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好壞出自人的一念」的一點體悟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7月13日】

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我在二十七年的修煉中越來越體會感受到師父講的這句話的深刻含義。這一念是修出來的正念,也是神念,是建立在對大法,對師父堅定的信念之上的,隨著心性的不斷提高,這一念會越來越強大,而且力可劈山。這一念不但表現在遇到魔難的時候,而且體現在方方面面,體現在生活、工作中遇到的問題,碰到的矛盾,對待事物的看法與處理上。也就是用人的一念,還是用神的一念來對待的問題,這一念就會帶來截然不同的結果。在此我談談我的一點體會。

一、有師在,有法在怕什麼

二零零零年,我和妻子去上訪,被綁架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出看守所後我又被單位看守在單位保衛科達半年,當聽說要強制我和妻子去「洗腦班」轉化後,我與妻子商量,決定辭去工作,離家出走,抵制邪惡的洗腦班,不讓邪惡得逞。臨走前,我給看守我的人寫了一封信,講了我離開的理由,同時告訴他,將我的信交給上邊後你就沒事了,因為你是攔不住我的。離開家時我和妻子身上只帶了三千元現金,另外帶了個銀行卡。當時妻子擔心的說:只這點錢,銀行卡還不知能不能用,怎麼生活呀?!我不假思索的說:「有師在,有法在,怕什麼?」[2]有師父呵護,我們還怕沒有地方住、沒有飯吃。就這一念,我們在師父的呵護下,在離家出走的十一個月裡,我們走了十多個縣市,投親朋好友、老戰友、老同學,甚至朋友的朋友。所到之處,我們都要先向他們講法輪功遭迫害的真相,講明我們離家出走被公安通緝的情況,但是都得到他們的熱情接待,都說:你們又不是做什麼壞事,就是個信仰問題,我們不怕,你們願住多久,就住多久。所投靠之處,不但生活上給予我們關照,離開時都免不了塞一些錢給我們。期間除單位派人四處找我們;公安還「內部通緝」我們,設路卡查我們,機場、酒店都發有我和妻子的相片。公安國保警察,幾乎找遍了我們的親戚和家人,並且威嚇他們知情不報,就是犯窩藏罪等等。據警察後來講,連我們不知道的原籍老家的親戚他們都去找了,並且還按照我在部隊時的一個集體照,找遍了所有的戰友。但往往都是我們剛剛離開住地,警察就找上門。有一次,我和妻子剛上了一輛中巴車,找我們的警車就從旁邊開過。有一次,我們剛離開一個城市,送我們的朋友返回時,就見設了攔截我們的路卡。

在離家出走期間,我們除向親朋好友講真相,還給戰友、同學、老師寫公開信,給各級部門、領導寫申訴信。我們離家出走後,公安為了找我們,不斷騷擾女兒,為抵制邪惡騷擾,女兒也被迫離家出走。走時我們身上只有三千元現金,幾個月下來我們不但沒有用,還用親朋好友接濟的錢購買了手機、電腦、雷射印表機、掃描儀等做真相資料用的設備,在同修的協助下,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建起來了真相資料點。後來當我們剛變換駐地就遭國保警察綁架了,一家人被非法勞教。事後聽妻子講:由於到處躲藏,有家不能回,時間一長,她產生了厭倦的心,心想還不如讓警察抓了,大概這一念真讓舊勢力鑽了空子。

二、你們可不要幫著警察來干擾我

迫害開始不久的一個早上,突然有二十多名市公安政保處的警察闖進家來,一進家就要抄家,理由是有人說他的「經文」是我給的。一個警察要拿師父法像,我大聲喊,住手,你們做事合適點。他停住了,後來只是將書櫃裡我剛複印的幾張師父的新經文拿走了。隨後將我劫持到轄區派出所,二十多個警察審訊了我一天,我除了向他們講法輪功遭迫害真相,什麼都不配合他們,當天他們走後,就叫派出所警察將我關進了一間黑屋子裡。我地地處亞熱帶氣候,一年四季都有蚊蟲。我一進黑屋,除了感到屋子潮濕,有霉、臭、腥味外,就是蚊子嗡嗡的叫聲,還不斷向我顏面撲來。我心裡對蚊子說:我可是大法弟子,現在遭迫害,你們可不要幫著警察也來干擾我。大概也就是我的這一念,蚊子不叫了,屋子裡也不難聞了,隨之一個好心的協警給我送來了一截爛毯子,我半個身子躺在上面,睡在冰涼的水泥地上,雖然環境很惡劣,但是我依然睡得很香,一覺就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那幫警察又來繼續審訊我時,警察頭還假惺惺的說:他們怎麼會把你關在那麼個地方。我說:無論你們用什麼卑鄙手段也別妄想來改變我。他們接著又審訊了我大半天,最後他們什麼目地都沒有達到。最後警察頭說了一句:我真佩服你對自己信仰的堅持,說實話,我們很需要「叛徒」,但是我們也很恨叛徒。隨後他們就把我送回了單位。

三、有師父呵護,不會有事

師父講:「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在修煉過程中,我遇到了許多魔難,三次病業生死關和危險的事,但是我都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把它當作是提高自己心性的考驗,守住心性,在師父的呵護下我都闖了過來。

有一次,我做飯時炸肉,起鍋濾油時,肉掉進鍋裡,濺起來的滾油撒在我的整個右手背上,當時,本能的就將手往冷水裡伸去,突然想到:我是修煉人不會有事的,就將手縮了回來。雖然感覺手背熱乎乎的,發紅,還有些刺痛,但是我沒有管它,繼續該干什麼還干什麼,吃完晚飯後就什麼症狀都沒有了。第二天早上起來,發現右手中指和食指起了大水泡,我也沒有把它當回事,心裡只是想,那是被油撒時,有想用水沖的洗常人觀念,一個教訓吧。就這一念,還沒有到中午,手指上的水泡就消失了。

二零一二年,我再次被綁架,關押在看守所時,我身體突然出現不適,不但血壓升高,心臟還出現頻繁室性、房性早搏,我沒有當回事,但是看守所的大夫十分擔心,將我送進醫院,還進了搶救室,護士給我又是氧氣、又是心電監護,我都覺得好笑,醫院還下了「病危通知」,為此看守所還向同時被關押在看守所的妻子做了「告知」,但是我都沒有把它當回事。在醫院搶救室的三天裡,大夫用盡了各種降壓藥,還加用了利尿劑,什麼辦法都用了,可是我的血壓一直不降,心率不齊的症狀也沒有好轉,主任不解的說:怎麼會沒有效果呢?我說:我這是遭迫害出現的,藥對我們修煉人沒有用。後來換來看守我的警察,要將我用手銬銬在床上,我拒絕,並且就此堅決要求出院,看守所醫務室負責醫生來做工作,我仍然堅持出院,說:再這樣折騰下去,我會被醫院折騰死的。結果看守所的醫生只好將我拉回了看守所,等看守所醫生來檢查時,我的血壓正常了,心率不齊的症狀也消失了。在我的身上,大夫也見證了大法的超常。

四、我把絕食當「辟穀」

二零零二年,我被綁架勞教期間,開始我以抗工證實大法,後來由於勞教所拒絕女兒來探視、扣押我給從中央到各級部門的信件(包括家信),還將不願包夾我的包夾組長,無任何理由的捆綁(扎雞翅膀),於是我開始進行絕食、絕水、絕語(隨後因為我要講真相而開始講話)表示抗議,要求勞教所領導來解決問題。開始,勞教所領導以沒有空為由不來見我。  

在我絕食、絕水期間,勞教所似乎對我不理睬,但是隨時都在了解我的情況,因為他們最怕我絕水。開始絕食、絕水的第一天晚上,口乾的很難受,我就想,那些在深山裡修煉的人,無吃無喝都能修煉,我是修大法的,大法無邊,就當是「辟穀」吧!我也請求師父加持,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夜間還做了個夢,我一個人圍著大圓桌吃「大餐」呢。從第二天開始,什麼口渴、飢餓的感覺都沒有了,而且我的精神還特別好。警察看我絕食又絕水,但是精神還是那麼好,臉色紅潤,談起話來「中氣」十足,就問包夾,我有沒有偷偷喝水,吃東西,包夾說:法輪功(大家都這樣稱呼我)絕食、絕水後連口也不漱、臉都不洗,法輪功真是來真的。

到第四天,勞教所怕出事(主要是我不但絕食,還絕水),一位紀委書記才來見我,我向他指出了勞教所的一些違法行為,他答應向上匯報解決我提出的問題,大隊長也來向我表示,會認真對待我提出的問題,四天後我開始停止絕食、絕水,這以後,我的修煉環境更加寬鬆了。

五、我不是來坐牢的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我多次被綁架、關押、勞教、判刑,我都堅持自己的信念,不配合邪惡,我抱著既然被綁架進來了,我就當換了一個修煉、講真相的環境這一念,守住自己的心性。所以每次都沒有被邪惡加重迫害,做了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二零零五年我被判刑送到監獄的第一天,我所在監區的管教隊長就來找我談話,談話時他還一邊講著話,一邊剪手指甲、腳趾甲,最後他對我說:我不管你什麼原因進來的,只要你遵守監獄的規矩,不要為難我,我就不會為難你。我對他說:我不做任何承諾,因為我是煉法輪功,修煉真、善、忍被抓進來的,我沒有犯什麼罪,我不是來坐牢的,我有我的原則。他說:那你幹啥來了?我說:我證實法來了。他一震,立馬停住剪腳趾甲的手,放下搭著的腳問:你怎麼證實?我說:我剛才和你交談時就在證實著法,告訴你法輪功修煉真、善、忍做好人,人要保持著善念,才能走過劫難。

大概就是我的這一念,他交代負責集訓的監督崗,不要為難我。集訓一個月完後(因為就我一個人,所以監督崗每天帶著我到各個車間轉轉,還向我介紹法輪功學員),我被分配到了一個倉庫,安排看守我的兩個「包夾」都是同齡人,他們對我都很好,在生活上關心、照顧我。我被分配的倉庫的第一天,一個包夾就把他進口的收音機(二零一二年以前監獄允許有收音機)給我聽,另外一般的留自己。因為有收音機,我可以收聽到《希望之聲》、《美國之音》、《自由亞洲》等廣播電台節目,所以我也能了解到一些國內外的正法形勢。一段時間後,我幫了另外一個包夾的忙,他知道我會寫毛筆字,就給我搭建了一個大的寫字檯,還將他的「文房四寶」拿來給我用,我不幹活,他們也不管我的事,我每天練練字,抄師父的經文、詩詞。後來家人給我送進來一個裝有師父講法的mp4,我又開始抄《轉法輪》。同時給來倉庫的犯人、外協商家、警察講真相、做三退。一段時間,我還與其他監區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不定期,以傳遞方式進行修煉心得體會交流。

在修煉中,我體會到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無論在什麼環境中,只要把自己作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堅守住對師、對法的堅定信念,並且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隨時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牢記自己救度眾生的使命,遇到問題時放下人的觀念,用修煉人的正念對待,那麼師父什麼都會為弟子做,因為師父看的是你那顆真心修煉的心,如果隨時保持著正念,那一念就可以劈山,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雪梨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