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二季(十)

話本先笙


【正見網2022年10月24日】

伯爵非常氣憤,下令要葉利亞死在野豬的尖牙之下。

葉利亞很快被綁在了絞刑架上,等待行刑。

逸真天此時更是大亂,不僅因為安排中沒有這一環節,而且這個死刑太過殘酷,上絞刑架的可是他們的主!

神仙縱有天大的法力,也只能做安排,像這種突如其來的事情,他們根本就無法插手,一旦插手便為逆天,都要被打下天宮的。

這三姐妹急的團團轉,慧萌跪下來扯著玖遲神君的衣角,求玖遲救救母親:「玖遲神君,這些都是你安排的,你一定有辦法救母親的!我求求你....」

玖遲根本沒有搭理慧萌,皺著眉頭,一直念叨:「她為什麼會打亂我的安排?她為什麼會打亂我的安排?......」

慧曦哭著扶起了弟弟,說:「他不會救母親的!他心裡只有自己的『安排』!!」

「師父!現在該怎麼辦?」慧姣問玖遲。

玖遲說:「我們現在看到很多的正信徒死後,元神被福西國的天使接走了。或許,君主也會是這個命運吧!先別急!」

我們再把鏡頭轉到地上。

葉利亞被綁在絞刑架上,雖然面容很憔悴,神情中有驚恐,有怯懦,有不甘,但沒有一點後悔的樣子。

羅馬王權養了很多頭野獸,個個血腥兇殘。

他們帶上了一頭碩大的肥野豬,這頭豬即將作為葉利亞的死神。

慧曦已經泣不成聲,因為誰都知道,母親就要慘死於野豬的獠牙下了。

只見那頭野豬面目猙獰著,咆哮著,帶著嘶吼聲,向葉利亞奔來!

那一刻,慧曦捂著胸口,癱坐在了地上……

獠牙刺中了葉利亞的胸口,鮮血染紅了葉利亞的金髮......

葉利亞死了,但福西國的天使並沒有來。

逸真天又陷入了一片譁然,就在此時,一陣耀眼無比的藍色光芒直衝雲霄,晃的逸真天神都睜不開眼睛,他們隱約知道這藍光應該是從人間直射過來的。

當藍光漸漸散去,他們緩緩睜開眼睛的時候,更為奇怪的一幕發生了:淨華君的元神不見了,誰也查不出去了哪裡。

這下,誰都急了,連慧姣也不再鎮定,跪下來向她的師父求救。

慧曦說道:「玖遲神君,到底哪裡出了差錯?為什麼我們的觀心術會失靈?那道藍光又是怎麼回事?母親去了哪裡?還有,你向我們保證的安排不會出差錯,可如今,你又作何解釋?!」

玖遲「哼」了一聲,說道:「君主擅作主張!改變了我的安排!背棄了她的承諾!我也幫不了她了!」

慧曦急了,看著玖遲氣的說不出話來。

突然,慧曦脖子上的葡萄石亮了,慧曦突然想到:既然傳道的是貝拉的哥哥,那他一定知道母親在哪!

慧曦管不了那麼多了,撇下亂鬨鬨的大殿,徑直向那棵大龍樹飛去了。

貝拉也正在樹洞的小門裡面等她,門一開,看見的竟是一個滿臉淚痕的慧曦。

「阿曦!你怎麼了?」
「貝拉!你哥哥回來了吧!快!帶我去見他!」
「哦!我可憐的阿曦,你這是怎麼了?你為什麼找我哥哥?有什麼事我們慢慢說。」

慧曦坐下來,慢慢向她講述了事情的經過……

與此同時,玖遲神君與一眾神官正在拚命的尋找淨華君的元神,真的是什麼辦法都用上了,就連正司齋的上古書房也被翻的稀巴爛。

「貝拉!你的哥哥一定知道我母親現在在哪!知道她回天的辦法!對不對?」慧曦焦急的問貝拉。

貝拉遲疑了一會兒,說:「阿曦,其實,我哥哥也只是把我們福西國下世的神送了回來,其它天國下去的神...嗯...我哥哥是沒辦法管的。」

慧曦更迷惑了:「我母親在人間信奉的是你哥哥的道!並且她正信無疑!你哥哥為什麼不管她?」

「阿曦!你要明白,我哥哥也只是演員之一,他也不是最終的操盤者!他也只能管自己天國的人!他的好多信徒的來源,要比我們福西國高出不知多少層宇宙?你叫他怎麼管?」

慧曦好像才忽然回過神來,王子也不是最終的操盤者,那個最終的操盤者是誰呢?難道是玖遲?不會的,他要有那麼大本事,就不會出差錯了。那或許是比我們更高的佛道神?那他會是誰呢?

記得母親曾和她說過,去人間演戲,奠定文化,都是為了與無上王結緣,無上王是誰?他在哪?或許他有辦法,可茫茫宇宙,自己也只不過是一粒塵埃罷了,到哪裡去找那個「神秘的無上王」?

慧曦想到這裡,神情落寞。貝拉安慰她:「別著急,阿曦,會有辦法的,你媽媽會回來的......」

突然,慧曦的手心顯現出一排字:「母親元神已找到,速回。—慧萌」

慧曦看到這一排字,簡直是喜上眉梢,趕緊告別了貝拉,像風一樣跑回去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