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來信:第一章 新收(4)

雲昭


【正見網2015年04月24日】

四、生存教育課
1
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第(23)號令
《勞動教養人員守則》
第一條 擁護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不准散布敵對言論和煽動敵對情緒。
第二條 遵守社會公德,講究文明禮貌,不准閱讀、傳抄黃色書刊、散布淫亂思想,不准在交往中有粗俗、野蠻的行為。
第三條 尊重幹部,服從管教,不准無理取鬧。
第四條 認罪認錯,接受教育,不准消極對抗、自傷自殘、圖謀報復。
第五條 遵紀守法,矯正惡習,安心改造,不准進行違法犯罪活動,不准擅自離開規定的活動範圍,不准逃跑或唆使、拉攏、協助他人逃跑。
第六條 互相監督,互相幫助,共同進步,不准恃強凌弱、敲詐勒索,不准損壞、侵占公物和他人財物,不准弄虛作假欺騙幹部、包庇壞人壞事、栽贓陷害他人。
第七條 增強集體觀念,建立正常關係,不准搞江湖義氣、拉幫結夥、刺字紋身。
第八條 努力學習政治、科學文化知識,不准曠課、遲到、早退,不准違反課堂紀律、損壞教學設施器具。
第九條 積極參加生產勞動,按質按量完成生產,不准曠工、抗工、消極怠工,偽造病情逃避勞動,損壞生產設施和勞動工具。
第十條 遵守作息制度,服從統一安排,不准無故不參加集體活動、擾亂公共秩序。
1992年8月10日頒布
  
“勞動教養人員守則”即“23號令”,是勞教所的“金科玉律”。
在馬三家,文盲都必須背會“23號令”,不會背是要挨打的,這不僅是一切行動的準則,更是對自己勞教身份的認可,“會不會背是記憶力的問題,想不想背就是認罪態度的問題了”。
每天一開會,筒道長(就是“四防”的頭兒)“黑臉兒”總是先問一句,“還有誰不會背‘23號令’?不會背的把手舉起來。”
不會也不敢舉手啊,再不會背就要挨打了。
張良每次都舉手,接著,田貴德舉手了,李明龍也舉手了,還有北京的一個俄語翻譯黃永浩也舉手了,都是“法輪兒”(對“法輪功學員”的俗稱)。
“黑臉兒”掃了掃這幾個人,沒有說話。

後來他把張良一個人叫出來單聊,“不背監規是和你們的信仰有關嗎?”
“我不認為自己有罪。”
“嗯,這個,我知道……那你以後在我問大家時,你能不能不舉手?”
“黑臉兒”的這句話讓張良一愣。

2
上級要來檢查了!
所有的勞教都被集中到大廳,警察要給大家上一堂新收教育課,教育如何回答上級的提問。

一個剛來的小勞教被叫到前面,警察問他,“咱們大隊每天幾點開工?幾點收工?禮拜六、禮拜日休不休息?伙食怎麼樣?什麼時候改善伙食?”

小勞教按實際情況回答:
早晨四點起床,幹活兒到七點半吃早飯,接著幹活兒到中午,吃完午飯接著干,然後是晚飯,接著再干,晚上十一二點收工,周六、周日不休息,吃的是“大發”和菜湯。

話音剛落,幾個“四防”就上去了,小勞教被抽了幾個巴掌,“知道為什麼打你嗎?”
小勞教搖搖頭。

警察大聲說:“告訴你們,我們是早上八點鐘開工,十一點收工,吃午飯,然後中午午休一小時,下午上文化教育課。禮拜六、禮拜日休息。每周一、三、五改善伙食。大家記住沒有?”
原來勞教所里還有另一套作息時間表啊,大家都不吭聲了。

“四防”一看都沒反應,就罵起來,“都聾了嗎?隊長問話呢?沒聽見啊?”
“聽見了!聽見了!”大家這才反應過來。

警察又叫了一個勞教出列,問他同樣的問題。
還是沒有答對,他沒提上文化課的事兒。但這次警察很耐心,道理是要講明白的,他說:
“我們不光是幹活兒呀,每天還要學習。勞教勞教,除了勞動還有教育呢,我們勞教所是改造人的課堂嘛,記住,每天下午你們都要上文化課,大家聽明白了嗎?”

這回大家都聽明白了,誰也不想挨巴掌。

張良想著怎麼能不說假話呢,結果也沒叫他。一般這種場合是不找法輪功學員的,都知道他們說真話。
最後隊長總結了:“今天的課就到這兒吧,明天就來檢查了,都好好準備準備。”

3
再周密的準備也有出岔的時候。

六大隊有個勞教,神經不正常,檢查時怕他控制不住說了實話,影響大隊形像,所以警察就讓“四防”把他藏進大鋪底下,“呆著,別動!”
沒想到上級檢查的時候,他突然從鋪底下鑽了出來,蹭了一臉的灰。

檢查團走了之後,他被拖出來一頓暴打,“丟人現眼的!”打的時候,他衣服里居然滾出了半塊發糕,自然又加上幾腳踹,“還敢偷食堂的東西!”
發糕在托盤裡被切的大小厚薄不一,趕上小塊的或者薄的就吃不飽了,前一天他偷了半塊發糕。

而且,他居然還敢在褲子裡縫兜!有特權的人才能在衣服里多縫個兜呢,於是又添了幾腳:

“你以為你是誰!也想裝老大!”

4
上級來檢查的日子,就是伙食改善的日子,當天的菜譜就和食堂小白板上寫的一樣了,吃的確實是魚和米飯。
檢查結束後,繼續吃“大發”。

有特權的人能泡上一包方便麵,因為要用熱水泡麵,所以搶熱水就成了“四防”每天都在食堂上演的一場戲了。
正在吃飯,熱水器那邊叮咣一陣響,打碎個暖水瓶,然後一堆戴紅袖標的人聚成一團,把一個也戴紅袖標的人圍在中間,剛開始還能聽到他嚷嚷,很快他的聲音就被憋回去了。

那是八大隊的,一個勞教說,八大隊老打群架,因為他們做的是“鬼活兒”,所以不安生。
混亂中,看到老啞巴順手拿了塊“大發”藏在衣服里,張良垂下了眼睛。

老啞巴眼神好,總是東張西望想在什麼地方多弄點吃的。搶不到熱水的人干嚼方便麵,他就盯著,瞅冷子上去就把方便麵搶走,撕開鹽包就往嘴裡倒,最後老啞巴笑嘻嘻的還把方便麵送回來,他只要個鹽包,他知道分寸。家裡沒人管的老啞巴,吃個料袋兒還不讓嗎,沒人和他多計較。

5

六大隊每天都開會。
早上出工之前的會叫“班前會”,就是把新收集中到一個房間,一起觀看“挨打”。
“班前會”有基本程序,一般都是“黑臉兒”主持,先是抽查背誦“23號令”,然後“黑臉兒”發言了。
“又把自己當人了吧?”這是他的開場白。
然後,他開始總結前一天發生的事兒,誰誰撿了煙屁,誰誰隨便說話了,誰誰不經允許洗晾衣服了等等,總結完畢,一般就要抓個典型“開會”了。
一個“被開會”者被提溜到兩個鋪中間的過道上蹲著。
“讓他自己說。”“黑臉兒”黑著臉。
“對著‘23號令’,你犯了哪一條?”
“那你說你這種行為應該受到什麼樣的懲罰?”
如果回答沒有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黑臉兒”只會重複三個字:“繼續說!”沒有廢話。
直到“被開會”者按照“23號令”找出自己的過錯,並深挖出罪錯的根源。
“那你自己說應不應該受罰?”
“那你自己說該打你多少下?”
然後他就會說自己應該被打多少下。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這套例行的程序下來,氣氛就緊張起來,大家都坐直了。

今天“被開會”的是老啞巴。
他被拽出來,蹲在中間。
碰到不會說話的啞巴,程序要麻煩一些,“黑臉兒”專門叫出一個會啞語的人給他打手勢:
“讓他想想昨天犯了什麼錯誤。”
老啞巴想不出來。
“提醒提醒他。”“黑臉兒”願意以理服人。
“翻譯”比劃著名手語,“你昨天是不是從食堂偷了一塊‘大發’啊?”
老啞巴急了,比比劃劃也說不出什麼,幾個“四防”上來就要動手。
“慢著,等會兒。”
“黑臉兒”手一攔,繼續讓人翻譯給老啞巴,打他的原因是:在外面偷東西,在裡面還偷!
其實“黑臉兒”自己也是慣偷進來的,已經“多鍋”了(就是多次被勞教)。
“四防”們等不及了,其實直接動手就夠了,哪還需要費力解釋。
一頓棒打。老啞巴抱頭亂滾,哪裡還看得見翻譯的手語,他哇哇啊啊的叫著,都被打的喊出聲了,鋪上觀看的人心裡一陣陣緊縮。
啪一下,門旁邊的觀察窗突然開了,一個小警察往裡瞄了瞄,一看正打人呢,走了。“黑臉兒”是管教大(負責全權管理勞教人員的副大隊長,簡稱“管教大”)的紅人,一般警察不敢管。

老啞巴繼續哇哇的叫著。勞教們雙手抱腿,在鋪上大氣都不敢出,生怕出點什麼事兒被抓了“典型”。
新來的有人就撐不住了,有的嚇的冒出汗來,流露出的緊張與恐懼不亞於被打者。老號就鎮靜些,神情麻木,眼睛空漠的睜著。

肯定是被“321”看見了,張良心想。
他注意到打人用的是幾根特意糊好的木棍,方棱木棍纏上牛皮紙,再用透明膠條一層層粘裹上,就不容易出外傷了。

 

6

“教育感化,不如牢頭鎬把。”這是勞教人員中流行的一句話,馬三家傳統的管理方法就是打。
堅信暴力能改變一個人的思想,這是曾在國外做過訪問學者的范質彬不能理解的。
范質彬多次向警察反映“四防”打人的事兒,警察說,勞教所警力不夠,必須由“四防”協助管理,為了維護“四防”的威信,警察一般不管他們。
可是,“教育、感化、挽救”是勞教工作的方針政策呀,范質彬問道。
“你們要清楚自己的身份,這是什麼地方!告訴你們,中國現在有兩個地方還沒解放:一個是台灣,一個就是馬三家。”警察說了這句馬三家人人皆知的名言。

六大隊的勞教們很快就學會了馬三家的生存邏輯,他們習慣於對周圍的暴力熟視無睹,大多數被馴化的都能夠按照馬三家的規矩和潛規則自己監督自己,即使沒有警察,無形的監控也讓他們感覺到警察的存在,條件反射的不敢抬頭,不敢看窗外。
馬三家有個笑話,說一個勞教解教回家,他媽媽叫他名字,他馬上就喊:“到!”
養成習慣,就像長期被栓的馬,繩子解開也想不起來跑了。
但有些人總是想各種辦法要逃跑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

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