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之行 (四十八):絕食抗議非法判刑

文善


【正見網2003年08月16日】

(二)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被判七年徒刑

我在派出所呆了三天,白天晚上就讓我坐在屋子裡,有人把守,不讓我躺下睡覺。白天分局隊長等人不斷找我談話,讓我交代資料、橫幅是從哪裡來的,我說不知道,那位分局的隊長非常邪惡。它說:如果不抓你們法輪功我就得沒事做了,正因為能抓你們我才出了名。它們給我錄口供,開始我說不知道。說完後我悟到:我回答它們不知道那不也是接受它們問供了嗎?因此,再往下我就說:拒絕回答。說完後又悟到:我說拒絕回答也是在回答邪惡的問話。於是我就什麼也不說了。接下來,問供的人就自言自語地寫:不知道,拒絕回答,不語。

惡警的筆錄只好自問自答,完畢後讓我簽字按手印,我拒絕。於是年輕惡警又掄起拳頭開始打我。當時我就問那位分局的領導,我說,你的部下當著你的面就敢打我,你還要替你的部下說什麼?那個打人的惡棍竟然說:那不是打,我只是摸了一下。我當時沒有接受它這種狡辯,就說:那你就用這種方式去摸摸你老媽、你媳婦試試看。它當時無話可說。然後,一名幹警把我領到了另一個屋子裡,又換了一種不打不罵商量的口氣讓我簽字按手印。我說:你們就死了這個心吧!我不會按的,也不會簽什麼字的。那位幹警說:你簽什麼都行,你想寫什麼就寫什麼。我一下悟到我該怎麼做了,於是我拿起筆來,往筆錄的封皮上寫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名字上寫大法弟子。幹警看後笑了,並且拿到樓下讓每一個人看這兩句話,大家都笑了,有的幹警還誇我的字寫得好。

下午,分局領導還有所長分別找我談話,和我說:今天是你最後的機會了,如果你交代橫幅是從哪裡來的,我們就給你辦保外就醫,不給你送教養,放你回家。我說:你別問我,我怎麼會知道橫幅從哪裡來的?我謝謝你們的「好意」,但是我什麼也不知道。

晚上,回想起自己為什麼被抓的起因,為什麼給別人送那麼多真相材料、橫幅都沒出過事,為什麼給她就送了兩回,而且數量也很少,就被抓了。是不是不應該給她送?想到這我就明白了,因為我根本就不應該給她送,沒有任何人叫我給她送。她只是在家自己發傳單,她只是說她姐姐那裡真相材料少,我就去給她送了兩回。可是她卻一點都沒有給她姐姐送去,都留在了自己的手裡,結果被惡警給搜走了。從這件事情當中,我悟到:做一手資料的人,任務關鍵,不應該隨便給發傳單的人送資料也不適合同和我不相關的人聯繫,這樣太容易被邪魔鑽空子。自己做事情不夠理智,有執著做事的心,所以才被抓。

第三天下午,分局的惡警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就說我去敲了一下門,判了我7年徒刑,把我送到了市看守所。惡警把我的棉鞋給扔了,不讓我穿到裡面去。給我拿了一雙拖鞋,又把我的羽絨服等都讓派出所給拿走了。至今都沒給我。

然後,看守所的幹警把我領到了看守所的8號房,屋子不太大,卻住了30個左右的人,屋裡的人都是犯了各種罪的犯人,有一個我們法輪功的學員,是我認識的,以前和我在馬三家關在一起的,那時她已經轉化了,回家後明白過來了,結果又被抓了。她和我說,不但我明白了,從馬三家出去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明白過來了,又都投入到正法中來了,我真為她高興,但畢竟走了彎路,在法理上提高較慢。有些行為配合邪惡例如背監規、穿號服,還主動地干各種活,她以為是做好人,其後果是邪惡加重迫害。我干著急,不知道和她說什麼,也沒有多少說話的機會,每天一有機會就教她背《洪吟》和短篇經文,他很認真地學很快就背下來了,所以一定要在法上提高才能堅定和跟上正法的腳步。

對於在這裡幹活,我是絕對不乾的,我是被非法關押,我沒犯法,我也不是犯人,我為什麼幹活?做好人不體現這裡,這叫失去原則。

(三)絕食抗議非法判刑

我進屋後,不讓我上地板鋪上,先讓我上廁所洗冷水澡。廁所就在屋子裡,沒有門,只是一個不太高的小台子。這時一位女犯到廁所來嘔吐,我沒有介意,可是不一會兒她又來嘔吐,我明白了,這不是師父用她的嘔吐來點化我,讓我繼續絕食嗎?我心裡對師父說:師父,您放心吧,我一定會絕食到底的。悟到後,那名女犯再也沒有嘔吐。

第二天,管教讓我穿號服,我不穿,於是就過來兩名女犯強硬地往我身上套。我趁她們不注意就脫掉了。剛到看守所時,我心性不算太好,她們讓我穿號服時,心裡不算太堅決,所以才被她們穿上。第三天我的心性穩定了,有一個領導來讓我打點滴我不去,管房的看到領導來了,於是就吩咐兩個女犯給我穿號服,我死活不穿。領導一看就說,她不穿就不穿吧,你配合一下去打點滴。我不去,於是那位領導就從別的號房叫了來兩個女犯把我給拖到了隊長值班室給我打點滴。將我按到鐵椅上,胳膊用鐵夾固定在鐵椅扶手上,強打點滴。

回來後我躺在地鋪上,管房的老太太就開始訓斥我,於是我發正念剷除她背後的邪惡,她就不說了。第二天她們又把我拖去打點滴,看護我打點滴還有的是曾被轉化的,剛從教養院放出去,明白轉化是錯的,因做真相資料又被抓進來了。其中有一個曾經和我在馬三家關押在一起的,出去後明白過來了,知道錯了,做真相時被抓,又送到馬三家又邪悟了,被關押在這裡。我悟到來看護我,是師父再一次給他機會,同時還有幾個情況跟他很類似的。我一邊給她們背師父的經文,一邊給他們講轉化是錯的道理。令人吃驚的是,有的人連我背的經文都沒聽說過,我問他在家學沒學法,她說從不看師父新經文,只看《轉法輪》,看的也少,難怪一抓進去就被轉化了。我看著身邊的這四個邪悟的,很著急,又跟她們講不明白,眼睜睜地看著她們邪悟,我又無能為力。我為了能和被轉化的人多呆一會兒,給她們講我對法的認識,所以我就沒有拔針。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連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