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位著名女預言家看預言的真實性(十):最先預言來自紅色中國的危險

李正


【正見網2005年03月08日】

1944年11月,美國總統羅斯福在白宮接見了珍妮・迪克遜女士。除了他自己的生命極限這個敏感話題外,他最關心的是和俄國的關係問題。他問珍妮,美國可不可能和俄國結成盟友。

珍妮搖頭說,她看到的影像恰恰相反。但是她說,美國和俄國將來會再次結盟,去反對紅色中國。

羅斯福總統大吃一驚,「紅色中國?中國不是紅色的!我們和中國之間不會有問題。但我覺得,我們必須與俄國結盟以維持我們在世界上的地位和生存。」

專心致意的看過她的水晶球上構成的畫面後,珍妮說道:「我看到中國將會變成共產黨國家,並成為我們的頭號麻煩;非洲將成為我們在國際事務方面的第二大煩惱。」

1945年1月中旬,羅斯福總統再次在白宮接見了珍妮。見面後,羅斯福總統重新提到上次見面時問過的話題:他自己生命的極限、美國和俄國的聯盟。珍妮重複了自己的預言:二戰後,同盟國之間將會分崩離析,「但最終我們將和俄國結成聯盟去反對紅色中國。只不過那已經至少是一代人以後的事了。」

1946年10月裡的一個涼爽的傍晚,在華盛頓的中國大使館內有一個大型的聚會。按照大使館裡雞尾酒會上的習慣,人們三五成群的在談著當天的新聞。

一位把自己看成國際問題專家的男士發表評論說,真是太可惜了,我們把德國消滅了,卻聽憑俄國來對付西方自由世界。「你太正確了」,另一位同意的說,「哪怕德國再壞,蘇俄也是一個更大的威脅。我們本來應該讓他們兩敗俱亡。聽我說吧,有一天我們還得和俄國打仗。」

洛儀・亨德森(Loy Henderson)大使的夫人對那次談話記得特別清楚,因為當時珍妮・E迪克遜不好意思的插嘴道:「我不喜歡反駁你,先生。但我看到美國在將來要和紅色中國打仗,而不是和赤俄。」

亨德森大使當時是美國國務院裡有名的近東和非洲事務的領導人,以前還作過美國駐俄國的代辦。亨德森夫人驚訝的凝視著迪克遜女士,「怎麼啦?中國不是紅色的」,她大聲的說,「並且因為它豐富的文化遺產,它絕不會去追求一個象共產主義這樣的外來理想。中國人總是不和外界來往的。」

珍妮明亮的眼睛沉靜的注視著她,回答道:「中國將要變成共產黨國家。」

他們都揚起了自己的眉毛,「因為當時我們沒有人相信她的話」,亨德森夫人後來坦白的承認道。

1948年,洛儀・亨德森被杜魯門總統指派為美國駐印度的大使。在新德裡居留的期間,亨德森夫人終於有機會想起了珍妮預言裡的警告,因為就在1949年9月21日,共產黨人得意洋洋的宣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中國大陸成為紅色的了。

在珍妮和著名專欄作家蒙哥馬利女士合作的預言專欄裡,她們每年的年底都要宣布一些下一年裡將要發生的重大事件?p>在1956年的預言專欄中,珍妮宣稱,「在不久的將來,我沒有看到戰爭,也沒有什麼危險來自俄國。我們的大麻煩將會來自共產黨中國。而奇怪的事情是,紅色中國很快就要掉過頭來攻擊俄國。我們應當把俄國當作一個激烈的競爭對手來對待,因為當紅色中國在1964年變為世界性威脅的時候,我們將需要她站在我們這一邊。」

在1962年的預言專欄中,珍妮預言說:「俄國不想要戰爭,因為它在發展中希望沒有戰爭。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將和俄國聯盟反對中國、非洲的一部份以及遠東。但紅色中國在那以後的穩步上升會與美國內部深藏的麻煩相巧合。」

年復一年,珍妮一直在強調來自紅色中國的危險。

與此預言有關的信息:
作出預言的時間:1944年11月
預言兌現的時間:1949年9月21日
預言的可信度:極高。兩次總統接見以及外交官們參加的聚會上的談話。
評註:當珍妮告訴人們,中國要成為共產黨國家時,沒有一個人相信她,更不相信中國會成為美國的第一麻煩。因為她把話說得太早了,人們還沒有能力看得那樣遠:人們要到二十年後才開始相信她的預言的正確性。因此,這個預言也是我們原來說過的那種「最使人相信預言的預言」。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西方預言

正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