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50)念九字真言 哥哥起死回生

編者 蓮子


【正見網2021年05月13日】

故事1:念九字真言 哥哥起死回生

今年三月十三日,突然接到「失聯」十幾年的娘家人的電話,說九十歲的二哥病危,他想見我一面。我的第一句話就是:「不要害怕,我哥沒事。明天我就回去,我哥就好了。」

第二天,我乘了六個小時的長途汽車趕到老家。我進門的第一句話就是:「法輪大法好!我哥沒事。我哥真有福,我是修大法的,師父讓我回來救我哥。」

我把大法真相護身符送給家中的每個人,告訴他們,大法師父講:「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濟南講法答疑》)我哥有我這個修法輪大法的妹妹,會很快好起來的。於是我讓家人和我一起在二哥身邊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侄女問二哥我是誰?二哥清清楚楚的說出了我的全名。侄女說:「我們大家天天輪流問他『我是誰?』他一概不認識。」在場的人都笑了。

我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用大大的字寫在一張厚紙殼上,用國語教二哥念。二哥說他不會用國語念,我說:「那你就用方言念吧,因為你誠心念了,大法師父就會幫你!師父無所不能,什麼都知道!」我告訴他沒事時就誠心念。

晚上試著餵哥哥喝口稀粥,第二天他就能多喝幾口了,雙腿也開始消腫了,人精神多了,家人也都放心多了。我給他們講我修煉後,無病一身輕,多次化險為夷的故事,要他們牢記九字真言,和哥一起念,讓他早日好轉,還把他們各自上學時入過的邪黨的組織統統退了。

第四天我就回自己家了,因為第二天是小組學法日,不能耽誤。

回來後的一週內,老家的人天天來電話告知二哥好轉的消息。其實我回來的第二天,大侄媳婦就說:昨日晚餐後就讓侄子陪著我哥散步了。還說,我侄子告訴她:「姑姑要我們常念九字真言,你罵我時我不能還口,要忍。我們要做到真善忍。」他說以後不罵我了……
娘家那邊天天傳來二哥的好消息。

就這樣,被醫院診斷無法醫治並拒絕治療,肺癌末期,癌細胞擴散,雙腳浮腫的九十歲的老人,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轉危為安。請問:天下哪位名醫能做到?事實證明師父說:「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 (《洪吟四》〈對聯〉)。這是千真萬確的!

我們全家叩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故事2:邪黨書記說:共產黨淨扯淡 共產黨完了

邪黨書記說:共產黨淨扯淡,共產黨完了!

今年「七·二零」前後,公安局警察一直打電話騷擾我,我不接電話,他們就開著警車到單位來找我。

單位書記給我打電話說:「公安局的人來找你,經理問他們啥事,他們說核實點事,也不說核實啥事。你知道啥事嗎?」我告訴書記:「我本身是單位的老職工,這些年我啥樣你們都知道,能有啥事?不就是因為信仰問題折騰你嗎!其實警察也是不明真相的受害者。」 聽完我的話,書記氣憤的說:「沒事,你把手機關了,我來對付他們!共產黨淨扯淡,共產黨完了!」

明真相的鄉親幫我賣菜

我今年65歲了。十多年來天天堅持面對面講真相,春夏秋冬,風雨不誤,逢年過節,從不間斷。對我來說,已經形成自然,每個星期日,騎著摩托車帶著同修,去農村講真相救人。作為我這個年紀的人還能騎摩托車,如果不學大法,想都不敢想!是我有救人的心,師父就給我這個能力。

丈夫開了一塊荒地種了點菜,吃不完,一般送給左鄰右舍。一次丈夫把摘的豆角、黃瓜弄回來,我一看,這麼多怎麼辦?吃不了就放壞了,我想到附近有個菜市場,我講完真相回家已經十一點了。我抓緊時間把菜推到市場去賣。接近中午市場沒多少買菜的人,一個賣菜的和我說:這菜多的都成災了。意思是賣菜的人太多了。我一看,真是,賣菜的比買菜的人都多!算了,不賣了,不能誤了中午十二點發正念和午後學法,還得看外孫子呢。

正想收拾回家,突然來了兩個人,走過來說要幫我賣菜,誇我的菜如何好,大聲說:「這是法輪功李大師的弟子,買她的菜不會上當。」我就和他小聲說:「別說這個,市場這兒啥人都有。」這個人卻說:「別怕,誰敢亂來,我和他拼了!」

另外一個人在我左邊替我賣菜,幫我收錢,同時幫我找零錢給買菜的人。

也就十幾分鐘菜就賣光了。我一看,這倆人這麼好,我得救他。我剛一開口他就說:「你到我們村去過,你早幫我退了!」

原來這倆人都是聽過我講真相得救的人。

「這真是一本寶書啊!」

最近女兒無意間在手機上翻到了破網軟體,看到了一些國內看不到的信息,說內容很好。前幾天就給她的一位大學校友也安上了這個破網軟體,她看了被中共封閉的消息也很受啟發。

隨後這位同學就問我女兒《轉法輪》一書在哪能找到?女兒把這件事跟我講了,我便把珍藏的一本新的《轉法輪》讓女兒轉送給她。

女兒把《轉法輪》給這位同學時就告訴:看書前先洗手;不要把書弄髒;不要在書上寫字或畫線等。並當著同學的面就給書包了一層潔白的書皮。當女兒把書交到這位同學手上時,她的同學驚訝的說:「我的頭腦立即就有反應,覺的『嗡』的一響,這真的是一本寶書啊!」立即從兜裡掏出了五百元錢,讓轉交給大法弟子的資料點,做真相資料用。

聽到女兒這麼一說,我的心頭一熱,眼淚就流出來了,心想:這就是大法的感召力!按著師父的要求:「走好最後所剩不多的路吧。」[1]有多少眾生需要救度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棒喝》

故事3:誹謗大法 家破人亡

我家樓上鄰居夫妻倆都是邪黨黨員,我是在二零零四年年末搬進這個樓的。

我剛搬去幾個月,還沒來的及給他們夫妻講真相,有一次我從老家探親回來,快到家時碰到樓上的鄰居在遛狗,她見我就跟我說:「昨天晚上我們門洞著火了,是法輪功放的火!」我趕緊說,你可別瞎說,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都是做好人的,怎麼可能放火呢?她一聽我這麼說覺的很意外,就說:「怎麼你也信法輪功啊!」我沒有正面回答她,因為探親回來手裡拿了很多東西著急回家,也沒有想好怎樣給她講真相,加上那時候自己剛走回大法修煉,覺的自己正念沒有那麼強,心想回家多發發正念再找機會仔細給她們講真相。

兩天後去她家給她講真相,她還是不認同,還覺的自己是個黨員,非常的自豪。

又過了幾天,一天晚上十一點多鐘,就聽到樓上吵吵嚷嚷的,我趕緊穿上衣服到門口聽動靜。我隱隱約約聽到好像是說法輪功放火什麼的,我就趕緊出去往樓上走,想問個究竟。她家門口有幾個鄰居,她夫妻倆看到我就不好意思說是法輪功放火了,我問她們怎麼了?夫妻倆都改口說不知道是誰在她家門口放的火,女的說已經報警了。一會派出所的人就來,我一聽心想我不能走,派出所人來了我怕她胡說八道說是法輪功的人放火,我就等派出所來人,看她怎麼說。不一會派出所的一個警察來了,警察看了看說,你家門口的東西太多了,清理一下,以後少放點東西。說完就走了。幾個鄰居也都回家了。我一看,警察走了,我也回家了。

我這一宿翻來覆去的怎麼也睡不著,心想:她接二連三的對大法不敬,怎麼辦呢?那個時候我還不懂向內找自己,法理也不太清晰,就知道大法好,也不怎麼會講真相。心想不會講也得講,也知道在我身邊的人都是有緣人,不能讓她再造業了。

師父看我真心想救她,就給我智慧。我突然想起來了給她寫信,然後我就開始寫,從早晨一直寫到晚七點多鐘,因為寫信對於我來說太難了,那時我剛做資料,我想不能列印出來的,我得用手寫,覺的我是誠心為她好,雖然寫字慢還有很多不會寫的字,還得查字典,可耽誤時間了。好不容易寫了四、五張信紙,但我是用心寫的,寫完後趕快裝好信封我就求師父讓她下樓,我好當面給她。

一會就聽到她敲我家對門鄰居的門,因為她與我對門的鄰居關係很好。我趕緊出去把信給她,我說:王姐我給你寫了封信,你好好看看,她笑著接過去了。以後見面倒是挺客氣的,但看見外面貼的真相不乾膠她就往下撕,她的手經常起小水泡出黃水,就像腳氣似的那種,還有一身的病,特別是糖尿病,天天吃飯前打胰島素,那時她也就是五十多歲,她還經常跟鄰居借錢,幾乎所有鄰居都借遍了,我家對門鄰居已經借給她五、六萬了,光借不還,可能就跟我借的少,只三百元。

後來聽說她是為兒子還債,她兒子炒股賠錢了,她兒子結婚好幾年也沒有孩子,後來兒媳婦也跟她兒子離婚了,最後誰也不借給她錢了,她就借高利貸,夫妻工資卡都壓在高利貸那裡,為了還錢房子都賣了。她家天天無論白天、晚上都有人敲門討債,後來就是砸門,她乾脆就不給開門了,他們夫妻天天吵架,男的天天喝酒罵她、砸東西,我就在她家樓下聽的清清楚楚的。

每次她見我面都說,過幾天就還你錢,我就說不用還了,錢不要了,我又給她講了幾次真相,讓她退出邪黨組織,她還是不退。一次我說,姐你應該轉變觀念了,法輪功是修佛的,你以前說法輪功人放火,你也知道我也是煉法輪功的,我倆鄰居這麼多年,你也應該了解我了,你看我是象放火的人嗎?她說我不是說你。我說那就跟說我一樣,我們都是修真善忍的人,怎麼可能放火呢?大法師父教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不修煉的人誰能做到?現在你的家庭狀況、你的身體,中共給你什麼了?善惡是有報的。你還不轉變觀念,你要那個黨有啥用?只能害你!她笑笑說,我不信是報應,別人也說過怎麼沒遭報應?我說遭報應是用各種形式的,不是千篇一律都一樣的,就像你跟人借錢一樣,有借多的、有借少的。然後她搖搖頭就不再說了。

不長時間她就出現了小腦萎縮,掉過臭水溝,說話也不清楚了,幾個月後她就死了。死後留下很多的債務,她兒子還經常領著一幫債主去跟他爸要錢,氣的他爸要跟兒子斷絕關係,後來他爸也搬走了。

被邪黨欺騙毒害的可憐又可悲的這一家人。

我真誠的勸告可貴的中國人,法輪大法弟子不斷廣傳真相,廣傳「九字真言」——「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是為了讓人們在亂世中,在大善大惡面前做出善良的選擇,從而避免作為中共的犧牲品被大劫大難捲走生命!切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雪梨法會講法》

故事4:他發誓說這本書他誰都不給

二零一八年春的某一天,我外甥女打電話說她不小心把孩子的奶瓶打碎了,叫我趕緊去買一個奶瓶交給公交車司機給捎過去。

我買了奶瓶到公交車車站,請司機捎去,司機說什麼也不給捎。我說孩子急用,我多給錢行嗎?司機說多給錢也不給捎。我只好下車等下一班車,看看司機給不給捎。

我順著公交車站往西走。對面過來一個六十多歲的大哥,問我去新華書店怎樣走?我告訴他路線後,問他:「大哥,您是哪裡人?」他說他是徐家鎮人,去書店買書。我說:「您這麼大歲數還喜歡看書,我給您一本書看看吧。」他問什麼書?我說:「法輪功真相。」

沒想到他高興的說:「好呀!」接過去真相冊子就說:「大妹呀,你能不能給我找本《轉法輪》?」我問:「您怎麼知道《轉法輪》這本書的?」他說:「我從十六歲就得了失眠症,今年六十四歲了,到處治這個失眠,這麼多年都沒治好。有一天早上,我在家門口看到一本書,書上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能祛病,能得福報。我就按照資料上寫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妹呀,你不知道啊,我的失眠真的就好了!真的好了!哎呀,太神奇了!我就急著想看看《轉法輪》上都說了什麼,咋會這麼神奇?上哪找呢?我就想到縣城來看看書店裡有沒有?」

我說:「大哥,您不用去書店看去了,哪個書店都不會有。一九九九年以前有些書店裡有賣的,現在中共邪黨這麼殘酷迫害法輪功,它能讓賣嗎?海外書店裡有賣的,因為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我接著說:「大哥,您就在這等著,我回去給您找書去。」

我馬上開車回家拿書。回來看到那位大哥翹首以盼的樣子,我很感動,感動的是大哥沒有被邪黨的謊言欺騙,念九字真言得到福報,知道生命的來源了,想看《轉法輪》得救度;難過的是,這麼好的大法被邪黨的造謠謊言誣陷,欺騙了多少世人。

我把書鄭重的遞給大哥,並對他說:「大哥,您回去看書時一定要洗手,這不是一般的書,這是一本天書,大法弟子都特別敬重這本書,您想學您就留著,不想學遇到講真相的大法弟子你就給他們。」大哥馬上把右手舉起來說:「我發誓,我一定珍惜,這本書我誰都不給。」

這時車來了,大哥高興的拿著書上車了。我心裡無限的感慨,感慨的是大法師父為了眾生的得救操盡了心。

大哥上車走了,奶瓶也捎走了,大哥坐的車和我想請司機捎奶瓶的車是同一路車。

故事5:兒子支持大法 福運相隨

自從我修法輪大法以來,兒子始終支持我修煉,他自己也看過大法書,也特別相信法輪大法好。多年來還幫助我和其他同修做了很多證實法的事。

二零零八年我被非法勞教。他去勞教所看我時,勞教所獄警隊長叫我兒子轉化我,兒子對他說:「修煉法輪功後我媽身體好了,修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是你們錯了。」那個隊長啪一拍桌子,嚷道:「天安門自焚……」我兒子比她拍的聲音還大,說:「是假的!我媽身體好了才是真的。我要給我媽請律師!」那個隊長就蔫了。

從那以後那個隊長對我的態度變好了。二年非法勞教結束回家那天,我兒子放鞭炮,設宴慶祝。親戚、他的朋友來坐了兩桌。吃飯時,他告訴大家:「我媽學的法輪功好,沒有錯。」

回家幾天後,當地「六一零」人員來家騷擾我,正趕上兒子在家休假,他把他們給攆了出去,並正告他們以後不要再來了。

有一個外區同修因欠外債,幾乎要修不下去了。他知道後,把錢給同修送去叫他先還帳,說:「挺直腰板!學法輪功沒錯,以後會越來越好的。你看我媽從勞教所回來十幾天就蓋房。我們村人都佩服她。法輪功真好!」

有時我兌換真相幣錢不夠,他就給我。南來北往的大法弟子到我家他都對他們好,有困難的他能幫就幫。具體事不多說了。

兒子買了一輛幾十萬的好車。都知道北京的車號不好搖,我兒子在三年內,居然搖了兩個號,自己留一個,另一個給了同修。村裡的人都納悶:有的人家三個人搖幾年了都沒搖上,他一人就拿到了兩個號,真幸運!

他在單位當官,從不收禮,想換工作,總能找到很如意的工作,工資高。他經常給同事傳播大法真相。他說我的福是因媽媽修大法,大法師父給我的。

現在當地的人都羨慕我們家。我講真相大多數都信。

願世上能有更多更多的人認可法輪大法好,擁有心靈的安詳、家庭的美滿、事業的發達,躲過瘟疫,幸福長伴!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