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弟子(第3章): 時也命也

紫韻


【正見網2020年08月15日】

擁有一個聰明的大腦加上健康的身體就能擁有全世界。小時候不記得從那本書上看過的這句話,覺得還有些道理就記住了。只是當二者只能擁有其一的時候,要麼就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過完碌碌無為的一生,要麼就天妒英才,英雄氣短,怨天尤人的含恨終生。

畢竟聰明之人是勇於探索的,世上的路何止萬千,此路不通,只是站的不夠高,視野不夠開闊,發現不了更廣闊的空間。古人講天人合一,道法自然。天與人的差別不是距離的概念,而是境界。不是造個宇宙飛船飛到月球上去就是上天了,而是人命大於天,人的生命本源來自於天,人是神造的是神的子民。本就連著天就在靈魂深處深埋,隨著思維境界的提高就可以打開塵封的靈魂記憶觸及到天。也可以這麼理解天人合一,就是靈魂與肉體,意識與身心的契合,只是融合過程中每一步的昇華都是生與死的檢驗。因為你靈魂的根源本就在天上,只是後天的認知被肉身局限了,有了一雙迷的眼睛,一個被所謂義務教育洗腦的腦袋瓜,黨文化的植入,所形成的後天觀念思維模式,否定了神的存在扼殺了人與生俱來的靈性,用無神論看世界等於誘敵深入固步自封,扼殺靈魂,斬斷靈根,失去神的照拂,只因人在迷中,被肉身隔閡,所以不能通天徹地。

其實天無處不在,道法也無處不在,另外空間與這個空間是重疊的,只是思維的認知在間隔著人的意識感官,思維在哪裡你的生命境界就在哪裡,所以整個華夏五千年的文明就是半神的文化,修練的文化,都是源於靈魂深處的傳承。如果你對生命的意義還有點好奇心就看下去,我會窮盡所能,用我的文筆帶你遨遊不同境界。從而有所體悟,人生不僅有第三條路,第四條路......甚至更多的路可以選擇,那就是修練,返本歸真,成為高級生命。

這世上凡事講個機緣,也許是被逼到了份上,對醫院絕望後,我就開始了尋仙訪道,結識了佛道兩家的人,想要走一條修練的路,卻苦於找不到能夠幫我破迷解惑的法門。畢業後諸事不順,身體每況愈下,心裡的苦悶無處宣洩就決定去爬泰山,體會「會當臨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波瀾壯闊,或許心胸一開闊,心裡一個機靈就會曲徑通幽,碰到什麼機緣。

大概是94年吧,我和同學也是髮小相約登泰山。路上就不順,我暈車暈的厲害,下了車兩腿發軟,頭重腳輕,胃裡翻騰的難受,恨不能就地趴在那青石板上賴著不走了。同學一再寬慰我說,只要進了萬仙樓路邊,就有泰山老奶奶的小廟,我進去給泰山老奶奶磕幾個頭就好了。我是半信半疑,雖然想出家修練,也能看見點什麼,可是也是從小喝狼奶長大的,被嚴重洗腦,最多算個不太堅定的無神論者。走不了幾步就要坐下歇歇,坐下就不想起來了,同學幾乎是拖著我好不容易快走到萬仙樓了。

我望著泰山那斜刺雲霄的山頂心裡那個怵啊,九一年學校組織爬泰山,我是被同學硬給拖上去的,上去後人家就扔下我不管了,自己去玩了,我累的爬都爬不動了,就近找了個大石頭背風熬了一夜,什麼風景日出,就那幾步我就走不過去了,累的要死什麼也沒心思看。下山時兩腿哆嗦的不行,不敢下台階,還是同學扶著我下來的。好不容易坐上車,校長說爬泰山不去靈隱寺就是白來一趟,又拐個彎到了靈隱寺雖說學校出錢遊玩,我也沒下車實在走不動了。回去後好久看到樓梯都發怵,都有心理陰影了。想到這我就直接跟同學說:「要不算了吧,就我這體質好好的怕是打死也上不去的,何況現在暈頭轉向的難受成這樣,不如在這歇會回去吧。」同學一聽就急了:「大老遠的來了,都走到這裡了怎麼能打退堂鼓,再說你手裡有招待票,又不用花錢進山,不用白不用,相信我只要進了山給泰山老奶奶磕個頭你就好了,泰山老奶奶保佑你就有力氣爬山了。」我愣了一會還是半信半疑,同學一家人信佛,我是從小信道不信佛,不過泰山神仙多,道家的也多,說不定哪路神仙關照下就會有奇蹟呢!就遲疑的問了句:「磕頭真的管用?我還沒給誰磕過頭呢!」同學一個勁點頭:「嗯嗯嗯!管用!試過就知道了,就算不管用我們可以隨時回頭,養足了勁下次再來。」我一想也是這麼個理,就把心一橫走吧!

驗票進了萬仙樓,果然不遠處路邊就有小廟,同學鼓勵我說進去吧,心要誠一定會有奇蹟的。我走了進去,很小的廟只有幾平方,一個小蒲團,一個供桌簡陋的很,看著圍著紅布的神像,倒是很有歷史氣息。心裡想著,碧霞元君不好意思,實在難受的很,什麼都沒備下,連柱香都沒有帶,就來求你了,看在都是道家的份上幫幫我,賜予我力量吧!想完就跪下磕了三個頭,磕完抬頭的一瞬間感覺身子一輕,腦子一片清明,站起來發覺沒有眩暈的感覺了,心裡一喜果然靈驗!就走出去,等在路邊的同學一臉關切,趕忙迎上前來問「怎麼樣了?好些了嗎?」我剛想回答好了,不暈了。誰知肚子突然一陣絞痛,就捂著肚子問:「廁所在哪裡?」同學領我過去,一方便好像把壓在頭頂的所有陰霾和不適都排泄掉了。走出來時,已經神清氣爽,精神抖擻,感覺全身都是使不完的勁,充滿力量。同學一看我這精神勁就笑了:「都好了吧?信我說的沒錯吧,泰山老奶奶很靈驗的。」我也很開心笑道:「是哦!真是奇蹟,沒想到磕幾個頭,就都好了全身有勁,走路輕飄飄的,我覺得一氣爬到山頂也沒問題了。」呵呵,「那就走著瞧吧!」

我們一路說說笑笑不知不覺就走到了中天門,我又大發感慨:「真是沒想到啊,平時我爬個五樓都要歇兩次的,一次上去會心慌的不行,現在一氣爬到中天門了,居然氣不喘心不慌,輕鬆加愉快跟脫胎換骨似的,從來沒有這麼輕鬆過,這回我是真信有神了!」同學已經爬過幾次泰山了,對一路景點十分熟悉,就給我做導遊,指指點點暢聊名勝古蹟。我們中途在鬥母宮停留了一會,她對那個穿著袈裟的假尼姑很不滿,還在抱怨,我問了幾個修練問題,一問三不知不說,還為了爭功德箱裡的錢打架,把另一個尼姑擠兌走,真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我卻揶揄道:「怕是一鍋湯裡沒有幾粒米了吧,都是老鼠屎了,呵呵!」同學嘆了口氣說:「廟裡的混混確實太多,但真心修的也有,我認識個居士,瘋過幾年是出過馬的,神神叨叨的有點本事,祖上就是居士修了幾代了,曾上泰山找過這些利慾薰心的假尼姑,嫌她們敗壞了修練人的名聲,可惜啊!沒人聽了啊!對了你不是想要出家嗎?找她引薦就行。」說的我心裡一痛,之前是想過去廟裡的,可是越接觸這些人越是失望,對修行是一問三不知,還不如我這個看過幾本經書的門外人知道的多,佛經都不怎麼看了,真不知她們到底是修的什麼。就幽幽的說了句:「如果是像你說的真有點道行的,有時間就帶我去見見吧。」

我們正聊的起勁,沒注意到路邊有個算卦的蹲在那裡看了我一眼,突然站起身來快步向我走過來,邊走邊說:「讓我給你看看相吧!不准不要錢!」說著幾步走到我跟前越過同學伸手攔在我面前,好好的走著,突然冷不丁的橫衝過來個邋遢男人攔路算卦,我倆猛地都嚇一跳。停下一看是個土裡土氣的中年男人,沒一點仙風道骨,到像個莊稼漢。同學愛乾淨忙躲開幾步站到一邊,就是很常見的路邊鋪塊布或紙,寫幾個字,擺地攤算卦的,這種人大多是江湖騙子,有真本事的很少。我頓了下就反應過來了,把身子一側,繞開他繼續走路,頭也不回的說了句:「不必了,我自己就會算,知道又如何也改變不了什麼。」

「你眼下很難,事事不順,每走一步都很艱難。」他望著我的後背說道。我聽了身子一頓,正因為剛走出校門,走入社會,就要面對人生的選擇,是融入世俗還是出世修練,不知道向左還是向右,融入世俗吧,非我所願,卻苦於找不到走出世俗的路,因此,心有不甘,猶豫不決,舉棋不定,難斷未來,苦悶的很我才來爬泰山散心的。難道他真不是騙子能看出點什麼?不覺就停下腳步,轉身回過頭來看向他。他見我回頭了,一臉魚兒上鉤了得興奮:「你心裡很難,真的難,你的命格是先苦後甜,30歲之前事業婚姻都不順,會很坎坷。」他要是說你最近有血光之災,我給你破下之類的江湖套話,我會扭頭就走,沒有聽下去的必要。但說的這些確實是當下我的處境,十分艱難,要不是我從小就很有主見,沒有依賴誰的心,這時候肯定難到都想去求籤問卦了。又看了眼同學,她站在原地沒動,一臉的好奇。我知道她很信這個,就是明知道騙人也想聽聽,而且這位同學是美女級別的,化著妝容,穿著時尚,走路很拉風,一看就比我趁錢。要是想騙錢的話應該攔住我的美女同學,而不是我這個相貌平平,穿著平平,一臉冷漠,扔大街上就找不到的人。

想到這裡我就走了回去,他組織了下語言繼續說到:「30歲之前你的工作不會順心,但有一點好處,你沒有下力的命,就算時運不濟幹了體力活,不出一年半載,最多不會超過兩年就會時來運轉,不用你自己操心托關係,不花一分錢就有轉機,你就不用下力了」。我聽了到有些失望的說道:「其實我還是願意干點體力活的,因為體質太弱了,面黃肌瘦的,又懶得去鍛鍊,干點體力活既能鍛鍊身體,還能掙點錢,倒是兩全其美了」。他又看了我一會說到「可是你確實沒有下力的命啊!因為你身上有印,有大印」。我看他瞪著眼口氣嚴肅說到大印的時候還加重了語氣,心裡不覺一震。上學時我是研究過什麼周易八卦之類的,但沒給別人算過,只給自己算過,確實發現自己身上有印,可我只是看著玩就一知半解的水平,連個半吊子都算不上,沒當真,要當真也不會犯忌諱給自己算了。聽他這麼一說,我還真有點信了就想確定一下:「那你說說我這個大印在什麼位置?」他居然說得準確無誤。我不覺又信了一分,身上有印意味著什麼,內行人一看便知。

「那你給她看看婚姻吧?」同學聽得玄乎也來了興趣。「你的姻緣怕是難成,難就難在大眾化的人都不適合你,你只能從兩頭選。說句不中聽的話,特別好的人很少不定能碰上,碰上了人家還不定能看上你,差點的倒是不缺,你又看不上人家,屬於高不成低不就的。」他說著揮了下手又安慰我道:「當然關鍵還是看你自己想不想要了,雖然選擇範圍小,但你真想求得個好婚姻,不管上誰家去都會遠接高迎的。」我尷尬的笑了笑:「婚姻我沒興趣,當然能碰到個如意郎君最好,碰不到我也不是個能湊合的人,寧缺毋濫,不過現在還小,到時候等逼到份上再說吧!」他也呵呵笑了:「看開最好,我說了你是先苦後甜的命,雖然30歲之前會歷經坎坷,吃些苦頭,但只要熬過了30歲就開始轉運,苦盡甘來,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你的運勢也會越來越好,到最後誰也不如你。」聽得我滿心嚮往,有錢難買老來福,年輕受點罪無所謂就當歷練了,能夠衣食無憂,清清靜靜的安度晚年,真正為自己活幾天才是人生一大幸事啊。想想現在不過二十剛冒頭,到30歲的路還很漫長,而且路阻且險,一步一個坑不覺又鬱悶起來,恨不能來個蹦極一下子跳轉到30歲,20歲不要過了,趕上多事之秋好生無趣,直接跳過去多好。

正感慨著人生呢,誰知他又說了句驚人的話,讓我好玄一個趔趄。「你是個專權的人,將來的你會很專權,不管走到哪裡都是你說了算,別人都得聽你的!」看他說得跟真事似的我不覺好笑。其實他前邊說的都跟我自己算的差不多,我自己算的是28歲以後轉運,24歲時會碰到一生中最大的機緣。只是我的八字有點特殊,一般人都合不了所以姻緣難成,只能選兩個極端的人,八字極端的強勢和極端的柔弱。我一向有向道之心,到不覺這是什麼壞事,樂得清靜自在。至於專權一說我只能呵呵了,我一胸無大志之人專什麼權?對權勢也沒興趣,再說了專權不操心啊!我天性愛靜,一心嚮往寂靜山林,討厭俗世的喧鬧,性格懶散,最不願意操心,話都懶得說,哪有閒情逸緻去專權?那得有多想不開啊。況且五感敏銳,走的近了,別人身上所攜帶的不好的信息就很容易干擾到我,令我頭痛嚴重時太陽穴砰砰亂跳,恨不能躲著人走,就怕我不找事事找我。所以從小性格孤僻,待人冷漠,與自己家人都不怎麼親近,還要與人保持距離,最好保持兩三米的距離,哪裡人少去哪,從來不看熱鬧不好奇別人的事,也沒那熱心腸東家長,西家短的去捋別人家的閒鋪陳,就算在我窗戶底下娶媳婦,我也不會扭頭看一眼。就是在自己家裡,也沒啥存在感,因為我在家和不在家沒什麼區別,在房間裡關上門誰也見不到我,有時吃飯都能把我給忘了,吃完了才發現少了個人。

雖然做常人時我無心名利,只想做個閒雲野鶴,優哉游哉。修練了我也只想做個游神散仙,清靜自在。我給自己的定位不高,一入修練的門就達標了。但修練的路是師父安排的不是自己能定位的,想多了都是執著,至於圓滿了,世界了,說實話也懶得想,只管修練莫問前程。只要堅信師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就是了,真真的是胸無大志。但人生往往事與願違,我為使命而來,註定一生要為使命而活。至於個人喜好是不能摻雜到修練中去的,都是要修掉的私心雜念。正法弟子必須履行使命,助師正法,救渡眾生。無關個人喜好,無關名利,只關乎使命,還責無旁貸

或許將來真有一天需要我出去勞心費神的操心天下大事,那我也想好了,找幾個有能力的助理,因才適用,安在最適合的位置,讓別人去專權,只要你能擔得起這份責任。而領導的最高境界應該是在幕後布局,慧眼如炬識人,用人。發現人才,不屈才,把鞠躬盡瘁的機會讓給別人,去超常的挖掘潛力。

自己則可以遠離世俗,最好不被人所知,免得叫世人念叨,發出的意念摻雜的什麼東東都有,沒得擾人清淨。何如泡杯清茶,看山看水,看雲捲雲舒,潮起潮落。閒來寫點閒篇,時而穿花渡柳,時而伐舟江上,時而奮筆疾書,神筆在手臥遊天下,豈不美哉!呵呵,夜以深沉,萬籟俱靜,姑且先做會子美夢。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