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來信:第三章 專管(8)

雲昭


【正見網2015年05月13日】

八、左眼皮跳跳

1

筒道里的洗漱聲一浪接一浪,勞教們興奮的熙攘著,每天就盼著這一刻,他們一隊隊到庫房取行李。又熬過了一天,終於捱到了這短短几個小時的睡覺時間了。

一挨枕頭,就可以進入不受打攪的空間,就能暫時逃離馬三家了。

漸漸靜下來的筒道,鼾聲響起來。

然而張良的一天沒有結束。

他被擋在桌球案後面,銬在床欄杆上站著,已經一百多個小時沒下“大掛”了。

自從井向榮當上了大隊長,一直想做出點成績,所以張良又被加大了“教育感化”的力度。

這是張良在馬三家的第二個冬天,2009年冬天。

大風嗷嗷叫著,窗外漆黑一片。

勞教所的夜晚沒有黑暗,棚上的日光燈刺眼的亮,近距離看著白牆,眼睛一會兒就酸脹了。

窗外的風小一些的時候,頭頂日光燈的聲音就吵了起來,嗞嗞嗡嗡的,單調的頻率顯的時間更漫長了,每一分鐘都難熬難耐,直到隊長的鑰匙突然響起來,張良才知道,其實剛剛只過了一個小時。

查崗了!打蔫的李萬年趕緊振作起來,在門和床之間不到三米的地方來來回回的快速走著,就像籠中的困獸。

終於,窗外曚曚的發灰,然後開始泛白,房間裡的燈不那麼刺眼了,颳了一夜的風消停了。

又熬過一夜,五天五夜。隨著筒道里起床洗漱的聲音,新的一天又以勞教們的抱怨與咒罵開始了。

胥大夫來了,張良被放下來,例行檢查身體。

胥大夫示意他露出右胳膊,伸直肘部,然後他打開血壓計,把綠色的充氣袖帶給張良纏上,張良的胳膊又干又瘦,皺的就像老人的皮膚。

一絲不苟的看著血壓表,胥大夫合上鐵盒,最後說了一句,“把床搖上去,躺下空空腿吧。”

張良的雙腳已經腫的象巨型麵包了。

2

七天七夜之後,張良被允許每天睡幾個小時,於愛江規定十二點之後才可以睡覺。

趕上老安頭的班,九點大閘那邊就喊起來:
“李萬年!”
“到!”
“檢查窗欄杆!”
“是!”

每天晚上,於愛江要求值班警察檢查所有的欄杆,檢查是否被鋸過,因為上次就是窗欄杆被鋸了才跑的人。

“管什麼用啊,瞎扯!”老安頭嘟囔著,他讓“四防”代查,一般都不親自去。

“報告隊長,沒問題!”李萬年說。

接著老安頭喊道:“取行李!睡覺!”

李萬年樂了,“謝謝安隊長!”

今天可以早點睡了。

3

“你就願意象狗一樣被鏈著?是不是這麼呆著舒服呀?”

一進屋看到張良掛在床邊,王維民經常就這樣說,“我看就是對你們太仁慈了,我要是江澤民,早把你們拉出去突突了,還費勁兒轉化你們。”

但王維民相信自己才是真正的共產黨員,“黨內是有貪官有腐敗分子,我可是為人民服務的。”

他拿來指甲刀、刮鬍刀,讓張良坐下剪指甲,“改造是改造,活的也得象個人樣兒。”

張良發現自己一坐下,反而不太習慣了。天天站立,身體對“大掛”這種畸形狀態已經適應,腰變得堅硬有力,不能打彎,見到凳子他也不想坐了。

長期不剪指甲,腳趾甲長的拖到地上,手指甲一棱一棱的凸凹不平。

頭髮和鬍子必須定期剪理,留頭髮和鬍子就意味著恢復了做人的尊嚴,嚴管期間,更不能破壞了勞教的規矩。

剃完鬍子,王維民吩咐李萬年:

“給他理理髮。”

4

“左眼皮跳跳,好事要來到,不是要升官,就是快要發財了……”

一聽筒道里傳來的歌聲,就知道是高原值班,這是他的手機鈴聲。

李萬年小聲罵起來,“這小子一天到晚就想著發財,雁過撥毛,吃肉都不吐骨頭!”

高原管現金,勞教家裡寄來郵件,高原都要從個人帳上扣除四十元“取郵包的路費”。前兩天李萬年想多取些錢,不得不告訴高原說是準備給於愛江買煙的,高原說,“你既然這麼懂事兒,應該知道按規定每月你只能取五十元錢票,取這麼多錢,我是給了你面子的。”

李萬年當然懂事了,留了二百元錢票給高原。

終於從高原那裡取到了一千三百元錢票,李萬年又想辦法托另一隊長私下用一千元從外面買進來四條玉溪煙,然後悄悄放到庫房,等合適的機會交給於愛江。

不久,李萬年再向高原申請取錢時,高原瞪眼說帳上沒錢了,他一瞪眼,眼白就比眼黑多很多,“象狼眼一樣”。

李萬年只能認帳。

不過,把煙交給於愛江後,李萬年心裡踏實多了,也敢和張良聊天了。

5

李萬年佩服法輪功學員,他對張良說:

“知道嗎?王維民其實也佩服你呢,有一次他說你上‘大掛’居然熬過了九天九夜,太有剛兒了……”

站在被掛著的張良面前,李萬年比比劃劃,說的眉飛色舞。

李萬年講起他在家門口收到過一張“六四”的光碟,還知道有個《九評》,想看看,也不知道哪裡能找到。他一直想找法輪功學員,到了一大隊,沒有法輪功,沒想到於愛江就給他調到三大隊了,全是法輪功!可又不讓隨便說話,沒想到,這次又讓他管法輪功了!但還是不許和法輪功聊天,他憋壞了。

他見過女法輪功,那還是1999年他在老六大隊的時候。那時六大隊隔不遠就是女所,女隊和男隊之間沒有圍牆,樓前幾米的空場處有一個垃圾堆,男勞教和女勞教都在那兒倒垃圾,經常能碰上。一次大冬天,他看到帶紅袖標的女“四防”在雪地里抽打幾個女勞教,那些女勞教很多都戴著眼鏡兒,看起來和一般勞教不一樣,象是教師的樣子,後來知道那都是法輪功學員。看著很面善的,當時他就想,對這樣的人怎麼下得了手呢?哎,那時候女法輪兒真多啊。

說起偷東西,李萬年津津樂道。

勞教所是個大染缸,警察和勞教人員互相學習。早些年,勞教所出外役,警察看見路邊停著幾輛自行車,就讓勞教給搬到拖拉機上,拉回了勞教所;警察和勞教們從市場路過,什麼吃的用的就都“拿”回來了,回來一起吃喝……

我偷東西,可我不偷好人的東西,有時翻包一看裡面的東西,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貪官的錢就應該偷……

最恨到醫院去盜竊的小偷啦!治病的錢救命的錢怎麼能偷呢,傷天害理呀。

唉,這回閨女知道她爸是小偷了。

李萬年非常在意他閨女,閨女以前不知道他爸偷錢包,這回知道了,李萬年為此很難受。想起來他最恨鄧小平了,鄧小平搞“嚴打”,毀了他一生。過去他是鐵路職工,脾氣不好愛打架,八三年“嚴打”,打個架就給判了四年,他在監獄裡學會了盜竊,出來後找不到工作,只好開始偷,判了幾次勞教了。鄧小平害了多少人啊,他一個朋友本來是正常談朋友搞對像,“嚴打”時就被說成是耍流氓,也給判了。

要不是“嚴打”,他不會成為小偷的,弄到裡面就學壞了,鄧小平真毀人啊!

你說這小偷,偷誰不行,偏偏偷了瀋陽軍區司令的公文包,裡面有胡錦濤的手諭,結果這回瀋陽被責令“嚴打”了,連偷兩根蔥的都給弄進來了,那個吳貴賭錢輸了,砸了幾塊玻璃就給勞教了,不過吳貴也太愛占小便宜了,看見礦泉水瓶就擰開喝,不管誰的他都喝,也不嫌髒,真不講究,什麼便宜都占……

搖頭晃腦的李萬年正說的高興,咣一下,門被踢開,於愛江沖了進來,上去就是一巴掌。

“我讓你干什麼來了?讓你聊天來了?”

不准和法輪功學員說話是三大隊的紀律,和他們說話意味著界限不清,立場有問題。

“聊的挺好呀,繼續聊,接著聊啊。”又是一巴掌。

“於大於大,我錯了。都怪我這張臭嘴不爭氣。”李萬年苦著臉說。

“我沒管住自己這張臭嘴,該打,該打。”李萬年開始自己抽自己的嘴巴了,胡亂的編理由,“我閨女讓狗咬了,心裡著急,我把紀律給忘了。”

於愛江看著他,“編,繼續編吧,繼續!”

“這絕對是最後一次了,我保證,於大,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於愛江知道他編理由撒謊,李萬年也知道於愛江知道,但他還是編、檢討、發誓、做保證。

“於大,我錯了,我發誓,以後再也不違反規定了,我發誓。下次再也不敢了。”

就這麼自己掄自己的耳光,李萬年手都打疼了。

於愛江也不制止,瞪眼就是看著他。最後摔門走了,李萬年這才住了手。

於愛江再來時,李萬年還是低頭哈腰,似乎很怕他的樣子,其實他最瞧不起的就是於愛江了,“這條鱷魚!真惡呀,比我見過的最壞的‘四防’都壞!”

從此以後,李萬年和張良講話就非常小心了。

背著監控,他壓低聲音說話,不時用鷹一樣的眼睛瞟著房門,外面稍有響聲,他就霍的直起身,迅速跑向門口,凝神聽一下,很快轉過身,高聲訓斥張良:“站好了!”

這是為了表現他“立場堅定,愛憎分明”。

門隨時會被突然踢開,於愛江可能就在外面偷聽呢,要十分小心的。

李勇也喜歡在窗戶後面偷聽,“象鬼一樣沒有聲音”,也要十分小心的。

6

趙俊生就不會犯李萬年這種錯誤,他知道自己當上“四防”不容易。

上次王紅宇值班,跟“四防”要礦泉水,“四防”當時都沒存貨了,沒要著,把王紅宇氣的,在筒道里結結巴巴的罵:

“這幫窮鬼,都想不想幹了?明天都讓你們下車間幹活兒去,誰有錢誰上來!”

趙俊生聽的明白,沒有錢當上的“四防”都不穩當,隨時都能給你擼下來,所以為了避嫌,他很少和張良說話。

觀察窗突然被拉開。

“李幹事好!”趙俊生趕緊站起來對著小窗口立正高喊,雖然沒有準備,但他反應非常快,是李勇。

“嗯,你出來一下。”李勇說。

趙俊生鬆了一口氣,虧得自己剛才什麼都沒幹。

因為字寫得好,趙俊生經常被李勇叫出去,給警察編寫《幫教日記》、《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教育談話的記錄》及《工作匯報》。其實就是照著參考資料抄,抄的多了,趙俊生提筆就會寫:

“‘法輪功’習練者來到一所三大隊後,絕大多數都先後轉變了。”

“一所三大隊的管教幹部對他們的關心幫助和教育,使他們感受到了黨的關懷和溫暖,認清了‘法輪功’殘害生命、破壞家庭、危害社會的本質,使他們最終擺脫了‘法輪功’邪教的精神控制,從無視人間常情的痴迷狀態,轉化為感情豐富的正常人。”

他甚至還照抄報紙的文章,給三大隊編寫教育轉化的宣傳稿:

“這裡有一群人,頭頂著國徽,身穿著警服,用青春和熱情譜寫了一曲‘教育、感化、挽救’的新篇章。”

趙俊生非常明白,他和張良的界線表面上一定要劃清。

7

那天下大雪。

大隊長井向榮和李勇叫張良去心理矯正室簽考核,“表現不好,加期五天”,給張良一個“黑旗”,他們讓張良簽字表示同意。

真是荒唐的流氓邏輯,張良心想,三大隊虐待人,還要讓受害者簽字認可這種虐待的合理合法!

聽到張良說不簽考核,李勇一下子從座位上蹦起來:

“那就啥也別說了,有日子沒上抻床了,想了吧?我看是得給你活動活動筋骨了。”

他們推搡著張良出了心理矯正室,走出大閘,向大隊長辦公室走去。經過樓梯間時,張良冷不丁的翻身越過樓梯扶手,大頭朝下摔到了三樓。

  

醒來時,屋裡白亮亮的。張良發現自己左手被銬在床頭,右手銬在床尾部,腰眼兒被硌在了方棱的硬物上,他知道,自己又被銬到“死人床”上了。

李萬年告訴張良,他已經昏迷六天了,現在在特管室,他和魯大慶換房了,魯大慶在庫房。

窗外白亮亮的,又下雪了。

怎麼不打飯?中午王紅宇進來問李萬年。

“於大不讓他吃。”李萬年回答。

王紅宇愣了一下,然後眨眨眼,很快反應過來,“噢,他想吃飯,也不能給他吃,因為該辦的事兒還沒辦呢。”

於愛江不讓李萬年給他打飯,對外宣稱張良又絕食了。

8

夜裡老做關於水的夢,渴。

夢見自己從天上快速俯衝到一個葡萄園,葡萄撞在臉上擊碎了,葡萄汁迸出來,他用嘴急切的舔舐吸吮著;他還夢見了大桃子,肉質肥厚,汁液甜蜜……

想咽口唾液,沒有,一點唾液都沒有,嗓子乾的冒煙,舌苔奇厚,起燎泡,嘴裡象吃了白石灰,嘴唇和舌頭碰在一起,就像石頭碰到了石頭。

饑渴真的能改變人認識世界的角度。

張良發現自己有個念頭,這個念頭把整個世界分成能吃的和不能吃的,基本上都是能吃的,只要能吞進嘴裡,能咬的動的,什麼都想吃,張良理解什麼叫飢不擇食了。

胥大夫說,“刷個牙吧。”張良的牙齦出了很多血。

一年多沒刷過牙了,看見牙膏,張良驚奇的發現,自己竟想把牙膏吞下去!這是可以吃的,而且,那麼甜,那麼清涼。

他發現肉身有自己的思維和邏輯,如果沒有強大的意志,肉身將按照自己的邏輯行事。

必須分清自己的意識和肉身的意識,必須用自己的意識戰勝肉身的意識,這是張良心中不斷提醒自己的,因為於愛江就是想用飢餓這種辦法使他屈服於肉身的意識,而肉身太脆弱了。

餓了一週後,胥大夫開始給張良灌食了。每天只鼻飼一次流食,這是於愛江指示的,能維持他的基本體徵正常就可以了。

“看來你是離不開這張床了。”面對被銬在“死人床”上的張良,胥大夫說。

接下來,又是一個漫長寒冷的冬季,從2009年冬天到2010年春天,張良在這張“死人床”上被銬了整整四個月。

9

在勞教所,余曉航認為最好吃的是方便麵,可以有多種口味,牛肉的、小雞燉蘑菇的、紅燒排骨的,至少不是一個味兒啊,這些人造的香味,讓他回憶起各種好吃的東西。

但對大多數勞教,吃餃子是最大的念想。餃子解饞,而且只要吃上了餃子,就是又過了一年,離家就更近了。這個大年初一,勞教們終於每人分到了十幾個餃子,白菜肥肉餡兒的,雖然不管飽,還是有油水的,豬腸子上的爛肥肉,也是很香了。

但過節的這頓改善,很多人沒福享受,反而比平時更虛弱憔悴了。因為油水太大,腸胃不適應,又喝不上熱水,自然就跑肚拉稀了。

廁所忙碌起來。坐在廁所門口,余曉航看著監舍門裡一個個探出頭,喊著報告要上廁所,“拉肚子了!”

李明龍也是幾個餃子下肚就承受不住,跑肚了。

到了廁所,不許他馬上解手,小崽兒故意調理他,“先原地立正踏步走”,“罵罵你師父再上廁所”。

李明龍又拉褲子裡了。

最後小崽兒讓他上了廁所,還是沒有手紙。

余曉航可不敢給李明龍手紙。

10

“今兒可得老實點!”

李勇用黃色膠帶把魯大慶的嘴一圈一圈纏上,然後把他從大掛上卸下來,戴上背銬,推過大閘,關到了隊長休息室。

一會兒,躺在“死人床”上的張良也給推了進來,嘴上也是纏著膠帶,只留出鼻孔呼吸。

把他倆反鎖在休息室,於愛江就放心多了,不用再擔心這倆人藉機向上級領導喊冤了。過年期間,省司法廳、勞教局等上級領導來勞教所檢查,這是三大隊最緊張的時候。

檢查團走後,他們被轉移回來,撕下膠條,臉上的汗毛都粘下來了。

晚上,三大隊開聯歡會,警察們都到大廳里去了。

李萬年背著監控,迅速把一團東西塞到張良嘴裡,是一個米飯揉成的糰子,攥在手裡很久了,還溫熱著。

這是過節“改善”的米飯。

大廳那邊傳來歌聲。在唱完一首首鏗鏘有力的紅歌之後,畫家同修唱了一首蒙古民歌:

美麗的草原我的家
水青草肥我愛她
草原就像綠色的海
氈房就像白蓮花
…………
這首歌讓勞教們非常放鬆,大家都跟著唱,大廳里終於有了一點過節的氣氛。

“別唱了!”

突然於愛江在後面就吼起來:
“以後不許唱這種歌!”

唱這首民歌說明思想轉化不到位,於愛江氣急敗壞的對著大廳里的法輪功學員喊道:“你們沒有一個是真心轉化的!”

從此以後,於愛江規定,娛樂的時候只能唱三首紅歌:《沒有xx黨就沒有新中國》、《五星紅旗》、《社會主義好》,其它歌曲一律不准唱。

11

上廁所的時候,李萬年湊近田貴德,低聲嘀咕了一句:“功修有路心為徑”,這是張良教他背的。

田貴德看了看李萬年,有點吃驚,剛才他說的那句話是法輪功師父的一句詩啊。他和李萬年不熟,只知道他看管張良。李萬年就這樣和田貴德接上了頭。

“張良讓我給你帶個好。”李萬年小聲說,然後瞥了瞥廁所門口值班的余曉航。

余曉航早看見他倆說話了,故意把頭扭向一邊,由著他倆說。

“他怎麼樣?”田貴德問。

“他挨餓呢,於大不給他飯吃。”李萬年說,他知道張良和田貴德是好朋友。

幾天後,早上放行李,田貴德故意走在最後,和李萬年打個照面,他摸摸行李,遞個眼色,小聲自語道:“大法無邊苦作舟”。

這是“功修有路心為徑”的下一句,李萬年知道,這是暗語。

隨後李萬年找機會進到庫房,把手伸進田貴德的行李里揣摸,果然有幾根火腿腸藏在裡面,他迅速取出來,塞進了自己的行李。

12

看見勞教們縮著脖子,溜著牆邊來上廁所,余曉航就知道,李勇一定在旁邊的什麼地方盯著呢。李勇值班時,如果誰在走廊里不走直角,那就是給自己找挨打了。一看見李勇,勞教們下意識的就趕緊手貼著褲線走碎步。

果然,李勇一點聲音沒有,站在筒道的一個黑暗角落裡,他監督勞教們拿行李回監舍,每個經過他身邊的勞教都停一下,低頭喊,“李幹事好!”

田貴德抱著行李,慢慢騰騰的走過來。

李勇盯著他,上去一個巴掌就把他的眼鏡打下來,田貴德沒有向李勇問好。

夾著行李,田貴德不慌不忙的撿起眼鏡,戴上,扶好,然後他看著李勇眼鏡片後面的眼睛。

李勇有點慌,抬起的手又放下了,他對田貴德說:“不許你用那種眼神看著我。”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

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