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一季 (四)

話本先笙


【正見網2022年09月21日】

法王的目光中帶著無限慈愛,那眼神溫柔的像一汪水,她看著他們,猶如母親在望著自己的一群孩子一般。只聽她開口說道:

「大家起身吧。」

短短五個字:「大家起身吧」,聲音溫和又渾厚,大殿中的每一個生命都感覺這聲音仿佛穿透了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自頭頂至腳心,如同有涓涓細流灌入,整個身體被洗禮了一般。沒錯,法王剛剛在說話之餘,為他們每個人都灌了一次頂。

法王起身,緩緩走到了漣波跟前,說道:「漣波,你果然記住了當年我對你講的話。」

「漣波當然記得......九兆劫以前,那時的森界剛突破混沌不久,有邪魔禍害眾生,屬下隨您平定十方。

您法力無邊,左持伏龍杖,右攜琉璃簪,斬殺妖魔鬼怪無數。您說伏龍杖屬地之極,琉璃簪屬天之極,若能將二法器用心力和合為一體,天地交合平衡,定能滅盡邪惡,天下太平。(天之極,地之極,類似於我們所說的陰陽吧,但森界沒有陰陽,暫且這麼叫吧。)

果然,伏龍杖和琉璃簪在您強大平和的心力之下和合為一體,我們終於滅盡了森界所有邪惡,將其全部化為了原始之氣。森界眾生歡呼雀躍,家家無不大擺宴席數日,感尊主之威德,賀森界之太平。

那日,煜景森林裡的慶功宴上,您的法器五彩琉璃簪和臣開玩笑說,如今森界天下太平了,邪惡都化為烏有了,我這『將軍』當不成了,因為沒有仗可打了。

您聽後笑了笑,當即真的撤了臣的將軍之位,臣當時有些不知所措,這不當將軍了以後能為眾生做點什麼呢?

可您隨後又封了臣一個「漣波王」來做,還說臣現在的責任比將軍大,不用愁為眾生做不了什麼......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歡聲笑語中,每個生命都在慶祝森界迎來的太平......

宴席過後,我問您,森界從今以後真的無邪惡可除,無仗可打了嗎?

您說,是無仗可打了。

我又問您,那森界的眾生就會永遠的幸福下去了嗎?

您停頓了半晌,問臣,永遠是多遠?

永遠......是多遠?把臣問住了......臣只得回答,永遠就是很久很久,很久,一直都會太平吧。

您說,森界,是會迎來很久很久很久的太平,但不是永遠。

臣說,無論森界何時有難,我漣波都會再做您的將軍,助您斬妖除魔的!

這段臣記得最清楚:

您看了看臣,竟「噗」的一聲笑了出來,轉頭望著天邊笑著說,『漣波啊,雲捲雲舒,花開花謝,此乃穹宇之規律,那時候的事啊,叫天劫,豈是打上幾仗就了事的?不是像你想的那樣哦!』

臣沒聽懂您這句話的意思,一直追著問您森界什麼時候有天劫,琉璃簪說我是死心眼子,那麼久遠的事這麼關心幹嘛,就算告訴你,真到了那一天也不一定記得住。

可我還是纏著您問,您被我纏的沒辦法了,指著前面那片樹說,

『當這片樹燒成白炭的時候。』

尊主,九兆劫過去了,漣波記得可還清楚?」

在場的一眾人等像聽神話一樣,各個面目表情傻呵呵的,似懂非懂。因為他們都是小神仙,是八兆劫之後森界產生的生命,這些遠古往事,他們是一概不知的。

「漣波,你不愧是本王的大將軍!」法王心慰的看著漣波說到。

小猴子眨了眨眼睛,看著他們不解的問道:

「木炭變成白色時真的就會有天劫嗎?我還是不明白,將軍手中的木炭,為什麼會變成白色的呢?」

法王神情又變得凝重,對漣波說:

「漣波,森界混沌初開,你隨我斬妖除魔時,可曾見過眾邪魔的鮮血?」

「見過。」

「什麼顏色的?」

「白色。」

「沒錯,魔的血是白色的。而我們神的血液是紅色的。我們森界,樹木是我們的根,森林裡的樹木的生長狀態,就代表了我們眾生的生命狀態。

森界的神流血為紅色,樹木燒著後呈黑色,才是正常的。可如今,樹木燒著後,竟呈白色木炭,所以說,它魔變了。」

大殿內一片譁然,魔變?!我們的生命之根竟然魔變了!

「森界,加上主層天,總共是十三層天體。煜景森林,坐落在第十三層天,森林裡一共有十三棵參天大樹,每一棵的生長狀態,對應著森界每一層天眾的生命狀態。」

法王說到這裡,雙眉緊促,嘆了一口氣,說:

「哎,整整十三棵參天大樹,均自燃成白炭。『煜景』,預警,我森界,每一層天都已十分不純淨了啊!」

生命不純淨了?魔變了?森界到天劫了?大殿內的生命,有驚恐的,有慌張的,有不敢相信的、也有還像是在做夢,沒清醒過來的......

洪淼正森殿內,如此肅靜之地,竟也亂鬨鬨的了。

突然有一個聲音,是一個女神仙,和碧瑤一起踢毽子的,名叫九日,她問法王:

「法王陛下,您為什麼變成一個小姑娘和我們一起玩,還給自己取名為碧瑤呢?」

各位看官,想必您也想知道為什麼吧?請聽下回分解。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