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的點滴體會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05月11日】

下面和同修們交流一下這一年來我在修煉上的一些感悟,如有不正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1.關於寫法會交流稿的感悟

前段時間,由於受明慧網發表的關於預言文章的影響,本地學法組的同修都積極的參與了討論。不管預言是否最後能夠成真,關鍵是到修煉截止時,自己是否能夠趕上趟,真正達到修煉圓滿的標準呢?有同修把修煉比作長跑,他實在跑不動了,因為流離失所,現在生存都很困難,一聽說還要7年半才結束 ,簡直有點絕望 ,就在這無望的痛苦中,同修發誓,哪怕是爬也要向前爬到終點,如果實在爬不動了,把頭也要朝向終點,同修對師對法的堅定正念感動了上蒼,他的境遇立即得到了改善 。

也有同修一圈一圈地跑著,就在自己感到筋疲力盡時,聽到師父在鼓勵,快到終點了,於是鼓起勇氣繼續跑,一圈一圈地跑著,眼看又不行了,這時耳邊又響起了師父的鼓勵聲,快到終點了,就又鼓起勇氣繼續向前沖,就這樣跑著跑著,他發現越跑越輕鬆,這時終點對於他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他已經是神的狀態了,何時結束對他來說已經不再是問題了。

我們打坐腿疼的人都有這樣的經歷吧,當腿疼的實在無法忍受時,心裡常想這大概是最後的五分鐘了吧,咬牙堅持到底,可是音樂又開始了下一個五分鐘的循環,難道我記錯了嗎 ?我已忍到極限了,可是下個五分鐘過去了,音樂還在繼續,我簡直要崩潰了。 試想一個打坐進入坐在雞蛋殼裡美妙境界的修煉者還會在乎音樂何時結束嗎?在跑向終點的這段最艱難的時刻,同修們之間的互相鼓勵,是難能可貴的,再加上信師信法的正念, 就能使我們最終一起邁向終點 。

在我們地區,每次法會徵稿時,同修們多數都有顧慮和畏難情緒,甚至不願寫,覺得沒啥可寫的。而我對寫法會交流文章,每次都很重視,因為我認為這是自己實修的一個重要環節,對照法向內找,一個字一個字敲出一篇文章來,雖然不容易,但的的確確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修和煉的過程,而且是師父最感到欣慰的弟子們應該做好的事。修煉中我們階段性的總結一下自己的修煉體會和心得,大家比學比修,共同精進,使得心性和修煉境界不斷的向上昇華,那是我們每個弟子都應該積極參與並且要做好的事情。我們寫法會交流稿,不是象常人那樣,一定要寫成面面俱到的那種向領導匯報式的總結報告;好像沒參與重要的正法項目,沒幹什麼轟轟烈烈的大事就不能寫,而平平常常的小事又不值得一提,我認為那是一種錯誤的認識。

修煉就是難的,如果我們能把寫稿難這個問題,當成自己修煉中必須闖過去的一關或一難,是師父有序的一次安排,並且有願望和決心去突破,那麼我們就會得到師父和正神的加持,即使不能思如泉湧,也會下筆千言。所以我不但自己按時完成寫稿任務,還敦促和協助其他同修積極參與其中。雖然我只是本地區的一個義務聯繫人,也沒人指定我是當地輔導員,但我每次都能主動承擔起這個責任,並且以身作則。有位同修總是說寫修煉體會難,我就鼓勵她,並幫她審核修改後投稿,後來她驚喜的發現自己的交流文章居然在大法網站上發表了,其他同修也認為她寫的很好,對整體起到了一定的促進作用。

我們寫修煉體會常常會引用師父講的某段法,就在寫這篇交流稿時,我正好看到一位同修的交流文章談有關引用師父經文的問題,他說:「寫文章時將自己的話和師尊的法寫在一起這本身有些不敬。「 他還建議在這方面犯錯的同修要改過,並向師尊法像認錯求得寬恕。通過這次寫體會,我意識到自己以前在引用師父的法時很隨便,沒能做到象同修講的那樣敬師敬法,甚至用師父的話來針對同修的過錯,證實自己做的正確,有利用法的骯髒心理。還自以為是的搞出一個快速尋找師父講的某段法的簡易方法,並沾沾自喜的說可以幫同修解決找法難的問題。寫到此,我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就當場在電腦裡立即刪除了此方法,雙手合十向師尊的法像懺悔改過。

2.關於怨恨心的思考

我們放在當地華人超市的《大紀元》和《看中國》發現有時會被偷走, 因為我們當地同修人數不多,大多是上班族,安排不出人手專門去報架附近蹲點,有同修就設計了一個電子表格,讓大家去超市購物時,順便檢查一下報架上的報紙情況,然後回來填表,互通信息,同時針對此事大家一起發正念。這個想法很好, 但是因為涉及到每次都要打開電子郵件,然後下載,填完表後再上傳,使用起來很不方便, 我就把電子表格放到網絡上讓大家共享, 這樣大家可以隨時上線及時更新。受這個方法的啟示,我又把我們本地區學法小組每周學法的通知和取報送報的日程表格也製作成了公告欄式的在線共享表格,這樣大家只要點擊表格連結,就能隨時檢查每周學法交流的內容,以及到外地取報和送報的日程安排了,因為同修們都是第一次使用,不知如何在線更新電子公告欄的內容,我就給不會的同修分別演示,學會後同修們大都覺得確實比原來的方法簡單方便。

我們本地學法組每周集體學法一次,每次學一講《轉法輪》,然後再學其他各地講法或新經文,剩下的時間大家進行切磋交流。因為沒有形成一個很好向內找的交流機制和環境,大家學完法後多半是閉口不談如何向內找,如何去執著心,也不談如何提高心性,以及學法後對法理的感悟,反而常常去講那些《轉法輪》中修口那段法中列出的我們應該修口的內容,要麼出現大家都默不作聲的寂靜,常常聽協調人問:大家怎麼都不講話呢?後來我建議還是恢復以前的辦法,就是每次學法交流指定一個臨時主持人,除特別困難的同修外,大家輪流義務值班,並把著名的魯伯特議事規則的方法介紹給大家,臨時主持人還得對交流題目用用心,也可推薦一些大法網站發表的同修寫的交流文章,並把文章貼到我們的公告欄上分享。大家由開始的不習慣到慢慢的適應,逐漸改變了以前的局面,但辯證的看任何事情都有利弊,我們畢竟是一個修煉團體,不是常人中的社團。其中也發生過一些為提高心性而產生的觸及心靈的碰撞。

例如,同修遇到技術上的問題,我一般都能主動的幫助解決, 同修出於感激,就在大家面前公開恭維我,後來我私下的跟同修交流,我說你別在公共場合表揚我,那會助長我的顯示心理,而且跟我有隔閡的同修聽了心裡會不舒服,會加深不必要的矛盾。例如原來負責發電子郵件通知大家取報紙日程安排的同修,對用公告欄來取代電子郵件的做法就有不同的看法,認為我沒有給他編輯的權限,因為彼此之間一直存在著配合上的不協調,我也不願主動去跟同修溝通,所以同修可能認為我是故意刁難他,就還是採用原來的發電子郵件的方式通知大家。後來其他城市的同修打電話來問我,到底是按照共享表格上的日程安排,還是按同修發的新電子郵件為準?因為兩個日程安排出現了不一致 。我雖然心裡不悅,因為按公告欄的表格上的原來順序,不應該輪到我去外地送報的。想到任何事情都不會是偶然出現的,很可能就是沖我的某個人心來的,就說還是按同修電子郵件的通知為準吧,事後自己也不願主動去把衝突解釋清楚,就默默的按新電子郵件上的順序再從新修改在線電子表格。同修也不願來主動問我,又再次向其他同修抱怨說他不能編輯在線表格。我就向所有有關的同修表明我的態度,我說不是我限制權限,是因為同修使用了不同的瀏覽器,本來就是為了方便大家,既然覺得不方便,那就還是採用大家熟悉的發電子郵件的方法來協調吧,並主動承認是自己覺得麻煩,不願在眾多的電子郵件中找通知,只顧自己方便了,沒有完全為別人考慮。常人都講拿得起放得下,何況修煉人呢。那我就主動放棄吧,觀念一轉,心裡感覺很輕鬆,學會如何標記郵件後,配合同修也就不再心煩了。

我在家人同修面前常常表現出對其他同修的怨恨心,抱怨大家沒能象自己那樣維護我們的學法組。家人同修就開導我說,我們這兒就這麼十幾個人,何況有些人都不願來了,有什麼好折騰的,修好你自己吧,每個真修的同修都有師父在管。再說救人的項目做都做不過來,還要安排好學法煉功發正念,哪裡有時間去內耗。還說干什麼事情都要有個度,過猶不及。怨恨心會給修煉人帶來很大的麻煩。正如同修有關摩西的交流文章中提到的那樣,當年,摩西帶領以色列人走出埃及,在進入應許之地--迦南之前,要經過一片曠野,只因為以色列人不知尊重與感恩,怨恨神,結果受到神的懲罰,用了四十年才走完本來只需十一天的路程。由此看來怨恨心給人帶來的危害是多麼大。

有時反思一下,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真的是在維護我們的這個修煉團體嗎?真的是在協助其他同修共同精進嗎?就像那個同修比喻的那樣,我們的修煉就像一場驚天動地的馬拉松長跑,自己到底是參賽的運動員呢?還是路邊看比賽的啦啦隊長呢?還是那種不斷揮動著皮鞭,督促跑的精疲力竭的其他參賽者的監管呢?說輕一點的是在傷害同修,說重一點的那就是在干擾師父對同修修煉的有序安排 ,因為大法弟子分分秒秒、邁出的每一步,都在師父的嚴格管控下進行著。我那帶著強烈執著想要扭轉別人的言行,就是不信師不信法的一種具體表現。

3.誰是修煉中的貴人?

什麼是人生命中的貴人?人生在世,誰都有難處的一天,而幫助你的人,就是你生命中的貴人。一個人的成功,離不開貴人相助。那麼我們修煉中的貴人又是什麼人呢?那當然是那些對你修煉上有幫助的人。這些年來,在我們集體學法組,有些同修能和我相處融洽、在做正法事情上配合默契;而有些同修總感覺和我合不來,發生矛盾時,有時表面看上去是忍住了,但心裡卻放不下,一有機會就在背後說同修的不是。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 現在我悟到,其實那種讓人難受、怨恨他人的感覺,正好是觸動了自己的常人心,每次摩擦碰撞的目的,都是為了提高自己的心性而安排的,只是自己不悟,機會一失再失。

例如有次在公園集體煉功,播放音樂的同修問我能不能聽到煉功音樂,因為我離她最遠,我說聲音再大些,身邊的同修故意沖我說,你站到她那邊去不就行了嗎(指負責放音樂的同修那邊)。我說我能聽到,音樂放響些,主要是想讓那些經過我們展板的路人也能聽到。他又說,那你就把播放器放到那邊人更多的地方去算啦,指遠處兒童遊樂區,那裡人確實很多。對於同修的這種嘲諷,我也只好一笑了之。當時也沒細想,就專注煉功了。後來再琢磨此事,怎麼想都覺得是對方無理取鬧、惹事生非,咱講涵養,不跟你一般見識。但轉念又一想,任何事情都不會是無緣無故發生的,肯定是有我要修的成分和因素在裡面,後來偶然看到一篇同修的有關去黨文化方面的交流文章,受到啟發。很可能是我講話中帶有邪黨文化的話語體系。當時同修問我能不能聽到煉功音樂?我應該回答:能聽見,只是聲音小了點,能不能再放大些?用這種協商的口吻,而不是頤指氣使的命令對方「聲音再大些」,就不會產生矛盾。再有如果發生了矛盾,不去向內找,而是跟對方陷在矛盾本身中去講人中的理,那就怎麼想都是自己對,別人不可理喻,那麼類似的矛盾下次還會再來,因為還沒突破這一關。如能不動心、不動氣,才會擴大自己的心胸與容量,常人還講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呢。其實自己也有同樣毛病,只是自己意識不到而已。尤其在覺得自己沒錯,而是錯在對方時,就把無條件向內找的法理拋到腦後了。

家人同修說我講話常常帶刺,喜歡譏諷人家,使人聽了很不舒服。記得有次有位老阿姨同修來找我,想讓我幫她調整一被她搞亂的電腦界面,我上她電腦一看,界面變形了,就幫她調回正常,並對她說,我們現在已不用此軟體了,已經改用其他更加簡單的方法代替了,你要不要更新,她說她已習慣舊的方法,不想更新。隔天她又來找我,還是關於那個軟體方面的問題,問我能不能把字體顏色調深點,她看起來吃力。我說你的要求超出我的能力了,又建議她更新,我說你更新了,就沒這些問題了,她還是固執己見,不願更新;第三天她繼續來找我,問題看似很簡單,但是非常具有挑戰性,她要我幫她把那個她不願更新的軟體的視窗變小,我耐心的給她演示,並調到最小,可是她說還嫌大,我就開始有點不耐煩了,沒好氣的沖她說,已經調到最小了,都達到極限了,再小除非你自己去當這款軟體的設計師吧,按你的意願你想讓它變多小就變多小。她一聽就不好意思的說,好吧,就這樣吧,我先下去了,你先幫其他同修解決技術問題吧。事後想想覺得不對勁,跟她把道理講清楚就行了,幹嘛要這樣諷刺挖苦人家老年同修呢?做技術支持也有修煉的因素在裡面,自己的一言一行都透著修煉人的境界和層次,而且是當了眾人的面,真是有點汗顏。

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有道是,話不投機半句多,對於那些總是與你格格不入的人,咱惹不起還躲不起嗎?可是正因為是同道同修,所以還不得不在一起經常互相摩擦碰撞。記得過去有次集體學法交流時,為了避免同修們之間的唇槍舌戰,平息戰爭硝煙,我說我們對同修應該慈悲些,就像登山一樣,應該彼此往上拉一把,而不是看別人不順眼,抓住別人的不是往下踹對方一腳,並說《轉法輪》最後一句話就講到,「我希望新老學員,都能在大法中修煉,都能夠功成圓滿!」我說你們看師父對我們每個弟子多是慈悲救度的,都是希望能夠修成圓滿的。我們就不要彼此互相傷害了。話音剛落,沒想到有同修接著就蹦出一句,要實修。我一看,的確師父最後一句是「希望大家回去抓緊時間實修。」我只強調師父對我們的殷切希望,而忽略了師父對我們的要求。那麼什麼才是實修呢?是不是每天做了三件事,做了學法、發正念和講真相這些形式上的事情就算實修了呢?自己的心性有沒有從中得到提高?自己的很多人心去掉了幾個?眼睛學會向內看了嗎?在矛盾中有沒有向內找?怎麼找來找去,最終看到和記得的都是別人的過錯呢?看來自己還是沒學會實修。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麼東西還沒有放下。」通過這次寫修煉體會我悟到:我修煉之所以提高不了的主要原因是沒有放下常人觀念,碰到事情發出的第一念往往是人的念,而且是那種常人所謂的趨利避害的私念,甚至是怨恨他人的惡念,而不是學法得法心性提高後的那種慈悲寬容他人的神念。在文學界,人們常用辛棄疾《青玉案》詞中的最後幾句來描述文學中錘鍊詩詞的最高境界:「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如此看來,一旦放下人的觀念,自己這些年修來修去,不經意間一回頭,突然發現:我們修煉中的貴人那不恰恰就是那些你最討厭的、最想迴避的同修嘛,因為他們一直在給你當鏡子使,當放大鏡使,照出你修煉中隱藏很深而且難以去掉的各種常人心。因為我們從小到大都是被邪黨文化浸泡的,骨子裡那種「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的狂傲之氣,就會使腦海裡出現的都是表情惡狠狠的對方嘴臉,根本想不起同修已經修好的那種菩薩般的慈眉善目。如果再不醒悟,那就真成了舊勢力無形迫害下的犧牲品了,最後就白修了。

講到觀念對人的影響,我最近學英語學到一篇關於狼孩的故事,一對年輕的父母被狼群嚇跑後,丟棄了幼小的孩童,幼童被狼群叼走,公狼對母狼說,他(指幼童)怎麼不怕我們呢,好奇怪啊,我現在想吃他,母狼卻對狼群說,不行,他是我的幼崽,誰也別想對他動心思。結果幼童隨狼群長大,而且成了狼群的主力。最後狼孩返回人群,但還是改不了去荒野獵殺的行為。幼童之所以無懼於狼群,是因為幼童沒有大灰狼好怕怕的那種觀念。修煉人如果能夠修去各種後天養成的觀念,返還到純真的本性上去,那麼就會像小小孩那樣,他不會看哪個阿姨長得漂亮,哪個叔叔長得帥,也就不會產生邪念。如此看來,常人後天養成的觀念是各種執著心賴以生存的基礎,動搖了這個基礎,執著心也就容易去了。而要想從根本上改變常人觀念,最好的辦法就是學好法,把頭腦中原先裝著的不好的觀念用大法來代替掉。

4.對救人難的一點體會

記得曾聽同修交流時說過這樣一件真實的事情,四川峨嵋山附近的農民,驅趕偷吃粧稼的猴子有一奇招,就是當猴群來犯時,先逮住一隻小猴子,然後用彩色油漆把小猴塗個大花臉。當猴群又來時,農民就把關在籠子裡的小猴釋放出去,小猴一見母猴就拚命猛追,猴群見一怪物來追,就嚇得四處逃散。小猴雖然歸隊,但是結果發現,公猴居然把自己被彩繪成異類的小猴活活咬死。其實中共對法輪功的惡意宣傳,不明真相的世人在謊言的欺騙下,由於長期受到中共的恐怖打壓,為了自保常常選擇遠離法輪功,有的在利益的驅使下助紂為虐的參與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甚至出現了丈夫親手活活掐死自己煉法輪功的妻子的慘案。可見中共對法輪功的污名化給我們講真相救眾生增加了很大的難度。

最近一位四十多年沒見面的家鄉發小,通過我國內的家人主動聯繫上了我,我就抓緊機會同他講真相勸三退,可是講了近兩個小時,對方還是沒退,說是要看看再說,我問他的電子郵箱是什麼,他說早就不用電子郵件了,好在他當天就去建立了一個新郵箱,我就通過特殊方式給他發了大量視頻和音頻真相資料叫他慢慢看,希望他能看明真相後三退。我分析我沒能讓他立即三退的失敗原因,主要是沒修到那個份上,自己沒有那麼大的解體眾生背後的邪惡的能力,加上操之過急,在對方還不了解真相的前提下就想讓人家馬上答應三退,追求所謂的成功率。另外就是缺少面對面講真相的實際經驗。還有就是不知不覺中就會越講越高,甚至陷進和對方發生爭執的局面。這些年中,由於受親情和黨文化的干擾,在對親戚和朋友講真相時,總是表現出一廂情願的讓對方接受自己的觀點,結果造成他們都不願再聽我講任何有關法輪功方面的事。由此看來,除了邪黨對法輪功的妖魔化是救人難的一個主要原因外,自身修煉的好壞也是很主要的。

我在提到三退時我跟這位少年小夥伴說,三退不是要你到單位去退,是在心裡退出,是做給神看。他一聽神這個字就哈哈一笑,說什麼神啊,根本沒有這個概念,我能理解他,假如我不修煉,我肯定也和他一樣,是個徹頭徹尾的無神論者。提到中共監控民眾裝了那麼多攝像頭,他卻認為那很安全啊,小偷也不敢行竊了,反正你講什麼,他都用中共宣傳的那一套來反駁,還說你這麼多年沒回國,對國內不了解。因為他是在江南的央企工作,生活很滋潤,現已退休,正在準備換房子。他說他過去還有出國的想法,現在要他選大陸和台灣,他寧願選大陸。

我問他有沒有看過高分美國電影《楚門的世界》,他說沒有,我就把電影連結發給他,建議他有空看看,並說當你看到空中突然掉下一個啤酒瓶,那就是我扔下來驚醒你的;當你看到楚門在電閃雷鳴之夜,揚帆越過眼前那片波濤起伏的大海,登上彼岸推門而出時,我將為你歡呼。《楚門的世界》講述了楚門是一檔熱門肥皂劇的主人公,他身邊的所有事情都是虛假的,他的親人和朋友全都是演員,他從小到大完全生活在一個由眾多攝像頭全方位操控的巨型攝影棚裡,但他本人對此一無所知。這部寓意深刻的美國電影我過去很早就看過,但是如今在給朋友講真相時突然悟到:自己雖然慶幸已經走出了那個被防火牆緊緊封閉的中共國,但是,作為修煉人,我們生活的這個地球不也是一個精心打造的巨型攝影棚嗎?只不過是神造的而已,宇宙中無數的眼睛正關注著我們地球人的一舉一動。中共邪惡勢力對我們的瘋狂打壓和迫害,不就像那橫在我們修煉人面前翻著滔天惡浪的大海嗎?寫到此,腦海裡忽然想起師父在《精進要旨二》中〈心自明〉那篇經文,眼前仿佛出現了千萬弟子正揚起風帆,緊跟師尊的法船,向那無限光明的彼岸正奮力航行。最後以經文《心自明》與大家共勉。

《心自明》

法度眾生師導航
一帆升起億帆揚
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
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
堅修大法緊隨師
執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斷逃命去
泥沙淘盡顯金光
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
待到它日圓滿時
真相大顯天下茫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雙手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