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45)姐姐起死回生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1年05月05日】

故事1:女兒的求職之路

當今的中國社會,孩子大學畢業後,想找到一份好一點的工作,都得是好大學畢業的,或者是家長有錢有權的,或者是家裡認可花錢、還能找到社會關係的。對於一般大學畢業、普通百姓家的孩子來說,可能就要選擇讀研後再就業,或者是考取很高級別的國家認可的技術證書。我女兒是普通大學畢業的,也沒考什麼證書,卻找到了一份高薪、高職的工作。她走的是一條不同尋常的求職之路。

女兒六歲時,我因為身體不好修煉了法輪大法。有一段時間,女兒和我去體育場參加晨煉。那時在家裡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時,她能看到師父的法身和法輪。上學以後,她就很少煉功了,但是法輪大法在她心裡紮下了根。她待人真誠、心地善良,身體哪兒不舒服了、或遇到難事了,就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每次念九字真言她都能感受到師父的慈悲保護。

女兒大學畢業後去一線城市找工作,我也能放心,因我知道,她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她到哪裡,師父都會管她。

關鍵時刻念九字真言

女兒開始參加工作後,在三年半的時間裡,換了七次工作。從會計事務所,到小、中型私企,又到大公司、跨國公司。工資從月薪一千二百元、二千四百元、三千五百元、五千元、九千元到年薪十幾萬元。她說換工作不是為了多掙錢,而是為了多學東西。

每次面試前,女兒都誠心敬念九字真言。面試中她都能沉著冷靜、思維敏捷的應對,給人家的印象是沉穩、幹練、坦誠、和善,所以每次都能順利通過。

特別神奇的是她現在就職的這家公司的面試經歷:經過一年半的時間,在四次面試後,女兒得到通知,一週後準備一次高規格的面試。女兒懵了,不知道這高規格面試怎麼面試,問誰都說沒聽說過。怎麼辦啊?女兒想:就念九字真言吧。 面試那天才知道,考官是另一個部門的高級主管,面試的問題不是女兒所學、所從事的專業。這不沒戲了嗎?可是誰想到這面試題竟然是一年半前,另一個部門負責人遇到的問題,領導當成是女兒部門的問題,錯發到她的電腦裡。當時女兒請教了那個負責人,得到了很詳細的解答。結果女兒僅用十分鐘,就順利的通過面試。過後才知道,這個面試題是這家公司高層一直研究未果的問題。

女兒剛到那個城市不久,突然遇到加班至晚上十一點,迷路了,怎麼也找不到住的地方了。她就趕緊念九字真言,念著念著,不知不覺就分清了方向,順利回到住所,真是有驚無險。

苦學本事走正路

女兒開始在會計事務所乾的是複印的活,很累,經常加班。到三個月該轉正了,這家事務所負責人告訴她另找工作。後來才知道他們是招聘剛畢業的大學生,以試用為名騙人的,結果白幹了三個月。一個經理姐姐認可女兒的為人,把女兒推薦到另一個事務所。半年後女兒應聘去了一家小的私企。工作時間同事們玩手機、聊天、購物,女兒卻不隨波逐流。她認真做事,學習工作中需要的東西,聽一個見多識廣的經理講個人職業規劃、未來有發展的專業等。

由於女兒心地善良,總能看到別人的長處並且謙虛的學習,為此她工作能力提升較快。不久,應聘到一家中型私企工作。老闆業務能力強,管理企業有經驗。女兒的為人和工作態度得到老闆的認可,因此很多工作都交給女兒負責。雖然工作很累,同事明裡說風涼話,暗裡說難聽的,還多次排擠她。但是,在這裡學習機會多,女兒很努力也很開心。老闆的家人都在國外,時間長了,他還真有點不對勁了,要請女兒吃飯,還要請女兒去他的別墅看看,都被女兒婉言拒絕了。女兒想自己不能學壞,得從這家公司走了。

女兒又應聘到一個較大的諮詢公司,工作是跟團隊去企業做項目。這份工作的苦處不只是出差、忙、累、加班,最苦的是高級經理是外行,項目怎麼做他不知道,指導不了還要求很高。因為企業要求高,達不到要求經理就暴跳如雷、罵人。女兒很愁苦,不知所措。但是她能不斷的想辦法,終於找到一個相關的技術人士建的QQ群,她如魚得水,擠時間進群向人家學習。開始問的問題在群裡的人看來都很低級。問多了,有人就挖苦她、瞧不起她、不理她……可她就堅持在那裡禮貌的、平和的提問,尋求指教。時間長了,有一個技術權威人士發現女兒不計較、有韌勁兒、好學,就不斷的幫助她。看她行了,就向好的公司推薦她,結果女兒去了一家想都不敢想的跨國公司。

在這三年半的時間裡,女兒心裡承受不了時,就打電話向我訴苦。我就提醒她:「你不是有師父管嗎?你能行的。」然後就用從法輪大法中悟到的法理開導她,使她能想的開、放的下。如:吃虧、吃苦是好事,可以積德,有德才有福;感謝欺負你的、罵你的人,他們在給你最好的東西——德,功、名、利、祿都是德化來的……給她發簡訊內容最多的是:「善待身邊對你好和對你不好的人。」

在這個充滿誘惑的社會中,女兒不但沒有學壞,還學到了很多本事,也有了同齡人渴望有的工作和辦事能力,具有了超越她年齡段的智慧。從師父講的法理中我明白,這是女兒在吃苦的過程中,能忍耐,能善待別人,不與人計較,擴大了自己的容量,積累了德。也就是在真、善、忍的法理指導下,她的思想境界提高了,就具有了所在境界的智慧和境遇。是師父的慈悲看護,她才能走正這條路,她才能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她才能走過這三年半又苦又難的爬坡路。

在跨國公司站穩腳跟

難得的工作機會是有了,令人高興。可那裡對工作能力、專業技術要求很高。行就留,不行就走,不養吃白飯的,女兒能否勝任那裡的工作還是未知。

女兒帶著對未來的美好憧憬和希望,來到這家國際著名的公司。報到後得知,同事幾乎都是名牌大學畢業的,雙學位的、留學的很多,研究生、博士生高學位的比比皆是。普通本科畢業生幾乎沒有,女兒心裡沒底了。我告訴她,哪都需要真、善、忍,你就按著這三個字去做,做好了人,你就能做好工作。符合了真、善、忍特性,師父就會管你,就會給你打開智慧。

女兒明確了方向,就開始踏踏實實的工作了。她就看身邊人的優點,不斷的向人家學習,即使年齡小的、工齡短的,她也虛心向人家請教。份內的工作認真干,份外的工作也努力做好,經常工作到後半夜。半年後要裁員,直接帶她的經理告訴上司,我女兒身上有別人不具備的東西。女兒被留下了。那裡接觸的多是職場精英和企業部門主管,特別鍛鍊人,女兒方方面面的能力都在快速提升,見識也廣了。

工作原因,女兒到了另一位高級經理手下做項目。這裡多是去偏遠地方的企業工作,加上經理脾氣急、領導方法不當等原因,導致團隊留不住人,跳槽的較多。這樣的心態,項目的質量就可想而知了。女兒在這裡工作一段時間後,就做了現場負責人,與小夥伴、經理、企業部門主管相處的都挺好,工作很有成效。從此,每到公司部門人員分配時,這位經理就先把女兒拉到她的團隊裡。女兒口碑好,每年的年終評分較高。每年都提職、提薪,現在年薪五十萬。

女兒曾經帶兩個小夥伴做一個急需完成的項目,加了不少的班,經理給了女兒加班費。過後得知小夥伴沒有,女兒就把錢分給了他倆。

一次,女兒被派到一個很大的航空公司,做一個很難收尾的項目。之前做的人多數跳槽了,項目被應付了事的地方很多。對接的是航空公司的陳總,此人做事雷厲風行、不留情面,發脾氣就罵人。女兒看到了前面存在的問題,很多都得重做,壓力很大。分析這個項目時,陳總指出前面的問題,破口大罵。女兒難受極了,強忍著眼淚沒流出來。過後女兒和我說:「也不怪人家罵人,花那麼多錢做成這樣,太糊弄人了。」我問女兒:「咋辦?」她說:「我去企業做項目是代表公司的,前面沒做好的就當成我沒做好,以後我就努力做好,不是要做個好人嗎?」我放心了。因為她沒埋怨、沒辯解、沒推責任,敢於擔當,符合真、善、忍,師父會管她的。

後來,幾次出現陳總發脾氣罵人的場面,女兒都當成是自己沒做好,表示歉意,並且認真修改,還把後邊的工作建設性的做的很好。陳總很滿意,也給女兒所在公司的高層領導去了一塊心病。陳總私下問女兒,能不能到他們航空公司來工作?要多少年薪讓女兒說。女兒婉言謝絕了。

近兩年經濟形勢不好,女兒所在部門有五百人,其中有五分之一的人沒活干,面臨被裁員。而女兒的活卻干不過來,兩個高級經理搶著用她。可以說女兒在這個人才濟濟的跨國公司裡站穩了腳跟。

女兒能有這份高薪、高職的工作,靠的不是家長有什麼權勢,不是有什麼社會關係,不是走後門、拉關係、潛規則,也不是名牌大學的高學歷,而是有真、善、忍宇宙法理的指引。其實,無論在什麼行業、什麼階層,做好了人,就能做好了事。

故事2:姐姐起死回生

二零一九年七月的一天,我七十九歲的姐姐突然憋氣,臉發紫,一會兒就不省人事,急速的送往醫院。此時心臟已停止跳動,處於腦死亡狀態,醫生電擊心臟搶救了三次,帶著呼吸機。一下午一夜,醫生下了四次病危通知,告知家人已經沒有什麼治療價值了,建議讓帶著呼吸機坐120 救護車趕快回家,怕走的晚了慢了回不到家。全家人哭成了一團。

在回家的路上,跟車的醫生摸著姐姐的頭,幾次催促司機要快點!快點!我和外甥(同修)在心裡發出強大的正念:告訴姐姐,不能走舊勢力安排的路,現在不能走,你的使命還沒有完成,還有很多的眾生等你去救度!要跟師父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我們這樣一刻不停的跟姐姐說。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姐姐好像聽進我們的話了,點了點頭,快到家時腿還動了動。

又過了二十多分鐘後,到姐姐的老家了,一看院子裡站滿了人,都是來和姐姐見最後一面的人。

進屋後,姐姐已清醒了,她向家人示意把呼吸機拔掉。外甥對我姐夫說:爸,我媽插呼吸機太痛苦了,給我媽拔了吧?姐夫對我姐說:老郭啊,這是你的意思,不是我願意的,一輩子我聽你的話,拔了吧,不差五分鐘。說著就讓醫生把呼吸機給拔了。

當時,姐姐大叫了三聲,瞬間好多了。她問:我這是怎麼了?我這是在哪兒?家裡怎麼這麼多人?我們告訴她:你得病了,現在在老家,親朋好友都看你來了。姐姐聽後,一一向來人們表示感謝,而且連稱呼都一個不差。

姐姐又活過來了,很多人不相信,專門去了趟姐姐家親眼所見才相信了。鄰居們都說:大法確實挺好的,能讓死去的人又活過來了,真是太神奇了!

幾天後,外甥去醫院結帳,院長(朋友)問:把你母親的事情都處理完了?外甥說:我媽又活過來了。院長根本就不相信,表情有些嚴肅的說:某某,你真敢說話,你沒有不敢說的話,就你媽那心臟,堵了二十三公分長,本來那根管長二十一公分,她還堵出二十三公分長,她怎麼還能活?外甥馬上叫家人發了一個姐姐的視頻。

院長一看確實是活過來了,感慨的說:你媽真是一個傳奇,一顆不老松,我們醫院從建院以來,這是第一例:得這樣的病又活過來了!了解情況的醫生也都說太神奇了。

這次姐姐得重病起死回生,使不少人相信大法能祛病健身很不一般,對大法有了一個正確的認識。家裡的人更相信大法好了,兒媳也開始學大法了,多年放棄不學的女兒又從新開始學法了,他們全家人無比感激師父的救命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故事3:一個真實的故事

前幾天同修講了一個十幾年前發生在他們村的真實故事:

十幾年前,村裡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忽然得了怪病,整天渾渾噩噩,不睜眼睛,說胡話。父母帶她去了能去的所有醫院,嘗試了各種方法,都無濟於事。醫生下了多次病危通知,讓家人準備後事。親戚們聞訊,都來看她最後一面,她看到親戚們來,要麼嚇得躲起來,要麼狠狠地說:「你是誰?!我不認識你!你走!」親戚們只能無奈地搖頭,慨嘆和惋惜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妙齡女孩即將不明不白地離開人世。

後來,有人給女孩家送來了一本寶書《轉法輪》,想讓她看看。一天,女孩忽然對媽媽說:「我學法吧。」家人很是驚訝,因為這是她這麼多天來很少說的一句清醒話。那天下午她媽媽去照顧她生病的姥爺,因不放心女兒一人在家,中間就回來看了看,回來時看到她正在那裡翻看《轉法輪》這本書。看到女兒沒事,媽媽就又去了女孩的姥爺家。等到媽媽回家時,看到了驚人的一幕:院子裡居然晾滿了洗過的衣服!病危快死的女兒居然奇蹟般地好了,而且把家裡的衣服都洗!女孩只翻看了《轉法輪》,有可能都沒有看完一遍,就奇蹟般好了起來,這在醫學上都無法解釋的奇蹟就實實在在發生在這個農村家庭。

再後來,女孩和大家一起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忽然白眼一翻,暈了過去。同修們知道她不會有事,就讓她躺在那裡沒動她。當時冬天穿著棉襖,大家都清清楚楚看到她身體裡面一動一動,好像有東西在不停地拱啊拱啊。大家都知道這是師父在給她清理身體上的附體和亂七八糟的東西。沒過多久,她醒了,從此完全好了,再也沒有犯過病。

家人無比感激,大家紛紛稱奇,女孩的家人也轉變了對法輪功的態度。她媽媽走入了大法修煉。她爸爸在今年疫情期間過年時還給師父買了最貴的水果敬上。

法輪大法是拯救人類的高德大法,大法恩澤無量眾生,多少人從中受益!世人啊,不要再相信紅魔謊言,趕緊了解真相,渡過劫難。

故事4:與三輪車相撞

二零一零年秋季的一天,從家去農貿市場的路上,我騎著摩托車被一輛突如其來的三輪車撞倒,車子被撞出去很遠,我也被啪一下撞在地上,在地上躺著起不來,感覺全身像散架子似的。

司機下來說:「我扶你起來吧,別在這躺著了。」當時我心裡就念:「法輪大法好」,想我沒事兒,結果我支撐著就起來了,但感覺兩個髖骨和骨盆劇烈的疼痛,像針扎似的。我試著走幾步,感覺沒事。可我的摩托車外殼卻摔的粉碎,但車子推起來還能騎。

這時,司機和他的朋友(也是開三輪車的)就問我怎麼樣啊?怎麼辦啊?我說:「我沒有事,不會訛你們的,我是學法輪大法的。」他的朋友當時就笑了,說:妥了,若是別人就得個千兒八百的。然後司機推起我的車,我坐著他朋友的車就去了修理部。結果去了兩個修理部都沒有配件,最後他從兜裡掏出四十多元錢說:「這錢給你吧。」我說:「你不用給我錢,你就謝謝大法師父吧,是師父教我做好人,遇事先想到別人,只是我不知道上哪去修,又行動不太方便,讓你幫我找地方修一下。」他激動的說:「我今天是遇到好人了,看你連皮兒都沒破。」我說:「這都是有大法師父保護,法輪大法神奇、超常。」

到家後,家人問我這是咋兒的了,我一說,小姑子和婆婆就說:「咋不上醫院呢?」我說沒事。

說是沒事,一看肚子上起了一個雞蛋大的血包,躺在床上要下地得在床上滾半天才能起來,挺著身子,彎腰都費勁,儘管這樣,我照樣給家人做飯,照顧他們。在家休息了兩天就上班了,當時走路很吃力,我就打車上班,計程車司機看我的樣子說:「你有腰脫啊?」我就給他講了我被撞的經過,他說:法輪大法真好。

在班上同事們看我之後都讓我去醫院,我說我有師父管,我學法輪功一切都會好的。果然沒幾天,我一切恢復正常了,讓同事們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故事5:村書記說:「我這就退」

昨天在小區門口買菜,是一位中年大叔,買了點黃瓜,稱完四元多,我說給你五元,又稱了兩樣菜,都沒抹零頭,他很高興。我們就聊起天來,他說菜是自己地種的,放心吃。

得知他是我小區附近那個要拆遷的村的,我說:「聽說有的拆遷能得到二三百萬補償金呢!」他不屑的說:「那點錢算什麼?根本沒看眼裡,我家本來就有幾百萬。我在村委,還掙工資呢。出來賣菜是打發時間。」

我一聽他口氣很大,有點吃驚,知道他肯定是個體制內的既得利益者。便問他:「那你是黨員吧?」他矢口否認:「不是啊。」

我問:「那你一定入過共青團和少先隊吧?你看現在全國第二波疫情又開始了,咱們這也不一定樂觀,過去人們把管瘟疫的叫瘟神,這瘟神可是長眼睛的,就是衝著中國共產黨來的,共產黨是無神論的組織,咱可要退出團和隊,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躲過瘟疫,保平安的。」

他忙說:「我這就退。你說的我聽說過,有信仰的人沒有得瘟疫的。」

他拿出手機微信點開來,「你看看,我叫某某某,是我們村的書記,我是群主,我是黨員。」我見他在微信群裡果然是群主,微信名還是真名字,就說:「用你名字中的某某兩個字作為化名,我幫你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回去也跟家裡人說說保命的方法。而且現在美國計劃制裁中共黨員,有過人權迫害的還會被凍結資產,家屬和子女會被驅逐出美國。」

他趕緊說:「聽說這個事了,肯定有一部份黨員會遭殃的。」我這才明白了他為什麼一開始不敢承認自己的黨員身份。

他又說:「你記下我的電話,給我打過來。」我說:「電話很可能是被監控的,我就不給你留了,這監控也會影響到你,別對你有不好的影響。」他這才不執意要我的電話號碼,說:「我們開會時都講了,知道監控你們。」

他又打開手機的相冊,說:「你看看我在看什麼?」我一看是《推背圖》,我說這上面早就預言了今天的事了,你再找明朝的劉伯溫預言看看,今年發生的瘟疫也早預言了。他點頭,「我都知道。」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