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位著名女預言家看預言的真實性(十七):阿波羅航天事故

李正


【正見網2005年04月18日】

珍妮・迪克遜第一次與瓊・斯陶特(Jean Stout) 見面,是在珍妮丈夫的華盛頓房地產公司裡。後來,她們的商業性會面變成了相互間興趣的分享和對對方性格的深入了解,她們之間友誼的發展使得雙方都很高興。

瓊的丈夫弗雷德・斯陶特(Fred Stout) 是一位退休的海軍指揮官,當時正在載人宇宙飛行局的地面指揮部負責。在這個組織中,他直接參與了阿波羅航天計劃。

1965年9月,珍妮通過特異影象接收到一系列相當令人困惑的、看起來與航天飛行有關的高技術性術語。她的第一印象是,「這些是給弗雷德・斯陶特的」。於是她給瓊・斯陶特打了一個電話:「請寫下我要給你講的話」,她說,「我要給你描述的詞語和圖畫,對我來說沒什麼意思,但我會把它們原樣傳給你。我敢肯定它們對你丈夫來說很重要,因此覺得必須告訴你。

「告訴你丈夫,他會參與選擇第一部載人登月啟動裝置的『窗戶』。可別太激動,這是三年後的事。然而,他可能有興趣知道,我看到他在一次超過83小時的時間間隔中,一直在觀察一個看起來由兩個電視機構成的部件。還有某種滑動結構,看起來象個紅熱的三角形,可以上下移動。告訴弗雷德吧,他會想知道的!」

在那天的晚些時候,當瓊把這些信息告訴他丈夫時,弗雷德・斯陶特驚呆了。「這是不可思議的!」感到震驚的海軍指揮官回答說,「這簡直太離奇了!她怎麼會知道這些事?」

「珍妮・迪克遜說的『窗戶』是什麼?」,瓊問道。「那是航天術語中廣泛使用的一個詞彙,用來描述那一段我們足可以發射一個航天飛行器的時間。決定『窗戶』牽涉到很多因素的考慮。其中包括地球的轉動,發射和回收的時間和地點,以及宇航飛行被取消的情況下,允許斷掉燃料的、發射地區的充足日光。對於直接的登月飛行,『窗戶』變得更加錯綜複雜,因為我們要同時考慮地球上和月球上目標區域內的條件。」

「哪個『滑動』和兩部電視機又是咋回事呢?」瓊又問道。「那是對重返地球型太空艙的一個相當準確的描述」,弗雷德接著又對瓊作了非常細節性的說明。

1966年12月20日,瓊對珍妮說:「我對阿波羅計劃很感興趣,它看起來象個什麼樣子呀?」珍妮向她伸出了一隻手,「你錢包裡有和阿波羅相關的東西」,她反問道,「我能看一下嗎?」

瓊打開她的錢包。「是這個嗎?」她給珍妮看一個上面粘著阿波羅圖案小紙片的備忘本子。「不是這個。那是一個正方體樣的……」。瓊感到困惑起來。但再一搜,她找到一個金色的塑料小方盒,裡面裝著一枚阿波羅領帶別針,那是弗雷德從甘迺迪航天中心隨身帶回來的。「是這個嗎?」珍妮點點頭。「但是你到底怎麼會知道我有這個東西的呀?」瓊驚叫道,有些迷惑不解。「弗雷德昨天才拿到它,今早我們開車時他把它放到了我的包裡…」

珍妮沒有回答她,而是把那個微型艙的頂部取下,用眼睛向裡瞄。他們在那裡啦,三個微型太空人,斜靠在他們的沙發上。當珍妮盯著他們時,突然感到一陣憐憫的浪潮吞沒了自己。瓊事後評論說,她注意到了珍妮巨大的變化,好像她突然在天堂裡發現了死亡。

「瓊」,珍妮軟弱的說,「這個計劃中有死亡……」。當珍妮看到在她眼前展開的畫面時,恐怖籠罩著她。「瓊,在一月底之前,這個艙裡將有生命的喪失。三位男士會在這個艙裡死去,但不一定是在飛行之中。要發生的事情將會因疏忽而發生。如果那些電線經過一再的檢查和小心的測試,這事可以被避免。然而,你丈夫卻什麼事也幫不上。

「那個艙的地板也有些奇怪」,珍妮繼續說道,「看起來如此的薄,幾乎就像錫箔紙。我擔心,一件工具落在上面,或者腳後跟重踏在上面,就會一下子穿過去。而在地板的下面……」她停了一下,搜尋確切的詞語,「在地板下,我看到一大團絞在一起的電線……我看到一場可怕的火災……會導致太空人們的死亡……我感到他們的靈魂在一陣陣煙霧中離開那燃燒的機艙……」

她們兩人都渾身顫抖著。當瓊把那三個人的模型艙放回她的錢包時,好像她是在恭敬的把他們放到那裡去安息。她們無聲的分了手,各自在心中想著那即將來臨的災難。

瓊的朋友們勸她不要把珍妮的話告訴她丈夫,因為反正他都不會認真對待的。然而,瓊還是把珍妮的預言告訴了他。「你確實有一個令人驚訝的朋友,親愛的」,他幽默的評論道,「我們不會那樣快就進入飛行,因此你最好忘掉她的預言。」「但珍妮・迪克遜沒有說要發生在飛行中」,瓊強調說,「她只是說要發生!還有別的事我要告訴你」,瓊又把珍妮關於錫箔紙似的地板和絞纏的大團電線的說法告訴了他。弗雷德明顯的流露出驚訝的神情。經過一陣帶神秘感的短暫沉默後,他壓著嗓子對某些不同的--非常不一樣的航天設計作了某種評論。

1967年1月27日,事情發生了!當三位很有前途的年青太空人正在甘迺迪航天中心檢測阿波羅的飛行艙時,一場無法控制的熊熊大火把他們燒成了面目全非的木炭,讓不知所措的美國處於一場震撼之中。

幾個月後,官方的最後報告發表了。作為證據的一張照片顯示,一樣工具被絞纏在一團亂麻似的電線中。這與珍妮事前的預見和事發第二天給瓊打電話、要弗雷德重點檢查的細節完全吻合。

評註:下面是珍妮在事後對獲得預言信息的形式的說明:

在我的特異影象中,我經常看到單詞和術語,我對它們完全不理解,但對那些當事人卻有著唯一確定的意義。在阿波羅的情形,「窗戶」、「無重力環境」和「言辭」傳達給我時特別的清晰。我接收到的信息,在語言和圖畫方面都具有充分的細節。……使許多語言專家完全感到神秘的是,我經常「得」到一些詞彙、資料和描述,它們比任何普遍使用的術語和詞組或者只有少數學者才知道的詞彙都要優越和準確得多。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西方預言

正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