法煉功,您一定要念九個字啊!」

母親現在在床上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全家人都相信母親一定會好起來。

故事2:校長的感恩

讀《父親的歸宿》一文,我想起前十多年前的一件事。

我單位有一副校長,在大法洪傳之初的九十年代也曾經煉過幾天功,看過大法書。零幾年時,我遭邪惡非法關押迫害後回單位上班。有一天她找我談話,說社區綜治書記打電話找我,她給推掉了:「我說某某(指我)很內向,也不會說啥,別找她了。」她又講頭些日子單位退休老教師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關押期滿,被派出所接回,不讓回家,叫其兒子回去給拿生活費,要送學習班(洗腦班),兒子出門一去不返,沒人拿錢。後來派出所只好放老人回家。她邊講著邊有些不忍的樣子,說老教師在家呆著,警察就上門把人抓走了,關了兩年……我當時學法不深,修煉得不好,正念不強,也沒給她講真相。

又過幾年,單位黃了,被別的單位吞併,該校長退休,我被迫回家,不准上班。再見校長面就難了,但我心裡有一念,想給她講真相三退。有一次見到她在多人簇擁下,也就沒講。這樣就錯過了機會。再後來她就突然急病去世,我得知消息後心裡一震,也沒再想什麼。

她去世大約半個月後,我做了一個夢:有兩個同事在我旁邊嘮嗑,說某副校長還沒出(殯)呢,打電話問她姑娘咋不出(殯)呢,姑娘回答說等巴黎聖母日出。我把這個夢說與同修,同修說:這不是要咱們幫助三退嗎?遂為其聲明三退。

後來聽說副校長去世前一個月,也曾主動給另一位老同事(修煉人)打電話,問候幾句也沒多說別的。現在想來是她明白的一面在求救。

為副校長三退不久,我又做了一個夢:我高中時代學校的宿舍,我背靠著牆兩腿交叉伸直,坐在板鋪上,旁邊還有幾個同學。這時,只見這位副校長從門外走了進來,徑直走向我(面目大變與生前判若兩人,但我知道是她),也不說話,低頭親我的腳。我呢,也不覺的驚奇,好像很自然的知道她在感謝我們幫她三退,意念中還讓她幫助給某某倆同事講真相(我講過沒講通)……

當時從夢中醒來,唏噓不已,非常感慨,就覺的為世人做三退真的是實實在在的事啊,真的在救人啊。

此事已過去多年,現在寫出來,證實大法,感恩師父的無量慈悲。師父講:「同時在傳法過程中,我們也講出了做人的道理,也希望你們從學習班下去之後,如不能夠按照大法修煉的人,最起碼也能做一個好人,這樣對我們社會是有益的。其實你已經會做一個好人了,下去以後,你也能做一個好人。」[1]

副校長讀過大法書,沒能走入修煉,但是始終保持住了內心的善良,也終得大法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故事3:誠信法輪大法好 三次奪命大難把命保

講一個發生在我親戚身上的真實故事,親戚曾經歷過三次奪命大難,都因他明白大法真相、誠信法輪大法好,而逢凶化吉,保住了生命。

從四層樓墜下 安然無恙

親戚是個水果商,秋天蘋果成熟時,常收購一些蘋果存入水果保鮮庫,再賣給來本地採購蘋果的商販。大概在七、八年前冬季的一天,親戚來到我家對我說:「我剛剛在幾天前死裡逃生。」我疑惑的問他:「怎麼回事?」他便給我講了事情的經過:

「幾天前,外地一個水果商販來看我的蘋果,我就和他一同進入冷庫(保鮮庫),坐提升機(相當於電梯)上到四層,因蘋果存在四層架子上(差不多相當於四層樓高)。我到靠近風機的裡邊給他往外搬蘋果(紙箱裝的蘋果)。因風機口周圍沒設安全防護措施,竹夾板鋪的也不很牢固,一不小心一腳踏空,一下子從風機口處掉了下去。

冷庫裡邊的人都嚇壞了,都知道我必死無疑!因為從風機口處掉下根本就沒救了,直上直下的大鐵皮風機管子,連點抓手都沒有,那就是一掉到底。何況從四層那麼高掉下!絕無生還的希望。四層上的人(除看貨的,還有管庫的好幾個人)趕緊坐提升機下到一層,並喊著:『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等他們從提升機跑到風機前,看見我正掛在風機邊上的鐵架子上。當時往下掉的時候,我想:『這下完了。』沒想到掉到一層就快摔在地上時卻突然被個鐵架子上的一根鐵棍掛住了衣服。要不然我就死定了。

那些人都愣愣的站在那裡發獃:太不可思議、太神奇了!連冷庫管理員都覺的奇怪:哪裡來的鐵棍子?我喊:『快把我放下來,快救我下來!』他們才反應過來,七手八腳的把我救了下來。」

我關心的問:「不要緊吧?沒傷著吧?」他說:「就是後背刮破了皮,胸部有些痛,倒無大礙。」我說:「這都是你支持我修煉、誠信法輪大法好得的福報,是大法師父救了你的命!如若不然就難說了,這就是來取命的。」

他恍然大悟:「噢!原來是這樣!」我說:「以後不論遇到什麼危險的情況,不要忘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

三輪車被拽住了

在四、五年前的過年前,人們都在準備年貨,我們這的村裡都興湊份子熬全羊湯。羊湯熬好了,打電話叫親戚去拿。他拿了個大呂鍋,騎上小電動三輪車就去了。快到時,不知怎的,三輪車徑直朝路邊的一磚多高的矮壩子衝去,還沒等反應過來,前輪已掉下壩子,他當時嚇蒙了。就在這時,突然感到一股力量一下子拽住了疾駛的三輪車,使三輪車的兩個後輪子在矮小的壩子上穩穩的卡住了,沒有掉下壩子。

回來後,他跟我說起這件神奇事。他說:「真的太神奇了!真的是感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把我的三輪車給拽住了!不然的話,我就會連人帶車一同掉到一人多高的壩子下。壩子下面全是石頭,很多都是尖尖的石頭,掉下去必死無疑!一定是李大師救了我!謝謝李大師!謝謝師父救命之恩!」

掉下懸崖 傷口三天痊癒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的一天下午,親戚的兒媳婦給我打電話說:「我爸掉下山摔傷了,流了很多血,他的衣服上到處是血,我給他包紮時,他疼的都掉眼淚了,怎麼辦呢?叫他去醫院看看吧?」我說:「別急,我正在找車,我一會過去。」因親戚的兒子在外地工作,他的兒媳焦急的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我安慰著她:「沒事,你爸沒事的,你別著急。」

黑天前,兒子找了輛車把我們送到親戚家,看到他的身上到處是血,一隻胳膊的衣袖已被血浸透了。他慢慢的費勁的擼起袖子給我們看:兒媳給他包紮的紗布已被血浸透,他的兩個胳膊肘支在外面,一邊一個雞蛋大小的包。他說:「這小多了,開始時這包有小孩拳頭那麼大。」

然後他就給我們講了事情的經過:「冬季閒來無事,我就推個送貨用的兩輪車子上山拾柴火,車上用鐵絲綁緊了三個大白周轉箱,箱中裝滿了樹柞子,上面放了樹枝,用繩子和車子捆綁為一體。下山時,我在前面頂著車子往下走,走到懸崖邊時,車子靠崖邊的那個輪子掉下去,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呢,我已連人帶車掉下一人多高的、全是石頭和荊棘的山崖。摔下後,我起了好幾下也沒起來,感到全身動不了,全身骨頭疼痛難忍。我想起了你告訴我的遇到危險時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使勁大聲地連喊了好幾聲:『法輪大法好!』結果一起身一下就起來了。車子很重,扣在地上,我還把它翻了過來,還從懸崖下爬了上來。真是太神奇了!念法輪大法好!真的太靈了,是大法師父又救了我。可沒曾想我的胳膊上被扎了一個拇指粗的洞,一定是荊棘樹柞子扎的。而且兩個胳膊肘都支了出來,一邊一個小孩拳頭大小的大疙瘩。要不是師父救了我,今天你們就看不到我了。」

我兒子要開車送他去醫院看看,再從新包紮包紮。他說:「不去了。我就去跟你媽煉法輪功就會好的。」他的話很堅決,兒子問我怎麼辦?我說:「那就隨他的意思吧!送我家去吧。」於是兒子把我倆拉到了我家。我陪著他煉了第五套功法,他單盤腿(不會雙盤)煉了四十多分鐘(以前我曾教過他煉功動作,但他一直也沒能走進大法修煉),然後睡覺。

第二天一早,他便迫不及待地對我說:「你家的能量場太強了,我昨晚跟你煉完功,睡了一個好久都沒有過的好覺,今早一起來渾身舒服多了,不那麼疼了,胳膊肘上的疙瘩也沒了,你說神奇不?你看!」邊說著邊擼起袖子讓我看:啊!真的太神奇了!兩個雞蛋大小的疙瘩一夜之間竟然消失不見了!我說:「這都是你誠信師父、誠信大法好得的福報啊!」

他在我這住了兩天兩夜,我除了陪他多煉靜功,就是多讓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這期間,兒子來看他,他也擼起袖子給他看:「你看,我跟你媽煉了四十多分鐘的靜功,睡了一覺,第二天,這倆胳膊肘上的疙瘩就沒了,這功真的太神奇了!這要是去醫院,哪能這麼快就好了?」兒子也覺得很神奇,也從他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也因此對大法有了正面的認識,也很支持我修煉了。

第三天,親戚的女兒聽說了他摔傷了,從外地回來看他,我無法再挽留,他就回家了。

他回家後的第二天,我給他兒媳打電話,叫她給再換換紗布,從新包包。換紗布時,紗布已粘在胳膊上,用剪子剪開後,才慢慢揭下,卻怎麼也找不到傷口在哪兒,仔細查看,才發現有個拇指肚大小的紅印和其它的皮膚有點不一樣,略微發紅,那拇指大小的洞早已癒合了。他的兒媳和女兒都感到特別驚奇,簡直象神話故事一樣,太不可思議了!

這件事在他的村裡產生了很大的震動,也使他村的人對法輪功有了一個正面的了解。他和村裡的人講了如何喊大法好得救的經過,也講了跟我煉功兩天傷口癒合及身體奇蹟康復的過程。他把這些告訴我,我說:「你做得太好了,把你如何受益於大法的經歷講給你周圍的人聽,你這就是證實法——證實大法的超常與偉大!」並說:「師父多次救了你的命,你快快走進修煉中來吧!」他表示認同,開始煉功了。

他讓我把這些經歷寫出來,以證實大法的超常和師父的偉大!並再三感謝師父救命之恩!

故事4:煉功不久 腎結石排出來了

母親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母親一身病,每天吃藥,有氣無力,什麼活也不能幹,每天在床上躺著。母親胃病很重,便血,還有坐骨神經腿疼、乳腺癌。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以後,精神一天比一天好。三個月的時間,母親的病全好了,什麼活都能幹了,她自己高興,全家都高興。全家人從內心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我有腎結石病,在二零零三年我腎結石病犯了,疼的要命,到醫院打針打杜冷丁才止住疼。後來經常疼,只要一疼就得去打針。後來母親說你修煉法輪功吧!修煉法輪功,師父會給你消業。我就跟母親學煉起了法輪功。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師父講的法理,人得病都不是無緣無故得病的,是人生生世世做了不好的事情欠下的業債,都是有因緣關係的,遭罪就是還業債,是業力輪報。要想舒舒服服沒有病,只有修正法。從此,我跟我母親一起煉功學法。

我煉功學法才幾個月的時間,尿道就排出了兩顆像黃豆大的石頭,從那以後,腎結石再沒犯過。

最近二零二零年五月,我父親去世,我和母親守期,每天和母親一起煉功,又排出一顆比黃豆還大的一顆石頭。

我和母親從內心感謝師父的救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故事5:師父就在弟子身邊

我今年七十二歲,是個退休幹部,有幸於一九九六年初喜得大法。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患腎盂腎炎、腰椎鍵盤突出、坐骨神經痛、腦供血不足引起瞬間失去意識、神經官能症、咽炎、氣管炎、風濕關節炎等多種病,成天中、西藥不斷。修大法後不到兩個月,所有病都不治自愈。二十四年了,我與醫藥無緣,無病一身輕。沐浴在佛光中,生活充實、幸福,整天都樂呵呵的。熟人都說我比同齡人年輕十來歲。

當然二十四年的修煉路,也是風風雨雨、摔摔打打才走到今天的。我學法不深,不太會修,也不太精進。即使如此,師父也沒嫌棄我,還一直在精心保護著我,所以在我身上也發生了不少神奇的事,僅舉幾例與大家分享。

我們地區平時經常颳風。在得法初期大法書很少,幾十個人才有幾本《轉法輪》。我剛剛走進大法修煉的一天傍晚,去在露天球場參加集體學法,輔導員讓我給大家讀法。當時我很為難,因為我的咽炎很重,平時接個電話都會沒完沒了的咳嗽。今天這麼大的風,又是在露天,還沒有水喝,怎麼辦呢?我就跟輔導員說:「讓別人讀吧,我經常咳嗽,讀大法咳嗽不嚴肅,對師父也不敬。」輔導員說:「就你還年輕點,眼神還好,讓你念,你就念吧,別這麼沒有悟性。」我只好硬著頭皮讀。想不到的是這一講法讀下來一個多小時,我一聲也沒咳,而且越讀聲音越洪亮,效果很好。從此我的咽炎就好了。

有一次我陪單位同事去醫院開藥,原計劃給我做手術切除咽部息肉的大夫問我:「你怎麼這麼長時間還不來做手術呢?拖下去,隨著年齡增長,更年期到來容易引起病變的。」我說我好了,不咳嗽了,不用手術了。他就要給我看看是否像我說的一樣。一看我兩側息肉真的沒有了,光光的,象從來沒長過似的。他覺的奇怪,問我怎麼好的?我告訴他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是師父把息肉給拿掉了。他說:「這功法這麼好,那就好好煉吧,將來有時間我也煉。」

二零一三年秋天的一天,我與同修晚上出去打真相電話。從一個兩米多高的牆中間開出的一條通道往下面的住宅小區走,台階是料石堆的,不平整,也很陡。我剛邁下第一個台階,正好接通一個電話,瞬間不知不覺中我就大頭朝下栽了下去,摔得很重,我馬上求師父救我,心想我有師父管,沒事兒,可我還在往下滾,前面的同修一把把我拽住,扶了起來,手機還握在手裡,額頭磕破了,出了不少血,也沒有東西擦。流的血把左眼睛都糊住了,就到附近小超市買了手紙,用水洗,洗完用手紙捂上。超市的老闆非要開車送我去醫院消毒,縫合。我說不用,洗一下能睜開眼睛就回家。用手紙捂著傷口,同修陪著我回到家。到家一卷手紙用去了一大半,我用自來水清洗一下,才發現左眼眶上邊額頭磕出來一個一寸半長的三角口子,還很深。清洗完我就用手紙捂住傷口,慢慢的血就止住了。

我堅信師父,煉功人身體都是有功的,病毒和細菌上不到我身上,上來就會被殺死,根本就沒想會不會感染的問題。沒用任何藥物,也沒做什麼消毒處理,沒疼的感覺。一個星期就好了,沒留下任何疤痕。

師父保護了我,為我承受了痛苦。我感恩師父的慈悲,法的偉大。

一九九八年十月底,我丈夫突然後背疼痛難忍,疼的白天黑夜都不能入睡,吃止痛藥、做理療,頂多睡一個小時或四十幾分鐘就疼醒了,他十分痛苦。在本地醫院檢查了一個星期,醫生懷疑他得了骨髓癌,轉到瀋陽醫大住院檢查。經醫大一院,二院醫生配合檢查,做了四次骨穿、ECT及多項檢查,期間靠吃雙氯滅痛止疼。最後還是不能確診,醫生讓回家觀察兩個月後再去檢查確診,近期再檢查也不會有新的結果。醫大一院,二院的專家們都要求在這兩個月的觀察期間不能用任何藥物,只能通過針灸和理療止痛。可那時,他每兩個小時就得吃一次止疼藥,如果停止吃藥,他根本承受不了啊。

怎麼辦?這時我想到了師父和大法。丈夫因受邪黨無神論毒害很深,什麼也不相信,不接受我的建議。我多次跟他商量,我說:「你也看到了,我煉功後身體所有的病都好了,現在只有師父和大法能救你。大法師父慈悲,大法無所不能,你試試看嘛,行就學,不行,你也不失去什麼。」

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他開始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第一天上午看了師父的兩講大連講法,下午就睡了三個小時的覺,醒後說身上感覺輕鬆,雖然還疼但能忍受得了。於是他在看完師父的大連講法錄像後,接著又看了師父在濟南和廣州兩地的講法錄像。這時他藥不吃了,全身哪兒都不疼了,病已痊癒,上班去了!

酒不喝了,三十多年的菸癮沒了,聞著別人吸菸他就覺的難受。師父救了丈夫的命!得到了師父的救度,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感動的他無言以對,就默默的給師父上香、磕頭叩謝師父的救命之恩!說退休後他也修大法。

感謝師父救了我丈夫的命!師父不但給我本人一個健康身體,成為了悟人生真諦的全新生命,也給了我一個完整幸福的家庭。師父時時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我,保護著我,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大法給的,千言萬語說不盡對師父的感恩!

我時時告訴自己要勇猛精進,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多救人,兌現來世的誓約,不辜負師父的期望!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