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大法緣 實修自己多救人

日本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7月06日】

我在師尊安排的這條修煉道路上,參與到全球電話營救平台這個救人項目中、迄今為止正好有9個月了,在這9個月中,我感受到平台在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在營救國內大法弟子、在震懾另外空間邪惡、力度上的量不可估。感受到創建此救人環境,為這個環境奠定了堅實基礎的同修的堅韌毅力與付出;感受到一個良好的修煉環境,來自於大法;來自於一群站在法上看問題、站在法上解決問題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的共同維護。我很慶幸自己每天都能夠在營救平台這個修煉環境中被熔煉。

師父在《美國東部法會講法》中說:「人單一的吃多少苦並不一定代表著什麼,關鍵是集體修煉那個環境能熔煉人。」 營救平台的每一通電話都是打給大陸的公檢法系統人員,因為他們是實行中共違法迫害法輪功命令的中樞部位,每一通電話都是以救度其系統人員本人及家屬及營救、減少被非法抓捕的善良大法弟子為宗旨的,所以我深深的知道,我們每一位撥打電話的同修肩上的擔子是艱巨的,同時也慶幸自己及同修能有這樣的機會擔此重任,去完成師父給我們安排的這條正法修煉之路。在一次次聽同修們的交流過程中,感受到了同修們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時展現出的在法中修出的洪大寬容與慈悲,每一位同修的發言對於我來講都很珍貴,我看到營救平台上的每一位同修都是一顆光芒四射的亮點、光照寰宇。這一切促使我在營救平台講真相,證實法穩穩地紮下了根……

〈一〉用平和的心態打動眾生

過年打大專案的時候遇到這樣一位眾生,是一位女士,聽語氣很強勢,撥通後先跟眾生送上新年問候,她沒吱聲掛斷了,我又撥過去,她又接起來,我跟她說:「對不起,我是從海外打來的長途電話,剛才掉線了,」告訴她病毒在變異,送她「九字真言」,對方一聽問:「你是法輪功?別再騷擾我!」掛斷。我聽得出對方被謊言毒害相當深,我再次撥過去,她又接起了電話,為儘快破除她對法輪功的誤解,第一時間告訴她,「天安門自焚」是偽案,是江澤民為栽贓陷害法輪功而一手炮製的造假新聞。她聽後大聲沖我說:「我們家鄰居就是煉法輪功的,4口人都煉,都跳樓自殺了,我親眼看到的,你還說是假的,不要再打了,滾!」電話掛斷,她非常激動,我沉默了一下,不知為什麼我很想安慰她,我感受到了一個生命被邪黨謊言蒙蔽,折磨得這麼痛苦,一個明明是白的東西,她那麼投入的、動情的相信了東西是黑的,真的可憐啊!

我再次撥通電話,對方再次接起,我向她誠懇道歉,跟她說:「對不起,時間不早了,我真是打擾到您了,剛才聽您講的,看來您對法輪功的誤解很深,仇視佛法是非常危險的,我不放心您,又打過來,我快點說,不占用您太多時間,」我用法理告訴她,《轉法輪》這本著作裡我們師父說:「煉功人不能殺生,」在其他著作裡也告訴大家:「自殺是有罪的,」我再告訴她,真正的法輪功修煉人不會去自殺的,反過來講去自殺的人,他也絕不是一個真正的法輪功修煉人。並推薦《轉法輪》這本著作給她,告訴她大法的洪傳與美好、請她親自去讀一讀,就能辨別了。我繼續給她講,講到邪黨本質的時候,她表示出反感,並拋出她的心結:「你們美國好,瘟疫咋還死那麼多人?中國都沒死幾個?」隨後又掛斷電話。

稍後我再次撥通電話,再次給她道歉:「打擾她了,」我跟她說:「明白了真相的同胞稱我們的電話是救命電話,可我今天只給您講到一半,如果您因不明真相,而不能平安渡過劫難時,您知道我會是什麼心情嗎?我會很傷心、很自責,因為我沒能給您講清真相,沒能幫您幫到底。」這時她開口了,態度完全變了,推心置腹的跟我說了她的一些個人情況,我告訴她:中共已被國際上定性為跨國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已被認定為是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與納粹同罪;迫害法輪功已招來第二次天譴——瘟疫,第一次是薩斯病。所有和中共合作的華爾街集團、大公司、智囊團,他們手中握的是沾滿鮮血的錢,他們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迫害維吾爾人,迫害藏傳佛教,基督教,他們也知道「六四」天安門事件,但是為了利益,他們不為此發聲,視而不見。西方有句話叫「雪崩發生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是一個道理,所以美國會死那麼多人,我還告訴她:中共一貫的謊言,您要想知道真實的死亡人數,那就等於在竊取中共國家機密,據網上報導,僅武漢就賣出4萬個骨灰盒,對方不做聲,一直靜靜的聽,最後她很誠懇的說想聽大法的歌曲,只是當場我沒有條件滿足她,過後給她跟進了網址。

整個過程我心裡一直保持著平和狀態,沒有被眾生的任何情緒所帶動。師父在《音樂創作會講法》中講:「而平和狀態才是善的,實際那才是真正人的狀態。平和中也有高潮起伏,是完全理性的,平和中也有輝煌的展現啊,可是是以平和為基礎的。」

〈二〉珍惜每一次大專案

我的個人體悟:在營救電話這個項目中,每一次大專案的重要性,它不僅僅是同修去實施提案、籌備、撥打、救度更多眾生,震懾、消除另外空間更多邪惡、等等這些方面的修煉,它也同時給我們營救平台每一位同修提供了一個修煉中時段性總結的這麼一個機會。這個機會促使我們減少或避免寬鬆環境下容易產生的安逸心、促進同修們在一起比學比修……

在上周撥打【北京市重點専案】時,遇到這樣的事情,專案的最後一天,凌晨我做了個夢:場景中有三個人,單位領導、客戶和我,我們在單位偶然相遇,這位客戶我們彼此並不相識。倆人見到我時,就聽客戶很驚訝的對領導說:「她怎麼這麼年輕」!夢中展現他的心理是,他聽說過我的實際年齡,但當他見到我時,他覺得差異很大。這時夢中的我靜靜地看著他們,我的腦中開始閃現大法:《轉法輪》中師父說:「性命雙修的功法,從外觀上給人感覺很年輕,看上去這個人和實際年齡相差很大。」就這樣法在腦中不斷地閃現。過了片刻夢裡出現另一場景,就聽單位領導跟客戶說:「她那天在900平台發言時,那個差勁啊,」夢裡感受到他們那種鄙視的表情、嘲笑、是那種發自他們內心的嘲笑,而且很強烈,真是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回頭一瞅,那倆個人面目表情惡狠狠的,正說在火頭上,他一下子就受不了了,火就上來了,可能馬上跟人家幹起來了。」。這時夢中意念打過來:夢中的我輕輕低下頭,心中沒有一絲漣漪,沒有一絲對對方負面的想法、沒有一絲被帶動、心中是恬靜的……我對夢中情節的感觸是:夢中方顯我們修煉的扎不紮實、修煉中,我覺得我們就是應該秉持那種謙卑、人講「海納百川」,深水無聲中飽含著慈悲!我們是修煉人,我們更是要超越常人的!

緊接著進行那天專案的撥打,在撥通的電話中,大約是有7位眾生接聽時間在30分鐘左右的,而且都是那種眾生讓我們感到很放心,感受到他是在聽的那種,有的是在開頭有爽快的回應,有的是在中途讓你感受到他在聽,那種眾生對於我們講真相的認可,那種「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氛圍、煞是讓人感動。一天的撥打下來,喻其是收穫滿滿,一點不誇張。

我悟到,這一天的撥打成果跟凌晨夢中的自己的心性體現是緊密相關的。為什麼這麼說:①雖然是夢,按照師父的法理它不是夢。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的主意識,也就是主元神,在夢中夢到親人到了跟前;或者確確實實感受到一件事情;看到什麼東西或者做了什麼事情。那麼就是你的主元神真正的在另外空間裡做了什麼事情,看到了什麼事情,也做了,意識清楚、真切,而這種事情確確實實是存在的,只不過是在另外的物質空間中,另外的時空當中去做的。」。②修煉人、不僅僅我們符合了法的修為在證實著法、我們在法中修出的外觀,狀態同樣在證實著法;夢中第一場景體現出的是對那一段法理解上的紮實度。是對師父的法從感性認識到理性認識上的昇華。③面對嘲笑,沒有一絲的心理負面反應,那是修煉中體現出的心性上的提高。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

我悟到:我們做大法的事,真的是我們平時學法、修煉的影射。師父在《大紀元新唐人媒體法會講法》中說:「所以不管怎麼樣,再忙大家也不能忽略了修煉,再沒時間大家也得學法。那樣做起事來才事半功倍,才能做好你們該做的。」

〈結語〉

其實就在寫這篇交流稿的同時,我也在向內找自己,找那顆攥在手裡明知卻不願放下、找那顆隱藏在深處不易被察覺的人心。找那顆曾在睡夢中,過色慾關卻沒過去的「色慾心」。對「情」執著的那顆「人心」。「人心」僅僅是找到了還不行的,還要拿出勇氣去掉它!做到是修!雖然很難、但是那是從人走向神的必經之路!「向內找」也是我們營救平台最璀璨的一顆亮點,這顆亮點在圓容著大法所要、圓容著師父所要!雖不足之處沒有都寫出來,可是自己得知道還有哪些方面是必須要做好的,有沒有念不正的時候,因為念不正直接就在影響救度眾生!

師父在《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我想啊,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我們每個人憑著一張嘴對所有那個地區的人講真相是講不過來的,大法弟子在修煉正念正行中的能量、修煉的威德也在起著作用。」師父還說:「其實,如果你們念很正,走在街上、生活在你的城市裡,周圍一切的環境都會被清理。」

所以我悟到:我們平時的一思一念真的不能夠脫離法,包括生活中的小事,時常端正自己的修為,不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要以法為師、一定一定不要忘記多學法,讓自己熔於法中,在不斷的學法中產生正念,才能保持正念正行,做到實修,才能在迷中不被世上亂象所干擾、才能不影響到救度眾生,才能讓我們的一通通電話,化做一通通慈悲!去淨化眾生。把大法的輝煌通過我們的講清真相,傳遞給眾生!

感恩師尊一路上的慈悲呵護與點化!也感謝平台同修們的幫助以及不足時的理解與寬容!望我們互相珍惜、在師尊為眾生罪業的巨大承受中為我們開創的修煉環境裡,比學比修!繼續在營救平台共同精進!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