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75)賣房沒治好病 修大法一月痊癒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1年07月05日】

故事1:父親的歸宿

二零一三年五月的一天,家人突然來電話,說我父親住院了,恐怕是不行了。第二天,我坐車回家,到醫院去看望父親。父親看見我,大顆大顆的淚水從眼裡往外流。此刻,我明白,作為一個生命在彌留之際,最想要的是什麼。

我是法輪大法弟子,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以來,我遭受了一次非法勞教;二零零八年奧運會時,我又被非法判刑三年。邪惡為了逼迫我放棄信仰,威逼我丈夫與我離了婚。

父親很善良,祖輩也遭受過中共惡黨的政治打壓,對中共惡黨又恨又怕。父親明白法輪功真相,對我遭受的迫害經常流淚,特別是我被冤獄三年從監獄回來後,父親來看過我,看到我精神面貌很好,沒有他想像的那樣壞。父親流著眼淚對我說:「你是怎麼活過來的啊!要是換了一般人,真不知怎麼活。」走時,父親說:「法輪大法好!」父親明白是法輪大法使他的女兒走過了中共迫害的重重陰霾。

有一次,我和父親講中共惡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他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義正詞嚴的說:「這還是人嗎?是魔鬼!」

這次在父親意識還很清醒的情況下,我跟他說:「爸爸,你阻止我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救人,這是錯的,我幫你寫個鄭重聲明,好不好?」父親鄭重的點了點頭。我立即上網,幫助父親做了鄭重聲明。

半個月後,父親離世。我知道父親在生前的最後時期,做了鄭重聲明,父親一定會有一個好的去處。

二零一四年九月三日中午時分,我突然感覺頭有些沉,就靠著沙發睡了一會兒。一閉眼,父親就來了。父親穿戴整齊乾淨,周圍圍繞著仙童。父親隔著老遠,站在門外,畢恭畢敬的說:「父親最後見你一面,謝謝你的救度之恩!我將要到天國世界去了!」我走出門,想攙扶他,父親趕緊退後十多米遠,雙手合十,低著頭,彎著腰,不敢抬頭看我,對我恭敬有加。

醒來後,我明白了,因為父親做了正確的選擇,法輪大法給了父親一個好的歸宿。

寫出這個真實的故事,是想告訴被邪黨灌輸無神論思想的人,法輪功學員所說的真實不虛。抓住這萬古的機緣,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為自己生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故事2: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有幸開始修煉大法的,二十二年在慈悲偉大的師父點悟、保護下走到今天。

剛剛開始得法修煉不久,我就發燒,燒的我滿床打滾,我的女兒站到五米遠處說我象火爐一樣烤人。我雖然剛剛得法修煉不久,大法的法理鑄成我堅如磐石的信心,我誠信是師父給我從根子上消業,常人難受吃藥是往身體裡邊壓,修煉人師父從根子上給弟子往外排去掉它。我誠信的跟師父說:是我的業一次還清,不是我的業誰也加不上。師父說了算,我不怕,我行!瞬間,從頭往下「唰」一下不熱了。我女兒跑過來:媽媽你不烤人了。

從此以後我二十二年修煉法輪大法沒吃一片藥,我的身體非常好。弟子叩拜慈悲偉大的師父救度之恩。

一、遭非法抄家的經歷和信師神奇的感悟

一九九九年七月,惡人非法上門騷擾、恐嚇、抄家、強逼不讓學煉法輪功。我對他們講大法好他們不聽,我想好人能看到大法經書、壞人看不到,求師父保護。他們翻的很仔細連衛生間,廚房都翻遍了就是看不見大法經書,但是他們把我的身份證非法強行拿著走了。

師父啊!弟子知道您的慈悲恩賜我大法經書沒被惡人抄走,弟子一定要嚴格按大法要求自己,精進實修讓師父高興放心。

二、粘大法真相,正念配合有驚無險

我和同修到娛樂花園每人一側的粘大法真相,我看到同修身後站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握著拳頭惡狠狠的表情,看似是花園工作人員,同修沒發現身後有人接著粘,我馬上快速走到同修跟前說:咱們走!那人一把抓住同修的包,拿起電話就打舉報。我一看,不能讓眾生對大法犯罪迫害大法弟子,我大聲喊:你這大男人搶女人包?犯法!我一下把包搶到手裡,同時我告訴他:法輪大法好,善惡有報,不要做錯事,後悔就晚了。同修快速離開了。他轉身躲開我,我也離開了。就這樣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們有驚無險平安的回家了。

三、掛法輪大法好條幅的神奇經歷

我們三個女同修一同去掛真相條幅救眾生。有一個條幅卷到樹枝上了,我們著急夠不到啊!我們兩人各抱同修的腿往上舉,還是夠不到條幅。我想,這是救人的條幅要起作用才行啊!求師父給我們智慧與能力,瞬間我蹲下來托住同修的腳底,我站起來了,把胳膊一伸還差一點,我把腳一翹腳尖觸地,把和我同樣體重一百一十斤的同修舉上去了,同修馬上把卷到樹上的條幅順下來讓光彩奪目的「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展現給世人。當我把同修放下來,同修問我:你抓住我的腳底我就上去了?!對呀!我沒累呀!我們三人雙手合十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鼓勵,我們要更加精進救度眾生不懈怠。

還有一次,我出去掛「法輪大法好」真相條幅,走到學校入口處,有一棵大樹比二樓還高,樹枝橫長到路的中心,我想這個樹枝橫著長是配合我救度校園的師生吧!可是樹太高我沒有那麼大的力氣啊!我跟師父說:求求師父給我智慧和能力,這個地方一定有辦法掛上法輪大法好真相條幅。回到家,有個外地同修來了說:做個彈弓能射上去,這個同修細心教我經驗,我馬上到醫藥公司買了兩條大夫聽診器用的皮管,再到街上修鞋的地方買塊皮子,再拿自己家用的鉗子,實材有了很快就做好了救度眾生的法器,來到大樹下,把條幅用皮子包好,雙手前後一拉,瞄準樹枝,就看那石頭飛到最理想的樹枝上還轉了三圈,把樹枝挽的緊緊的,光彩奪目的法輪大法好條幅打開了,太神了。偉大慈悲的師父就在我們身邊看護著弟子救度眾生啊!師父啊!您辛苦了。

有一次,我和老年同修出去掛條幅,卷上好幾圈看不到啊!刮多大風也下不來呀!我到小區裡找個樹枝走到卷上好幾圈的條幅下面,我發正念不許黑手爛鬼干擾大法弟子救人,同時左右一擺真相條幅打開吧!就看那「法輪大法好」的條幅打開了,我們都掉下慈悲的眼淚和感恩師父的眼淚,同修說:太神了,您手裡的樹枝太短根本沒碰到條幅!我和同修馬上雙手合十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四、明真相的農民二十分鐘後找我說:太神奇了

一次我到夜市講真相救人,看到一個老年農民開著車賣又小又老的苞米,半車的苞米沒有一個人問苞米的價錢,老年人發愁了。我走過去說:這位老哥,你別發愁,我告訴你一件最高興的事,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的,退出中共黨團隊瘟神不會找上門你就平安了!老哥說:看你就是善良人,我信你說的話,我不是黨員,退出少先隊吧!我問他叫什麼名字,他說了真名,我說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祝你好運。

我繼續往前走,大約二十分鐘,老哥開車過來找我,我沒往車上看,我說老哥你再賣一會別著急,老哥滿臉嬉笑著說:太神了,謝謝你告訴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能得平安得福報,太神奇了!我這不就是馬上得了福報了嗎,苞米讓人全包了,還給了個好價錢,你告訴我退隊瘟神不找我,我放心了,不怕了。謝謝你了!我說你謝謝法輪大法師父吧!他說謝謝法輪大法師父!高興的像個玩童似的開車走了。

救度眾生大法顯神威的神奇例子太多太多,歷歷在目。舉幾例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匯報和同修交流,只要我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師父時刻就在我們身邊。

故事3:我哥相信大法 重傷迅速康復

那年六月的一個早晨,突然有人敲門,開門一看是娘家的一個鄰居。我問有事嗎?她說:」你哥夜裡上房蓋枸杞,沒注意,腳踩空了,一下子從房上摔下來! 可是,你不要著急,已經送醫院去了。」

我沒多問, 馬上找了輛拉貨的車,搭車趕到醫院。見我哥還在地上躺著,連個床位都沒有,也沒有醫生!

過了一會兒,才過來一個醫生,問:「你們誰做主?」我說:「我。」因為侄女、侄子都還小,所以我不假思索就把事情擔當起來。醫生說:「這人摔的可夠嚴重的,可能內臟都摔壞了,需要做大手術!」我問:「就在這兒呀?!」

我有些驚詫,且又有些疑惑,因醫院設備太差,還得請市醫院醫生做手術。我說:「那我們還是轉院吧?「費盡周折轉到了市醫院。

這時,哥哥已經快喘不上氣來了,據醫生說,我哥的內臟都破裂了,有大量的瘀血,用針一紮肉皮,針管立刻就滿了,可就是攻不到心臟部位。

上午七點左右,我們到了市醫院,一直等到下午四、五點,才把我哥推進手術室,手術做了三、四個鐘頭,內臟全是縫合上的,醫生把我哥推出手術室,當時我哥就像死人一樣,肚子上帶著五、六根膠皮管子,還有塑膠袋。到後半夜,哥哥才有點知覺。

在醫院總共住了整整一個月,我哥那個痛苦勁就別提了,簡直承受到了極限!有時痛的他說:「把我扔下樓去算了!」因為他是個大病號,五、六個人守護者他,忙個不停。看到哥哥遭這麼大的罪,那痛苦的樣子,真叫人擔心!

就在此時,我突然想到:我是修大法的,為什麼不求師父?我急忙對哥說:「你相信大法好,支持大法弟子,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保護!來!咱們一塊念!」哥哥點頭。

不一會兒,他用微弱的聲音叫著我的名字說:「你過來,我跟你說件事。」我急忙問什麼事,他說,在他昏迷時,似睡非睡時看到大法師父了,師父坐著飛機,穿雲破霧、越洋過海來救他來了!給他治療傷痛來了!

我一聽當時眼淚都流出來了,特別激動!心裡說:「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謝謝,深深的感謝師父啊!

從那以後,哥哥的傷好的特別快,一天一個樣,就一個月的功夫,這麼重的摔傷徹底康復!真是不可思議!大家都說他「真是死裡逃生!」

我母親在世時是敬天拜佛的,所以後代人也都很信神佛,也燒香敬神佛。我哥是鄰裡誇讚的大好人,他不僅僅敬天敬地敬神佛,他雖然沒修煉大法,但他認同大法,支持大法,還主動做對證實大法有利的事。他見到地上有大法資料,或小冊子或大法真相傳單什麼的,總是趕忙拾起來,放在認為安全可靠的地方。

哥哥相信大法好,支持大法弟子,得了大福報!

故事4:賣房沒治好病 修大法一月痊癒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當時我為了祛病而走進大法修煉。那時候,我是得了股骨頭壞死和風濕還風濕熱,兩條腿腫,就這樣我的身體就開始往很壞的方向發展。那時候我走路是很艱難,一步走不了一寸,我的老父親離我家兩裡路遠,父親去世,我都去不了。那時我的心真是說不出的難受,只能流著眼淚站在自己家門口望著父親家的方向在那裡哭。

我家是農民,五口人只有丈夫一個人幹活,那時候生活都難維持,看病借錢也借不著,沒辦法只好把我的房子賣了,開始上佳木斯看病。到了佳木斯二四四醫院看病花了不少錢,也不好還是發作,去了多次醫院還是不見好,錢也沒少花,白費。

正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有一位我同學的姐姐,她是修煉大法的,知道我有病把房子都賣了,也沒看好。一次她遇見我的丈夫,就問我的病情,就說你們把房子賣了,你把什麼都賣了,你也白費的,唯有一個辦法學法輪功吧!我的丈夫回家就和我說:我今天遇見誰了,她說這個病是治不好的,何況又沒錢治,叫你學法輪功,不吃藥不打針,一煉就好病。當時我一聽就火了:別花兩個錢你難受,煉什麼功,那麼靈,一煉就好病,去去,去上一邊去。當時我丈夫說:行、行、行,咱們治。可是怎麼治病也不行,不見好。

後來我丈夫又遇見她,就跟她說我的情況。她說:哥哥你身體也不好,(因為我丈夫身體也不好,大病沒有、小病不斷,時常失眠,關節不好)你就先學,學好了回去教她,她不就信了嗎?她就給我丈夫找學法點,他就每天晚間出去學法。

學大法幾天,丈夫就不吃藥了。我有點相信了,他看我高興就說:你在家也沒啥事做,你就看《轉法輪》吧,師父一定能管你。我說:那麼靈?我就看師父的大法書《轉法輪》,能有十天左右我的腿不那麼硬了,因為我的腿是直的、回不了彎,上炕都得用兩隻手往炕上拽。

就這樣,我學大法不到一個月,可以上街了,完全好了。我這個高興啊!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法輪大法把我從一個滿身是病的人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從此我們老倆口走在了返本歸真的修煉路上。

我們倆從學法到現在二十多年了,身體特別好,沒吃過藥、沒打過針。每天學法煉功從不間斷,把大法的美好告訴給有緣人,讓他們明白真相得救。

這麼多年,我都不知道用什麼語言來表達我這顆感恩的心!

我的生命,從人生的苦海中解脫出來。親身見證法輪大法的美好和超常!

故事5:修煉中的神奇故事

在這裡和同修交流我和學法小組部份同修修煉中的真實故事。

故事一

我的家住在美麗的江畔上,我和妻子同在1998年喜得大法。隨著堅持學《轉法輪》,心性都有所提高。但在修煉中還談不上精進,有時還放不下那顆人心。例如:退休後,閒暇時間沒有別的愛好,就喜歡垂釣。但自己又清楚的知道這樣做與修煉相牴觸,完全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很是糾結。有一次實在忍不住了,心想:我去江邊魚塘轉轉,釣到魚再放回去,這不算殺生吧!全當過過手癮。

當我收拾好魚具準備出發時,妻子對我說:「你是一個修煉人,就要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釣魚就是殺生!」我狡辯地回答說:「我釣到魚再放了總可以了吧?」她接著說:「那也不行,如果你實在要去,我在家給你發正念,讓你一條也釣不著!」對於她說的話,我根本沒有往心裡去。

我來到魚塘邊架好魚竿,聚精會神的盯著浮漂,盼著魚來吞鉤。結果,從日出坐到日落,一整天下來,浮漂就像扔在水缸裡一樣,紋絲不動。我身邊的釣友卻頻頻有收穫,還洋洋得意的對我說:「今天你老哥真是有失水準呀,以往釣魚,數你釣的最多,今天釣魚前是不是沒看日曆呀?」

其實我心裡明白:沒釣到魚,這絕不是偶然的。這是因為妻子怕我殺生造業,在不斷對我發正念的結果。同時也是師尊在點化我:大法弟子不能殺生。

可就在我收竿時,無意中掛上了一條小鯽魚,本想放了,但又想和我妻子鬥氣,於是,拿回家養著。第二天起床後,發現魚不見了,我就問妻子:「我養的魚哪去了?」她說已經放生了,還給我講述了放生過程中發生的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當她來到江邊,用雙手將魚捧出裝魚的方便袋後,明顯感到小鯽魚在看到江水時,高興得心臟怦怦直跳。它躍入水中後,邊徘徊邊向她直點頭,遲遲不肯離去。

通過這件事情,我從內心深處感到震驚!震驚大法的神奇,震驚魚兒的靈性和感恩,感嘆這世間真的是萬物皆有靈。與此同時,也挖出我隱藏在內心深處一顆狡猾的心: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揣著明白裝糊塗,釣到魚再放魚就不算殺生?這純屬自欺欺人,掩耳盜鈴!更使我深深的悟道: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應該時時刻刻嚴格約束自己,稍有鬆懈,就可能被邪惡鑽了空子,投你所好,加持你的癮好慾望,使你越陷越深,離修煉的路越來越遠,最後一毀到底。師尊在《轉法輪》第一講中就明確告訴修煉人:「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大法修煉真是直指人心哪!

故事二

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經常在一起學法、煉功的除我們夫妻外,還有同修A、B、C等。因同修A家和我們家距離較近,所以,我們在一起活動的時間較長。

我們學法小組活動的範圍較廣,為了防止邪惡掌握我們的活動規律,我們隨機變更活動地點,每次都去不同區域散發、粘貼真相資料、掛條幅標語。完成後,第二天我時常會再到頭天晚上活動過的區域轉轉,觀察一下粘貼的大法真相資料和所掛的大法條幅的效果。當我看到粘貼的真相資料、掛的條幅、標語還在,就感到十分欣慰與自豪。但有的時候第二天就看不到了,心裡就不是個滋味。

有一天清晨,具體日子想不起來了,只記得是「第N屆國際馬拉松邀請賽」在我市舉辦的當天,我來到江邊,在遠處就看到七、八個警察正拿著一根約三米長的竹竿,在摘除我們昨天深夜精心懸掛的大法條幅。當他們走到懸掛位置較高的那棵樹下時,竹竿夠不著了,他們就從路邊搬來一個藍色的垃圾桶,倒扣在樹下,一人站在上面用竹竿往下挑,可還是夠不著。那個頭頭指揮四個人扶穩垃圾桶,讓一個胖警察站到垃圾桶上,手扶著樹幹當人梯,再讓一個瘦警察站在他的肩膀上,拿著竹竿去摘真相條幅。看到那竹竿離條幅越來越近,我的心也隨著往上提,就要提到嗓子眼了,馬上意識到要在心裡發正念,絕不能讓邪惡得逞!就在竹竿剛剛接觸到大法條幅的那一瞬間,那個瘦警察像觸了電一樣,從胖警察身上摔了下來,臉色蒼白的坐在了地上。

看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九字真言」向世人顯現出的無量慈悲和法力,看到神聖的大法條幅依然完好的懸掛在樹的頂端,看到惡警們無可奈何地灰溜溜的收隊離開,圍觀的人們在議論紛紛……

邪黨歷來向人們灌輸無神論,不相信有神靈,眼前的奇蹟卻讓在場的人無不感到神奇與震驚!

故事三

那事是發生在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是大法洪傳二十四周年紀念日的那一天。上午我們學法小組照常集體學法、互相切磋、交流修煉心得體會。中午,同修A早早來到我家共同商量如何在這特殊的日子裡把洪法的事做的更好。我們共同決定:到各個公交車站粘貼真相傳單和單張,給眾生講真相、勸「三退」,讓等公交車的世人了解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認清中共邪黨的邪惡本質,從心裡明白法輪大法是末法時期,救度眾生的根本大法,同時,也是用實際行動證明大法弟子堅修大法緊隨師,助師正法、慈悲救度眾生的決心。

我清楚的記得,那天下著小雨,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們頂著雨,向著預定目地地出發了。

我的任務是製作往樹幹上懸掛條幅的工具。以往我們的做法是找一塊大小適中的鵝卵石,用布裹緊,再綁在條幅上,拋到樹幹突出的橫枝上,但成功率很低,需要拋很多次才能成功,風大還會被刮下來。吸取以往的教訓,我找來了一根8米長的釣魚竿(因魚竿可以收縮,便於攜帶)將前頭兩節較細的部份去掉,再找一段Y型的樹杈捆綁在魚竿上,這樣就可以往7-8米高的樹幹上直接掛條幅了。這樣掛的高,不能輕易摘取,延長懸掛時間。

掛條幅的地點就選在我家樓下。因為我家的位置處於商業街的繁華地段,常住人口密集,商業網點四通八達。方圓不足800米內就有三座大型商場、兩所大專院校、還有中小學和幼兒園等,銀行、儲蓄所多達十餘家。同時也是去早市買菜、接送學生、逛夜市的必經之路。我們一切準備就緒,期盼著午夜的來臨。

午夜時分,夜深人靜,我和妻子借著月光來到白天我們選好的大樹下,完美的將寫著「法輪大法好」的條幅,掛在了高約7-8米突出來的樹幹上。掛好條幅後,我們在心裡求師尊加持:只給有緣人看,邪惡視而不見。一定要真相條幅破紀錄掛滿三天以上!

每天清晨,我都會站在窗前望著美麗的條幅默默地在心裡數著:一天,二天,三天,四天過去了,條幅還在,打破紀錄啦!同修們都很興奮。從那以後,凡是來我家的同修第一件事就是站在窗前看大法條幅並發正念加持。

隨著時間的推移,一週過去了、十天過去了、半個月過去了,條幅仍然奇蹟般地懸掛在原處。在這期間,我和老伴又對條幅整理過一次,在條幅中間添加了兩根竹筷,增強了展現效果。

第十七天即五月三十日的清晨,我突然發現條幅不見了,我和老伴急忙下樓看看是什麼情況。當我們來到掛條幅的樹下,驚奇的發現:大法條幅還在,只是位置變了,被有緣人(或同修)拾到後放在樹旁鐵柵欄後面的水泥台上了。因這條路上行人太多,不方便收取。於是我讓老伴上樓換件風衣,趁人稀少時,把大法條幅揣在懷裡順利的拿回了家。

到家後,望著經歷過十七個日日夜夜,風吹、日曬、雨淋,已經有些褪色的大法條幅,我感慨萬千:每天行走在掛有大法條幅樹下的路人數以千計,就是說到目前為止,已有上萬人有幸看到了「法輪大法好!」的條幅,那麼,誰認同,誰就有機緣被大法救度。

我和老伴懷著一顆敬仰的心,虔誠地將大法條幅上面的灰塵清理乾淨、整理好,當天晚上又將條幅掛回原處。

因在外地工作的子女需要我們去幫他們帶孩子,我們老倆口於六月八日啟程去了子女家。據同修A回憶說:「你們走後,大法條幅又掛了一段時間才圓滿的完成它的歷史使命。」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