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配合好 救人力度大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11月01日】

二零一九年,我來到了多倫多。來到這裡,我融入大法弟子這個整體,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到Queen’s Park、中領館、尼亞加拉大瀑布、退黨平台等幾個真相景點去講真相,我很快就適應了這裡的修煉環境。

今天我就主要交流一下在三個景點講真相的一點體會。

一、在退黨平台講真相

我來唐人街退黨平台講真相已經三個年頭了,記得我第一次去退黨平台的那一天,一眼就看到了真相車展板上的大法輪圖形,我站在那裡,感覺非常舒服。一位同修給我講,退黨平台那輛真相車是怎麼來到唐人街的:原來這輛真相車是在Finch 組裝的,組裝好後,是幾個同修推著真相車,放著普度音樂,一步一步從北邊的Finch推到唐人街比較繁華的路口,一年四季同修們推著這真相車在唐人街講真相、勸人退出黨、團、隊,這部真相車經歷了十七年的風風雨雨,現在仍然很好。我聽到這個故事很感動,同時我也感到退黨平台這個位置非常重要。

退黨平台是邪惡又恨又怕的地方,我們在那裡講真相也不是一帆風順的,來自各方面的干擾很大,最明顯的就是來自一位華人,一個所謂的基督徒的干擾,他每天都在那裡拿著話筒,又喊又叫,我和他溝通過,他態度很好,只是依然還是我行我素。我們堅持發正念,不斷的播放《普度》、《濟世》的音樂。

有一天,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那位基督徒正在那裡拿著話筒大喊、大叫,突然,來了一位陌生人,嚴厲的指責他,拿起他們的袋子扔到馬路中間,任過往的車輛碾軋,我站在平台車旁看著這一幕,回頭再看那位陌生人早已不見了。他從哪裡來,又到哪裡去?是一個謎。從此以後,沒有看到那些人來干擾。

我悟到: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幫助我們,不允許那些人再來干擾我們救人了。

唐人街這個旅遊景點,不管是平時,還是逢年過節,來自中國的遊客很多,無論是留學的、還是訪友的,他們路過退黨平台時大部份人都要看看真相車、六塊真相大展板和真相橫幅。

有一次,我和同修正在發傳單,突然看見一位華人先生,急匆匆的朝我們的真相車走來,看著真相車上放著的「結束中共」(End CCP)的徵簽板,問我說:「是在這裡退嗎?我是來這裡旅遊的,我要退,退出中共組織,是在這裡簽字嗎?」我拿出一張空白紙遞給他說:「請您在這裡寫吧,退出邪黨組織,抹去獸印,不當它的替罪羊!」他又說:「我早就知道它們壞了!太壞了!我親眼看到它們連老太太都打,人家在那裡煉法輪功,他們不讓煉,過去就打,太壞了!真是沒有一點人性啊!過去我加入過少先隊,我今天要退出來!」他在紙上工工整整的寫上:「退出少先隊!天滅中共!」然後簽上自己的姓名,真名退出邪黨組織。

還有一次,我正在低頭換三退人數掛版上的數字,同修對我說:有兩個中國人看展板,我抬頭一看,有兩位華人女士,正在看《危難時刻:一念之間的奇蹟》那塊大展板,我走過去和她們打招呼,其中一位女士指著展板上的一句話問我: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這個人咳嗽、發燒,一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退燒了?我告訴她們:法輪大法是佛法!真、善、忍是宇宙特性,「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九字真言,是躲過瘟疫的秘訣!誠心敬念這九字真言時,就能調動宇宙中正能量和身體溝通,淨化身體、驅走病邪,得到神佛的護佑。

兩個人聽後笑眯眯的,我又告訴她們:如果你們過去加入過黨、團、隊就趕快退出來。為什麼要退呢?生活在中國,剛上學,它們就讓你加入少先隊,就讓你宣誓:把生命交給它,為它奮鬥一生,長大後它又讓你入團、入黨,再次發誓把生命交給它,為它奮鬥一生,你們不知道發的都是毒誓,這個毒誓是要兌現的,中共病毒,把人的生命奪走,人們可能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因為人們曾發誓把生命獻給它,為它奮鬥一生、獻出生命。現在趕快退出來吧,入過什麼就退什麼,退出來才有美好的未來,擺脫它的魔抓、保住自己的生命。

兩位女士明白了為什麼要退出來,其中一位說:我已經退過了,也是你們的人幫我退的,說著就指著另一位女士說:她還沒退,就讓她退吧。那位女士爽快的答應退出少先隊、共青團,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我又指著另一塊展板,告訴她們:「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中共栽贓、抹黑法輪功的,修煉法輪功的人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不殺生,更不會自殺。中共不讓人做好人,打壓、抹黑法輪功,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謀取暴力,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你們要看看《九評共產黨》就更明白它是什麼東西了,我建議你們在上網看看《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充分了解一下共產黨。兩位女士明真相後,拿著傳單高興的走了。

我知道,慈悲的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把有緣人帶到我們面前聽真相、三退保命。

在退黨平台值班很快樂,大家配合很默契。

今年一月,下了兩場大雪,最低氣溫在零下20度左右,下大雪、路又滑,路上沒有人,退黨平台只能停兩天值班,一月二十日是星期四,氣溫很低,大概是零下15度左右,我們恢復正常值班,我是值第二個班兩點半至四點,那天沒有下雪,因為氣溫很低,還颳風,凍手、凍腳,我在家裡坐不住,不知道我們值班的地上有沒有人撒鹽或鏟雪,一點半左右,我就從值班的庫房拿著推雪板和鐵鍬來到了值班地點,一看我們平時放真相車的地方和顧客放自行車的地方覆蓋著厚厚的白雪,值第一班的兩個同修見到我來了,都笑著說:這麼早你就來了。我說:我想早來一會兒,把我們值班地方的雪鏟乾淨。剛說完,這兩位同修立即從我手中拿走推板和鐵鍬,推的推,鏟的鏟,幹得非常賣力,我很感動,看到這情景,忍不住拿出手機錄下了幾段珍貴的視頻,看著視頻的畫面,我說:大法弟子太棒了!

第二天下午,我又去替班,這個班就我一個人,我站在平台車旁發真相資料,這時,餵鴿子的人手裡捧著包大米,笑著走過來和我打招呼。我指著真相車上的畫面問他:「知道三退這件事嗎?」他說:「我早就退了,也簽過字了。」我說:「那就好!」他又說:「共產黨太壞了!他們都把子女送到國外……」我為他明真相高興。

他看著我們講真相的地方沒有雪,挺寬敞,他抓起大米就撒在我們真相車旁邊的地上說:「讓鴿子陪伴你吧!」瞬間,從四面八方呼啦啦的飛過來一群鴿子,吃地上的大米。鴿子吃完大米後飛走了,地上留下了一些髒東西,我看著這一切,心想:什麼都不是偶然的,他為什麼會這樣呢?是不是我們哪裡沒有做好?太自私了?只考慮我們自己,沒有考慮別人呢?

師父早就告訴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1]「處處考慮別人」[1]。

可是我們卻只考慮了自己,沒有替別人考慮,如果我們把他們門前的雪給剷除一條路來,也許他就不會這樣做了。我們這個退黨平台是邪惡最害怕的地方,也是邪惡虎視眈眈抓住縫隙就鑽空子的地方,我們是修煉人,不和常人一樣的地方在哪裡呢?

星期天,我又去替班,那天也是零下十幾度,凍手、凍腳,同修們照常來到退黨平台值班,我提前一個小時到庫房拿鐵鍬和推雪板來到平台值班的地方,我和值第一班的兩位說明我的來意,我們三個人爭著搶工具鏟雪,瞬間這兩位同修拿著工具推的推、鏟的鏟。我非常感動:我們退黨平台就是配合默契的整體!

在極寒天氣,我們一起把真相車和真相展板後面剷出一條小路,剷出這條小路最重要的目地是:讓過往的行人能看到我們的真相展板,另一個目地就是:給取報紙的人、餵鴿子的人和停自行車的人提供方便。因為那天是周末,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很多路過那裡的人看到我們鏟雪,笑著向我們豎起了大拇指,也有路過那裡的人說:「你們幹的好!」為了避免來往的行人摔倒,我們也把紅綠燈路口處的冰雪打掃乾淨,我們在鏟雪時,來來往往的人們都在看我們,一位西人女士站在路口等綠燈,很激動看著我們說:謝謝、謝謝!

我們的一舉一動,人們都看在眼裡。從那天起,餵鴿子的人再也沒有來我們講真相的地方餵鴿子。

每當我站在真相車旁講真相、證實法時,都有一種很神聖的感覺,尤其是我看到明真相的人路過我們這裡向我們豎起大拇指,或者說「加油!」時,那種神聖的感覺更加明顯。

二、在市政廳廣場與同修一起配合講真相

今年四月份一天,協調人約我一起來到市政廳,告訴我:「在這裡講真相、拉橫幅的同修要上班去了,希望能有同修配合一下。」讓我和另外一位同修一起來協調這裡講真相的事,我想:我已經在退黨平台協調了,再協調這裡,擔心自己做不好。

可是,當我看到有很多的遊客來到這裡旅遊、拍照,他們來自世界各地,這又是一個講真相的好地方,沒想太多,我就答應做協調,開始安排同修一週七天的值班,在市政廳廣場和幾位同修互相配合,拉起了很醒目的「法輪大法好」和「世界需要真善忍」的大橫幅,路過那裡的遊客,都要看一看那兩條非常醒目的大橫幅,我們每天都有同修在那裡煉功,展示功法,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每天去的一組同修手裡都有兩條自己備好的大橫幅,保證我們在那裡煉功、掛橫幅、講真相不間斷,每天到那裡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發正念。

一天大概下午一點半左右,一位英語好的男同修在別的真相點值完班後也來到了市政廳廣場。下午兩點左右,來了一位男士,走到我們的後面,一把抓住「世界需要真善忍」那個橫幅往下拉,一邊扯橫幅,還一邊說:「這裡是講英語的國家。」這時,男同修走到他面前擋著橫幅,不想讓他靠近,沒想到:他一把抓住男同修,動作很熟練的一隻手把他按在走廊上面的水泥牆上,另一隻手迅速跟上要掐同修的脖子,看到這情景,我就喊:「師父!」同時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驅走正在行兇的壞人!那人立刻放手。

可是他還是不甘心,又朝「法輪大法好」那個橫幅走去,一把抓住那個橫幅,把橫幅的底邊扯下來了。壞人的行為令遊客震怒,一位遊客大聲的譴責這位壞人,壞人嚇跑了。

我們繼續掛橫幅、講真相,同修們每天都堅守著這個救人的景點,救人的心很坦然,因為我們有師在,有法在,一正壓百邪!邪惡再猖狂,也動搖不了我們救人的心!

來市政廳旅遊的遊客很多,他們都喜歡在那裡拍照、留影。遊客看到我們打坐、煉功,有豎一個大拇指的、也有豎起兩個大拇指的、有喜歡聽煉功音樂的、有了解真相的、還有來學功的。在橫幅旁有免費取閱的真相資料、小蓮花和徵簽版。遊客都是自己拿資料、簽字、拿小蓮花。在我的手機裡留下了很多珍貴的圖片和視頻。

有一天,市政廳廣場有活動,來了很多人,我們依然掛著那兩條大橫幅,我們剛把橫幅掛好,走過來一位先生,胸前掛著胸牌,好像是在大樓裡上班的工作人員,他笑呵呵的豎起大拇指用中文說:「加油!共產黨太壞了!」我也豎著大拇指說:「你真棒!」

眾生在覺醒,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把有緣人帶到我們面前鼓勵我們, 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我們只是動動嘴、跑跑腿而已。

三、在大瀑布景點和同修一起講真相

加拿大尼亞加拉大瀑布吸引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也是我們講真相的好地方。

我隨著周一團隊,三年來每周去一次大瀑布,一路上,我們背誦《論語》,聽師父講法錄音,我們在大瀑布公園煉功、展示功法,非常開心,用我掌握不多的這點兒英語在那裡發傳單、講真相,每次收穫都很大。每一批要學功的人都是來自不同的國家,我們每天接觸的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

有一次,同修正在大瀑布公園裡打坐煉功,我發傳單,一位先生接過傳單問我:「我們有很多人想學習打坐,你可以教我嗎?」我說:「可以。」我沒有問他是從哪個國家來的,他說的都是英語,他們一行七人到大瀑布旅遊,看到我們在公園裡打坐煉功,很感興趣。

離開時那位先生說:我們可以和你一起拍一張照片嗎?我說:「可以。」於是他們七個人排成一隊,把最中間的位置留出來,讓我站在那裡,他們對大法弟子的尊重,讓我很感動。那張照片我們笑的非常開心。

我知道:這是師父把善良的有緣人帶到我們面前,聽真相、學功的。

每周一次去大瀑布,留下了很多精彩的故事。

有一次我站在那裡發傳單,看著來來往往的遊客,我發自內心的高興,和遊客打招呼,遊客也和我微笑、打招呼、接傳單,那天,我站在那裡感到心很靜,什麼也不想,熱情的和遊客打招呼,他們就像我的親人一樣,他們三三倆倆的在徵簽版上簽字,突然有三個人笑著站在我的面前,他們接過傳單,在徵簽板上簽字後,我送他們每人一朵小蓮花,其中一位年輕的女士的說:「這小蓮花真漂亮。」他們笑的非常開心,看到他們開心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我掉下了眼淚,好像他們就是我過去的親人一樣,在這危難時刻找到了真相,我為他們高興而落淚!他們看著我,不想離開,我告訴他們:你們今天很幸運,祝你們好運!他們說:「你也一樣。」說完高高興興的離開了。這段記憶,深深的留在我的腦海裡。

今年,我們又去了尼亞加拉大瀑布,我們每次面對的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也許這一生就只見這一次面,我們都很珍惜這機緣。見到遊客先打一聲招呼,把傳單送到遊客手中,我們在那裡教功、講真相,很充實、也快樂。

今年和往年不同的是:每一組去大瀑布的同修,都要備好大橫幅、橫幅杆、打坐墊子、徵簽版、蓮花等必須帶的一些東西,一般情況下,每天一輛車,五~七人,也有的時候一天去兩輛車,人多救人力度大。

救人力度大的景點也會有干擾。有一次,我們去大瀑布,剛掛好橫幅,警車就來了,從車上下來兩個警察,他們說:「有人舉報你們,你們把橫幅摘下來吧,我們也沒有辦法。」這裡的警察很善良,我們也很聽話,立即取下了剛掛好的橫幅,把資料和小蓮花、徵簽板都放在公園隔離墩的石頭上,我們在公園裡煉功,看到遊客自己走過來簽字,拿傳單和小蓮花,最多的一次是六個人排隊簽字。看到這一幕,我們幾個同修都感到很神奇。我們心裡更清楚,只要我們救人的心純淨,師父就會把有緣人帶過來了解真相、得救。

師父說:「問題的出現就是講真相的機會。」[2]這裡的警察和大陸的警察完全不一樣,幾位英語好的同修多次去警察局給警察講真相,和我們在大瀑布見過面的警察對我們這些修煉人了解的越來越多,他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只是在有人舉報的情況下跑一跑而已。

大瀑布是世界級旅遊景點,每年都吸引大量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我們在那裡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每天都有很多人明白法輪功是什麼,吸引很多來學功、了解真相的人,也有的華人路過那裡,當場就辦理了「三退」。但最近干擾很大。

修煉人遇到什麼事情都要向內找,首先找我自己哪些地方做得不好,有沒有歡喜心,每次在去大瀑布返回的路上,我都有一種為明真相的人高興,其實在我的內心深處深挖一下,也潛在的存在著歡喜心,這個心是要去掉的。

找到了這顆不好的心,我就嚴格的要求自己,多學法、發正念,不斷的排斥它、不要它,用平靜的心去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2022年加拿大法會修煉心得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