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一季(十)

話本先笙


【正見網2022年10月03日】

「尊...尊主,您...不會也中毒了吧?」

「中...中什麼毒?這些人我厭煩的很,讓他們都走開!」

此時的琉璃簪,雖是目光呆呆的看著這一群歡呼雀躍的人們,可是他清楚,他的心臟在狂跳!自從琉璃簪認了這個主人以後,整整九個兆劫以來,他的主人從來沒有以這種情緒說過話。主人,難道真的中毒了……

她可是森界的王,她是眾生的希望,她的命承載著無量天體中無量眾生的命......琉璃簪已經不敢再想下去了。

只見他在六神無主的小聲嘀咕:

「不要...不是的...不是的...主人一定是和我在開玩笑...她不可能中毒的……」

突然,一聲厲喝打破了這場歡樂:

「琉璃簪!你想什麼呢?讓他們都走開!」

此時碧瑤的那張臉,已沒有了祥和,沒有了慈愛,雙目中帶著冷峻,話語中帶著凌厲。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這個法王的一聲厲喝給嚇住了,歡樂凝固在了大家的臉上,卻從心裡溜走了。

隨後,每個人都帶著驚恐的眼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所有人好似都察覺到了什麼...就連空氣中也仿佛潛伏著一種不可預知的恐怖.....

「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主層天上空出現了一個大魔頭!只見它渾身赤紅,後背有一對類似蝙蝠一樣的翅膀,長得是一張人的臉,可是無比醜陋,目光中儘是兇狠與狡詐,剛才就是他在大笑。

「你...你是個什麼東西?」

此時的碧瑤心中甚是煩躁,並總覺得自己的元神若即若離,她強打著眼皮,抬頭問道。

那個大魔頭狡猾一笑,對碧瑤說:

「哈哈!我呀,我是你鄰居呀!我就住在森界隔壁,走啊,美人兒,到我家竄個門兒啊,我家裡可比你這森界好多啦!一天哪有這麼多煩心事兒啊,我家啊,儘是快活.....」

「大膽魔頭!不要妖言迷惑我主!速速離開我森界!不然我漣波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漣波握緊了拳頭,怒視著魔頭。

「嘖~嘖~嘖!我說森界法王啊,你在這說話,你這下賤的奴婢都能插進話來,他對你也太無禮了吧!」

只見碧瑤雙眉一蹙,硬抬起著眼皮,迷迷糊糊的說道:

「漣波,下去!」

這要是從前的碧瑤,任何邪魔怎敢在碧瑤面前說出這麼多挑釁的話兒來?碧瑤的伏龍杖在地上這麼一震,它們恐怕就瑟瑟發抖了。大家這回都心知肚明了,尊主她真的是中了浮毒散的毒了!那麼也就是說,森界最至高無上的王如今也不純淨了!

這所謂的「大魔頭」以及森界這次天劫出現的眾多邪魔,都是在這近一兆劫以來,在森界的平行空間中出現的,所以那大魔頭說它和碧瑤是鄰居倒也不假。只不過之前森界所處的空間附近的負的生命還沒有如此邪惡,正的生命一直在制衡著負的生命。因為正負相依相存,宇宙一直是這樣的,但負想壓過正,那是不可能的,它們在森界這次出現天劫之前並不敢作亂,所以碧瑤也就沒有理會它們,沒想到它們在這個時候等著呢!

「哈哈哈!讓他下去!這就對了嘛!法王要有法王的樣子!碧瑤法王啊,你看看你一天天為這森界眾生操了多少的心吶!你看看他們!除了吃就是玩兒,沒心沒肺,一點兒也不把你這個法王放在眼裡!」

這魔頭太狡猾了,他明知碧瑤喝了浮毒散,迷了心智,現在就開始挑撥離間了。可這魔頭最狡猾之處還不在於這挑撥之計,最可怕的是它知道碧瑤的不純所在!知道她心性的漏洞所在!它句句都在戳碧瑤的那個「漏」!

碧瑤聽魔頭如此一說,頓時心中升起這憤憤不平之心,她想我這堂堂森界法王,他們可倒好,每天享樂,我卻為他們操碎了心,憑什麼?!

那魔頭見碧瑤面露動容之色,馬上又說:

「我說法王誒!您瞧瞧您這一天天的日子過的,大好時光都浪費在了那個洪淼正森殿上啦!那叫一個孤獨寂寞冷啊,倒不如你的眾生享樂呢,你說你這一天圖個啥呀?!值得嘛!」

碧瑤一想,還真是,我整日勞心森界眾生,連個朋友都沒有,想體驗下平民的生活還得變來變去的,真心是苦啊!

那魔頭見碧瑤的心在一點點隨著它走,心中大喜,可突然又作出一副要哭的樣子,甚是噁心,不知道它又有什麼花招,只聽它說:

「誒呦~我的法王誒!您真是苦啊……您是多麼偉大的王啊!所向披靡!戰無不勝!可你們森界還是有人挑釁你呢!還說什麼『你不配做法王』之類的話...」

碧瑤一聽這話,氣真的就不打一處來。其實,有眾生中毒之後大罵碧瑤之時,碧瑤只是覺得心中稍稍有點不太舒服,可並沒有在意。現在,碧瑤體內的浮毒散將她的這一點「不舒服」擴大了萬倍,演變成了憤怒。

小猴子聽不下去了,趕緊打斷了大魔頭的話:

「你閉嘴!尊主不要聽信魔頭一派胡言亂語!您知道那是眾生聞了浮毒散之後才...」

「夠了!!」

碧瑤真的是中毒不淺,她大聲呵斥猴兒,並將伏龍杖在地上怒氣沖沖的一震,那股怒怨之氣震的在場之人全部退後了五步有餘。

「我尊敬的法王啊,您過來吧,過來吧,我這沒有惹您生氣的這些個傢伙,過來吧……」

那魔頭開始用手和言語勾引神智不清的碧瑤。

碧瑤剛要踏步,只見漣波突然衝上來,跪著抱住了碧瑤的小腿,大聲說道:

「尊主啊!您醒醒啊!您不能去啊!您不能上這魔鬼的當啊!您是森界至高無上的王,您怎能隨那個東西去呢,真是折煞了您的身份啊尊主!尊主!您醒醒吧!」

在場之人見狀全部跪求法王醒悟!可之後碧瑤的舉動讓所有人為之震驚!

只見碧瑤一怒之下一腳踢開了漣波,這一腳正踢在漣波胸口,踢的漣波口吐鮮血!

「滾開!你們都要做我的主了嗎?!」

..........

森界,真正的天劫來了。

這個魔頭見碧瑤已執迷不悟,便吩咐魔界,群魔攻森界!定要將森界眾生燒個片甲不留!然後讓自己的魔子魔孫來占領森界!

頓時,森界從十三層天到主層天,黑煙滾滾,火光沖天!

這真是:

法王心智亂,
一怒起狂瀾。
眾神哭無主,
難逃此劫難!

我們再將鏡頭轉向這珏念森林。只見漣波從地上慢慢爬起,托著帶傷的身體,又趕緊爬到碧瑤的腿邊,抱住碧瑤,搖著碧瑤讓她清醒。

此時,眾神皆哭。

只見漣波抱著碧瑤的腿,淚流滿面的說道:

「尊主啊,你醒醒吧,漣波求您啦!森界這回真的要完了!您記不記得,當年您是怎樣開創的森界啊!您有那麼多的子民啊……尊主!尊主你不能撇下你的眾生啊!你看看你的眾生現在身處水深火熱之中啊……」

此時的碧瑤,已聽不太清漣波在說的什麼,她拄著伏龍杖,顫顫巍巍的站著,還是覺得自己的元神若即若離。

突然,伏龍杖竟掙脫了碧瑤的手掌,立於地中央。伏龍杖上那個龍頭的神情很是複雜,如果用人的語言來形容的話,就是異常「深情」的看著碧瑤,但這目光中,不光有深情,還有隱隱有一種堅毅。只見龍鼻子抽泣了一下,深情而堅毅的眸子裡流出兩行淚來。他要干什麼?

「杖...杖兒,你要做什麼?」碧瑤瞪著眼睛問他。

只見伏龍杖上的龍頭,雙眼一閉,騰空而起!霎時,珏念森林裡的花草樹木均被這股力量衝擊的飄飄搖搖,森林兩旁的湖水也全部翻起巨浪,此時的眾神也被這股力量衝擊的一動不得動。

伏龍杖你瘋了嗎?只見他揮起自己的杖身竟奮力向碧瑤的後背擊去!

伏龍杖奮力一擊!此時碧瑤下意識的用法力護身一擋!兩股巨大的力量猛的一相衝擊,霎時,這邊伏龍杖斷成兩截摔在地上,那邊碧瑤竟將浮毒散一大口噴了出來!

還未等碧瑤緩過神兒來,只見伏龍杖龍頭那截迅速從地上騰空而起,大嘴一張,清洪噴瀉!清澈的洪淼開始源源不斷的傾瀉到碧瑤的渾身,伏龍杖在幫她祛毒!

隨著洪淼為她不斷的清洗,碧瑤漸漸覺得視野清晰,頭腦清醒,元神也不再若即若離......

碧瑤漸漸清醒,可龍口中的洪淼卻越來越少,這半截杖身恐怕也支撐不了多久了……

終於,伏龍杖油盡燈枯了,只聽伏龍杖「咣當!」一聲掉在地上,那聲音和一塊破木頭掉在地上沒什麼兩樣。哎,洪淼灑盡,杖歸塵土。

此時的碧瑤終於完全清醒了!她看著眼前的這一切,深受重傷嘴角還有血跡的漣波,奄奄一息的伏龍杖,還有淚流滿面目光呆滯的眾神,還有這火光沖天黑煙滾滾的森界......

眼前的這一切竟是自己造成的,她如夢初醒,心中之悲痛根本無法形容。眾生還在大火中,也容不得她悲傷後悔!

伏龍杖為救自己已奄奄一息,洪淼為救自己已噴洒殆盡,那火光中的眾生怎麼辦?

只見她脫下自己的「霞光萬丈羽」,這件羽衣可變成一艘巨大無比的船,這船可在火中穿梭,可乘些生命,不受大火侵襲。

森界沒水了,碧瑤只得脫下她的「幻彩斑斕裙」,此裙可化為細雨甘露......

隨後,碧瑤把她的鳳冠、寶靴、手鐲,只要是身上能用的物件都拋去救火了。這麼說吧,法王身上的任何一件東西,都是威力無邊的法器,可是不到萬不得已,沒誰會把衣服脫了拿去用的,碧瑤已經別無他法。

可即便法王傾盡所有,森界眾生依然身處水深火熱。

碧瑤,堂堂森界法王,現在是一襲白襯衣,赤著腳,呆呆的站著,只剩下頭上的一隻琉璃簪沒有用上,那神情,只能用絕望來形容。

此時的碧瑤萬念俱灰,她真的腸子都悔青了:

我為什麼要那麼自不量力?我為什麼要那麼武斷的喝下這浮毒散?森界天劫緣起於眾生已不純淨,可連我都不純了,那森界豈不是沒有希望了?.......

碧瑤看著這生靈塗炭的森界,一下子癱坐在地上,淚水噴涌而出!竟嚎啕大哭了起來!那哭聲真的是悲痛欲絕!

所有人都抬起頭,因為他們從未見過法王哭,第一次見竟還是嚎啕大哭!所以人人都已知曉:森界無望了……頓時,森界哭聲一片!

碧瑤懊悔與悲痛交加,咬破了自己的嘴唇,鮮血—-「滴答~滴答~」透過主層天的雲層落入了下層天,咦?

下層天有些大火竟然熄滅了?難道法王的血可以滅火嗎?

這樣神奇的事碧瑤也看到了......又一絲希望閃過她的雙目......

那她會為了救眾生而傾儘自己的鮮血嗎?

請聽下回分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