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大法 精進做好三件事

印度尼西亞峇裡島學員


【正見網2018年10月20日】

初得法

大家好,我是印度尼西亞峇裡島大法弟子,在二零零九年年尾得法。當時跟著父母親、姐姐,還有雙胞胎姐姐到我們家附近的廣場看有人在煉法輪功的功法。第一次去時,剛好功煉的差不多快結束了,隔一個星期,我和雙胞胎姐姐去參加煉功,再隔一個星期我們得到了《轉法輪》,以及一張關於發正念的講解。頭一次看《轉法輪》的感覺,當時閱讀第一講,我非常的震驚,《轉法輪》給我更多的答案,關於人類的來源,以及人在世上生存的真正目地。讀第二講,我意識到只有《轉法輪》真正告訴人類如何修煉、回到真正的家。

修煉之前,我從小對靈性方面很感興趣,我以前信仰過一個宗教,它們多次講述在末劫時期將會有一場毀滅人類的大災難。我感到憂慮、擔憂,在想著我如何能夠平安渡過那個大災難。有一次我在祭拜祈禱儀式上哭著祈求神明拯救我。這件事確確實實在我得法之前曾有過。另外,修煉之前,我從小經常受到另外空間的干擾。幾乎每天晚上我會聽到另外空間的聲音而驚醒,讓我感到很害怕。為此我的母親想要帶我去諮詢心理醫生。那些畫面不斷的浮現在我腦海,一直到高中畢業我還是不敢獨自睡覺。

一直到二零零九年年尾我得法,正好是高中畢業,而後我到峇裡島南部上大學,離家比較遠。那正是考驗我獨自生活的膽量,但是隨著我積極讀《轉法輪》、發正念,我的怕心越來越弱,有時候我害怕到不敢入睡,但有時卻完全不會。修煉六個月後,那種過分害怕另外空間靈體的感覺慢慢消失,大法帶來的改變令我父親非常敬佩。

堅持不二法門 脫開舊勢力

閱讀《轉法輪》六個多月,有一次看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要修煉,你就必須專一,不然的話,你根本就修煉不了。」[1]

我的理解,如果你要真正修煉,就必須下決心完完全全走在師父(大法)安排的路上,你就得不二法門。在印度尼西亞要求每個人必須要有宗教信仰,在我住的鄉村,要求我們參與各種宗教儀式來證明我們是信神的,否則我們被當成是無神論。我要告訴我的大家族、包括我的雙親,我想在大法裡真正修煉,修煉必須得是不二法門,還真的不容易。剛開始時,我父母儘管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可是並不是一下子就能接受我專一修煉,我的大家族卻都能體諒並且接受我的決定。我的家庭都相處的很融洽,可是,一旦遇到宗教節日需要祭拜儀式,我的考驗就來了。我感覺到我的雙親一瞬間就變了個樣,他們逼迫我得跟著風俗跟著他們一起去祭拜。我保持正念並不承認那時候是真正的他們。我問同修(那位同修已經修煉專一)我該如何走過這個關,我得能在大法中堅定修煉!唯有師父能拯救我!那位同修要我多學法,堅信師父,繼續做好三件事。我更加勤於學法,準時四個整點發正念,另外增加發正念,剷除利用我父母干擾我專一修煉的邪魔和舊勢力。果不其然,宗教儀式一結束,他們對我的態度又恢復和藹可親了,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似乎那個宗教儀式並不存在!他們甚至帶我去遊逛。這樣的事情每六個月總會重複發生,而且長達兩年。

在提高心性的矛盾過程中,三件事我照樣專注做,而且增加頻率。二零一二年年底,將有盛大宗教儀式的前幾個月,我的父親邀請幾位同修到家裡解釋有關我的行為,來我家的幾位同修都還在參與宗教儀式,在交流時這幾位同修在我父母面前責怪我,他們並沒有協助我實現「修煉不二法門」的願望。我雙親對我很生氣。我心裡不斷的發正念,我實在不承認那都是他們真正的自己!討論終於結束,這些同修都各自回家。宗教儀式活動過後,我母親把我驅逐出家門。我一點也不吃驚。我不介意,心想該發生的就讓它發生吧。不管怎樣我已經是完完全全在大法中修煉,我有師父,如果我在大法中真正修煉,師父會給我最好的安排,我不會缺少什麼。當時我還是一名大學生,我放棄手提電腦、車子,以及一切父母給我的東西,我離開了家。

我住在一位修煉已專一的同修家,當我們堅信大法,師父會看到我們的心。我的母親打來電話,說她後悔趕我出家門,她說那不是他們的真心話,他們希望我趕快回家!他們真的來接我回家。在那位同修家住的期間,她一直幫我向我的父母講真相,我的父母最後也都能夠接受。如今他們不再叫我參加什麼宗教儀式了,我意識到他們背後的那個魔已經被滅了,舊勢力再也不敢幹擾我,因為當我被趕出家門時我堅信大法,堅定走在師父安排的道路上。現在我的家恢復了以往的溫馨和睦,矛盾似乎沒有發生過一樣。

我以優秀成績大學畢業了,在政府機構找到了很好的工作,父母對此感到自豪。這一切都是大法給予的福報!他們真正看到也感受到我作為大法學員是好的,法輪大法好!當我們堅信大法時,就會有考驗看我們的心,是不是已經完完全全在大法中。

不二法門是嚴肅的事,在我居住的地方,尚有許多同修不敢表明立場,藉口說他們已全心向著大法,參加宗教儀式並沒有問題。如果靈魂已經全然在大法中,而肉體卻還去參加宗教活動,這不表明「腳踏兩條船」嗎?這不表示還沒完全相信師父嗎?我們也許會遇到考驗,但是那只不過是修煉中的考驗,看你的心堅定不堅定。真的堅定,想過就能過,一切會圓容調和,舊勢力再也不敢碰你。過那個關確實不容易,要學好法,因為是法指導我們去做我們該做的,定時發正念、講清真相 ,我相信師父與大法會圓容一切,謝謝師父!

峇裡島景點迅速發展

二零一零年中,在我修煉六個月後,煉功點協調人告訴我,大法弟子必須做好三件事,就是學好法,準時發正念,以及走出來向世人講真相,特別是被中共灌輸洗腦的中國遊客。

聽後我決心要做好三件事。開始時,我跟隨煉功點負責人到海神廟講真相。海神廟是峇裡島其中一個中國遊客必到的景點。同修租了一個店方便我們掛橫幅和傳單。載滿中國遊客的巴士每天停在店面前,遊客們看到我們掛的橫幅都很驚奇,不敢相信他們眼前看到的東西,但也有不少遊客對我們的橫幅拍照。在峇裡島的中國同修們也參與講真相、三退,許多中國遊客了解了法輪大法的真相之後紛紛退黨。

幾年前當同修在海神廟開店之初,中共駐印度尼西亞領館不斷的干擾他,只是當時鄉政府能聽明白真相。二零一一年中共又再干預,海神廟的市場主管開始干擾我們,強制拆掉我們的橫幅、強迫關閉並拿走店的鑰匙。峇裡島幾個縣的同修聚在一起交流想辦法去突破,同修們都私下去找那位市場主管講真相,可是那位主管最終還是不允許我們在海神廟辦活動。

我們的店被市場主管霸占有數個月。當地輔導員告訴我他的想法:峇裡島很小,中國遊客在峇裡島處處可見。於是我們幾位同修開始分頭到峇裡島各個景點,與各地的輔導員及同修交流,鼓勵他們走出來證實法,向中國遊客講真相。最終,我們在丹戎貝諾瓦(tanjung benoa)、庫塔海灘(pantai kuta)和烏魯瓦圖(uluwatu)等地區設置真相點,面向中國遊客講真相。越來越多的當地同修走出來證實法。就在此時,發生了一個奇蹟,海神廟的市場主管突然把鑰匙交還給我們的輔導員,他說我們可以繼續辦以往的那些活動。真是奇蹟!師父說:「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2]只因為海神廟真相點被關閉,卻給了峇裡島其他同修開闢真相點的機會,到今天為止,峇裡島只要是中國遊客絡繹不絕光顧的景點,同修們一定會去那講真相,大家共同提高。這一切真是神跡。謝謝師父!

提高心性 堅持不懈 向中國遊客講真相

從二零一零年我與峇裡島大法弟子一起講真相,遇到很多考驗心性的事情。例如遊客不接受我們的真相資料,嘲諷、嘲笑,甚至在我面前丟棄、踢開傳單。有一次,我在烏布的購物市場講真相,一群中國遊客在等車。站在他們旁邊的我,立刻贈送真相資料,其中一位拿了大紀元報紙,看了內容他們很驚訝,用嘲諷的語氣問我:「你能看懂裡面的內容嗎?」我說我不太懂中文。說畢,整個團都看著我大聲笑!當時我的人心起來了,被那麼多人大聲嘲笑感到羞恥,我趕緊告訴其中懂英文的遊客,我雖然看不懂中文,但是我知道報紙的內容,因為我有印度尼西亞文版的。那些遊客終於理解,我欣慰的鬆了一口氣。

不少導遊會禁止他的遊客們拿資料,甚至會搶走已經被遊客拿了的資料,然後在我面前重重的甩在地上。以前這樣的事情容易讓我懊惱和放棄,因為我沒有向內找,我還沒擁有慈悲的心。很長時間我沒有察覺並歸正,改變容易對他們動怒的自己。曾經有一次動了一念今天不想去景點,那時心裡還感到懊惱,突然有一個聲音說,「你怎麼能這樣?」我頓時醒悟,不管發生了什麼我都一定要去對他們講真相,我應該要有一顆慈悲的心。我意識到這些是我必須修去的人心執著。結果那天我照常去景點講真相。非常感謝師父提醒我要提高我的心性,從那天起,隨著多學法我開始會守住自己的心性,如果有中國遊客或者導遊對我不好,我的心不會被觸動,我會保持真誠的微笑。

但不是所有中國遊客不願意聽真相。當我拿著真相橫幅,正念很強,真誠的微笑,我用中文說:「歡迎來到峇裡島,法輪大法好!」幾乎我遇到的中國遊客都會報以微笑,或豎起大拇指,接受我發的資料。那時我覺的師父在鼓勵我更好的講真相。

證實法已有八年多,赴峇裡島旅遊的中國遊客越來越多,去年,中國遊客成為印度尼西亞第一多的遊客。這讓我感到自豪、出現歡喜心。我想,很多中國遊客來峇裡島,我不會缺乏講真相的地方。很多同修也越來越積極向中國遊客講真相。就出現這麼一個念頭,我不自覺變的有點鬆懈了,我心裡想,來峇裡島的中國遊客人數無窮盡,只要是有點忙我就不出門。以往每周去景點四、五次,後來每周只去了兩次。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個月。仿佛是師父的警示,峇裡島唯一的活火山突然爆發。飛機場被關閉一星期,所有航班都被取消,包括中國的航班。我開始清醒!沒有中國遊客來我怎麼去講真相?兩個月裡的遊客人次急劇下降,特別是中國遊客。我感到很絕望。那段時間我幾乎沒有見到中國遊客。我和我的雙胞胎姐姐在幾個景點尋找中國遊客。我很後悔沒有利用好時間。我想師父給弟子們的剩餘時間確實就要結束了。我很悲傷很後悔!我絕望的想,師父還會給我一次機會嗎?我覺的我沒有很好的向中國遊客講真相,我浪費了很多時間。

三個月後,中國遊客人數陸陸續續增加。感謝師父還給我機會把三件事做的更好。感謝師父!從那時候一直到今天,工作之餘輪到我值班,我和雙胞胎姐姐就去講真相。謝謝師父再次給我們機會!

以上是我的修煉心得體會,如有欠妥的用詞,請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二零一八年亞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