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困魔、過家庭關及打電話體會

北美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4年08月27日】

今日我把打電話的體會寫出來,希望對未能重視打電話的同修們有點啟發,快快珍惜最後可貴的時間打電話去大陸講真象、救度眾生吧。時間過去永遠不會再有,後悔無用了。

此次法會師父講到正法到最後最後,我就感覺責任更加重大。我打了兩年電話講真象,還感覺到還有無數的眾生等著我們救度,我很珍惜。我體會到只要能按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師父就能幫你,修煉的路不能放鬆,一日放鬆魔就鑽空子。

第一,先談談突破睡眠的體會

開始是很痛苦的,12點發正念已經很想睡,睜不開眼來。我就想起絕食我們都做得到,師父能幫我,我是大法弟子無所不能,我要突破人的境界,不會被困阻擋著我救度眾生的心。有時對方給傳真號,我就發真象材料過去。我一直保存著西人學員開交流會的三朵蓮花向中國人表心意的信。我看這份寫得很善、看得很舒服,所以每次傳第一張我一定傳它。善能使人的一面清醒,接下來傳幾十張他都樂意收下了解是怎麼回事。有時因打磕睡,一個號碼要傳兩、三次。一日日堅持下去,每天超過三點多,有時四、五點,做到大陸下班,不知不覺就沒有困的感覺。越覺得責任重大,打得越好,越有勁頭。有時因其它事而沒能打電話,就感覺好像有件事沒做,很不是滋味的感覺。

我每天中午要睡一個多小時,叫我先生一定要叫我,我要學法煉功。晚六點,我有份工要幫人家做飯、看幾個小時孩子,就養成了白天要睡覺的習慣。白天要是出去往往就會打磕睡,所以很多同修說我,我自己無法控制很慚愧。比如,去蒙特婁法庭開庭時,我見很多人打磕睡沒人說,超過十幾人說我,甚至連自己本身打磕睡的同修都說我。我悟性還可以,馬上悟到師父在修煉路上嚴格要求我。有兩個同修更有意思,說全場就見你一個人打磕睡,你說這能是偶然嗎?我悟到師父高標準要求我,我不會對同修有看法,能悟到就能守住心性。回來後,我又對這件事找原因,是師父在提醒我除了晚上突破睡之外,白天也要能突破。悟到睡也是人的慾望,我要修去,我就開始白天控制不睡午覺,有意識去突破它。有時不知不覺打磕睡,一想睡我就去煉功,發正念時加多一念,剷除一切睡鬼、睡魔對我的干擾,我不要睡這些因素。不知不覺我發現這段時間也有突破的感覺了,我悟到了,努力去做,師父就能幫我了。過了睡覺的難關,也明白了師父講的法理,「大法是有標準的,大法弟子也是有標準的,如果學員做正,師父及護法神什麼都能為你做。」但修煉還要勇猛精進,一放鬆睡魔又來了,不是件容易的事,要珍惜。

第二,突破家庭關

現在我能夠在家堂堂正正打電話講真象,即使不小心吵醒家人,他們都不說我一句,看似奇怪,其實並不偶然。我悟到了,達到了大法弟子的標準,師父及護法神真幫我了,壞事變好事了,又過了一個大難關。我一家就我一人修煉,走過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裡只講與打電話有關的體會。由於我先生罵師父,他一罵我就很怕,越怕他就罵得越厲害。看到我穿大法衣服他就發火,說要拿去剪爛,整日和他搶爭。我需要守心性,但晚上睡覺感覺很痛苦,經常哭。有一次罵得更厲害,我就對他很嚴肅講,你罵我、打我,我都可以忍,欠你的就給你罵來還債。但你沒有理由罵師父,你怎樣罵也不能改變我修煉了,我跟定師父走這條修煉的路,如你再罵師父,我就搬去地下室睡,不想看到你罵師父。他就叫我快搬,說也不想見我。於是,我就乘機搬了下去。過了段時間,他說地下室涼快,他也要搬下來。我說不能,我們又走的是不同的路,已經各走各的了,你罵我的師父怎能原諒你?他說沒有罵過,罵他干什麼。我說:還說未罵過,如果你知錯,我上邊抽屜很多書,你打開書跪下,對著師父像說:我真正知錯了,請師父大慈大悲給我機會,師父很慈悲會原諒你,我很嚴肅和你講,至於做不做得到是你的事了,以後我也再未提及。我女婿很好,他見我搬地下室沒電話,就在外面拿個壞的傳真機回來給我當電話用。有了電話機,我就意識到打電話回大陸突破封鎖聲援大陸的同修講真象的重要,但又沒有電話號碼,怎麼辦呢?我就打電話回去叫我國內的外甥看著電話簿念當地的學校及公安電話號碼給我。我打完了這些,第二次找他要時,他不敢給了,他說已經有人知道我是傳法輪功真象回去。後來我又打回去,叫我兒子要廣州學校或公安的電話,他說我沒有電話簿,媽你不用一定打那個單位,我教你,你按趙部長的電話,將後面的數字變化,就全部是他們單位的了。如果想打公安局的,你可查114問每個區一個號,後面的數字變化後,就是他整個單位的了。有了啟發,我就這樣做了,列一張紙,打完了又打。後來,同修在網上可以取到電話號碼不用愁了,大家都悟到打電話重要了。

開始想打電話,擔心家裡人不許打,我女兒每天陪小孩睡了才下來,等她睡覺才打要過兩點後,但發完正念已經想睡了,經常堅持不住,一睡就睡過去了。我就想,不能再這樣等下去,她上去陪小孩我就開始打,罵也要做了。我先生曾說他未罵過師父,也許是師父利用他們來給我提高。我本是因為他罵師父受不了才搬下來從而有機會做正法的事的,如果我還怕他們罵不做,就沒有走好師父給我安排的正法之路,這些不是偶然的,我要珍惜、做好。如果是舊勢力安排他們來阻攔我、罵我,認為要高標準考驗我,我就更不能上當。記得美國法會有同修問師父,怎樣叫做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師父回答,按法做,按師父的要求做,就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如果我當做是家裡人罵我,怕他們罵大法、罵師父,不是上當嗎?不是承認了嗎?我先生說沒罵過,可能是師父借他來點化我了。我要做好,做正,師父一定能幫我。悟到了,於是我就什麼心都放下來做。有一日我女兒下來,用傳真機傳小孩的藥單,我就奇怪,為什麼壞的傳真機還能用呢?我不敢問,想叫同修來家教我,但人家下班回來,她也回來了,我見她用但自己又不懂得用,給我能打電話已經不錯了。有一天晚兩點多鐘了,我女兒下來收衣服,往日不停嘴的罵。這時,我正打通講著,我沒有動心。她一句不說我,只說忘記了收衣服。我珍惜意識到要控制自己的歡喜心,我真將她正過來了。有點啟發了,第二天我就問她:我看你那天發傳真怎麼發的呢?不是說壞的嗎?她說可以傳出,傳入壞了,我教你用。早上我又開始打私人電話,我先生還帶個孫下來,看傻婆婆講真象。有時候看到我講得口乾,馬上去樓上拿杯茶來。但總要罵上一句,我就笑著說:都做好人了,為什麼就養成非要罵一句才行的習慣呢?一夜之間他們的變化,我真明白了,做正法的事,遇到什麼干擾都要用法去衡量,做好,念念都要在法上才能體察到法的威力,師父才能將壞事變好事。體會到法是有標準的,大法弟子也是有標準的法理,悟到才能給你得到,才會使自己昇華。可似有點門路的感覺,以前的我似乎不懂怎麼修,遇到家裡人罵,只有忍就是修自己,還業,原來不是。有這個障礙,就算守著心性,也痛苦,有這種物質擋著,出不了慈悲心。過了這個大關後,有一身輕鬆的感覺。自己用人心做不出來這個結果,是師父幫才有這個結果。

之後,他們的變化很自然、很支持。我女兒去理髮時說,你今天不要出去了,在家幫看BB,你的電影廣告我去理髮幫你發。在地鐵站碰到我叫簽名,她拿去同人講給人簽,對中國人講:「法輪功可好啦,我媽煉了身體很好,其實簽名真能幫著放人家出來,只是做個好事,一大堆誰去注意那個名呢?最多是數數字有多少個,怕什麼呢?」以後我做什麼,她都很支持。

我修煉按照「真、善、忍」去修,我們做的一切眾神都在看著。我先生變化更大,我去參加活動或開法會,他去代我幫看孩子;老闆要蒜頭、蔥頭,他幫我做,我可以煉功、學法;大法活動的菜盤,同修送來我洗,我不在家,他很樂意收下幫洗乾淨裝好放在庫房給我們年底用。

三,打電話修出慈悲心、修出智慧的體會

古語有句話「萬事開頭難」,難才是修。只要有「鐵杵磨成針」的決心,就會修去怕心。一次次的碰到有緣人很高興聽真象,我就有意識控制不動心,珍惜修去歡喜心,念念在法中,歡喜心很容易被魔利用。遇到罵得越厲害的人,更加不能動心,珍惜磨去自己的脾氣。對人只有善的念,無怨無恨,諒解人做了這份工作,環境所迫,受政府這些謊言的欺騙,給人機會、再機會,不要帶有人心怕煩,修出慈悲心。

開始打電話是很困難,也不懂修。舊勢力控制人們也厲害,不是忙音就是掛電話,或罵。我從家人的變化,給了我對法更堅定的心。我擔心對方掛電話或罵,我就心中準備好只要聽到的話,講幾句,對方聽了起碼知道國外關注這件事,總比什麼都不知道強。儘量堅持做,有時打有干擾,就發個正念再打,但還一樣。我就想不能總靠發正念了,因為弟子們都是從高層次來的,舊勢力就是要高標準、高難度對我們的考驗,我必須做到有金剛不動的心,堅定救度眾生的正念,師父一定能幫我。我下了這麼大的決心,晚上做到3點半了,還是一個沒講過。放下電話我就向內找,突然想到法理,心中想做什麼,另外空間都知道、看得到的。所以我準備怎麼講,他邪惡看到就干擾。我什麼都不準備,就講,對方馬上就聽我講,還不錯。我悟對了,師父不許他干擾了。但師父慈悲,管得我很嚴。有個星期五,集體學法,完了到前面去拿傳真材料,我趕著坐同修的車,拿一張就走,有位同修拉一下我:你怎麼不要電話這些呀?手指著一張紙。我說不拿了,有同修給了我很多廣東號碼,我重點打廣東的吧。他說不是號碼,是電話組這個。我說這張嗎?是。我就拿了張,放在袋裡走了。回家想起看這張紙講什麼的,我打開一看是王政教大家打電話前準備個稿子有關講真象的內容。我明白了,是師父慈悲利用這辦法點化我,要我修出智慧,用智慧講真象,正法需要弟子的智慧達到這一步。從此我由不敢講、不懂講,能做到口快利劍,現在很多人問我,以為我在外國是法輪功負責什麼職位的人,天安門公安局問我,我說是在家帶孫子的。對方說,聽你講真象有水平,好像有高學歷的。我說我只小學文化,修大法修出智慧了。對方笑,不相信我沒文化。有的問我你以前是否當過教師,看你挺有說服力,就將傳真號給我叫我傳真象給他們看。有時傳完,過段時間,我再打電話問對方,看得清楚嗎?對方說:清楚,我們大家都在看,謝謝你,我們有點啟發了。一般這些對方善意給號碼的,我傳二、三十張,真正體會到法的威力了。

過一段時間,又有干擾了,打了一個上午全是空號或忙音。我想今天干擾很大,浪費時間,不然學一講法了,後來連續幾天一樣,肯定我又用了人心了。想起《轉法輪》中師父曾講到,過一段時間,給你真不真、假不假,來考驗你能不能堅定。我知道我這一念又錯了。不應該怕浪費時間,應該什麼困難也阻攔不了我救度眾生的心,我悟到了,過了一關,又順利正常了。

有時也遇到不聽的,或罵的,我就在記錄上劃個「X」號,聽了一點有怕心的,劃個「?」號,有時不聽的打第二次不是一個人接又聽得很好。有時罵的下次打,不是一個人接的又聽不罵,但也有一連打幾次都不聽的。我就想,反正這麼多電話號碼,不能耽誤時間了,快給更多人機會。這樣做自己以為對了,但又受到干擾了。我就想到這又是人的想法,常人是這樣做,我要做個超出常人境界的人,給人機會才是善舉,罵的更加要給機會,舊勢力利用了他,控制著他,我要給他機會、再機會,用我的善熔化他,才是修煉人,才是超常好人,難才修得出來,高難度難不倒我。我又明白了一點法理,在一關一難中紮紮實實去人心。師父講過,沒有干擾你怎麼修,怎麼去你不好的心。我又悟到了,放下人的想法,重新做好。特別罵得厲害的,舊勢力利用他給我磨心性,更加要慈悲他,機會,機會,再機會。打了三個勞教所高難度的:「瘋子」「瘋子」「又是法輪功的瘋子」越罵得厲害越給他機會,真正用慈悲心熔化他,將他正過來。一個黑龍江、一個長春、一個廣州搓頭勞教所熊科長。我體會到,不管對方怎樣,儘量對人慈悲,可能自己講真相未到位,未使對方人的一面清醒過來。我體會到不是為講真象而講真象,用錄音機去做,用人的想法,常人也能做,要從正法中走好自己的路,人的觀念你不肯放,永遠不能昇華。每件正法事情都要用法去衡量。我還體會到不能一有干擾就認為是邪惡干擾,老發正念剷除他,這樣無法修好自己,表現也不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