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弟子:第5章 真真假假

紫韻


【正見網2020年08月20日】

提到婚姻我和同學都一臉的苦大仇深,愁腸百結,實在是被媒婆騷擾怕了,我是不打算沾染世俗,杜絕一切騷擾,管它什麼流言蜚語,我不會去挑揀別人也拒絕被人挑揀,自有自己的主意。同學卻還不知道要花落誰家,被動的去挑挑揀揀多久才是個頭......

發了一通牢騷後我說「其實想出家也有躲避婚姻的因素,因為即使不出家我也不打算結婚,我前世是老道,一個人清靜慣了,在深山老林裡,遠離世俗也不欠什麼風流帳,只是世俗難容啊!處處被逼迫也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多久」。居士聽了建議我再去給菩薩上柱香問下婚姻。

我又去陽台上了香。居士看了香後說「是平安香挺好的,只是菩薩不想叫你結婚,想叫你出家,但是好像還有點塵緣未了」我一聽就迷茫了,就說了另外空間佛家師父給我調理身體的事,居士也沒說出什麼來,我又問了些困擾我多年,五感敏銳的問題,還是沒說出什麼來,這是我最困惑的,卻苦於找不到答案。心裡就有些失望了,就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 「你頭頂上那個葫蘆裡邊坐著的小人是誰?」居士聽了身子一震,趕忙正襟危坐一臉驚奇的問「你看得見?」同學也好奇的瞪大了眼睛問我「你看見什麼了?我怎麼沒看見呢?」

「我看見居士的肩頭斜上方,有尊銀白色的佛盤腿坐著,頭頂上還有個葫蘆狀的氣場,裡面坐著個小人,還在動,看服飾穿戴應該是道家的,臉面看不清,不知道是誰」同學忙盯著居士看了會說「奇怪我怎麼什麼也看不到呢?我到是看見你的頭頂上籠罩著一片藍色光暈,很柔和,很漂亮,那是你的氣場吧?剛想告訴你呢」。

我的這位同學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髮小,也是我前世的玩伴,根基很好也是帶著功能轉生的,從小就能看到自己天上的母親是一尊大佛,有很多的姐姐,她是最小的一個,知道自己可能是犯了點錯被罰下來的,身份應該是天上的公主,天上的母親是個王對她很是掛念,經常坐在寶座上斜傾著身子俯視她,目光柔和慈悲,滿眼的期盼和關懷,姐姐們還常來找她,帶她一起玩,當然不是這個空間。只是她沒有因為有功能而受到亂七八糟的東西干擾,身體也很好,在另外空間和一條黑龍有段孽緣除外...... 也許是有天上的母親看護吧!擋住了很多麻煩。可惜我修煉後,又相處多年都沒能得法,奈何志不在此。可嘆一入紅塵多好的根基也難逃名利情仇四個字,迷在人中的大有人在。我從沒見到過天上的親人,好不容易有個師父來管我了,卻不知道是誰,到哪裡才能找到師父。相比之下我倒成了姑不疼姨不愛的了,上哪說理去。

當然這麼說有點沒良心,我雖沒看到過天上的母親,卻也知道冥冥之中有神護,我不過是被放養了。小時候幾次遇險都神奇的毫髮無傷,當時腦子幾秒鐘裡一片空白,清醒過來時已經化險為夷。雖然我在家族中,除了腦袋瓜好使點外,其它方面都處於劣勢,相貌平平,脾氣性格秉承了老道的孤僻,不合群冷漠,不愛說話,甚至有些木訥,很不討人喜歡。連飲食習慣也是老道的,吃了油膩的東西就不消化,要難受幾天吐出來才好,菜湯裡飄著油花瞧著就反胃,甚至不喜歡吃熱乎飯,喜歡吃生冷的東西,吃多少都能消化,想來是做老道時吃野果充飢吃習慣了,擔不得油星,所以我是吃鹹菜長大的,口味很重,別人吃著正好的菜,我吃不出鹽味來,我吃著正好的別人吃不了,因此離了鹹菜沒法吃飯,老媽常說我是小姐身子丫鬟命,好菜好飯不吃,卻抱著鹹菜不放。誰不知道雞鴨魚肉好吃啊!可我無福消受,吃了弄不好就得生場病,那能不長記性呢。在外洪法時,也是一路背著鹹菜走的,因此很多同修專門善意的提醒交流,走出來證實法生死都置之度外了,做這麼神聖的事,怎麼就放不下包裡的那點子鹹菜呢,我也很接受,問題是吃鹹菜是生活的最低訴求了,即省錢又省事,很適合風餐露宿的行走四方,就這點子毛病可以忽略不計了,我總是找理由對自己寬容,以至於這個吃鹹菜的執著,一直到現在都沒去利索。

作為被邊緣化的存在,表面上看幾乎不占什麼優勢的人,我卻從不自卑,而是非常自信,甚至自信的有點自負清高。因為就算我想自卑一產生些負面情緒,就會感覺到冥冥之中有無數雙眼睛在注視著我,這種注視不同於往常的注視給我關切,期盼的感覺心裡暖暖的。而是嚴肅冷峻令我心虛,這種凌厲眼光仿佛能看到我骨子裡去,令人發毛,就知道自己錯了不該這麼想,思維跑偏了就趕緊收回來,不會放任下去。能夠幫我糾偏所以在承受這麼多恐怖,疑惑,無人可訴的情況下,我的心態依然很好,沒出任何心理問題。也練就了獨立思考,秉承善念有主見,能判斷是非,辨清善惡,不依賴任何人的強大內心。

居士也沒能幫我破迷解惑,後來聽別人說她是佛,泰山老奶奶附體。我看到的是碧霞元君。我就更失望了,歷史上只聽說過動物附人身,沒聽說過佛附人身,那麼神聖的存在怎麼會附到人體這個臭皮囊上。當時沒有得法不知道這就是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是人拜出來的假佛,假菩薩。師父說: 「這個有形的身體和佛像上的形像一模一樣,就拜出了個假觀音菩薩、假如來佛,是人拜出來的,長的和佛像一樣,佛的形像。假佛、假菩薩的思想卻是極其壞的,是求錢的。它在另外空間裡產生,它有了思想,它知道一點理,它不敢做大壞事,可是它敢做小壞事。」(《轉法輪》)。但我知道看見的佛沒有親切感,而是有種疏離感,更不必說神聖了,也不信佛會跟動物一樣附身,而且一個人的道行深淺不該看這些表面現象,而是看智慧,所體現出來對佛法的深層領悟。

見過居士後我更迷茫了,我問的修煉問題居士就一句話「你修煉了就知道了」這麼搪塞過去合適嘛?她都修煉一輩子了還說不清道不明,我沒必要搭進一輩子時光去稀裡糊塗的維持表面形式,我要的是心靈的昇華,精神層面的提升,而不是擺樣子修給別人看。

道家失望了,佛家也失望了,終於明白他們的故弄玄虛其實就是啥也不知道,用故弄玄虛來掩蓋自己的無知,當時以為凡是和佛有關的都是一回事。修煉的兩大家都被我排除在外了,要何去何從好似一下子失去了方向。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