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心性 向內找

寧夏大法弟子 淨雲(化名)


【正見網2009年11月09日】

師父好!
同修好!

我這是第一次給大陸交流法會投稿,主要是覺的自己修的太差勁了,在正法中距離一個大法弟子的要求相差太遠了。前幾天看到一個同修文章中寫,給法會投稿,就像考試要交答卷一樣。我想我也是一個大法弟子,在大法中,就像一個學生怎麼能不上考場呢?怎麼能不交自己的答卷呢?雖然很慚愧,但是也要向師尊匯報、和同修交流,交一份自己的答卷,匯報一下自己修煉的歷程與體會。

一、得法

我是一個十分內向的人,據我母親講我出生那天,和她同病房的一個產婦在哭:說這一天生的孩子命苦啊!母親心裡肯定不會舒服了。可能因為這個原因,在我出生不到二個月大時,我被送到外婆家。有一次還差一點將我送到別人家去收養。就這樣到了上學的年齡回到父母家時,境況可想而知。

因我天性愚笨老實,看著母親嚴厲的目光,教我點什麼東西,我往往是十遍八遍也記不住。而我的兄弟姐妹一個個聰明伶俐,當他們圍著我的父母說這說那的時候,我往往是一個人躲在房間裡遠離大家。當我要和哪個兄弟姐妹發生矛盾了,母親往往是不分青紅皂白,一過來對我就是非打即罵。在那樣的境況下,我的性格越來越沉默、自卑和懦弱。

我唯一的嗜好是看書,我看遍了中國的、外國的民間傳說和神話故事,我進入到書的情節中,嚮往著神仙世界的慈悲、祥和和美妙,嚮往著善良,真誠,寧靜古代人類那種生活。我在憧憬著將來的美好幸福生活中長大,卻被現實中黨文化氛圍中,人們勾心鬥角、爾虞我詐所打擊。我常常自問,我活著的意義是什麼呢?我的歸宿在哪裡?天地之大,哪裡是我的容身之處?萬家燈火,生命眾多,我的心靈為什麼如此孤寂?我明白,為了一日三餐,衣著光鮮不是我生活的目地,那麼我嚮往的精神的追求,怎麼就不為現實社會所容呢?

後來我看了很多歷史方面的書,當然都被中共邪黨所篡改的,我以為我一下看明白了,噢,原來人世間什麼親情啊、道義啊,都是騙人的。一到關鍵時只有利害關係是真的。這樣一來,在邪黨有意識的灌輸下,在社會變異思想的污染下,我學會了偽裝自己「適應」社會,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去損害別人。總之,我覺的自己學聰明了,愈來愈注重名利、個人的得失,心胸也愈來愈狹隘、自私,就在我為了自己的生存而拼搏的同時,我的身體卻每況愈下,到了中年的我已是疾病纏身了,為了自己的身體,我又學起了氣功,這個功、那個功,學了很多了身體也沒有好。

後來單位的一個同事借給我一本《轉法輪》,他說這個功很好,你看看書吧。那時我身體很差,所以往往是不到晚上十點鐘,就要上床睡覺了,可是當晚在看《轉法輪》時,卻到十二點了也不困,我覺的這本書怎麼寫的這麼好呢,就這樣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煉。

二、選擇

修煉大法後,身體很快好起來了,只是因為那時我工作壓力大,家務繁重。功也在煉,但是學法卻沒有抓緊,認為書也看了,內容也知道了,心想我現在太忙碌了,以後我會好好修的。偶然也去學法點參加集體學法,看到很多同修都在背法,我想我比較忙就少背點吧,就這樣每天擠時間背一小段《轉法輪》,一遍還沒背完呢,中共邪黨對大法的迫害就開始了。

那種迫害真是鋪天蓋地、恐怖氣氛籠罩每個角落。人心都被衝擊著,我真是搞不懂,這麼好的功法,教人修身養性,做好人不好嗎,講真善忍不好嗎?我們這一代人經過歷次運動,對邪黨那一套早就厭煩了,建政初期不也砸廟毀寺、迫害信仰。佛法是高於人的,人說不好就不好嗎?每次搞運動不也是先迫害,再平反的周期循環。

雖然在邪惡中共的統治下,人們往往在恐嚇之下會良知泯滅,好壞不分、是非不辨,但是大法弟子畢竟是得了法的修煉的人,都是在大法中受益,明白大法的博大與超常,怎麼會輕言放棄!我和許多同修經過思考,經過抉擇,有的走上天安門向世人表達心聲,有的走出家門讓世人了解真相。後來隨著正法進程的發展,看了師尊一篇篇的講法,更使我們明白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知道了救度眾生的重要和急迫。就這樣在師尊的引領和教誨下,我和同修一起走出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

三、救度眾生

迫害初期,為了讓世人明白大法真相,我和同修一起出去發放真相資料,貼不乾膠粘貼。走出去的過程,真是一個修心的過程。剛開始每次出去,我都是緊張萬分,有一種走出去了就不知道能不能回來的感覺,家裡的東西都要藏好,帶著一個正念不足的心走出家門,好像滿處都是邪惡的眼睛盯著我,尋機要迫害我一樣。

第一次出去發資料,只帶了十幾份卻發了一晚上的時間,回家很長時間了心情還不能平復下來。隨著不斷的學法修心,怕心慢慢少了,心態也逐漸平穩下來。那段時間是邪惡瘋狂迫害的時期,很多同修被綁架,資料點也幾次遭到破壞。資料經常短缺,有很長時間我們到外地拿資料,後來外地的資料點也被破壞了。怎麼辦呢?救度眾生不能等著邪惡不迫害了再去救呀,雖然迫害很嚴重,但是作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我們的責任與使命,這一方的眾生就是要靠我們這一方的大法弟子來讓他們明白真相,從而選擇未來的。

通過多次交流。我和其他同修又相互配合建起了新的資料點。在資料點的運作過程中,也是一個不斷去除怕心的過程,同修中也會出現許多心性的碰撞,在這些過程中,我們也逐漸成熟起來。後來在明慧網建議大陸資料點應該遍地開花的時候,我們幫助一些條件成熟的同修建了一些家庭資料點,我家自然也成了遍地開花中的一朵小花,在正法中起著應該起的作用。

「七・二零」中共邪黨迫害大法之後,師父在許多講法中都告訴我們救度眾生、講清真相的重要性。可是我在講清真相這方面一直做的不好,過去我認為是性格問題,比較內向嘛。迫害之前我看到很多學員走入大法後都能到處講真相,使有緣人得法,我也很羨慕,但就是做不好。可現在是正法時期,眾生都面臨著被淘汰的危險,現在還不做好怎麼行呢?我就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可是我自己都覺的說話也不自然,內容沒有說服力,你想當時抱著一個做事的心,證實自我的心,不是真正為別人好,效果怎麼會好呢?

有一次,一件事情觸動了我。我家冰箱突然櫃門合不嚴了,後來嚴重了,推緊後又彈出來,有一條縫了。我想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情,是不是最近和家人有些矛盾的原因呢?後來老伴找到原因了,因為我家以前的冰箱是自動除霜的,後換的這台不帶自動除霜了,結果冰層越積越厚,以至於把隔板推了出去,櫃門當然合不嚴了。冰塊清理了,情況也就正常了。我想是不是師父點化我,在我心裡積了一些冰塊一樣的東西呢?

修煉前我們夫妻關係一直是爭爭吵吵的,一度還鬧到過不下去的地步。走入大法修煉後,我漸漸認識到,不管我覺的別人怎麼不好,能在我的生活中出現,都是與我有因緣關係的。那就是要接受,要償還的。另外,在我這條路上出現的所有的關關難難,都與我還沒有修去的心有關,沒有那個心就沒有那個難,都是有我要修的、要去的。不管看著多難過,我都應該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實修自己這顆心。所以我們關係漸漸溶洽了。但是有幾次我感覺他就是魔性大發,不講道理。我當時認為大法弟子也不是應該軟弱好欺的,我已經做的夠可以了,所以那幾天我不忍了,歷數他的種種「劣跡」,以及我對他如何包容,如果他還要這樣下去,我們就會如何如何。其實我已經做的很差勁了。

通過「冰箱」 這件事情,我就在想,是不是我的容量有限呢?是不是我的心裡藏著象冰一樣的東西呢?我年幼時曾經很重視親情友情這類東西,因為得到的不夠,所以很渴望。但是隨著生活中歷經磨難,坎坷,被傷害的多了,那顆原本善良、熱忱的心漸漸冷卻,又逐漸被失落、冷漠、甚至被仇恨所包裹。尤其是邪黨幾十年的統治中,我們傳統文化中的人與人之間那種相互關愛,與人為善及「仁義禮智信」被強力破壞,把邪黨文化中的那種重視自己漠視別人、視生命如草芥、視別人的痛苦為兒戲的惡劣習氣強植於世人之心,整個社會處於一種 「愛無心,親不見」,損人利己,物慾TM流的狀態。

而我身在其中,耳聞目睹,心中的冰層逐漸加厚,而這種堅冰一樣的東西是為私為我的,怎麼會生出慈悲眾生的心呢?就說我的家人吧,邪黨迫害十年中,我數次的被抓,被關,家也幾次被抄,家人承受了多大的壓力呀!再說了,生活在邪黨統治下的中國人,被迫接受洗腦,說著言不由衷的話,做著違背自己道德良知的事,在謊言的毒害中面臨著被淘汰的危險,多可憐哪!而我之所以真相講不好,不是什麼性格問題,而是沒有修出那種洪大的慈悲,沒有真正的為眾生著想,顧慮的是自己的安危得失。其實要講清真相,就是要放下自我,不帶任何觀念,發正念剷除障礙他明白真相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救人效果自然就會好。

明白這道理後,我發正念加上解體這個阻礙我同化大法、救度眾生的冰快,剷除這個為私為我、藏污納垢的、固化自我的東西。現在我也比較能夠自如講真相了,尤其社會底層的老百姓,接受的比較好,大多數都能勸退。當然距離法的要求和做的好的同修,我的差距還是很大的,我會在實修自己的過程中努力做的更好。

四、背法

作為弟子我們都越來越感到學法的重要,只有學好法修去人心,才能做好三件事,走好證實法的路,可是我學法的狀態卻很不好,不是迷迷糊糊,就是雜念從生,頭腦不清醒,煉功也是這樣,發正念也是這樣,總感覺在修煉中的阻擋因素很大,所以很多法理認識不清,在實修中就做的不好,關關難難中很多時候過不去。有時悲觀了就想,我可能屬於業力大、悟性差,就是這塊料了,修到哪算哪吧。但是能這樣嗎?雖然我這塊材料不是很好,我有緣能在大法中修煉,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幸運,最寶貴的機緣,不管千難萬難,我一定要突破它,我決定要背法了,把《轉法輪》這部天書背下來。不管有多難,常人還講「只要功夫深,鐵棒磨成針」。這麼好的宇宙大法,我一定要把他印在心裡。

我背法的速度很慢,常常用一年左右的時間才能背完一遍。但是背法的過程真的是提高的過程,很多平時意識不到的執著心,在背法中,法會點醒我,過去很多法理不清晰,背法中突然明白了。很多一直放不下的人心執著,在背法中放下了、看淡了。漸漸的我不再追求進度,背法的過程就是同化大法的過程,心也逐漸能靜一些了,有時字裡行間中我能體會師尊救度我們的苦心,對弟子慈悲的期盼。我的心常常被震撼著,為自己的不精進而慚愧,為自己的長期人心不去而自責。

背法的過程也是修心的過程。尤其是思想業力干擾的時候,有時坐在那裡背法也會睡著的,那我就走著、站著、長時間打坐、或者跪著。有時會煩躁,會不耐煩,會有意識不到的心性關要過,有時會覺的這樣慢,不如通讀效果好,各種想法都會有。我記著師父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一切麻煩只為了鋪上天的路」(《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會一直背下去,在同化大法中實修自己這顆心。

五、實修自己這顆心,向內找

我地區屬於西北偏遠地區,得法時間和國內其它地區相比要晚一些,學員也少一些,最早一批學員走入大法大概是在一九九六年左右,大多數都是在迫害前一兩年才剛剛得法,迫害開始了,很多學員不修了,堅持修下去的同修又有很多走不出來,真正走出來的同修一直為數不多。

在這十年的迫害中,很多走出來的同修被綁架的,被判刑勞教的,還有一些同修在病業中被奪去了生命,我也曾數次被迫害,也走了不少彎路,修煉是嚴肅的,怎樣才能走正走好這條路?我曾經痛苦彷徨過,消沉過,思索過。「法能破一切執著」(《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在法中,師父告訴我們要向內修向內找,這是修煉人的法寶,而在修煉過程中我們知道,雖然做證實法的事情不容易,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不容易,抵禦常人中的干擾和誘惑不容易,但是向內找、向內修是最不容易的。所以很多同修都講,不會找呀,找了找不到呀。真的,因為法理不清,用人心去找找不到,靜不下來找不到。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而這些執著心,我理解不是那麼簡簡單單的。師父也講了「我當初等於是從地獄把你們撈起來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們是在這樣一個基礎上開始修煉的,舊的思想觀念、業力、各種執著、慾望,名利情的這些東西是充滿我們整個空間場的。而在另外空間它們是活的,都是有生命的,不是說說不要,它就沒了,也是人當時生了壞念做了壞事才招惹來的,在無數次加強中形成「氣候」,在另外空間是一種黑糊糊的物質。你甚至一舉一動、一思一念中,它立刻就起作用,它們會形成一種自動的機制,讓你不知不覺中按著這個模式去思考去「趨利避害」維護著為私為我的東西不受衝擊、不受傷害。

我們有時會意識到,一件事情剛一出現,大腦就很快的轉動起來,這樣做還是那樣做?我能得到什麼?失去什麼?有沒有什麼危害?患得患失,得到了沾沾自喜,失去了忿忿不平。就像師尊講:「為蠅頭小利而樂而憂」(《精進要旨》〈悟〉),甚至數日揮之不去。這些想法決不是人先天本性所想,而是那些長期被滋養起來的不好的東西,你默認它就是滋養它,它會遮擋人的本性真念。關鍵時它還會招引外邊的邪惡因素來迫害你,因為它們是同類的,目地是不讓人修煉。這就是過去的修煉人很難修成的原因吧。

但是我們不同,因為我們是有大法指導、是有師尊呵護的大法徒,從我們開始修煉的那一天起,師尊已經給予了我們能夠修煉的一切東西,法輪和機制等,為我們清理身體,消去表面身體的業力使我們能夠修煉,並且在我們提高的過程中給我們一切最好的。而向內找的首要條件就是我們要多學法,才能知道什麼是修煉人應該要的,什麼是不能要的,什麼是應該做的,什麼是不能做的,而最重要的是我們的一思一念是不是符合法。因為這個宇宙中有個理,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是自己說了算,一切強加的東西都是違背這個宇宙的理,我們在運用師尊賜與我們正法口訣時,就能把它們清除掉,關鍵是我們自己做好,思想上要排除那些不好的東西,行為上要走正,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改變。

所以我理解,我們向內修、向內找應該貫穿在我們生活的每時每刻,修煉自己這顆心。學法時,煉功時,發正念時是修煉,要向內修、向內找。做大法的事情時,向世人講真相時是修煉,要向內修、向內找。和同修在一起配合,和常人在一起相處也是修煉,也要向內修、向內找。身體難受了,遭受痛苦了、甚至孤獨寂寞時同樣是修煉,也要向內修、向內找。如果我們時時能把握住自己的心,時時按照法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在這過程中向內修,向內找,我們的心會越來越純正,慈悲,祥和。

師尊告訴我們,「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如果我們自身的空間場有真善忍的佛光照射的時候,一切為私為我的東西將被大法修煉者的正念所代替。我想這修煉路上的一切障礙我們就都能跨越,一切關難就都能過的去。

寫到這裡,我仍覺的有許多話要說,修煉十幾年了,經歷的事太多,感受也太多,但是寫多少也表達不了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我們大法弟子都知道師恩浩蕩,師恩無以為報,就像一顆小草無以回報太陽光輝的照耀,唯有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配得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個稱號。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