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本義系列(86):為虎作倀終害己,賣身求榮不保夕

慧劍

【正見網2017年05月27日】

---字部「乍、賣、保」

 

05-31211字部概義:同字義,初起,擴發,開展動作。參見該字。

【乍】( 文字甲)( 文字金)甲骨文下部可視為從衣省,上部為張開的角形,像爆裂伊始、撐破包衣狀。金文小篆形變較大。表示剛開始發作。啟動、開張、初展、興起。

【炸】從火從乍。在熱力作用下爆開。

【詐】(文字 金)金文小篆從言從乍。發動、興作(奸狡的)意思表示(以便欺、訛、誘騙、假冒等)。

【咋】從口從乍。發動唇齒。表疑問語意時同「怎」。[咋舌:形容吃驚、恐懼等時張口結舌的情狀][咋呼:發起呼喊]

【拃】從手從乍。撐開手指(以便用指間距離測量長度)。

【痄】從疒從乍。發病脹大。[痄腮:腮部腫脹]

【砟】從石從乍。岩、煤等崩散的碎塊。字義從炸。

【蚱】從蟲從乍。用於[蚱蜢:興作(指起跳時)比較迅猛的一種昆蟲][螞蚱]等詞組。

【作】小篆從人從乍。人展開活動。

【祚】小篆從示從乍。上天安排、神主允佑的興作。字義從作。

【怍】小篆從心從乍。某種情感興作。[愧怍]

【昨】小篆從日從乍。已經興作過的時日。此前一天。泛表過去。字義從作。

【怎】從乍從心。詢問如何興作的心理疑問用字。也可用「咋」代。

【窄】從穴從乍。在孔穴內動作時左右兩邊受到挾制,感覺施展不開的情況。即詞組「狹窄」的略用。

【榨】從木從窄。將(木製)容器狹窄化(以擠壓出物質內部含有的汁液或者油質)。

【倀、倀】小篆從人從長。使某種情勢擴張(的人)。[虎倀:傳說中死於虎口,轉而助長老虎再吃別人的鬼]

 

在一個集權國家,伴隨著專權勢力的貪婪擴張,普通民眾的正當權益勢必會被擠壓至最小。而權益被削奪的越嚴重,在得到一點小恩小惠的「特許」後就越容易受寵若驚。以權代法覆蓋的範圍越深廣,在冠冕堂皇的偽裝下假公濟私的醜行就會越無度。這時的人們,不但不會認為自己是這個制度的受害者,反而會在嘗到了這點甜頭後認為自己是這個制度的受益者,進而為了保住既得的這點蠅頭小利,與這個扭曲制度同聲共氣,甘當馬前卒。

政府要想維持運轉誠然需要一個保障機制,但是其所為必須要在法律劃定的邊界內進行,而專制政權向來是橫行霸道、執法犯法的。中共披著執政黨的外衣本已迷惑了很多人,加之它一貫致力於打消民權意識,更使民眾自甘卑微,不敢奢望以主人心態審察其執法行為的對錯。因此當這些人盲從當權者的錯誤意志不加思索的奉命行事時,他們不會意識到自己的蠢行害人害己,反而會以「報效祖國、惠及人民」的心態倍感自豪。

例如有些「維護穩定」的舉措其實已經突破了法律邊界,變質為壓制公民合法訴求的醜惡行徑了,但是依然有陣容龐大的軍警網特一干人等唯命是從的對民苦民瘼給予冷酷的「消音靜噪」。當他們幫虎吃人,搬起石頭為這個醜惡制度添磚加瓦時,似乎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親戚朋友甚至自己在遇到不公時也會同樣橫遭窒息。也許那些被石頭砸了腳面的上訪老兵、維權法官等人在面對堅不可摧的銅牆鐵壁一籌莫展時才會有幾分或多或少的醒悟,只可惜眾枉難矯、感同身受者屈指寥寥。

 

「賣」部概義:同字義,供應,輸出,邀買,向外出售。參加該字。

【讀、讀】小篆從言從賣。念給人聽。

【瀆、瀆】小篆從水從賣。向外流泄液體。

【櫝、櫝】小篆從木從賣。出貨時的木製容器。

【黷、黷】小篆從黑從賣。向外輸出污穢事物,對外推行有損道義的行為。

【牘、牘】小篆從片從賣。記錄文字供人閱讀的木片。字義從讀。

【贖、贖】小篆從貝從賣。將出讓的抵押品重新用錢財換回,即詞組「贖回」的略用。

【竇、竇】小篆從穴從賣。流泄孔。

【續、續】小篆從糸從賣。將關聯事物接繼輸出。保持供給、使相關物態連貫維持而不斷絕。

10-3221211234字部概義:同字義,衛護住,使安全不被傷害。參見該字。

【保】(文字 金)金文小篆從人從子從丿,以一丿或兩丿示意人以手臂圍護幼子。泛表採取防護措施,抵禦危害因素的侵擾,衛護事物的安全。

【堡】從保從土。起保衛作用的土石建築物。[城堡][堡壘]

【褒】從衣從保。起保護作用的外套罩衣。引表從外在形式上給予增益、維護,使得以保持。[褒揚]

【葆】小篆從艸從保。與植物有關的保護或保持。

【褓】從衣從保。起保持和保護作用的衣物。[襁褓:(背負嬰兒時使用的對其形體)起加強和保護作用的包衣。為保持嬰兒直立使用的較為緊密的包裹被]

【煲】從保從火。為保持熱量而具有一定縱深的加熱鍋。一種體型較為豐厚的燜煮炊具。

中共這種劫財返利、邀買人心的手段百靈百驗,少數識破者因大勢難違、無處躲避也不免曲意逢迎。中共就這樣聚斂爪牙,許以功名利祿,使之盡心竭力的投身於邪惡機制的運轉。其中深得邪靈精髓的惡人更是因為真正代表了中共的本質嘴臉而備受加持,興風作浪、手眼通天、難以撼動。因此普通百姓的維權成本極其高昂。那麼這種建塔於沙的得勢能否笑到最後呢?自古正邪不兩立,邪不勝正是天理。邪惡不但始終在正義的追懲之中,伴有惡報的隱憂如影隨形,而且始終在邪惡自身的互害中吉凶未卜、朝不保夕。一旦正義占了上風,翻雲覆雨的邪共會立刻變臉,把這個被扳倒的「負資產」樹為反面典型、攫取其最後一點利用價值後落井下石,把它當作替罪羊無情拋棄,而自己則在金蟬脫殼後繼續保持「光輝」形像。這樣的例子俯拾皆是。因此那些刀頭舔血、賣身求榮的從惡之徒,真的應該好好想想自己要得到的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未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