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話暴露出的人心

東北大法弟子 天慧


【正見網2022年05月18日】

封城四十多天了,解封沒有一點信息,很多人家都菜盡糧絕了。買不到菜,網上買不讓送,小區超市不讓開,只能買社區的高價團購菜。大法弟子多數都沒有微信也不能買。昨天孩子終於找到京東一家能送的,來電話讓我下樓去取。

我到了小區門口剛往前走了一步,保安就說:你不能往前走,就站在這等,他從門底下送過來你再拿,你能不能聽懂中國話?我沒吱聲,他又說你能不能聽懂中國話?我瞅瞅他說:聽不懂。他又說了幾句。這時送貨的人問我郵件號碼,我就給孩子打電話問郵件號,問完告訴他後,他把東西推過來我就拿著走了。心裡想怎麼遇到這麼說話的人?感到心裡有點堵。剛走了幾步,就感覺心臟部位有點痛,就像岔氣了一樣難受。不敢直腰,怎麼來的這麼突然,又走兩步還是不行,怎麼回事呢?向內找吧,沒有什麼事呀,就是剛才......

噢,我突然明白了,莫非是那句話,「聽不懂」的話,於是就意識到自己那句話說錯了,急忙向師父認錯:「師父,我錯了,不該那樣回答人家的問話。」連說兩遍後覺的敢邁步了,就堅持把東西送回家。

到家後連忙到師父法像前認錯,過一會感覺好多了,就坐下來找自己:回想剛才發生的事情,來去也就十幾分鐘的時間就出現這麼一幕,是偶然嗎?不會,因為修煉沒有偶然的事情。這是師父用這種形式提醒自己、棒喝自己 。「我聽不懂」這不是在頂對方嗎?這「不讓人說」的心和「爭鬥心」不又出來了嗎?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大家想一想,你是個煉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標準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個理來要求你了吧。你是個修煉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層次上的東西嗎?那就得用高層次的理來要求你。你跟他一樣去做,你不就跟他一樣了?」是呀 ,不管常人怎麼說他是常人,可是修煉人不能這樣以唇相擊啊。這不是沒把自己當修煉人嗎?跟常人一樣嗎?感到很後悔。其實平時我是很注意修這個「不讓人說」和「爭鬥」這個心的,因為它在我身上表現的很強,是我修煉中很難去的一顆心,它是從小就養成的觀念。

我家裡姊妹七人,哥姐弟妹都曾挨過父母的打罵或訓斥,就我沒有,有也很少。因為我干什麼都很認真,都能做的挺好,又不懶惰,所以父母就不說我,也就養成了習慣。上學後因為學習好,在班級、學校當幹部,幫老師管理班級,老師也是經常表揚的多,挨批評的時候很少。參加工作後在學校任教,帶班、當科任,工作都任勞任怨井井有條,也是得表揚時多,很少被批評,表現上就是常人中那種「任讓身體受苦不讓臉發熱」的人。這種人在常人中被視為是「要強人」,可是在修煉中卻成了一個大執著,一個不好去的人心。所以修煉中自己很注意修這方面,但是由於工作的性質,受黨文化毒害較深,有時還常常自覺不自覺的表現出來,尤其「爭鬥心」。

記得有一次同修跟我說和她丈夫結婚的第三者,前段時間曾給同修在海外的兒子打電話要去兒子那旅遊,我聽後爭鬥心就出來了,我就問同修:你同意嗎?她咋那麼大臉,把人家都拆散了,還敢給人兒子打電話,這臉真比磨盤都大了,言語間為同修不平。後來又有兩次類似的事情,我也都是爭鬥心表現的很強。有一次事後引起了我的深思:同修怎麼老跟我說這些事情,她好像也就說說而已,也沒說要怎麼樣,那我為什麼要為人家的事憤憤不平呢?這是不是有我要修的呢,仔細一想後來明白了,這不是師父利用同修的事去我的心嗎,去這顆「爭鬥」的心嗎?

師父在《轉法輪》中還說:「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那次我看到自己這顆心的強烈、頑固,悟到是該去的時候了,不然怎麼達到標準呢?從那以後我就注意修這顆心。修了多年了自己感覺改變了很多,與人說話的語氣也和藹了,遇事不再象以前那樣叫「真兒」了,非得爭個你對我錯的,生活中一些事情也不怎麼願意去爭論和討論了。自己覺得這顆心已經修的差不多了,去掉了。可是今天這怎麼又出來了呢,這不還有嗎?我認識到還沒完全去掉,根還沒全拔掉,還在思想深處藏著,平時觸及不到就表現不出來,今天是觸及到它了,它就跳出來了。這怎麼能行,真得感謝師父讓我又發現它、看見它、認清了它並決心去掉它。

我還找到,那個「不讓人說」的心也還有,就是因為有不讓人說的心才產生反感,心生反感才惡言相對,還有「愛面子」的心,它們都是表現自我的,它們都是孿生的生命,是相互依存的,是一夥的,都是該去的,有一個存在都會惹禍的。所以必須都把它們剷除。因為它不是我,不是先天的「真我」,真我是善良、慈悲的,它是後天形成的人的觀念、是「假我」。有它存在你就沒有善、沒有慈悲。即使有慈悲心也是脆弱的,不是永恆的。我在講真相時常常被負面因素干擾,人家三退了我就高興,不退有時就被帶動或出現負面思維,不能保持以平和的心態救人,所以效果常常不佳,這也是一個常常困擾我的問題。其實就是這些心在起作用。

師父在《澳大利亞法會講法》中說:「所以不管你們在任何環境下、任何情況下遇到矛盾的時候,都要抱著一顆善良的心、慈悲的心對待一切問題。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由此看來今天與保安出現的這一幕真的不是小問題,是師父藉此事點悟我叫我去掉這顆心。正法進程很快,修到現在時間已經不多,這些根本的表面的執著還沒去掉,沒有根除,距離師父的教誨、法的要求相差太遠,真的是自己修煉中不精進的一個表現,自己深感汗顏 。

師父在《精進要旨》〈佛性無漏〉中還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什麼說什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對照師父的法,我更加認識到自己修煉的差距,去執著心的重要。所以今後自己一定要抓緊時間實修自己,多向內找儘早去掉人的觀念,去掉這些暴露出的人心和還沒有意識到的執著,修出大法弟子的善,用慈悲的心去救度世人,修成無私無我,儘快達到法對弟子要求的標準,成為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感謝師父的慈悲點化與看護,謝謝師父!一點體會,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