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劇本:《沙塵暴》(全文)

文/麥克・麥洪恩 譯文/黃安琪


【正見網2004年07月15日】

1.黑幕

螢幕漸漸變白並顯示:

「法輪大法(亦稱法輪功)是一門基於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古老身心修煉功法。

法輪大法1992年在中國公開傳出,之後通過口耳相傳的方式迅速傳播開來。1998年底,中國政府的一項調查報告顯示有七千萬至一億中國人在修煉法輪大法。調查結果出來後的幾個月內,中國前國家主席公開禁止該功法,並成立了臭名昭著的旨在徹底剷除法輪大法的「610辦公室」。」

字幕淡出,然後螢幕漸漸變亮。

2. 室外:沙漠

沙子以半慢動作吹過沙丘。透過沙子,天空呈現淺黃色。保持畫面並顯示以下字幕:

「遠古流傳下來的史料和經書中記載了人類文明在道德出現極度敗壞時經歷過的種種災難。這些紀錄描述了當人類和他們的領袖們喪失人類善良的本性和尊嚴時,毀滅性的自然和人為災難是如何迅速的結束了他們生存的社會。這些事件都是存在因果關係的。它們作為永恆宇宙法理的展現被寫入歷史。」

螢幕漸漸變黑,畫面變成:

3. 室內:何的臥室,白天

畫面慢慢由黑變亮。從黑暗的臥室裡關閉的窗簾縫裡透出昏黃色的燈光。我們可以聽到外面的風聲。兩個人躺在被子下。一個男人,何天應,在床沿邊坐起,穿著齊整。過了一會,他的妻子,彤眸,在被子下開口了,聲音平淡而虛弱。

彤眸:幾點了?
何天應拿起一個鬧鐘。在微弱的光線中他眯起眼。
何天應:七點半,早上。
彤眸:天怎麼樣了?

何天應走到窗前,微微拉開窗簾往外看。我們從外面的黃光中看到他的臉。何天應表情疲憊,目光中似乎在尋找什麼。

何天應:滿天黃沙,看不到太陽。

(稍停,轉向床的方向)

現在感覺怎麼樣?
彤眸:頭越來越痛了。我的眼睛開始發花了。
何天應:我要能出去,我就去給你買點藥。(稍停)你要吃點東西嗎?
彤眸:就想喝水。
何天應:試著吃點東西。
彤眸:想到吃的我就噁心。

何天應出了臥室。

4. 室內,何的客廳,白天

他走進客廳,走到牆上的開關前撥動開關,沒有任何反應。他抓起電話聽,然後又掛上。他打開手機,又掛上。

5. 室內,何的廚房,白天

我們跟著何天應走進廚房,從窗外依稀透進的一點黃光照著廚房。何擰開水池龍頭。

(水龍頭的特寫)一股很細的水流流出來。何天應把龍頭打得更大些,可是水壓並沒有增加。他很快的關上龍頭。他環顧廚房。我們從他的視線中看到:

柜子和地上擺滿了無數的裝滿水的罐子,玻璃杯和茶杯。

他拉開櫥櫃往裡看。我們看到幾包麵條,一點罐頭食品,餅乾,半袋米等。夠兩個人吃幾天的。

他打開冰箱門。裡面沒有燈,冰箱也快空了。他拿出一個罐子打開,食物腐爛的氣味嗆得他作嘔。他關上罐子把它放回冰箱,關上門。他從柜子上拿起一杯水走出廚房。

鏡頭切換到:

6. 室內,何的客廳,白天

何天應端著水從廚房走進客廳,他吃驚的停住腳步

鏡頭切換到:

彤眸站在客廳裡打量著房間。她原本是個漂亮的女人,但現在看來很消瘦,因為沒有胰島素,她呈現出一副病態。客廳裡只有幾件家具。地板中間是一口鍋,旁邊堆放著一些家具碎片。她看著他。

彤眸:家裡好空啊。
何天應:都叫我燒火做飯了。
彤眸:我是說玫玫,沒了她家裡一點生氣也沒有。

他遞給她柜子上放的一杯水。她接過來開始喝。

何天應:我給你做點吃的吧。
彤眸拿起一張他們倆和十歲大的女兒玫玫的全家福,凝視著照片。
彤眸:過了多少天了?
何天應:十二天了吧。

過了一會兒,彤眸開始哭。何天應笨手笨腳的安慰他的妻子。
何天應(細聲的)別哭 別哭(稍停)我們回床上吧
他牽著她回到臥室,她手裡拿著那張全家福。

7. 室內,何的臥房,白天

何天應把妻子扶上床。
彤眸:怎麼會這樣呢……怎麼會這樣呢?
何天應:別哭 別哭 快睡吧……

他給她蓋上被子,她開始平靜下來。他拿起全家福看著,沉思。鏡頭特寫照片中他們的女兒。

(螢幕外)我們聽到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螢幕外)爸爸,你這次可不能再遲到了。

鏡頭切換到:

8.倒敘:室內,何的洗手間/客廳,早晨

何天應正對著鏡子,用一把電動剃鬚刀刮鬍子。何的一家正在匆匆忙忙準備上班和上學。何天應十歲的女兒,玫玫,站在何的前面一邊刷牙一邊和他說話。

玫玫:今天是我的演奏會,我可不能遲到。

何天應:我知道了。

玫玫:你上兩個星期都遲到了。

何天應:我知道了,知道了。

彤眸:(鏡頭外)玫玫,上學要遲到了!

玫玫:知道了!

她漱了漱口,迅速出了洗手間。

彤眸:(鏡頭外)你上班要遲到了!

何天應:我知道了,知道了。

他出了洗手間。我們跟著他走進客廳,他穿上西裝。彤眸拿著他的午餐等著。

彤眸:你今天等玫玫了?放學了要送她去鋼琴演奏會。

何天應:我怎麼會忘呢?

彤眸:你上兩個星期都晚了。

何天應:是嗎?

玫玫背著書包走過來。彤眸把午餐裝進她的書包。

彤眸:(對玫玫)廣播說了沙塵暴可能要惡化呢,小心點。
玫玫:好的,再見了。

玫玫走了,何天應打開公文包放了一些文件進去。

彤眸:你的領帶呢?

何天應:領帶?

彤眸:你參加演奏會要打領帶。

何天應:(看著身上穿的衣服)這有什麼不可以的?

彤眸:我們得看起來體面點。

何天應:這很體面啊。

她走出房間,進了臥室,一邊走一邊說。

彤眸:人家孩子的家長也要帶孩子去的。我們可不能給孩子丟臉。

她走回來,手裡拿著一條紅色的領帶。(稍停)

彤眸:戴上吧,為玫玫戴的。

他把領帶折起來放進公文包裡。彤眸看見一張掉出來的傳單,她把它抽出來開始看。

彤眸:法輪功?

何天應:我們在街上抓到他們或抄家時,搜到好多這東西。

彤眸:(讀小冊子)有一天一個男的在街上也給了我些這樣的東西。我報了警讓警察把他抓走了。

何天應: (猛抬頭,眼神複雜,又趕快低下去,手裡慌亂,一本書掉下來,趕快檢)……

彤眸:(不相信的)他們說「自焚」是政府編造的呢。(沒有注意何的慌亂, 自顧自地) 他們還說「自焚」是政府導演的,哼!

何天應:他們說的多了。

彤眸:(還在看著傳單)我看他們是瘋了吧,還以為我們是傻子呢。

他把公文包打開著,看著她。

何天應:我得走了。

她把傳單丟進公文包。他合上包。

彤眸:沙塵暴可能要惡化呢,千萬別讓玫玫在外面等你啊。

何天應:沒問題。

何天應準備出門。

彤眸:唉!衣服。

他拿起衣服出門。

9. 室內:何的家,客廳,白天

何天應把全家福放回書架。我們聽到砰的一聲。何天應朝家門望去。

我們看到大門旁邊吹來了一堆沙,旁邊靠著牆放著一把掃帚。

何天應走過去,靠著門仔細聽著。我們聽到外面呼嘯的風聲。他退後一步,把手放在上面的門縫上感覺吹進來的風。他盯著門看了一會。

鏡頭切換到:

10. 倒敘:室內,何的客廳,白天

我們看到何家的大門口。門被突然沖開,一股風沙卷進房間,何拽著門把手被風甩進家裡。他奮力關門,把公文包擋在臉前。彤眸跑過來幫他把門關上。何天應把門閂上。他戴著彤眸在上一幕裡給他的領帶。

彤眸:玫玫呢?

何天應表情震驚,上氣不接下氣,頭髮蓬亂沾滿灰塵,身上也滿是沙子。

何天應:我根本無法靠近學校,到處的交通都中斷了。

彤眸:你兩個小時前就該去接她的,沙塵暴才來一個小時。

他無言以對。

彤眸:你怎麼可以把她丟在外面?!你怎麼可以遲到?!我跟你說過沙塵暴要越來越厲害的!

何天應:我不知道會這麼厲害。

彤眸:那不是理由!那她的演出呢?!你就關心你自己!(憤怒的)你現在就給我出去!!你把她給我找回來!!

何天應:我沒法出去!我車都扔了,半小時我才爬回來。

彤眸:我不管!你把我的女兒找回來!

何天應:街上在死人呢!我回來的時候都差點沒命!

彤眸:那她呢?(稍停)你這個膽小鬼!

她把櫥櫃打開,拿出一件外套。

何天應:你不能出去。

她穿上外套。

何天應:你不能出去! 那麼大的廣告牌象紙片一樣滿天飛。

她走去開門。他用雙手推著,把門關上。

何天應:你不能出去。

彤眸:走開!

何天應:你不知道外面有多可怕!

彤眸:走開!

何天應:不行!

她開始試圖打他。他抓住她的雙手。她掙扎了一會兒然後才放棄。

彤眸:姓何的!女兒要有個三長兩短,我決不饒你!

鏡頭變化成:

11.室外,城市 ? 沙塵暴 ? 白天

城市的遠景。巨大的沙柱掠過沙塵瀰漫的天空。地上的一切逐漸被掩埋,逐漸在消失。

12. 室內,何的客廳,白天

何天應站在客廳裡望著窗外的沙塵暴,陷入了沉思。鏡頭停留在他身上幾秒。

鏡頭切換到:

13.倒敘:室內,警察局,上司的辦公室,白天

一個裝滿菸蒂的菸灰缸的特寫鏡頭,對話仍在繼續。一隻手伸進畫面,將長長的菸灰彈進菸灰缸。鏡頭沿著手臂上行,看到警察局領導的臉。他是何天應的上司,正坐在煙霧繚繞的辦公室裡。上司面無表情,雙目冷漠。他看起來很不高興。

上司:上面610給我的壓力很大。我們抓進來的法輪功越多,你轉化的越少。

鏡頭切換到:

何天應坐在桌子對面,看起來局促不安。

何天應:我們抓的太多了, 實在沒時間對付他們所有人。我每天白天黑夜泡在這兒,家都沒時間回。

上司:這是你的工作,你的職責。

敲門聲。

上司:進!

一名身著制服的警察走進來,將一張紙放在上司的桌面上。他看了何天應一眼然後退出。

上司(閱讀著,然後對何天應說)上面又來了指示。「加大力度轉化法輪功……採用一切可能方式……超過轉化指標獎金加倍。」(稍停)拿最頑固的開刀, 我就不相信治不了個法輪功! 不簽悔過書決不放過! 告訴你,拿最頑固的開刀。

何天應:他們都很堅決呢。

上司:那你轉化的時候必須更堅決。

何天應低下頭來,神色遲疑。

上司:你必須給你手下的樹立榜樣。對法輪功份子絕不能手軟。
何天應看著上司。

上司:你不用擔心。他們要是在轉化的時候死了,誰也不用負責任。對我來說,死個法輪功算什麼?(稍停)如果我還看不到轉化,那就給我看到屍體。兩個都見不到,你就給我走人。

14.室內,何的廚房,白天

何天應拿著一杯水在喝。他在龍頭下把杯子接滿水,放在柜子上。

15. 室內,何的客廳,白天

何天應聽著一個小收音機。他把調節杆轉到頭,可是什麼也收不到,只聽到噪音。他把收音機關掉。

16. 室內,何的客廳,白天

何天應把木椅的一條腿折斷,把它放在鍋旁的一堆家具碎片裡。

17. 室內,何的客廳,白天

他在鍋裡生起了一堆小火,然後在火上架起了一隻罐子。他把一包方便麵放進罐裡的滾水裡。特寫滾水,然後特寫何天應盯著滾水陷入沉思的面部。

(鏡頭外)善有善報……

18.倒敘 ? 室內,警察局審訊室,白天

特寫法輪大法學員的面部。臉上有擦傷和割傷的痕跡,但是她的表情慈善,目光堅定。她坐在桌前的椅子上,手被反銬在身後。強光打在她身上。

學員:……惡有惡報。

鏡頭轉向一名年輕警察,二十五歲左右,滿頭大汗,隔著桌子怒視著學員。背景裡一名女警在旁註視。年輕男警表情氣憤而沮喪。他的內心有一種他自己也覺察不到的害怕,這令他看起來更加邪惡。他用一隻鞋底狠狠的抽學員的耳光。

年輕男警:我叫你告訴我你的名字!!

學員直視年輕男警,保持著她的尊嚴和慈善。

學員: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

年輕男警被激怒了。他抽出他的皮帶走到學員身後。他用皮帶做了一個圈子套在學員的頭上。他抽緊皮帶圈,使勁往後拉,使勁勒她。她的臉開始漲紅,但是她還是保持巍然不動。他繼續使勁拉了幾秒鐘。

鏡頭切換到:

何天應站在審訊室裡,觀察。如果說他對學員有任何想法,那也是深藏不露的。

鏡頭切換到:

年輕女警在一旁觀察。

鏡頭切換到:

年輕男警使勁勒學員。

年輕男警:你回答我!!

女警:你倒是快說呀!

何天應:夠了。

年輕男警繼續勒學員

何天應:夠了!

年輕男警放鬆了皮帶,學員大口喘氣。男警解開皮帶,用皮帶扣又抽了學員的臉一次,留下一道口子。

年輕男警和何天應目光交接。何用頭向門的方向示意,年輕男警穿上鞋離開。何平靜的走向桌子,坐在學員的對面。他擺出一副「好警察」的模樣。暫停。

何天應:如果你不告訴我們任何情況,這些事還要繼續發生在你身上。他們會用一切辦法讓你合作。

(稍停)你知道你在這待了多久了嗎?

學員抬起頭直視何的眼睛。停頓。何不敢再看她的眼睛。他的眼睛轉向桌子上放在他面前的一個紙夾上。

何天應:十二天了吧。(稍停)我不想看到這些事發生在你身上。

學員:那你就打開我的手銬讓我走。我沒有做錯任何事。

何天應:你犯法了。

學員:真善忍違法嗎?

何天應:法輪功違法。

學員:就是因為這個功太好了。政府裡某些人發現有那麼多人在煉,才製造出法律來陷害法輪功。

何天應:(稍停)我不制定法律,我的職責是執行法律。

學員:你在傷害無辜的人們。

何天應:(稍停)我想幫你,但是你不配合我也沒辦法。

學員:難道這樣你就可以傷害無辜的人們了嗎?你知道你在對你自己做什麼嗎?

何天應:(稍停)對我自己?

學員:你現在做的每一件事都會有報應的,不管好壞。

何天應:我是在幫你。

學員:你是想迷惑我。他們打我,你假裝幫我。你是在害你自己。

(稍停)你了解法輪功嗎?

何天應:法輪功是違法的,這就是我要知道的。

學員:你看過法輪功的書嗎?

何天應:沒興趣。

學員:你要是看過書,你就會知道那報紙電視說的完全都是假的。

何天應:報紙電視說假話有什麼好奇怪的。(迅速停頓)但是你要是不合作,你會受更大的罪。

學員: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我合什麼作?

何天應:你要是死在這裡。我們就說你是自殺,沒有人會來追究我們。

學員:現在可能沒有人來追究你們,但是遲早你們都要償還的。你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要償還的。

(看著女警)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承擔後果。

何天應:(笑著)這麼說,我們最好是讓你走,不然我們就麻煩嘍?

學員:報應已經開始了。現在到處都在出現警告,可是你卻不肯去接受。洪澇和乾旱出現在以前沒有出現過的地方。蝗災泛濫全國,全國上下出現史無前例的沙塵暴。雞蛋大的冰雹砸死人。這些事情突然同時發生,是偶然的嗎?(稍停)這些都是警告啊,都是慈悲的警告啊。你的所作所為不會沒有報應的。

何天應:我可是對你沒耐心了。(稍停)如果你還不開始合作,事情只能越來越糟。

他轉身離開。

學員:你這樣也是在傷害你的家人。

何天應停下腳步。

何天應(拉門出去):無能為力,無能為力。

何離開。女警和學員目光對視。

19.室內,何的臥室,白天

他端著一碗吃的走進臥室。彤眸在床上抽泣。

何天應:我給你做了點吃的。

彤眸:她死了。

何天應:還不知道呢。

彤眸:她在外面等你。可是沙塵暴來得那麼快。

何天應:可能她又回到學校裡去了呢。

彤眸:她走了……我感覺得到……

何天應:你越擔心,情況就越糟糕。這對誰都沒好處的。

她轉過身來,看著她的丈夫。

彤眸:我們是在等死。(稍停)怎麼會這樣呢……?

何天應:(躺著)我不知道。(稍停)睡吧。

鏡頭停留在彤眸身上。我們聽到鑰匙插進門鎖的聲音。

鏡頭切換到:

20. 倒敘:室內,何的家,大門,白天

我們聽到鑰匙開何家門鎖的聲音。彤眸快速進門,提著幾袋菜。她把菜放在地上,直接走到電話前,我們從背後看到她走過房間。中景鏡頭顯示她拿起電話撥號。

彤眸:喂,我要找何天應!我是他太太,快點!

(稍停,對何天應)喂,我是彤眸。我們家邊上有個女法輪功在發傳單!

鏡頭切換到:

21. 倒敘:室內,警察局,何天應的辦公室,白天

何天應在打電話,鏡頭來回切換。

何天應:是嗎?

彤眸:快派人來把她抓起來。

何天應:她不就是發傳單嗎?

彤眸:她是法輪功啊!

何天應:(稍停)我們忙著呢。

彤眸:我不管呢!我就不想讓這些人在我們家附近!

(稍停)你派不派人來抓她呀?

何天應:我看情況吧。

彤眸:我出去假裝跟她談話,把她穩住,等你們的人來。快點!

她掛上電話,衝出家門。何天應掛上電話,看起來一臉疲憊。

22. 倒敘:室內,警察局審訊室,白天

門開著,看見學員坐在屋子中間的「老虎凳」上,手被銬在身後,腿被捆在凳子上。她坐著睡著了。年輕女警在站崗,她迅速向門口望去。她走向學員開始搖她。

年輕女警:起來,起來!

學員被驚醒。

鏡頭切換到:

何天應站在審訊室門口的過道上。他盯著女警,然後走向學員。

何天應:你要是還不吃,我們就要灌食了。

學員:我沒做錯任何事。我不是罪犯,我不吃罪犯的食物。

何天應:你一天要這樣坐20個小時,你想讓我把它變成24小時嗎?

學員:我根本就不應該在這裡。我沒做任何錯事。

何天應:(稍停,對女警說)跟我來。

何天應和女警離開。

23.倒敘:室內,警察局走廊,白天

何天應和女警走進走廊,何轉向女警。

何天應:她怎麼睡著了?

女警:我沒注意到,她肯定是在你進來前剛剛睡著的。

何天應:一秒鐘也不能讓她休息,永遠不能。

女警:知道了。

何天應:穿警服多久了?

女警:一個月。

他指著她背著的電棍。

何天應:用過嗎?

女警:還沒。

何天應:(稍停)上面指示要我們加強轉化。(稍停)我們教育他們的時候要更嚴厲一些。

女警:我們要教育他們些什麼呢?我們是要轉化他們,可是我們到底要教他們些什麼呢?

何天應:(停頓,自己也沒把握)我們要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對他們有害,他們不能再煉了。

女警:(稍停)我們打他們,用電棒電他們,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對他們有害?

何天應:(稍停)上面是這麼指示的。我們只管執行命令,我們不管用什麼方法。(稍停)上面指示我們要更嚴厲一些,要加大轉化力度。

女警沒有回答。

何天應:這是你必須履行的職責。(稍停)明白了嗎?

女警:明白了。

他們的目光對視片刻。

何天應:回去幹活吧。

女警回到審訊室。

24.倒敘:室內,警察局,上司辦公室,白天

何天應站在上司煙霧繚繞的辦公室裡。上司在閱讀一份名單。

上司:這個名單上的人你必須馬上轉化, 他們還煽動其他人跟我們對抗。

(停頓)尤其是這個中年婦女。我們派了兩個轉化了的人和她住在一起勸說她,結果這兩個人反而被她搞得又重新煉起來了。

何天應幾乎露出了笑容。上司盯著他看了一會兒。

上司:(停頓)我們已經把她關進小號了。別讓她和任何人說話。馬上把她給我轉化了,決不能手軟。

25.室內:何的臥室,白天

何天應從半開的窗簾望出去,彤眸躺在床上。

何天應:有人告訴過我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的。

彤眸:什麼?

何天應:沙塵暴,一個法輪功學員告訴過我的。

彤眸:你在說什麼呀?

何坐在床上。

何天應:在我審訊她的時候,她說如果我們不停止鎮壓法輪功就將會發生可怕的事情。

彤眸轉過身,看著她的丈夫。

何天應:她說了會有報應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她說如果我們不停止,沙塵暴就會越來越厲害。

彤眸:你是說她早知道這一切會發生?

(他沒回答)

她是瞎猜的吧?

何天應:那她也猜對了。你看到外面了嗎?那些死在街上的人已經完全被埋了。外面停的車也不見了。(稍停)她警告過會發生這一切的。

彤眸:你怎麼會相信這個呢?她是法輪功,她是封建迷信。沙塵暴越來越厲害她瞎猜的唄。她大體是半個瘋子吧。那些人又謀殺家人又自焚。

何天應:(注視著妻子,停頓了一會兒)那些事都不是真的。

彤眸:哪些事?

何天應:你聽說有關法輪功的事。那些都是政府造的謠,全都不是真的,都是謊言。

彤眸:(稍停)你在說什麼呀?

何天應:你所聽說的一切不好的事情。都是政府編的,沒有一個是真的。

彤眸:(稍停)我親眼在電視上看到的。

何天應:那都是編的,沒有一個是真的。

彤眸:(稍停)你怎麼知道的?

何天應:我在公安局看到的。我還看過世界各地法輪功提供的證據。

彤眸:世界各地?

何天應:是啊,全世界都有人煉,在其它地方都是合法的。

她震驚了。

何天應:我見了許多別人見不到的事。我看過自焚的慢鏡頭錄象。那也毫無疑問是一個騙局。整個都是假的。

彤眸:(稍停)我在電視上都看了一百次了。

何天應:我也是,可是後來我看過慢鏡頭。是假的,毫無疑問的。我還看過其它東西。基本上江說法輪功的全是假的。

彤眸:(稍停)那你以前怎麼沒告訴我?

何天應:我沒法告訴你啊。(稍停,懺悔)我每天上班的時候……看那些可怕的事 ? 發生在那些學員身上。

彤眸:什麼事?

何天應:(稍停)可怕的事……折磨。

她瞪著他,不敢相信。

何天應:我每天都去上班,我怎麼能告訴你他們是無辜的呢?

她看著他,表情困惑。

何天應:(垮了下來,開始哭)我看見無辜的人被殺害……可是我沒有幫他們……她警告過我的……她試過幫我的……她說如果我不停止這樣做連我的家人也可能受苦的……

稍停。她背對著他躺下,把枕頭蓋在臉上。

何天應:我想告訴你我做了什麼。

稍停。他把枕頭從她頭上拿開。

何天應:我想告訴你我做了什麼。

彤眸:我不想聽!

她把枕頭重新蓋在頭上。他把枕頭全部奪過來。

何天應:我是想告訴你真象!

彤眸:(尖叫著)我不想知道!我才不管那些人呢!別煩我!

他沉默下來。稍停。她拿過枕頭,重新躺下,背朝著他躺下。

鏡頭切換到:

26.倒敘:室內/外,警察局審訊室,白天

從審訊室的門外看,門開著,我們看到學員坐在桌邊的凳子上。她的視線落在開著的門上。她沒有戴手銬,已經梳洗過了。

從學員的視線中,我們看到走廊裡何天應和一名老年婦女,一個和學員差不多年紀的男人和一個大約十六歲的女孩站在一起。

女孩:媽媽!

學員:(站起身,喊著女兒的名字)

老年婦女用手掩著嘴,開始哭。男人試圖衝進來。何天應突然把門關上,走進房間。女警站在一旁

何天應:坐下,請坐。

學員:怪不得你讓我洗澡,還讓我穿上別人的衣服。你怎麼找到我的家人的?

何天應:是他們來找你的。你要是早給我們名字,你可能早就見到他們了。

何天應:他們看起來都是很好的人那。他們很擔心你,想讓你回家。

(稍停)你想見他們嗎?

學員看著他,何稍做停頓。

何天應:一切順利的話,你還可以跟他們回家。

學員:一切順利?

何天應把一張紙放在學員面前的桌上。她快速的看了看。他遞給她一支筆。停頓

何天應:你的女兒哭了一天了。她非常想見你。

她望著他,目光裡充滿了慈悲。

何天應:(稍停)你不關心你的家人嗎?

學員:我關心所有的人,包括你。這就是我永遠不會簽字的原因。

何天應停頓了片刻以控制自己的沮喪。

鏡頭切換到:

27. 倒敘:室內,警察局錄像監控室

我們在螢幕上看見學員坐在何天應對面。

鏡頭切換到:

上司坐在煙霧繚繞的辦公室裡觀看錄像監控螢幕。聽見敲門聲。

上司:進!

一名年輕男警進來。上司指著螢幕。

上司(對男警):扒光她的衣服,把她丟到男牢裡過一夜……然後把她吊起來。

年輕男警退出。

鏡頭切換到:

28. 倒敘:室內,警察局審訊室

何天應:我是在想辦法幫你,但是你太固執了。你可能要吃更大的苦頭了,但是我無能為力。

他退出,鏡頭停留在學員身上。

29. 室內:何的臥室,白天

俯視何天應和彤眸躺在床上的景象。我們可以聽到風聲。突然,燈亮了,收音機發出極大的噪音,客廳的電視也發出最大的音量!他們倆坐起身,表情吃驚而害怕。過了一會兒,何天應起身跑入客廳,彤眸在後面跟著。

30. 室內:何的客廳,白天

他們倆都走進客廳。所有的燈都亮著,電視也大聲的播送著中文新聞報導。他們互相對望著,高聲驚叫著。他們互相靠近,牽手或擁抱。突然,一切都消失了,一切又都恢復成黑暗和寂靜。他們靜止了一會兒,然後慢慢散開。我們可以聽見外面的風聲……

31. 倒敘:室內,警察局,上司辦公室

何天應坐在他上司的對面,辦公室裡煙霧繚繞。

上司:我一直在盯著你。我的上級也在盯著我。他們對我不滿意,我對你也不滿意。

(停頓)你太軟了。你還讓那些法輪功份子開口說那麼多話。我看他們對你有不好的影響呢。

何天應:我是想了解他們是怎麼想的,是為了轉化他們。

上司:你不需要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我們有辦法轉化他們,只是你沒用而已。

(停頓)我一直在監視你和那個老師。你光談話是轉化不了她的。她太頑固了。你得用其它辦法。(停頓)給你兩天時間轉化她,不要給我任何藉口。你要是不轉化她,就給我交她的自殺報告。

(停頓)我可是在盯著你呢……

32.室內:何的廚房,白天

何天應打開櫥櫃。我們看到只剩下很少的食物。他取出最後一包方便麵。他把鍋放在水龍頭底下,打開龍頭,只有幾滴水往下滴。他把龍頭開到最大,但是還是只有幾滴水。他把鍋放在水滴下,我們聽到滴答,滴答,滴答的聲音……

33.倒敘:室內,警察局審訊室,白天

滴水的聲音漸漸消失,我們看到學員流血手腕上手銬的特寫鏡頭。攝象機全方位移動拍攝學員坐在審訊室的老虎凳上的景象。她眼光慈悲地看著年輕女警。

學員:你想儘量不傷害我,我覺得你是個好人,你根本不該幫他們。

女警:你太固執了。如果你合作一點你就不會這麼慘了。他們可能還會讓你走呢。鏡頭切換到:

34.倒敘:室內,警察局錄像監控室,白天

我們在監控錄像螢幕上看到學員和女警的兩個鏡頭。

學員:我要是放棄了真理,那我還有什麼?

女警:你的生命啊。

學員:那和行屍走肉有什麼兩樣?

鏡頭切換到:

何天應和一位年輕男警一起觀察著監控器螢幕。

年輕男警:我們進去嗎?

何天應:(仔細盯著螢幕)等一下。

鏡頭切換到:

監控器螢幕

學員:你知道我為什麼在這裡,被折磨,被當作犯人看待嗎?

女警:因為法輪功違法。

鏡頭切換到:

35.倒敘:室內,警察局審訊室,白天

學員:他們說因為我練法輪功,我就必須被懲罰。如果我是一個因為犯罪被懲罰的罪犯,為什麼我只要在一張紙上簽名說我不再違反他們所謂的法律,他們就可以放我走呢?這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事情?如果這麼容易放人,監獄裡就沒有罪犯了。

鏡頭切換到:

36.倒敘:室內,警察局錄像監控室,白天

男警:有道理。

何天應瞪了男警一眼,男警閉嘴。

鏡頭切換到:

37.倒敘:室內,警察局,上司辦公室

我們看到另一部監視器螢幕,但是螢幕顯示畫面卻是何天應和年輕男警在觀察螢幕。

鏡頭切換到:

上司在煙霧繚繞的辦公室裡觀察監視器螢幕。

鏡頭切換到:

38.倒敘:室內,警察局監控室,白天

螢幕顯示學員和女警的畫面。

學員:他們最害怕的就是真理。

鏡頭切換到:

年輕男警表情局促不安。

年輕男警:我們進去嗎?

何天應坐著觀察螢幕,內心矛盾。

鏡頭轉向監控室突然被打開的門口,何天應的上司站著。上司衝上來盯著螢幕看了幾秒。

上司(衝著何):你TMD在幹嘛?!你還坐在這幹嘛?!

(指著螢幕)我叫你別讓她說話!我叫你給你手下的樹立榜樣!他們站在那跟法輪功閒聊,你還在這坐著看?!

(停頓)你還不進去叫那個警察幹活!你要不去我就去!你已經降級了。我看你連飯碗都別想保住!

(停頓)用電棍。你不把她給我擺平了,我就親自動手!我看著你呢。快去!

39.倒敘:警察局審訊室,白天

學員:你的上級知道法輪功不是壞的。但是江想要消滅法輪功,所以我們要是不停止修煉真善忍,他們就要鎮壓我們。

門被突然打開,何天應和五個警察(包括高級警官)進來。他們都帶著電棍。何天應憤怒的直視女警。

何天應:你為什麼讓她說話?!

學員:那不是她的錯。

何天應:(命令女警)電她。

女警猶豫了一下。何天應對著她的臉大叫。

何天應:遵守命令,不然就等著被罰!

女警把電棍放在學員的手臂上幾秒鐘。

何天應:再電!

她又電了學員一下。

何天應:接著電。

她把電棍放在學員的手臂上。何把她的手移到學員的脖子上。

何天應:保持在那!再給她一根電棍!

一名男警遞給她一根電棍。

何天應:放在她臉上!

他移到她的手以致電棍放在學員的臉上。

何天應:保持別動!

在女警放電棍的時候,鏡頭停頓一下

何天應:剩下的都用上!

所有警察都把電棍放在學員的身上。學員的身體發抖並抽搐。

40. 倒敘:警察局錄像監控室

上司站著,眼睛盯著螢幕。

41. 倒敘:警察局審訊室

何天應站在一旁,眼睛看著地面。鏡頭長時間停留在這幅可怕的畫面上,學員呈現出極其痛苦的表情。

鏡頭切換到:

42.室內,何的臥室,白天

何天應端著一碗飯坐在床沿。彤眸背對著他睡著。她顯得很虛弱。

何天應:你必須吃點東西。(稍停)我不想讓你死……別讓我一個人呆在這裡……求求你,吃點吧……

彤眸痛苦的轉向他。他餵了她一勺肉湯。她吞下了。過了一會兒,湯開始往上涌。她起床踉踉蹌蹌跑出房。何天應跟在後面。

鏡頭切換到:

43.室內,何的走廊/洗手間,白天

何天應跟在彤眸的後面出了臥室,攙扶著她。她去到洗手間嘔吐起來。何天應在一旁看著,意識到她可能快不行了。在她嘔吐的聲音中

鏡頭切換到:

44.室內,警察局審訊室,白天

嘔吐的聲音漸漸變成噎嗆的聲音。五名警察(包括年輕女警)和何天應正在試圖把鼻飼管插入學員的鼻子強行灌食。情景恐怖異常,他們死死固定住學員的同時試圖插入鼻飼管。淚水從學員的臉上落下,血從鼻子裡流出來,濺到鼻飼管上。一名警察扳住學員的頭,另兩名警察(包括女警)扳著她的肩膀,另兩名警察扳腿,早前的那位年輕男警正在插管。上司站在一旁,觀察。

年輕男警:(試圖插管)固定她的頭!

警察2:固定了。抓住腿!

警察3:我在抓!(沖學員大叫)別踢!

警察3用一隻手抓住她的腿,用另一隻手的肘子抵在她的大腿上。他抬起肘子使勁往大腿上砸去。學員無力的慘叫一聲。

警察2:(對年輕男警)使勁!使勁捅!使勁就進去了!

年輕男警:我在捅,可是進不去啊!

上司:把她的頭擰過來!

警察2把她的頭往後擰。

上司:捅進去!

年輕男警粗魯的再試,但是還是不成功。

年輕男警:還是進不去!

女警:給我!

上司不耐煩的看著她。年輕男警把鼻飼管交給她並換下她扳肩膀的活。女警輕柔的嘗試不同的角度。她找准了一個角度,管子稍稍進去了一點。

女警:我覺得好像找到了。

學員眼望著女警,搖頭示意「不對」。女警猶豫了。上司在邊上不耐煩的看著。過了一會兒,他一把從女警手中抓過管子。

上司:讓開!

上司跨在學員身上,粗暴的把管子往學員鼻子裡硬塞。在他塞的時候,學員不住的咳嗽和哽噎。

上司:灌!

他們開始灌食。學員的眼睛大睜著,她猛烈的來回扭動頭部。

上司:(對著學員大叫)別動!這都是你自作自受!你要學會該怎麼合作了!

突然學員的身體開始抽搐。痙攣了幾次後她不動了,身體疲軟,眼睛翻白望著天花板。所有人都停住手,看著她。年輕女警驚呆了。
寂靜一片。

上司:馬上送去火化。讓何天應準備一份自殺報告。

鏡頭停留在警察們站在學員屍體旁的畫面。畫面漸漸變成黑白,變成一部監視器。

鏡頭切換到:

45.倒敘:室內,警察局監控室,白天

鏡頭從螢幕切換到何天應在觀察整個灌食過程。他成了一具空殼。

46.室內,何的臥室,白天

何天應靠牆坐在地板上,對躺在床上的彤眸說。他幾乎是在為他犯下的罪默默的懺悔了。

何天應:我眼看著她被殺害…但是我什麼也沒做。她就是那個你打電話讓我抓起來的學員 - 那個發傳單的女法輪功。

彤眸: (驚愕無言)

何天應:(停頓)她死後三天,我的上級心臟病發作,死在辦公桌前。死了兩天才知道,因為沒事,大家都不願去他的辦公室。
(停頓)我不願再折磨那些學員。我被上級降職了。我沒好意思告訴你。

(停頓)他死後,我不得不應付那些在我們所裡死去的學員的家屬。我不得不對他們的死亡原因撒謊,還得向他們的家屬要錢。要不然的話我就會被炒掉。我討厭那一切。我開始變得什麼也不關心了,還向那些悲痛的家屬們發泄。

47.倒敘:室內,何天應的辦公室,白天

學員的丈夫站在何天應的辦公室裡。

丈夫:我妻子是怎麼死的?

何天應:她自殺的。她從三樓的窗戶跳下來,把脖子摔斷了。

丈夫:我不信。她不會幹那種事的!自殺違背法輪功法理,她不會那樣乾的!

何天應:別嚷嚷!

丈夫:(稍停)讓我看看她的屍體。

何天應:她已經火化了。

丈夫:你有什麼權利那樣做?!你無權那樣做!

何天應:你要是再嚷嚷,我把你也關進牢裡。

丈夫:我妻子是個好人啊!

何天應:冷靜點!(稍停)我們處理法輪功都是上級授權的,他們想怎麼處理法輪功的死亡就怎麼處理。你要是想搗亂,他們也會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你。

丈夫努力克制自己。

何天應:你把這個辦好後就可以去領你老婆的骨灰了。但是,先把這個辦好。

何天應遞給他一張紙。他在讀……

丈夫:三千元。為什麼?

何天應:她在這裡的費用和火化費。

丈夫:你殺死我的妻子,還讓我付錢?

何天應:這是個程序。

丈夫:把好人從街上抓走,殺死他們,就因為他們信仰真善忍,這也是程序嗎?

何天應無言以對。

丈夫:(努力保持平靜)我遇見的每一個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我妻子也是。很多人都知道你們在做什麼。(稍停)現在只有我一個人來照顧我女兒和岳母了,要不然, 我……(稍停)你做的壞事是要償還的。

丈夫長時間直視何天應,然後起身離開辦公室。

48. 室內:何的臥室,白天

彤眸閉著眼仰面躺著,何天應坐在她身旁。他低頭望著她,哭泣。

何天應:別把我一個人留在這……

他把頭放在她的胸前,開始哭。

49. 室內:何的臥室,白天

何天應蜷曲的躺在臥室的地板上睡著了。我們看到背景裡床上彤眸的身體。

50. 室內:何的客廳,白天

何天應坐在沙發裡,目光無神。他看起來疲倦而失意。他成了一個空殼。攝像機慢慢推近他的特寫,保留幾秒。

鏡頭切換到:

51.倒敘:室內,警察局,何天應的辦公室,白天

年輕女警站在何天應的辦公室裡。她沒有穿制服,看起來很沮喪。

何天應:其他法輪功學員也有這麼死的。他們不吃飯,我們警告他們。他們再不服從,我們就灌食。

女警:但是我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干什麼。

何天應:他們不服從,我們就灌食。

女警:哪怕出人命?

何天應:我們警告過了。如果他們不服從,我們就灌食。

女警:但是我們餵的都不是食物,那東西一半是鹽一半是水。(稍停)她為什麼要被關在這裡?

何天應:因為她是法輪功。

女警:是啊。他們說法輪功學員是瘋子。但是她不瘋。他們說法輪功學員很危險,但是她一點也不危險。她是一名小學老師。她是那麼善良聰明。(稍停)她為什麼要被懲罰?

何天應:因為她是法輪功。

女警:但是她不傷害任何人。她是個安分守己的人。

何天應:她是法輪功。

女警:就為這?

何天應:這就夠了。

女警:(稍停)這活我幹不了。

何天應:(稍停)這是你的職責。

女警:我的職責是為了維護正義。

何天應:你的職責是為國家服務。毫無疑義的。

女警:我不願折磨和殺害無辜的人。

何天應沒有回答。

女警:(稍停)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法輪功?(停頓)那個女人不象電視上或上面講的那種人。她為什麼要受到懲罰?

何天應:政府領導下達命令。我們的職責就是執行命令。

女警:哪怕是在殺害無辜的人?

何天應:無辜不無辜,法官說了算。我是一名警察。

女警:她是從街上直接被抓到這裡來的,根本沒有經過審判,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稍停)我的職責是執行法律,可是這裡卻沒有任何法律。

何天應:你想得太多了。做好你的工作就行了。

女警:要我傷害無辜的人,這樣的工作我不干。

何天應:你要是敢走,你會被懲罰的。

女警:你每天下班後怎麼做人?

何天應:下了班我就下班。在這裡我就干好工作。

女警:我不會這樣做。我決定了。

她離開了。他在思索。

52. 室內,何的廚房,白天

廚房的柜子上只剩下兩杯水。其它的空瓶罐都疊在柜子上。何天應把廚房水龍頭全部打開,一滴水也沒有。他打開櫥櫃,裡面僅剩了三塊餅乾。他拿起一塊餅乾,咬了一塊。他嚼了嚼,然後拿起杯子抿了一小口。

53.室內,何的客廳,晚上。

何天應靠近蠟燭坐在地上。他就著燭光盯著一幅有框的照片。

我們看到這張照片。這是我們早前看過的全家福。突然,我們看到照片玻璃上映出這個小女孩的影子,站在何天應的後面。

何天應跳了起來,轉過身,往後退。他驚恐的望著蠟燭的對面。

鏡頭切換到:

玫玫穿著小女孩的校服,在火光對面抬頭望著他。停頓。

玫玫:嗨,爸爸。

何天應:(驚恐的)你怎……你從哪來……?

玫玫:大風來的時候我回不到學校去了。周圍變得好黑,然後我就去了另外一個地方。

何天應:什麼地方?

玫玫:一個大家都在等的地方。奶奶,也在那。

何天應:(停頓)奶奶……死了啊。

玫玫:我也死了。

何天應完全驚呆了。停頓……

何天應:媽媽也在那嗎?

玫玫:不在,我知道她死了,可是我不知道她在哪裡。(稍停)你沒來學校接我的時候,在做壞事。大風就是那會兒開始的。(稍停)你做了好多壞事。好多人都知道。(稍停)有很多人在等你呢。

何天應:等我?什麼意思?

玫玫:等你去看你自己啊。

何天應:看我自己?

一隻公文包從柜子或桌子上掉下來。何天應應聲望去,等他收回視線,玫玫不見了。

鏡頭切換到:

54.室內:何天應的客廳,白天

何天應睡在客廳的鍋旁。全家福放在他的身邊。我們看到(或聽到)背景中一隻公文包從柜子或桌子上掉下來,把何天應驚醒了。何天應看到照片,想了一秒鐘,然後四處張望。他看到了地板上的公文包。公文包半開著,從裡面掉出一些資料來。他走過去看到掉出來的幾份大法傳單。 他拾起一張看。他看了幾秒鐘,思考著。他打開公文包,我們看到幾本舊的《轉法輪》。他拿起一本,凝視了一會。他把書打開,開始讀。

55.鏡頭的拼湊。

56.室內:何天應的客廳,白天

何天應在窗戶前來回踱步,讀著《轉法輪》。他停頓下來思考剛剛看過的內容,讀出聲來,然後繼續踱步。

57.室內:何天應的客廳,晚上

何天應坐在地上就著燭光讀著《轉法輪》,他又停下來,大聲讀出另一段話。

58.室內:何天應的廚房,白天

只剩下一杯水和一塊餅乾。何天應走進來。他把最後一塊餅乾吃了,把袋子裡的碎屑倒進嘴裡吃掉。他從最後一杯水裡啜了一小口。

59.室內:何天應的客廳,晚上

何天應就著燭光繼續讀《轉法輪》。

畫面漸漸變成:

60.室內:何天應的客廳,晚上

何天應湊近蠟燭在讀《轉法輪》的最後一頁。他注意到蠟燭快要燃盡了。他拿起全家福,把照片從鏡框裡取出來,把鏡框掰成碎片,放在蠟燭上點燃,然後放在鍋裡,在火上又加了幾塊木頭。火焰燃起的時候,他用手指迅速找到了他要找的地方,繼續讀下去。

我們看到他讀到書的結尾。他合上書,靜靜的坐著。他看了看身邊地板上的全家福。

鏡頭切換到:

61.室內:何天應的客廳,白天

黎明的曙光。何天應仰面躺著,睡在客廳的地上。《轉法輪》放在他的胸前。他的手機響了,又響了一聲。他的眼睛慢慢睜開。手機又響了一聲,他猛的一醒。他爬著找到手機,接了。

何天應:餵?!

鏡頭切換到:

62. 室內:學員的家,白天

我們看到玫玫在用手機打電話。她很興奮。

玫玫:爸爸?!

鏡頭在何天應和玫玫間來回切換。

何天應楞住了一會兒。

玫玫:爸爸?

何天應:玫玫?!

玫玫:是我。

何天應:你活著?!

玫玫:是啊。我困在沙塵暴裡了,可是現在沒事了。

何天應:你在哪?發生什麼事啦?

玫玫:大風來的時候我在學校外等你。風來得好快啊,到處都是沙子,我什麼也看不見。全變黑了,等我醒來的時候是在人家家裡。

何天應:誰家?

玫玫:李叔叔家,他是一位法輪功學員。他們救了我。

何天應(停頓):法輪功救了你?

玫玫:是啊。他們救了好多人呢。他們每天都到外面去救人。

何天應呆住了。停頓。

玫玫:我想跟媽媽說話。

何天應頓了頓,撕心裂肺般。

玫玫:爸爸?

何天應:唉……玫玫……你媽媽……她困在沙塵暴裡了。她走了……

玫玫:走了?

何天應:她死了。她的藥吃完了……

一位男法輪功學員站在玫玫身旁。

玫玫:媽媽死了?

何天應:是的……對不起……

玫玫開始哭,法輪功學員輕輕接過她手裡的電話。一位女法輪功學員安慰著把她帶走了。

男法輪功學員:餵?

何天應:餵。

男法輪功學員:你好,我們幾個法輪功學員在照顧你的女兒。你女兒挺好, 放心吧。

何天應:謝謝你。謝謝你。

男法輪功學員:不用謝。你好嗎?

何天應:我?

男法輪功學員:是啊。你還有食物和水嗎?

何天應:我昨天全吃完了。

男法輪功學員:風已經減弱了,我們明天可以給你送些東西去。

何天應被深深的感動了。

男法輪功學員:餵?

何天應(哽咽著):我在。

男法輪功學員:你可以堅持到明天嗎?

何天應:可以。謝謝你。多謝你。

男法輪功學員:很抱歉聽到你妻子的消息。請多保重。

何天應:好的。謝謝你。你也保重。(不假思索的)法輪大法好。

男法輪功學員(笑著):是的,法輪大法好。(還是笑著)你是個警察,對嗎?

何天應:是。

男法輪功學員:明天見。

何天應:好的,謝謝。

何天應掛上電話。停頓。他注意到手中拿著的《轉法輪》。他想到了什麼,拿起小收音機,把它打開,開始調頻。聽到一個微弱的信號,在播送新聞。

新聞播報員:國際緊急援助部隊已經抵達,開始援救及尋找生還者的工作。最艱巨的困難是排沙工作。他們預計明天大風將會減弱並開始援助工作。(稍停)援助部隊所涉及的國際社會的領導人表示他們國家人民的心和中國人民的心連在一起。他們將會提供中國所需要的一切援助,以幫助中國人民從這場災難中早日恢復並繼續發展。

畫面凝固在何天應站在緊閉的臥室門前直視前方。收音機的聲音又變成靜電。在靜電聲中畫面漸漸變成:

63.黑幕

音樂,可能是古箏或二胡。畫面漸漸顯示如下字樣:

「片中的的虐待和折磨鏡頭是根據中國警方對待法輪功學員的第一手資料拍攝而成,而實際發生在中國的折磨手段之惡毒和殘酷遠遠超出本片中的描述。

我們希望通過本片幫助揭示發生在中國的對法輪功迫害的真實情況,希望那些傷害無辜人們的人看清自己的所作所為,並意識到這些行為不只是在傷害別人,也將最終傷害到他們自己。」

(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