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之行 (四十九):女犯明白法輪功真相

文善


【正見網2003年08月17日】

(四)女犯明白法輪功真相

這裡的女犯人都很善良,只是一時犯錯。幾個女犯年紀很輕,約20歲左右,都很善良可愛,十分關心我,一個女犯說她以前怎麼掩護照顧絕食的大法弟子,當時她快出去了,想找到以前認識的同修學法輪功。

有的心性甚至比普通人還好,有個女犯曾在一家教養院待過,當時是小頭目很有勢力,她很喜歡法輪功,掩護學員煉功,不讓其他犯人欺負學員。很多犯人關心我,主動給我被褥、內衣、內褲、生活用品等,我們相處融洽。有一個30多歲的女犯,以前是在專賣店做生意,因為賣黃色光碟被抓,她說沒進來前,根本不了解法輪功,聽媒體報導都是不好的,這裡結識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現在全明白了,媒體的宣傳都是騙人的。我悟到他們是通過這種形式來和法輪功學員結緣和來得法的,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個女犯人,認識了法輪功學員後學起了法輪功,而且還絕食,被送進一所監獄。她離開之前做了一個夢,過幾天會有五個人從這裡出去,真的沒有十幾天,我們絕食的五個人就回家了。

她們每天把我拖去強迫打點滴,我因為絕食已經有5、6天了,也沒有力氣反抗,我想拔針但是又怕連累女犯,怕她們因為我受罰,心想,如果員警進來就好了,這樣我拔針就與女犯沒有關係了。我這一念一出,不一會真的來了一名幹警,而且還是領導,我突然一下就把針拔了下來,她們誰也沒注意我,領導一看我把針拔了下來,醫生也下班了,就無奈地說:不打就回房去吧。

第二天她們讓我在號房裡打點滴,讓我們號房裡的人看著我,我趁她們不注意就把針拔了,她們發現後大罵我一頓。晚上我挨著廁所睡,我在心裡背法,眼睛正對著廁所上面的牆角,又看到上面的石灰已經全掉了,露出了黑灰色的泥土,深一塊淺一塊的。看著看著,突然發現那是兩條蛇的樣子,卻是人的腦袋。再往下看,有幾個樣子很兇的人頭,是男的,還有一個狗頭。連接起來就是一幅畫。從畫中我悟到這些魔頭就是這個看守所的邪惡生命。我一定要發正念剷除這些邪惡。

第三天邪惡生命控制的邪惡的人就來了。這時送來一個同修打點滴,雖然他拚命反抗仍無濟於事,院長惡警和犯人一齊動手強迫那位同修打點滴。我當時虛弱地躺床上,不忍見那些惡人迫害同修,就坐起來拔針,嚴正地告訴他們不許這樣待她,他們怕我反抗,就住手了。後來那位同修說她在這已經待了7個多月了,曾經絕食但禁不住偽善的幹警哄騙吃飯了,我說這一次一定要堅持到底,這次她真的表現極好。

當時正強迫一位大姐打點滴。這時院長、還有幹警進來了強制給她扎,幾個女犯和幹警一齊動起手來按住那位同修,看到這種情形,我立刻坐了起來,準備拔針,並和院長說:你們放開她!於是又過來了幾個女犯按住了我不讓我拔針。院長一看我也動了起來,就叫她們都住手。

院長找我談話,讓我吃飯,我堅定地說:「失去自由的飯我不吃,失去自由的水我不喝」,你們不用勸了,我的命是法輪功給的,現在已不屬於我了,法輪大法什麼時候需要就什麼時候拿去。第四天一幹警悄悄地告訴我,院長看你絕食太堅決了,現在給你往家辦呢!當他們強行給我打點滴時好幾次想拔掉,但又不忍心連累那些女犯,怕他們因此被體罰,其實這都是人的情沒放,心想要是領導進來就好了,拔針就不會牽連他人了,果然惡警領導來了,我突然就把針拔下來了。

(五)送大北灌食

在看守所呆的第九天,院長害怕絕食回家影響別人,把我倆絕食的,還有3個身體不好的同修一起送大北監管醫院。女犯架著我,把號服拿來說去醫院必須得穿號服,我死活不穿,一位男幹警看到就說:就別讓她穿了。我們5個人來到大北監管醫院,沒有女房全是男房,有幾名女犯看著我們,幹警帶我們檢查身體。當我路過男號房時,就有好多男犯都趴在鐵窗子裡看我們,我就沖他們喊:我們是煉法輪功的!我現在在絕食。他們聽後,都向我伸出大拇指。這裡的惡警都很兇,看到後就在走廊裡大聲喊:她們如果還不吃飯就把他們捆起來灌食。我們怎麼會被它們給嚇住呢?我們發正念剷除大北監管醫院的邪惡,還有邪惡因素。

這兩天,院裡從上到下都忙著回家辦年貨,她們也盼望把我們早點送走,免得值班。第二天,市委領導和公安局長、610辦公室主任來大北監管醫院看我們,我閉著眼睛。他們看到我們幾乎奄奄一息的樣子後走了,我們5個人中有兩個老太太,70左右,因為身體有病,還有一個30多的女同修也是因為身體有病,她們就晚上煉功。我很著急,因為惡警非常願意叫你煉的,因為你一煉,它們就認為肯定沒事了。它們就不害怕了。她們也認為不會出現什麼危險。我悟到這也是配合邪惡的表現。我們應該符合常人狀態去修煉,行為表現不能太超常了。

一早上,市裡領導來大北監獄參觀,來到了我們房,看到我們老弱病殘的,我們兩個絕食的也是瘦得皮包骨頭,眼睛也不睜開,而且院長來給我們摸脈,說脈弱不行了。他們強制地按著我給我輸糖,有個女犯看著我,我真想拔針,但又怕連累這個女犯。後來我想這不是情嗎?邪惡就利用這個情給我打點滴。我現在不是因為害怕連累她才配合邪惡嗎?這不是站在人的基點上看問題嗎?想到這,我伸手就把針給拔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