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忍辱撫孤 名傳千古

鄭念行


【正見網2008年12月10日】

「趙氏孤兒」的故事十分有名,後代的戲劇作品,常以這段歷史為素材,不斷演唱。後來《趙氏孤兒》這齣戲,還被伏爾泰介紹到了法國。

趙家的這段充滿正義與激情的故事,還得從趙盾說起。

趙盾是晉國很有地位的大臣,當年他輔佐年幼的晉靈公。晉靈公十分殘暴,幹了很多壞事,有一回,廚師燉熊掌的火候差了一點,就被他殺了。趙盾知道了這事,就批評了靈公,靈公惱羞成怒。靈公有個寵臣叫屠岸賈,他很嫉妒趙家的權勢,就勸靈公殺掉趙盾。多虧有人通風報信,趙盾逃出晉國才得免一死。後來趙盾的胞弟趙穿,發動政變,殺了靈公,趙盾又回到晉國重掌大權。

趙盾死後,他的兒子趙朔繼承了他的爵位。此時景公即位,那個屠岸賈還得勢,官居司寇,掌管刑獄。他以元老自居,利用手中權力,拉攏了朝中很多將軍,陰謀剷除趙家勢力,以消除心腹之患,達到獨自控制政局的目的。

屠岸賈翻歷史的舊帳,要追究當年殺靈公的事,這可是「弒君之罪」,非同小可,在那時是要滅族的。他把這個案件告訴朝中大臣,以求取他們的支持。屠岸賈說:「當年殺靈公,趙盾就算不知道,但他仍然應負首要責任。他的罪是大的。他死了,他的子孫卻仍然在朝中擔任要職,那以後又怎麼懲處犯罪的人呢?請你們同意我的意見,按照法規將他們處置。」

大夫韓厥為人正直,表示反對說:「靈公被殺,趙盾當時不在都城,已逃亡在外。事件發生以後,先君成公認為他是沒有罪的,所以沒有殺他。現在他死了,你卻要殺他的子孫,這就違背了先君成公的意願。隨意亂殺大臣,隨意亂殺人,那才是破壞國家安定的亂臣。這樣的大事不去請示景公,這是心目中沒有君主的表現。」

屠岸賈根本不聽韓厥的正確意見。韓厥見情況緊急,立即去告訴趙朔,要他趕快逃跑。趙朔不願意走,他說:「你一定不會讓我趙氏被斬盡殺絕,只要能留下一條根,我死也沒有什麼怨恨了。」韓厥見趙朔執意不走,也沒有辦法,答應了他的要求,以後就託詞有病,既不上朝,也不出門了。屠岸賈瞞著景公,假造景公的命令,以司寇的身份,擅自帶了他信任的一批武將,到下宮攻打趙家。結果,把趙家來了個滿門抄斬。

趙朔的妻子是先帝成公的姐姐,當時身懷有孕,事情發生的時候,她急忙逃往景公宮中躲了起來。

趙朔有個門客,叫公孫杵臼,對趙朔的一位親密朋友程嬰說:「他一家都被殺光了,你為什麼還忍心活著,不盡忠去和他們一道死呢?」程嬰說:「趙朔的夫人身懷有孕,假若有幸生個男孩,我要好好地撫養他,以保趙家香火不絕。假若生的是女孩,那時我再死不遲。」

沒有多久,趙朔的妻子分娩,生了個男孩。屠岸賈得到了這個消息,馬上帶了一些人到宮中搜查。事情發生得這樣突然,這是趙妻等人萬萬沒有料到的。情況緊急,沒有時間作更多的考慮,趙朔的妻子急中生智,忙把這個剛出生的嬰兒藏在褲襠裡,心裡一面怦怦地跳,一面暗暗地禱告:「趙家如果活該滅族.你就哭;如果不該絕祀,你就不要發出一點聲音。」在那如狼似虎地搜索中,那嬰兒竟在褲襠裡睡著了。屠岸賈雖然猖狂,但在宮中對成公的姐姐還是不敢加害,所以這次化險為夷。

程嬰意識到問題的嚴重.他知道屠岸賈是絕不會罷休的,他對公孫杵臼說:「今天他們沒有達到目的,以後一定會再來,怎麼辦?」公孫杵臼說:「撫養遺孤、並幫助他恢復家業,與死比較,哪一樣更難些?」程嬰說:「死,當然是容易些。」公孫杵臼說:「趙朔對你恩重如山,你就勉強選擇這項難的任務吧!我選擇容易做到的,請讓我先死!」於是,兩人商量,設法找到了一個同樣大小的嬰兒,將他包上漂亮的小被子背在背上,一齊躲到郊外山中。

入山不久,程嬰從山中出來,對屠岸賈信任的那些將軍說:「我沒有能力,不能撫養趙氏孤兒,更不能幫助他以後恢復家業,你們哪一個能給我千兩金子,我願意告訴他:趙氏孤兒躲藏的地方。」那些人聽了,很是高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馬上答應了他的要求,要他帶路,出動軍隊進山搜捕。

杵臼見程嬰告密,帶入進山.故意大罵:「程嬰,你真是個無恥的小人!趙家遭難的時候,你和我沒有盡忠而死,就是為了要保全趙氏這一條血脈,現在你卻出賣我。我們既使不能撫養這個小孩成人,無論如何也不能忍心出賣他呀!」杵臼抱了那嬰兒大聲號哭:「天呀!天呀!趙氏這個孤兒有什麼罪過啊!我請求你們不要殺他,只殺我好了。」那些人不同意,於是把杵臼和那嬰兒一起殺了。屠岸賈和他那班親信,以為趙氏孤兒確實已死,斬草已除根,再沒有後患,便得意極了。

然而,趙氏真正的孤兒,卻因此而保全下來,程嬰抱著他隱匿到山中去了。

十五年之後,景公生病,使人占卜問原因和凶吉。卜辭中的意思是:朝中有重大的冤屈,景公的病就是這次冤屈的反映。

景公不太明白,派人請韓厥來解釋。韓厥知道趙氏孤兒還在,就對景公說:「這個冤屈可能說的是趙家。趙家歷代侍奉先君,代代都有功業。可是到了您的手裡,卻被滅族,人們都感到惋惜,所以就反映在卜文上面了。這個問題,需要你自己考慮和處理。」

景公問:「趙氏還有沒有後人?」韓厥趁此機會就把真實情況告訴了景公。於是.景公和韓厥商量如何恢復趙氏孤兒的職位。景公要韓厥首先把孤兒和程嬰,偷偷地接到宮中藏起來。因為屠岸賈這時已把持了朝政,黨羽多、勢力大,萬一走漏風聲,景公也是無能為力的。

有一天,朝中諸將到宮中問候景公的病情,景公說:「你們知道我的病是怎麼引起的嗎?」諸將說:「不知道。」景公說:「就是由於世代功勳卓著的趙家,蒙受了冤屈而起的。」諸將說:「趙家已沒有後人了,那怎麼辦呢?」景公說:「還有後人。」於是,要程嬰和趙氏孤兒出來相見,趙氏孤兒已取名為趙武,此時已長成一個半大小伙子了。

諸將感到疑惑,趙朔的孩子不是被殺了嗎?景公說:「當年你們殺掉的是別人的小孩,真正趙朔的兒子在這裡,就是他。」景公用手指著趙武。諸將見勢不好,準備脫身而走,但韓厥事先在周圍已布置了很多人,諸將不敢動彈。他們只好一方面推卸責任,一方面討好景公,他們對景公說:「下宮那次屠殺趙家的事件,是屠岸賈一手製造的。他假借你君主的名義,調遣我們去執行這個任務。如果不是這樣,我們哪個敢如此膽大妄為呢?你沒有病的時候,我們就曾想來向你要求存立趙氏的後嗣。現在你的命令,也是我們的願望。」景公聽到他們這樣說,就要程嬰和趙武過來一一拜見諸將。於是,這些將軍和程嬰、趙武一道,去討伐、並滅掉了屠岸賈,為趙家伸了冤。景公把原來趙家的田邑發還給了趙武。

等到趙武二十歲,已經成人了,程嬰乃向大家告別。他對趙武說:「當年下宮遭到的那次禍患,很多人都盡忠死了。我不是怕死貪生,我是想保存趙氏的後裔,現在你已繼承了祖業,長大成人,恢復了原來的爵位,我的任務也完成了,我要到地下去告訴先主趙盾和我的朋友公孫杵臼了。」

趙武聽了,痛哭不已,對他磕頭,一再哀求他不要這樣。趙武說:「我願意不辭勞苦,親身伺候你一輩子,以報答你的恩德,你怎麼忍心拋開我而去死呢?」程嬰說:「我當年選擇活下來,就是為了把你撫養成人。現在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我要去地下,把這個消息告訴先主趙盾和朋友公孫杵臼,這樣他們才能安息啊!」於是,他自盡了。

正是:

願行仁義不辭勞,
一身正氣凜凜豪。
忍辱撫孤為什麼?
伸張正義在我曹!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