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人中去人心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09月22日】

一、推廣神韻中去人心

今年神韻終於再次來到當地,我也參與神韻的推廣,在與同修一起掛門把救人中也把我的一些人心給去掉了。

有一次掛門把時,那天風雪很大,樓上、樹上的雪都刮在身上,在外走非常冷。我和一個同修分頭掛,我這邊掛完了,就在一個地方等同修,可等了大家碰頭的時間她還沒過來,我給她打電話,她說你先別動、你在那等我,我走錯路了。在等她的過程中我凍的打戰戰,當時我埋怨心就上來了,這麼聰明的人怎麼還能走錯呢?後轉念也想,畢竟今天到處都是白白的大片雪確實很容易迷路。我們匯合後,過後又分頭掛,走著走著我也走錯了,在那個地方東張西望看不到一個人影,不看還好點、這一看四面八方都是白白的、有點暈了,也不知往哪走了。我就一遍一遍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手機凍的也打不開了,我心裡有點著急。

就在這時聽到有個聲音,抬頭一看,是對面一個開車年輕的小伙子,探出頭來給我打招呼,擺手讓我過去,我跑過去一看他是中國人。我給他解釋,他看我凍的那個樣子說:先別說了,先上車再說。在車上我給他說了我的情況,他說我家就在這附近,我拿點東西,我送你回去。他下車後我從心裡冒出有點對他不好的想法,又一想不對,他是好人這是師父給我安排過來的,來幫我的。師父就在我身邊,在看護著保護著我,我心裡就在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弟子又讓您操心了。

他回來後把從家裡拿的餅乾、麵包給我,還有兩個口罩讓我換上,我不肯。他說:你看你的口罩都滴水了,很不舒服,換上吧。這時我手機也能打開了,我給同修打了個電話,告訴她我在什麼地方,她說一會來接你。這個小伙子一直陪我等同修來接上我。過後同修不知道這個情況還埋怨我上人家的車上去,當時我也沒說我的情況,委屈的心、埋怨心也上來了。接到我後我們又去接另倆個同修,轉了幾圈才找到那倆個同修,她倆凍的說話嘴都發抖。雖然我開始冒出了一些人心,可是我理解開車的同修她也不容易,在這雪天開車很危險也辛苦,多為別人著想時,這些人心就很快滅掉了。

二、不受假象影響堅持救人

有一次我噪子啞了,說話也有點不清。同修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事在消業,到了第二天同修給我打電話,說讓我在家休息兩天,我說沒事,還是去吧。開車的同修說家人不修煉還得接孩子,我明白他說的意思了(他不想我去了),我想那就不去了吧。放下電話,我想同修是怕我身上有不好的東西傳到他車上嗎?我不承認它,這是假相,那個時候疫情還很嚴重,前兩天同修在車上還說,有兩個美國同修走了。我想這是對我的一個考驗,看我動不動心。

我想起那天在車上聽到這事時,我動了一念,大法弟子也會染上啊。我再問自己是不是也有怕心。我從小就有這個怕心,那時候別人長腦炎了,我就會看自己身上是不是也有紅點了,這次就是去我怕的這個根子。找到這個心,我就給先生同修說,我不能在家休息,我出去徵簽,我傳不上別人,我自己的業力自己消誰也代替不了誰。先生同修說那你就去吧。

於是我沒在家休息,當時出去徵簽,忘帶手套了,發現後,也不願再回家取了,怕浪費時間,後來越走越冷,但還是不想回來,走著走著道邊上一隻手套,拿起一看、正好我露在外的手戴的手套,又想不行啊,人家丟了可能會再回來找,再看看四處也沒人,哦,這是給我的嗎?那我就戴上吧。

那天簽了九十多人,還退一個黨員兩個少先隊,後來想想,那個手套是師父給我的,安排我去救這些有緣人。更神奇的是,兩天後我的嗓子就恢復正常了,什麼事也沒有了。

三、眾生在等救

一天,碰到四個華人,一個有六十多歲,三個有四十多歲。這個六十多歲的人拉著臉說:你幹這個事有什麼意義嗎?我說當然有很大的意義,簽名打倒共產黨就是遠離災難,保平安,共產黨做了這麼多的壞事,老天不容。解體共產黨也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他斜著個眼看了看我,抬腿就走了。我看另倆個人穿的衣服可能是在政府上班的,就講了一些真相,女的接過簽板就簽了,就遞給那個男讓他也簽了。我就給這個女的講為什麼三退,她就退出黨團隊了。那個男的沒來得及與他說,很遺憾他坐車先走了。另一個男的領著一個孩子我就給他講真相,他退了團員。他說你們這些人很了不起,吃了不少苦啊,給你們加油!打倒共產黨。

我不會說英語,但我記得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 。在徵簽這兩年中我雖然不會說英語,我總是讓自己保持慈悲善良的心態,微笑著與人們打招呼,請他們簽名「END CCP」。他們簽完名,我舉著手指著天,笑著說,老天就會保護咱們。他們大多數都能看明白,都是笑著表示非常感謝我,有豎大拇指的,有合十的。

有一次在車站讓等車的人簽,男的女的還有幾個小孩有10來個人,可能這都是一夥的,我舉著簽板讓他們簽,都不簽,我不動心笑著送給他資料讓他們看,過來一個男的說話,「END CCP」,這句話我能聽懂可能是為我說話,他們都笑了,他就說:我給他們演示簽了名,老天怎麼保護你們。我們倆配合的很好,後來他們都說說笑笑簽了名。當時還有倆個小男孩一個小女孩也就十歲左右吧,也伸著小手來簽,大人還教給他們怎麼寫,這10來個人男的女的有向我豎大拇指的,有合十的,在那個場合中我覺的真的是很感人,我知道他們明白的那一面都知道自己得救了才都感謝我。周圍的人都在看著我們,我又讓周圍的人簽,都簽了,那一次簽了近20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 。

一次碰到在小火車站等車的一家4口人,倆個女孩、大的10幾歲、小的有10歲左右,讓他們簽,開始也不簽。我就給她們用手勢演示,我劃個十字給他們演示,我說每天救護車在公路上響,意思就是說現在病毒怎麼嚴重,災難怎麼多,我舉著手說, 你簽了名,「END CCP」,老天就保護咱們,他們看明白了。一家4口後來三個人簽了,又感謝我。我走到前邊找其他人簽後又回來時,看他們還沒等上車,看到我後,沒想到他們都哈著腰向我合十、孩子豎著手指,倆個大人都說非常感謝我。

在簽名期間碰到的什麼人都有,有拉著臉的,有躲著走的。一次碰到坐著等車的倆個人,女人精神有點問題,接過簽板低著頭寫,寫完給我簽板一看畫了五個大手指頭,我很不高興的對她說話,那個男的也說她,我一下悟到,這不對呀,慈悲心哪去了。我接著笑著給她說,謝謝、謝謝!她又笑著要簽板,我不想給她。她不願意,我想那就給她吧,她把名字簽了又把簽板給了我。我悟到善的那面一出來把她不好的東西解體了,改變了她。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 。

上個月卡爾加裡牛仔節二周活動期間,那時公園人很多、成千上萬的人,我就天天去那徵簽。 一次有倆個高高的白人男子,好像是民工,這個人簽完,另一個人接過簽板就跪在我面前簽名,我當時有點說不出來的難過,我悟到現在眾生也都著急等著得救,有救人的心,師父就把這些有緣人給弟子安排到身邊,師父借眾生的行為也是來鼓勵我。

師父說:「很多西方人沒有受中共邪黨的毒害,那麼對那個人來講,也可能他會表現的淡漠,這個也沒有關係。至於說《九評》,當前對人類而言就是救度世人重要的一步。下一步,也許很快世界上人人都得在要不要邪黨的問題上表態,人人都得選擇未來。」[4] 。我理解,師父說的不就是現在嗎?現在讓全世界的有緣善良的人簽名「打倒中共惡魔」(END CCP),遠離災難,選擇未來。大法弟子在那裡,就是那裡眾生得救的希望。

結語

我現上午學法,下午就出去徵簽,晚上再做些微信,上平台打電話就少了,有時甚至打不了電話。前段時間同修經常說打電話的事,我就認為是說我,我有時就會憤憤不平,委屈心、埋怨心就向外冒,嫌同修不理解人,干什麼不是救人啊。後來想想,現在打電話的人又少了很多,大陸同修用心收集的那麼多醫院號等著我們去打,我沒有想到同修的難處。我就想以後安排好時間也上平台打電話,圓容好整體多救人。

師父說:「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5] 。

我感到很慚愧,自己有時還是在對與錯上與同修爭執,出現矛盾我的第一念沒有為別人考慮,還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了。以後我得嚴格要求自己,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把自己時時當作一個修煉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以後無論還有多長時間,我會做好我應該做的三件事,勇猛精進,走好走正最後的路。請師父放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 《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