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弟子(第16章):功能

紫韻


【正見網2021年01月15日】

修煉靜功的玄妙之處在於入定,只有入定才能更好的達到身神合一,進而與宇宙能量融合,天人感應,洞察秋毫,宇宙玄機瞭然於胸,與萬事萬物融為一體,才能更好的加持自身的修煉機制。

當然入定不是個概念,而是真實的體驗,也是修煉境界的體現,境界越高定的越深,探得天機越多,正是應了師父那句話「破迷在高處」。

迫害初期弘法時跟同修也有交流過這個問題,發現有的同修對入定還沒太多體會,作為老弟子靜功一個小時基本都能坐下來,但實際效果良莠不齊。當時以我個人的修煉狀態很難感同身受的體會到不能入定是咋回事,沒法設身處地的找到不能入定的根由,只能在理論上交流,點不到實處,有點隔靴搔癢的感覺,幫不到同修太多。

交流完大家一起煉靜功時,我卻受到了干擾,坐在旁邊的同修,別說入定了,連入靜都做不到,一會兒晃晃身子,一會兒拿表看看時間,一會搖頭晃腦的咽口唾沫,思維更是如脫韁的野馬一般一會也不消停。把我給煩的啊,這那裡是煉功啊分明就是擺樣子,熬時間,只走了修煉的形式而沒有走心,煉功效果大打折扣,長期下去這怎麼行,好幾次想開口說幾句,又提醒自己注意要修心性,用正念強壓下來,再說也不能影響其他同修不是,一切事情等煉完功再說。還有的同修你說你煉功就好好煉唄,老睜開眼看我幹嘛,看我又不能長功,坐那擺個煉功的架勢,心態都不端正怎麼能進入煉功狀態,我雖然閉著眼睛打坐入定並沒有睜開過,但周圍的小動作可都逃不過我的感知。

鬧心啊!想著這麼鬧下去也不是個事,再說能鬧到的都是人心,一向定力很好的我竟然有些心浮氣躁,就意識到問題的出現,把人心給勾出來了,就是提升境界的契機來了,是我該找出不足提高心性了,就開始靜靜的找自己。

大法修煉有兩種狀態就是開著修和關著修的,開著修的只是一小部分弟子,大多數弟子是關著修的,這兩種狀態是可以互補的。但由於功能太難掌控,且很有局限性,很多時候會隨心而化根本就不能掌控,把握不好心性也是舊勢力最樂於鑽空子的缺口,開著修存在很大風險,一念不正就會出問題,加之關著的同修都有好奇心,總想問這問那的,特別是對前世今生的話題樂此不疲。對自己的境界也充滿好奇,總想讓開著修的給看看修的怎麼樣了。其實你自己幾斤幾兩,心性如何沒個數嗎,幹嘛指望別人點評。「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憑著師父這句話還掂量不清自己的分量嗎?再說了能給長功的只有師父,大法弟子修煉的真實情況,除了師父誰能點評的了。那些敢用功能隨便妄言修煉人的層次,在顯示心歡喜心的膨脹中,管不住自己那魔變的嘴亂說話的,勾起同修對功能的執著偏離法,陷入舊勢力安排的磨難中,能走回來還好,走不回來就一毀到底了,毀人修煉那罪業何其重。

對此我只能說無知者無畏,不修口就是在給自己挖坑,早晚挖坑把自己給埋了,真是個倒霉孩子,連自己的人心執著都看不清,還去點評別人,誰比誰高還不一定呢。修煉人不向內找卻向外求這是多大的漏,舊勢力會放過迷惑你的機會嗎。執著心促使著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互相吹捧,一個挖坑一個埋得拉幫結夥,還以為有點小能小術開著修就是高人了,可以高高在上的享受眾星捧月般的虛榮了。關著修的不腳踏實地的修自身,總想著走捷徑在所謂高人哪裡聽到點稀奇事,多點顯示自己的談資,以訛傳訛的亂說話就以為自己境界搞了,不跟著法走,卻跟著別人跑形成小圈圈,還不聽勸告在整體中製造矛盾,這不是黨文化的東西嗎,人的爭強好鬥,虛榮圓滑等不良習氣,長期所形成的習慣得改。

不然捧場的多了就開始飄飄然了,心不正看到的假象就當真了,而且形成凡事依賴功能來判斷的習慣,就以功能為師偏離法了,思維跑偏了,離邪悟也不遠了,那些捧殺的也會跟著栽進誤區,害人害己。雖然這只是一小撮人的誤區,但邪悟的往往能拉一幫人立山頭,造成的負面影響極壞。這些年雖然我的修煉狀態也不是一直都精進著,也有懈怠,消極,甚至不作為的時候,但整體的正法進程我一直都在關注著,所出現的問題也看在眼裡,心裡很是著急,卻拿捏不出最好的辦法來化解,不管我的狀態好還是差,我始終沒有偏離大方向,堅守著自己的使命。

一個神最起碼要有識別能力,連妖魔鬼怪的那點拙劣伎倆都識別不了,還被帶動了,跟著妖魔化了,將來怎麼捍衛自己的世界,何況修煉過程中歷煉不出明察秋毫的分辨能力也不會有將來的圓滿,早晚會被淘汰出局。這群魔亂舞也是有原因的,要出手也得等時機成熟了,該我出手的時候絕不含糊,我會用正法理扒下一切偽裝的畫皮,讓邪惡無處遁形。

因此我一向反對集體交流時談及功能,認為這點子小能小術登不了大雅之堂,偶爾私下裡針對一些情況適當的說點可以,但不能在法會交流上談,修煉的正途是在法上認識法的理性交流,而不是獵奇滿足好奇心,個人喜好是要捨去的人心,不能摻雜到修煉中來。要知道功能太片面,還只是個人狀態中的片面,不能以點帶面,以偏概全的成為主流話題。

再說功能看到的還不一定是真的,這世上除了法輪大法是純正的之外,其它都是正負參半的,所以人會看不到真相,迷在世間,才能修煉,通過修煉把一切不正的歸正,有破迷解惑的過程,正念正行樹立起神的威德,走出返本歸真的路。人體本身就是佛性與魔性同在的,那您看到的自己所在境界的東西也不見得都是純正的,也會有正負因素演化的假象,這背後因素複雜的很,一不小心就給帶溝裡去了。再說功能只是肉身的本能,是修煉中的副產品,是這個三界中的東西,修出來了也帶不走,到快要接近圓滿的時候會卸掉,全部卸掉到一個很深的空間中去,重新修出佛法神通才是覺者的大能,這些師父在法中都講過,我就不引用原話了。

既然早就知道功能註定是最後要捨棄的東西,那又何必執著,很多時候見不如不見,省的被真真假假的怪圈迷惑視聽,誤導了前進的方向徒增磨難。關於功能對修煉人的誤導,我寫到勞教所的迫害時,會就事論事的詳細闡述,很多向邪惡轉化,走向邪悟的就是因為被傳言中,有功能的看到的所謂景象迷惑,用人的一面理解修煉導向邪悟。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身邊的同修一個個垮垮的往下掉,卻怎麼也拽不住那些迷失的靈魂,那無能為力的自責夾雜著挫敗感,真是令人痛心疾首,唉!往事不堪回首。

我們修的是宇宙大法,法中什麼都有,可以開智開慧擁有大能的神通,真正的神起來。不在法中悟,在法中修,卻看重自身的那點小能小術,被人心帶動的不知道個天高地厚,你不出問題誰出問題。修煉中想少走彎路就從根源上看問題,從根源上斬斷問題,千萬別磨嘰了,帶不走的東西趁早丟掉,修煉越是拖泥帶水,磨難越多,磨得就是你這顆人心,明明知道結果,早丟晚丟都得丟的徹底,最後丟的渣都不能剩,才能勉強達標,卻遲遲不肯放下,這不是找虐嗎。

放不下的執著都是情,人啊不能活得太瓊瑤了,生活只剩下情愛,多沒勁。修煉人也別玩什麼抽刀斷水水更流的戲碼,沒時間磨嘰了,大淘汰都來了,大審判還遠嗎?至於末法之末,大法弟子該怎麼做,法師父都講明了,如何做好三件事走出自己的路,明慧網和正見網有的是交流文章,去隨便扒拉扒拉看看,就算拾人牙慧也該有個正法弟子的樣子了,到現在還跟不上正法進程的,我看不是悟不悟的問題,而是放不放的問題。

修煉的路再長也有結束的時候,不要帶著僥倖心理想著結束的時候,功滲透過來都能給你把人心執著推過去,一下子達標,一步到位。修煉是嚴肅的差一點都不行,沒這便宜事,你連及格線都達不到,人與神的分水嶺都沒突破,誰能推得動。就像《西遊記》中唐僧過流沙河時,悟空這麼大本事卻背不動唐僧的肉身,那絲絲縷縷的人心執著,斬不斷,理還亂,會把你牢牢拴在人中,沉的都浮不上來,以至於錯失最後的機緣。我歷經三個勞教所的迫害,親眼見證了成百上千的大法弟子的沉浮,那些過不去坎被篩下來的弟子百分之百是因為情,情是一把雙刃劍,可以怡人,也可以殺人,甚至虐殺靈魂,魔變一個修煉人。

這絕不是危言聳聽,看看《西遊記》中那些形形色色的妖魔鬼怪,對唐僧的種種殘害與誘惑,其實都是現實中人心慾望的投影,那些被邪黨洗腦打上獸印的人,特別是參與迫害的相關人員和邪悟的人,其實另外空間的身體早沒人樣了,長出角的,獠牙的……比《西遊記》裡的妖怪們還熱鬧,唉!真相一言難盡啊!

所以說三退保平安,不是表面看起來這麼簡單,而是真的有實質的改變,只有退出邪黨抹除獸印,做回神的子民才會恢複本來面目,在大淘汰中躲過劫難,不然你空有人的皮囊,另外空間的身體卻被變異思維魔變的沒個人樣,就一禽獸不如的西來幽靈怪胎,神能留你嗎?這不是慈不慈悲的問題,而是淨化宇宙去除污染源的問題。末法時期大法傳出度人,整體宇宙都得淨化升級,你卻來個人定勝天,利慾薰心聽不進真相,被無神論控制的執迷不悟,誰能喚醒裝睡的人,淪為污染源一族也只有淘汰了。

人啊!也別說什麼眼見為實,要看見神才會信,看不見就不信,真的看見了你有那個承受能力嗎?神不光是形像的美好展現,也是無量正能量的體現。你一個業力滿身的人,在那光焰無際的純正能量面前,業力的一面會瞬間被消失殆盡,那樣的你能留的下來嗎?

所以法正人間前世人會經歷大淘汰,因為不待神顯現出來,那純正的能量不等沾點邊無數變異的、魔變的不配做人的負面因素,就會被滅盡了。大法弟子發正念除惡就是最好的實踐,正神的能量可滅一切邪惡,可正一切人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