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76)煤鏟打過的傷疤不見了



【正見網2021年07月08日】

故事1:明真相三退 單位同事得福報

當今的中國人對大法的態度,是否三退,就決定了這個人當前的生活軌跡和最終的歸宿。同事、朋友、鄰居、只要在生活中遇到的人,都是我講真相、勸三退的眾生。退休前,我單位大部份同事都做了三退。

下面列舉我單位部份同事三退與否後的結果:

同一辦公室我對面坐的A同事得了淋巴腫瘤,化療後頭髮、眉毛、鬍鬚皆白,五十多歲的人看上去就像七十多歲,尤其是和他同一病房住的患同一種病的四十多歲人已經離世,他很悲觀,原來給他講真相他似信非信的,此時,我堅定的告訴他:「只有退出黨團隊,了解法輪功真相才能保命,大法一定能救你」。隨後,真相冊子,神韻和《九評》光碟,他都認真看了,做了三退,三個月後就又恢復了他五十多歲的樣子。

B同事是多年的肩周炎,嚴重時胳膊抬不起來,脾氣很犟,經幾次講真相退出了黨團隊,幾天後看到她在樓下打羽毛球了。

C和D是和我走的關係比較近的兩位女同事,也是最早聽過真相後三退的。C的公公得了癌症後,我送給C夫妻一個小喇叭(音頻機),裡面有大量真相音頻和師父講法(MP3),並讓他們轉告老人做三退,不久以後聽說老人癌症好了。還帶著真相小喇叭去外地照顧孫子學習生活去了。

單位一位年輕的副局長經幾次講真相沒退,我給他真相光碟,他不要,在一次只有我和C、D及那位副局長在場的情況下,我抓住機會再次促三退,他卻笑問C和D:「你倆退了嗎?」他們是不同屆的同學,C很乾脆的說:「我早就退了,要它有啥用!」D說:「我從心裡早就退了。」那位副局當時還是沒退,不長時間後又是一個偶然的機會,單位一些同事中午一起吃飯,回來時他搭我的車(因為我們都在一棟樓住),談到他妻妹夫(一個建築公司的項目經理)前段時間從一座在建高樓上摔下,幾天後才發現屍體(據說有十幾個人從那幢建築中失去生命),退黨保命宜早不宜遲,他順利退出。

後來C和D都得了福報,在局裡擔任了中層領導,都順利晉升副高職稱。

E同事婚後多年不生育,很是無奈,採用各種偏方也無濟於事,我給她講了法輪功真相,退了黨,告訴她誠心敬念「九字吉言」。沒想到幾年後再見到她(那時我已退休),孩子已在地上跑了。

F是我未退休時在位局長,二零一四年三月的一天,局長找我談話,問我那天晚上和幾個同修去農村發資料被綁架拘留的事,他說:「對你拘留十天處罰,也沒見你耽誤上班?」我說:「當天就回家了。」那次我順勢給他講真相,他答應退黨。正是那段時間他因為下屬單位兩個一把手因經濟問題被判搞的焦頭爛額,後來沒受牽連。

G是我單位前副書記,已做了三退。H是前副局長,二位都離崗在家。一次他倆一同來辦公室辦事,我藉機給H講真相,H不認同,我拿給他真相冊子讓其回家看看,他卻說:「我要回北京(給他女兒看孩子),怎麼能帶這東西上車?」真相資料和護身符都不要。G說:「人家是北京人了(揶揄),給我,我都要」。結果是:G有過半身不遂的跡象,摔倒過,好了。可是時間不長,H做了部份胃切除手術。
我的女同事I,三十九歲,在一次單位活動過後,她搭我的車回家,車裡還有兩位女同事(已三退),I突然說了一句:我就信××黨,××黨給我錢,給我發工資(本想以後再找時間給她講真相的)。可是五十天後的一場車禍中他們夫妻雙亡。

J是我單位的邪黨書記,在二零零九年的一天(那時我剛修煉一年,不認識當地同修,通過常人網用小鴿子翻牆上明慧,下載資料),J突然給我打電話叫我去他的辦公室,聽他說話口氣我預感到是我講真相的事。一進屋就見副局長(H)和辦公室主任在那,都一臉嚴肅。原來是我在網上給同事們發的《偽火》,他們看到了。三個人對我一通圍攻,當然我也給他們講了真相(當時還不怎麼會講),快中午了,J說:「要是六一零來人了就不是我這個態度了,就直接把你帶走了。」他把紙和筆放到我面前,說為了不影響他們(局領導)的仕途,讓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我當然不寫。可是眼淚卻不爭氣,嘩嘩往下流,心想:今天你怎麼翻臉比翻書還快?因為J平時有事沒事的經常聚集幾位同事一起去吃飯喝酒,經常叫我,因修煉了,我就漸漸的只吃飯、不喝酒,或乾脆拒絕參與。J還對我有微詞:「你怎麼這麼牛,請你吃飯都不去。」

那件事過去沒多少天,J又打電話說請我吃飯,而且只請我一個人,雖然覺的有些不妥,但講真相的機會不能失去。見面後他完全沒了那天的兇相,恢復了正常人狀態,只是情緒低落,說當今社會人心險惡之類的話。他喝酒,我來飲料,邊聊真相。他偶爾有過分的動作,我制止他:我是煉法輪功的。煉這個功要求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這次他答應退黨了。幾天後才知道他已經被削權了,名義上是兩個單位(名稱)合併,實質什麼也沒動,而他卻由局書記變成了一個支部書記。

大法洪傳,與每個人息息相關。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天象已巨變,在這災難重重的現實面前,迷中的世人啊,機緣稍縱即逝,趕快找法輪功學員了解大法真相,退出黨、團、隊,才是最明智的選擇,才是對自己生命的永遠負責!

故事2:託夢退團

一次,我學師父各地講法時,看到講法中的一段話,弟子:「有些學員想給已去世的家屬退黨,是否需要?」[1]師父:「可以,沒問題。因為去世了的,他不能跑這邊找大紀元來登報紙上網聲明吧。(眾笑)(鼓掌)可以,起不起作用呢?起作用。」[1]我想,我也給沒修煉已過世的親人做個三退,使他們的靈魂得救,解脫他們在另外空間的苦難。

我只是這麼想,晚上兩、三點鐘時,我做了一個夢:和我從小在一起上學,後在一起上班,關係非常好的閨密。她在車間推個小車在上班。我跟她說話:咱去買飯票吧?她從小車上拿出一本《轉法輪》說,你不用買飯票,你有這本書,就能吃飯,不用買飯票。其實她因罹患心臟病已經去世了。夢中的她很相信大法,就想,她是團員,她是讓我給她退團呢!

第二天我跟同修講晚上做的夢,同修說可以給她退,就幫她在網站做了三退。當天夜裡我又做了個夢:我起床要上衛生間,下床沒走幾步,就見她面對面跪在我面前,兩掌伏地,頭點地恭恭敬敬地給我磕了一個頭,一閃就沒了。

醒來我心裡想:應該感謝師父,是師父教我們救人的,包括已去世的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故事3:三位保姆的故事

過大年前後我與照顧老母親的保姆一起生活一段時間。為照顧母親,我們曾經請過三位保姆,這三位保姆來後有一個共同點:來時對大法有很深的誤解,不久就轉變為贊同、支持大法,其中一位還開始學法了。

年前這位保姆信過基督教,後改信佛。來到母親家看到我學法煉功,就默默地觀察。後來她告訴我:她的丈夫聽說我們家有人煉法輪功,想起電視上說的「煉法輪功自焚,殺人……」就非常擔心她的安全,讓她馬上離開我母親家。保姆用她看到感受到的告訴她丈夫:「煉法輪功的人非常善良,他們信的是佛法,是難找的好人!在她們家我睡覺都踏實,她家最安全。」並對我說:「到你們家我才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這麼好!以前電視說的都是假的,是造謠陷害法輪功。」但被惡黨媒體迷惑的家人還是擔心她的安全,可見邪黨對法輪大法的栽贓陷害有多厲害!

保姆不知不覺和我更親近了,我也經常把《明慧周報》和真相小冊子讓保姆拿回家看。得知邪黨活摘大法弟子器官時她氣憤地說:「太壞了,老天會懲罰他們的!姐,我能為你們做點什麼?」

通過她,她的家人漸漸的都明白了真相,她有時還故意問丈夫:「你怎麼總說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丈夫笑著回答:「不是你告訴我的嘛!」她自豪的跟我說:「姐,你看,我也跟你學著講真相了。」我讚揚鼓勵她:「你真了不起!這就是救人!」

她的兒子、兒媳和哥嫂等親朋好友都退出了邪黨組織,相信救命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和我九十歲老母親常常一起念九字真言,大力支持我做三件事,讓我放心家裡的一切,只管出去講真相救人。平時她上街買菜花錢都要花真相幣,說是救人,做善事。

這位明真相行善舉的保姆因兒媳生孫子急需她回家照顧,只好不情願的離開了母親家。

母親又請了一位保姆。這位保姆剛到母親家,就趕上邪黨將隱瞞的武漢肺炎爆發的消息公開之時,到處封城封路,保姆焦慮萬分,恐懼的不知躲藏在哪裡才安全,整天滿屋子消毒,一會兒用酒精,一會兒用84消毒液,結果把自己的手都弄紅腫了。她不敢出門,也不准我出門,說她有兒有女可不能被傳染上。

我安慰她:「這瘟疫是有眼睛的,是有目標而來的,你能到我家咱們緣份大,瘟疫不會沖你來,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保你平安!」保姆疑惑的問:「能行嗎?你也信法輪功?你是有學問的人怎麼信那個?」接著說了一些不明真相的話,還說她信基督教,她的神在她危難時會救她。

那時我在家上班,生活上儘量的關照她,讓她儘快的適應我母親家的環境。她滿足的說:「一直在醫院做護工,累的身體不行了,到你家享福來了。」我煉功時,她就回自己房間禱告;我給母親讀大法書《轉法輪》時,她也悄悄的聽,讓她和我們一起讀書,才知道她不識字。我給她講了不認字的老人修煉大法後都能通讀大法書等一些美好神奇的事,並告訴她大法教人「真、善、忍」,不是她說的那樣,她是被中共的廣播、電視造假宣傳騙了。

看得出來我說的話她不反感了,但還是半信半疑。

這位保姆會時不時的搞出點我意想不到的小事,如,把雞蛋黃給我母親吃,蛋白她自己吃,我就好奇的問她:「你是覺的蛋黃有營養給我媽吃?」我建議她還是蛋黃蛋白都吃才好,她自己只吃蛋白營養不全。喜歡吃雞蛋咱們就多買。看她有些尷尬,我心想她這麼做的本意可能和我想的不一樣,不要再說了,免得傷她的自尊。一天,她告訴我香油快沒了。我問不是剛剛買回兩瓶嗎?保姆說她喝了。我才想起來有朋友說把香油倒鼻子裡可防病毒,保姆喝香油可能是這個意思吧。於是我就特意買了兩大瓶回來,保證她有香油喝。一次我怎麼也找不到剪刀了,原來是她做噩夢,害怕病毒而把剪刀放在她的枕頭下面了。

她活的多苦多累啊,真可憐!

我望著窗外被封閉的空蕩蕩的社區,心想不能這樣困在屋裡,一定要走出家門尋找救度有緣人,不能讓中共病毒奪走更多人的生命。
離開我家的那位保姆給我來電話說:「姐,我想起你告訴我的話,這大瘟疫真來了!我們家人都知道大法能救人,『九字真言』能救人,『三退』保平安,我就願意和你在一起,最安全了!什麼瘟疫也不怕!我好想你啊!」我告訴她:「你一定要把救人的辦法告訴你的親朋好友,你功德無量啊!」她告訴我她已經在做了,還談到了應該儲存一些米和菜的事。

我感到非常欣慰!那位保姆真正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在這大瘟疫泛濫之時她也在救人哪!我從內心感謝師父救了她,還讓她也知道救人!

沒注意到保姆在身邊聽我們的對話,她突然大聲對我說:「你對別人都好,咱家還沒買米、面呢!」去買米麵不會讓保姆感到不安,正好利用這機會救人。我對她說:「現在幾乎沒有開門的商店,我得慢慢去找,回來可能要晚些。」

路上靜靜的,連個人影都沒有,巧的是沒走多遠一家小店的門半掩著,我走進去買了米麵等東西。給年輕的店員輕鬆講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店員打電話把她的老父親叫過來,幫我把東西送回家,回家路上老人也明白了三退能得救,老人家含著淚說:「這時候你能告訴我這些,你是大好人,是大善人哪!」

因為小店離家近又有老人幫助拿東西,很快就回家了。剛到樓下看到保姆穿戴整齊匆匆忙忙和我走了個對面,我吃驚的問她:「發生了什麼事?你要到哪去?」她支吾了好一會說:「要出去買藥,不去了!不去了!」急忙接過老人手裡的東西一起上樓了。

按照和保姆簽訂的合同,她這樣做是違規的,當時我倒沒有想這些,只想:「她是哪不舒服了,要不然不會把老母親一個人丟在家裡去買藥的。」進家後我沒有追問她為什麼這樣做,相反態度和藹的問她哪不舒服了?要買什麼藥?她不好意思的說是感冒藥。我問她感冒了嗎?她說她經常感冒,怕沒藥吃。我自己從修煉法輪大法至今二十二年,根本用不著藥,對藥很陌生,當時特意記下了她要的藥名。想到保姆老是在樓上呆著會發悶,就勸她出去走走吧,怕傳染就戴好口罩,心裡念『九字真言』就安全了,並送給她進口的口罩。

我又特意去藥店買了她要的那種感冒藥給了她,給藥店的小姑娘講了真相,小姑娘退出了加入過的邪黨組織。

在給保姆藥時我對她說:「是藥就有毒,特別是西藥,對你的身體有害,還是少吃吧!」她感動的說謝謝我,說她自己做錯了,家裡沒別人讓老人自己在家怎麼行,她再也不離開老人了。還感動地說:「姐姐,你心真善,煉功煉的好看又年輕。」

有位親戚弟弟住院了,我要去醫院看他幫幫他。保姆一聽這個時候還敢去醫院?堅決反對。她大概也覺的自己這樣有點過份,又說我可以去但不能直接回到母親家住,什麼時候她允許了我才能回來,要求我回我家後要用84消毒、換衣服,我答應一一照她說的辦。

我從醫院回來時,她面沉似水,躲開我一個勁的打消毒液,還說她不幹了,馬上走,有家有口的她可不能被傳染上病毒!還打電話給親戚告狀,說我如何如何。見她這麼害怕我,我就又戴上口罩,主動和她保持距離,對她表示理解,也正式對她說:「你如果真想離開,我就給你結帳,你想好了,如果現在你還不想走,明天我們再談。」

第二天她主動對我說:「姐姐,我想了,你修大法真了不起,為了一個親戚弟弟敢去醫院那地方,你就不害怕?你都是為別人好,不想你自己,我真佩服!我信基督教,說是大難時神會來救我,可我心裡還是沒底,總是害怕。你去醫院我嚇的睡不著覺!今天我好像膽子變大了,我不走了。」

於是我又告訴她那病毒是有眼睛的,你沒入過邪黨的任何組織就不用怕,你就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病毒就不敢到你面前來。還給她講了強大的古羅馬帝國毀於大瘟疫的歷史教訓。講述了在醫院做手術弟弟雇用的護工的妻子和她信的教一樣,現在夫妻倆都明白真相三退了。弟弟的護工說謝謝我,我說咱們一起謝謝大法師父吧!他雙手合十:「謝謝師父!」我對保姆說,你可以打電話問問這個護工,他就是你介紹來的那位。給弟弟做手術的大夫也在看真相資料。

她似乎聽明白了,頻頻點頭。老母親也告訴她:「你不要怕,有大法師父保護你!」保姆眼淚快流下來了:「姐姐,你聽到嗎?你媽告訴我別害怕,大法師父保護我!謝謝師父啊!」

一次她從兒子家回來嗓子說話沙啞,時不時的乾咳,還有些發燒,她一個勁解釋說不是武漢肺炎,還攥上拳頭恐懼的喊:「武漢加油!」看著她被中共邪黨的謊言毒害得那麼痛苦,我真為她難過,有多少成千上萬的眾生像這位保姆一樣,面對邪黨禍亂加給他們的劫難,心裡害怕不知死了多少人?怕的不知怎麼辦,還稀裡糊塗的跟著喊:「加油!」

我又一次安慰她:「不要再聽假新聞了,是中共掩蓋了疫情才造成這場大災難的。那病毒是要命的!可你抓不著,看不到!你怎麼加油?怎麼戰勝它?你就真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天念,你全身都充滿正能量,病毒它不敢接近你,一到你周圍就被銷毀了,病毒哪敢在你這停留!你的一切都會變好的。」她連連點頭說:「好好,我念。」

她真的誠心的念,還大聲領著我母親一起念。回來過了一天後她就不發燒了,夜裡也只是偶爾咳嗽一兩聲。她高興的告訴我她不發燒了,咳嗽是老毛病,已經是最輕的了。我說:「你繼續念那九個字,你的老毛病就徹底好了。」她怔怔的看著我,一會說:「我明白了,你不是普通人,不是凡人,是幹大事的人!我聽你的了,我把我交給你,你把你媽交給我(照顧)。你出去忙你的重要大事去吧!」
保姆終於明白了九字真言的意義和價值!她的這幾句話,差點讓我的眼淚流下來。

看著她對老母親照顧的越來越細緻,她也不那樣恐懼了,有時還提醒我:「你什麼都好,就是有點急,不得聽師父的話忍嗎?」她時常忘了自己禱告卻到我發正念的時間來喊我:「發正念的時間到了,別忙了,發正念!」

這位保姆因有事現在也離開了母親家,和我分別時硬是拉著我到她家吃飯,發自內心的說:「你對我是最好的,咱們要像親姐妹一樣相處,以後你媽需要我,少給工資我也去你家。其實在你家我像是在養老。到你家我才知道法輪功好!你有大法有師父一點不怕瘟疫!我信的不如你信的,還是大法最好!我會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

之後又一位保姆來到我母親家。保姆一來就說:「病毒是美國傳染到咱們國家的,現在國外瘟疫最厲害,國內安全了。」她還說些感謝中共邪黨給她發放退休勞保工資等等的話。中共邪黨就這麼害人,把人的思維搞亂了,讓她把愛國混同愛邪黨,她對大法不是直接反對,而是覺的各有各的理。

看我學煉法輪大法她高興的問:「是法輪功嗎?你的師父是李洪志嗎?」我說:「對啊!」這位保姆挺高興,告訴我,來我家之前在另外一個城市她照顧的阿姨也是煉法輪功的。那位阿姨年齡比我母親還大,九十二歲了,摔了一跤股骨頭粉碎性骨折。兒女們孝順,非要給她做手術不可,術後醫生和家人怕恢復不好,讓保姆看著不讓老人煉功。可那老阿姨就是煉,蓋上被子偷偷煉,打坐一坐就是兩個來小時。一個月的時間就站起來了,恢復得很好,生活都能自理了,醫生都說:「真神奇!」

她說,這位老阿姨二十多年前參加過師父傳法班,還見過師父哪!她一身病煉法輪功都好了,她的女兒開車送她到學法小組學法,老太太現在可精神了。她的姑娘、兒子都退休了,到她身邊陪她,都支持她修大法。

保姆和煉法輪大法的老阿姨在一起,見證了大法神奇,親身感受到了修大法的人真誠、善良、忍讓的美德。

我給保姆看了《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書,及《魔鬼在統治著我們這個世界》的視頻。很快她就轉變了觀念,明白了愛國不是愛邪黨;勞保工資是自己付出的勞動所得,邪黨一不做工二不務農,它是在強取豪奪百姓的血汗。發源於武漢的疫情告訴全世界的人:誰相信它,誰給邪黨站隊誰就遭難,就會被淘汰。

現在老母親、保姆和我三人組成一個學法小組。保姆說,到我母親身邊和我們一起學煉大法是老天給予她的大福份。有人給她做過「三退」,當時是退了,但不好意思多問為什麼三退能保平安,現在真明白了,也明白為什麼真心念「九字真言」病毒不敢靠近,人們不論生活在哪兒,這是避開瘟疫的最好靈丹妙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擴散全球,她表示要把得救的靈丹妙藥儘快告訴親人們。

這是我家請的三位保姆的故事。

願全世界受邪黨蒙蔽的民眾早日清醒遠離邪黨,認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而走出劫難,得到大法的救度!

故事4:念法輪大法好 醫院不治的姐夫康復了

我姐夫今年七十二歲,現在身體非常健康,能吃能喝,還能幹擔糞種地等重活,可去年,他可不是這樣。那時,他已經瀕臨死亡,他的兒女已經給他買好墓地了,從事喪葬「一條龍」服務的人也聯繫好了,就等著他咽氣了。誰也沒想到,醫院宣布只能活十多天的他,卻在二十多天後完全康復了。是誰有這樣妙手回春的神奇醫術?請聽我細細道來。

姐夫的堂弟曾經在我們縣當了十多年的縣委書記,姐夫也受其影響,受共產邪黨的欺騙宣傳毒害很深,對共產邪黨非常認同。我給他講共產邪黨這七十年來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罪惡,他不以為然。我給他講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關鍵時刻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他半信半疑。再加上他一向身體很好,生活也比較順利,他對我的話更沒往心裡去。

可沒想到天有不測風雲,去年,他一下子得了很嚴重的腦血栓,並伴隨有多器官衰竭,在縣醫院花了不少錢,才搶救過來。在醫院,姐夫做了一系列手術後,主治醫生對外甥說:「你爸爸的病沒救了,我們醫院已經盡力了,他最多還能活二十天。再在醫院住下去,也是花冤枉錢,乾脆你們接回去,準備後事吧。」

接回家後,因為姐夫的子女工作都很忙,沒有時間照顧他,就把他送到鎮上的一家收費很貴的私人養老院請人照顧他,每月四千多。在養老院,姐夫已經是大小便失禁,整天躺在床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意識也越來越模糊。他面如死灰,全身無力,吃不下飯,靠輸液維持生命。他的家人趕緊給他買墓地、購置壽衣等喪事用品,同時請好了喪事一條龍服務,就等他咽氣。

恰好,姐夫有一個高中同學也是法輪功學員,他得到消息後,立即趕到養老院。他先遞給姐夫幾百元,作為看望他的禮金,但姐夫連伸手接錢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還有一絲微弱的意識。

他同學對他說:「趕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不出聲來,就在心裡念,要不停的念。只有法輪大法才能救你的命。」

在即將走向生命終點的姐夫,過去一直對這九字真言的威力半信半疑,在現代醫學已經無能為力的情況下,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念了後,當時就感覺好些了。一個星期後,他能下床坐輪椅了。再過幾天後,他能扶著牆自己上廁所了。又過了幾天,他能拄著拐杖走路了。隨後,他就扔掉拐杖,自己走路了,和正常人一樣行動自如了。他要求子女把他接回家去。

回家後,他不但能吃能喝,還能種地干農活,擔百多斤的糞也不感覺吃力。現在他早已聲明退出共產邪黨的一切組織,並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救了他的命,給了他第二次生命。

故事5:煤鏟打過的傷疤不見了

在邪黨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實質是人禍)的一年秋後,那年我九歲,我大妹餓的趴在地上都不會動了。我媽晚飯煮了點紅薯和紅蘿蔔,給我盛了兩塊紅蘿蔔,不讓我吃紅薯。我媽說大妹快餓死了,只讓她一個人吃紅薯。那時我也餓的受不了,嚷嚷著非要吃紅薯,我媽急了,拿起一個煤鏟照我頭頂來了一下,當時就血流滿面,我媽抓起一把食用粉把血止住,我也不敢說話了。後來我的頭頂一直很難受。

修煉大法後的二零一二年春天,有一天我在床上躺著感覺頭上有些異常,好像離頭半米遠的地方有個東西照著頭頂吸。第二天梳頭時,一摸頭頂全是小膿包,卻不痛也不癢。第三天小膿包破了,流出來的水把頭髮全粘住了。我把頭洗了洗,頭上什麼都沒有了,傷疤也不見了。從那以後,我的頭不難受了,頭腦感覺也清涼了,也有智慧了,也敢說話了。

是師父給我調整和淨化了身體,我衷心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一定信師信法,努力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