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弟子(第17章):關於功能(一)

紫韻


【正見網2021年01月18日】

本來不想過早的寫出功能的話題,因為很多事情我還在思量中,拿捏不好尺度,何況關於功能的話題一直存在很大爭議,不好描述。

但二次疫情已經在路上,正法形式刻不容緩,我的思路也得跟著調整,磨磨唧唧的怕耽誤事,何況我也有點私心要去,怕把握不好萬一引起別人的執著,無端的造下筆業,沒得給自己添麻煩。因為迫害初期去各地在同修中弘法過,就大言不慚的以為自己寫文章要救的不止是常人還包括同修。當然做的好的同修自然不用誰來操心,早就能擔負起責任造福一方獨當一面了。那些至今跟不上正法進程的,掉隊的,還不能從人中走出來的弟子才是我最擔心的,也是我使命所在,畢竟得法修煉不易,不要修到最後連修煉兩個字都沒搞明白,師父一個都不想落下,同修一場我也不想留有太多的遺憾。

所以在開篇我就從自己的缺點入手,展開篇幅,因為想要提高首先要發現問題所在,找出問題的根源才能在法中歸正,昇華境界。向內找是修煉的保障,要只寫法理,沒有實踐中的,突破瓶頸,法理昇華的過程起不到點石成金的作用。真正對別人有幫助的是在法中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我會著重把修煉中的問題寫出來,只要能對修煉有幫助,不管是我個人的,還是整體的問題,會毫無保留的把去各種執著心的過程,溶於法中明悟法理,昇華境界的契機描述出來。那些落下的弟子可以說都是不太會向內找的,主意識不強就看不清自己,看不清自己就找不到問題的根源,被各種後天觀念包裹著把自己框在井中,手握大法也難窺得多少宇宙玄機。

我的所有文章其實都在詮釋兩個字就是修煉,修煉照簡單的說就三個字——真善忍。在複雜的工作生活中,在做好三件事中,遇到的所有困難險阻都是修煉的階梯,是通往更高世界的敲門磚,一切以真善忍為標準來衡量,找出不足,提高心性,在法中歸正自己的言行,做到正念正行就是了。照複雜的說幾本書也寫不了多少,總之心越純修煉越簡單,人心越多修煉就越複雜。無非就名利情中打轉,就這些現實生活中的實質問題,展開來寫怕是幾百篇都寫不明白,救人就這麼難,人心複雜到處都是彎彎繞繞,你得用接近別人的思維,順著別人的執著繞圈,七拐八繞的,繞到根源上,找到那個七寸再用法來歸正捋順,用正法理幫人家把那個擰著的勁破開,順過來,順上正道,才能從根本上改變變異觀念,正悟上來。

本來大法至簡,至易,理明,言明一句話就能說明白的事,為了救人卻要長篇大論繞著彎的來闡述,真的很需要耐性。真修弟子會把複雜的問題簡單化,簡單到真善忍三個字才好修。倘若把簡單的問題複雜化,那豈是九九八十一難能饒了你的,複雜的人心,變異的思維,才是一切磨難的根由,硬是把簡單的修煉搞的雜亂不堪,不如來個痛快的,一刀斬斷多好。

我的主元神是個老道,根基在道家,有很強的道家特徵,道家是不講普渡眾生的,只帶一個真傳弟子,其他弟子都是給宗教的延續撐門面的,在慈悲心上一直有所欠缺。如果正法中的角色可以選擇的話,我願做個護法,就做師父的先鋒官,正邪大戰中衝鋒陷陣在第一線,持劍大殺四方,管它什麼妖魔鬼怪拿拳頭說話最是暢快淋漓。如果做事的方式方法可以選擇,我會選擇棒喝,羅裡吧嗦的干什麼,一棒子敲醒多痛快啊!可惜事與願違,好事不能叫我都占了,有長處就有短板,誰都存在不足之處,不然那對誰也不公平,我最欠缺的就是,當前要修出的,涵蓋所有眾生,無關喜好,無分別心,無邊的寬容,毫無遺漏,沒有上限的慈悲心,任重而道遠啊!

儘管有時文章的語氣都有些沖,話說得很不客氣,那是因為沒多少時間繞了,一語點到痛處方能喚醒夢中人。當前做好師父叫做的三件事表面上看是幫別人,實際上最大的受益者是自己,在做的過程中不知不覺就彌補不足修到位了。

我的文章不會為大法弟子歌功頌德,將來常人會還大法一個榮耀這些事不用弟子操心,明白真相覺醒了的世人會做,該得的不會少。想對別人有幫助就得把存在的問題寫出來,就像集體交流時,大家把修煉中的問題,疑惑,不解說出來,共同在法中找原因,一起歸正,去掉執著才是正理。我的文章就是挑毛病的只要對修煉提高有好處,我就會把存在的問題寫出來,以便及時歸正,推動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進程。

這就要運用好向內找的法寶,放下自我,無條件的找自己的不足,誰運用的好誰就能走在正法的前列,成為大法中的精英。

放下自我是個很大的題目,大到我都不敢給自己的文章用這個命題。有點小本事就沾沾自喜的是放不下對自我的執著,也可稱為自戀。要知道舊宇宙的敗壞根源是建立在為私為我的基礎上的。大法修煉是無私無我的,修煉歸正的就是這顆私心,一切執著慾望貪念都源於自私,會在過程中一點點暴漏出來,發現隱藏很深的私心,在法中歸正,才能去的越來越徹底。但不管去執著心的過程有多漫長,最後都得捨盡才能圓滿。標準早就放那了,過程何必走的拖泥帶水,快刀斬亂麻才是最明智的選擇,我們修煉的目的就是圓滿,一切不符合圓滿標準的人心執著都要斬斷,這才是修煉的魄力。

所以對待功能的問題我一向果決就是不要,不接受誘惑,也不接受干擾,我有足夠的信心憑悟而圓滿,功能沒什麼好執著的,也不是給你顯示滿足虛榮心的,不過是可有可無的東西,丟的徹底點會少些絆腳石。真正能讓人突破層次提高上來的是悟性,凡事從根源上解決才是修煉的大道。但修煉的狀態不是我能選擇的,我唯一能選的是心態。把心擺正,基點立足於法上,有一個純淨的心態才能鋪就光明大道,走出自己的心路歷程。境界昇華過程中的功能儘管出,我不當回事,只當是路邊的風景,無聊時看一眼,大多時候都在無視,眼裡只有前進的方向。功能你越當回事它就越是個事,不當回事,也就十天半個月功能狀態就消失了,走個過場而已,有這回事沒這回事都一樣修何必在乎。

其實我一直以為佛法神通就是智慧。與我們這個肉身的功能,開著修和關著修的狀態不是一回事。修煉提高的過程也是開智開慧的過程。功能不會人人都給打開,大部分弟子都是鎖起來的,開了的最多算是打開一條縫隙,窺的一點天機也是有使命要用來證實法的,不是給自己顯擺的。但智慧卻可以人人給足,只要修到位都會給你用。我們的講真相救人,所做的大法項目,神韻巡演,九大賽,都是運用智慧在人間正法,神跡隨處可見。

證實法中所開創的一切項目都是源自智慧,大法中修出的智慧才是無所不能的,也是每個真修弟子都能運用來講真相救人,做好三件事,開創修煉環境,救人的根本。這還不是佛法神通嗎?比功能好使多了,只要信師信法有顆救人的慈悲心,都可以運用智慧,在人世間履行大法弟子的使命。師父說過:「就是覺者,通過修煉覺悟了的人。」(《轉法輪》)每個修煉環節的覺悟都是更大智慧的展現,整個修煉過程也是開智開慧的過程,所以我有理由認為,佛法神通就是智慧的運用。只要你在法中修就會源源不斷的獲得智慧的提升,層次的突破。看破這點再去執著功能,那真是拿著金飯碗要飯了。

修煉也是破迷的過程,所以會有不同狀態,開著修的也許就是需要在特定的時間段用來破迷鼓舞人心。我之所以思慮再三的寫出功能問題也是考慮到了,大法是超常的,如果所有弟子都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感覺不到,修了半天連靜功的入定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麼在長期的高壓迫害中,在失去整體環境帶動的情況下,身處常人的包圍之中,沾染太多世俗之事,就容易失去修煉的信心,從不精進到懈怠,從懈怠到淡忘,被時間淘汰出局。

這就需要開著修的同修適當點撥一下,從不同層面體會修煉的玄妙,展現大法超常的一面,增加修煉的信心。當然要注意修口,不要亂說造下口業,開著修的要有大局觀,站在宇宙的視角看待修煉,才能看到修煉的整體進程,起到該起的作用。不要盯著別人的前世今生,這個那個的,說這些東西沒有多大意義,還容易引起執著。眼界格局拓寬到宇宙,才能窺得真相,不要一點顯示心作怪,就不計後果的什麼都往外吐露,不要忘了世上還有因果二字,要對自己說的每一個字負責。

我是從來不會用功能來探查別人的,首先進入別人的場就會沾染因果,我背負的使命夠大了,不想自找麻煩。再著我是從小就被功能給嚇怕了,一個從小被嚇大的人,被外來信息干擾的無處可藏,惶恐不安的度日,好不容易得法修煉可以保護自己了,怎麼會去捅馬蜂窩。再說一動念信息就會過來,就是不動念,別人離我近了,身上所帶的業力場也讓人難受,做常人時我會莫名奇妙的排斥別人,保持距離,遠離人群,只能儘可能的逃避干擾。修煉了可以在一定範圍內保護自己,但舊勢力虎視眈眈的盯著,稍有紕漏就會往我空間場裡打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企圖干擾誤導我,甚至連宇宙的垃圾也掃過來讓我清理,不是我的業力憑什麼硬塞過來,讓我消,我連睡覺時都要保持正念,嚴防死守自己的空間場。

不過這些困擾在2012年後就不存在了,嚴防死守多年都不能做到完全避免的事,心性提高上來只一念就解決了,原來還是心性問題。是慈悲心不夠,不能包容這些外來信息,越是排斥就越解決不了。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