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一季(五)

話本先笙


【正見網2022年09月24日】

「法王陛下,您為什麼變成一個小姑娘和我們一起玩,還給自己取名為碧瑤呢?」

九日一臉的茫然:這法王做的多氣派,為啥還非要到樹林子裡做一個普通的小姑娘呢?

「我不去做這個小姑娘,你們怎麼能知道自己的妒忌之火,都足以燒毀一片森林了呢!」

突然,法王的聲音變得嚴肅,甚至是嚴厲,大殿內的空氣也開始緊張起來。

「法...法王陛下,什麼是妒忌呀?」九日看著嚴肅的法王戰戰兢兢的問。

琉璃簪看九日這麼單純,忍不住了,說到:

「哎呀,小姑娘!妒忌呀,就是.....你們踢毽子的時候,毽子一直誇讚碧瑤,你們當中有人生氣了。這就叫妒忌!」

小猴子好像明白了什麼,突然說道:

「妒忌,是不是就是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看到別人好,不為別人高興,反而很生氣?」

「哦哦,這就是妒忌呀,上次阿鳳看到我換了身漂亮的羽衣也不高興了呢,說話時候感覺她不太對的樣子,酸酸的.....」其中一隻小鳥說到。

「這顆心吶,真的很不好......」小鳥們嘰嘰喳喳的討論著這個叫「妒忌」的東西。

法王的眼神漸漸變得溫柔了,她覺得眾生在逐漸清醒,眾生還是有生的希望的。她語重心長的說:

「你們作為一方天眾,生長在穹宇的高處,食仙谷,飲仙露,心境自當也在高處。不但自身要寧靜空靈,常懷喜樂,對待他人也要慈顏悅目,善語善行。這是一個正神的基本狀態。

可如今,你們的心中竟生了「妒忌」這種髒東西!你們知道自己的心境層次已經在下滑了嗎?你們知道「妒忌之心」有多可怕嗎?它是宇宙中一切惡的根源。你們是神,是正神,要為森界,以致森界以下一切正的生命而負責的,可你們看看自己的心,你們若不正了,還怎麼擔負起自己作為正神的責任呢?」

殿內所有的生命都低下了頭,都對自己心性變的不純淨了而深感慚愧。

這時,漣波將軍向尊主作揖,感慨的說到:

「臣近些年來,與琉璃簪和伏龍杖飲茶的時候,也聽說尊主這近一兆劫以來,喜歡幻化成平民百姓。聽伏龍杖說,生命在天體中產生久了,境界層次會逐漸發生變化,可是一般情況下看不出來,所以您想與眾生常相處,以便窺探眾生心性之細微,方知每一個生命內心深處的真正層次所在,以便更好的治理森界。

所以臣從十三層天上來的時候,看您的輝光不在王宮,在紫漪湖。就猜想您又隱了真身,所以見到您時,臣沒敢行禮,怕違背了您的意志。果然如伏龍杖所說,您為了治理森界真是用心良苦呀!

那個破簪子還說什麼.....哎算了,那頑皮的傢伙!不提他了!

看尊主的神情,胸有成竹,肯定是有破除「妒忌」之方法了!森界肯定是有救了!」

大家一聽漣波這麼說,剛剛低下的頭,又都抬了起來,眼神裡又露出了希望之光,又開始亂鬨鬨的討論起來。

法王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孩子們」,其實,他們的法王無比珍惜他們,甚至比他們自己都要珍惜他們。

她想,我一定要渡我眾生出這天劫!!

那個破簪子到底說了什麼?這個岔就被這麼打過去了。

其實,琉璃簪之前對漣波說過,尊主活的時間太久了,在王宮之中,這大福氣足足享受了九兆劫了,呆的都膩歪了。而且他是「尊主」,森界至高無上的王,有一句話叫「高處不勝寒」,尊主她寂寞呀,她也會孤獨,所以,她才想幻化成平民百姓,一下子多了那麼多小夥伴,也算是換了一種活兒法,比在王宮呆著新鮮了些。她真的只是想要「窺探森界生命心性之細微」嗎?

因為琉璃簪比較頑皮,他說的這些漣波總覺得對尊主有些不敬。他心目中的尊主,一直都是那種心懷天下的,無欲無求的,就算是呆在王宮也是心系黎民百姓的,怎麼會是享福享膩歪了呢?

其實,琉璃簪說的,不假。碧瑤是個好法王,她確實為眾生操了很多心,但是,她這一兆劫以來,確實倍感寂寞孤獨,可是她也不知道這種感受是從哪裡來的。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幻化成平民百姓,還確實有「寂寞孤獨」的成分在,她當時也是自詡是「微服私訪,體察民情」的。

要說神仙的世界豐富的很,她一個做法王的,更是要什麼有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況且,神仙的心境是大慈悲的,是常喜樂的,怎麼會有「寂寞孤獨」的感受呢?

其實,碧瑤沒有想到這一點:她曾對漣波說過,「雲捲雲舒,花開花落,是穹宇之規律。」是的,萬事萬物,有所成,有所住,就有所壞,有所滅。她說森界不純了,森界的眾生心性下滑了,那她自己的心性呢?她自己還純淨嗎?或許,她忽略了自己的問題……

對了,法王說她一定要渡這一方眾生出這天劫,她想出了什麼辦法渡劫呢?天劫之中的森界,又會發生怎樣的災難呢?請聽下回分解。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