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位著名女預言家看預言的真實性(十五):意外看到的意外死亡(2)

李正


【正見網2005年04月10日】

那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當珍妮・迪克遜正在洛杉磯的維斯特摩爾美容沙龍做頭髮時,卡羅爾・朗巴德(Carole Lombard) 溜達著進來了。珍妮當然認得這位富有魅力的電影明星,何況她的丈夫又是大影星克拉克・嘎布爾(Clark Gable)。

一位髮型設計師給她們互相介紹,珍妮很高興的伸出手來與她握手。握手之間,她感到一種警告性的信息。她忘記了自我,大聲驚叫道:「哎呀!朗巴德小姐,你在以後的六個星期之內決不要乘飛機到任何地方去!」

那位金髮女郎微笑著回答說,她幾乎是馬上就要動身上路,去促進戰時公債的銷售。珍妮也在幫助戰時公債的銷售,知道卡羅爾的任務的重要性,但她還是警告卡羅爾說,在她的「危險」期間,她必須只乘汽車或者火車。

那位介紹她們相識的髮型設計師後來告訴珍妮,她離開沙龍後,朗巴德小姐拋了一次硬幣來決定她是否應該聽信珍妮主動提供的勸告。她叫了正面,結果硬幣落下來卻是反面。幾天後,這位大明星坐飛機去中西部,果然在飛機失事時身亡。

當設法解釋她是怎樣感覺到即將發生的慘劇時,珍妮若有所思的說道:「我接觸到她的手,就看到死亡的標誌在她的上方,離地很高。我看到生命在她周圍的地上,因此我就知道,如果她保持腳踏實地,她就能逃避危險。還有一個內在的聲音說:『六個星期』。這個聲音經常到我這裡來,我總是對它聽而信之。」

珍妮二十一歲時與她丈夫詹姆斯・迪克遜結婚。度過蜜月後不久,她和她丈夫去紐約商業旅行。當他們走進他們的旅館時,她感到一種奇怪的預兆。

「吉米」,她說道,一邊抓住他的手臂來支撐自己,「我們家裡會有一個不幸事件要發生。我可以打電話到加利福尼亞去嗎?」

吉米拍了拍她抓住自己袖子的手,安慰的說:「不會的,親愛的,那是因為你第一次離開家庭。你可能是想家。如果你要來點音樂提一提神,我帶你到露秋(Luchow's) 去吃晚飯。」

由吉米的一位朋友作陪,他們到了那個有名的德國餐館。但珍妮內心極度不安,根本沒有動自己的飯菜。「一個死亡非常接近我」,她堅持說,「或許是我母親,或許是我父親。」

當他們三位回到旅館時,一份電報正在等著她。珍妮的母親去世了。當珍妮和她丈夫在不到一週前和她告別時,她看上去一切都很好。

珍妮的母親去世兩年後,珍妮的父親平克特先生開始體重下降。醫生們診斷說,他的病是喉癌。人們對他的康復並不抱什麼希望。但這位習慣於城市生活的先生卻一直繼續過著合情合理的正常生活。

一天晚上,珍妮突然反常的從沉睡中驚醒過來。「我父親正站在我床前」,她說,「就像他在我小時候經常作的那樣。我能聽到他的聲音,清楚得就和我聽到你的聲音一樣。他說,他來向我告別。他告訴我說,我必須繼續走下去……有時我會顯得非常孤獨……我得艱苦工作……但是更平和的日子最終會擺在眼前。」

珍妮馬上給加利福尼亞的家裡打了個電話,悲哀的對她妹妹說:「那件事發生了,是嗎?」「是的,珍妮」,她的妹妹滿眼是淚的回答道:「我們二十分鐘前給你發了一份電報。父親去世了。」

在一個偶然的大使館的聚會上,珍妮認識了具有貴族血統的基蒂。基蒂和前夫有兩個漂亮的女兒。一個女兒結婚之前,珍妮告訴基蒂,她會離婚並再結婚,後來果然是那樣。

基蒂永遠忘不了那個早上珍妮為她的另一個女兒作的預言。珍妮警告她,立刻讓她女兒南希搬出華盛頓。她那位具有赤褐色頭髮的漂亮女兒南希・羅吉爾斯剛剛回到首都,把她丈夫羅伯特・羅吉爾斯留在了華盛頓州西雅圖附近的一片牧場上。他一直大量酗酒,夫妻間始終合不來,於是南希離開了他,現在自己住在一所公寓裡面。

珍妮告訴基蒂,「除非南希立刻離開華盛頓,否則一場可怕的悲劇就會發生。」她說,「南希或者會自殺,或者會被謀殺。」

由於相信珍妮的預言能力,基蒂催促她女兒放棄那個新公寓住處,離開城裡。但南希,完全沉浸在老朋友們的圈子裡,反駁她母親說,她已經「在以前對付過波布」,她還能再那樣對付他。

三週以後,南希死了。後來她們獲悉,羅吉爾斯追蹤他已經疏遠的妻子到了那棟珍妮要南希搬出的公寓。當他說服妻子重歸於好的企圖失敗後,他打了她三槍,然後把槍口對準了自己。那是一樁又是謀殺、又是自殺的案子。


評註:

這裡的四個例子與前一篇裡的五個例子是完全同類的,只不過這裡的兩個例子中的死亡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但卻因為預言對像不相信預言而沒能避免,就像前一篇裡那位女藝術家因為太相信消防大隊長的一句話而沒能避免自己的死亡一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西方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