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三季(四十六)

話本先笙


【正見網2023年01月22日】

蟠桃園被毀一事,修煉界的仙人也都陸陸續續的知曉了。所以,大家也陸陸續續的來崑崙山看瑤真,但瑤真誰也不見,只一個人在寢殿躺著。

那幾日,總是有仙人在司法天神府外唏噓感嘆,有時候他們也會碰到一起。今日,渡河散人和呂岩真人,還有幾位仙人就恰好在司法天神府外相遇了。

呂岩真人抬頭看了看兩瓣兒了又被拼上的這塊「司法天神府」的牌匾,嘆了口氣說道:「哎,瑤真定是十分的自責啊!」

渡河散人也悲傷的說道:「我用天目看了看那日的經過,此事真的不是瑤真的過錯。」隨後眼神中又閃過一絲悲憤,說道:「我知道是誰....」但又欲言又止,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哎,周峰已不周,又能是誰的過呢?天之過罷了……」

此時青鸞曦和出府來,邀眾仙去裡面坐坐。

渡河散人說道:「不了,仙子。告訴你們主人,不要過於悲傷,此事不是她的過錯,三界還需要她守護,我們也等她再重建蟠桃園。」說完,這幾位仙人都連連點頭,隨後便都隱去了……

瑤真數日來滴水不進,茶飯不思,只是在寢殿裡躺著。雖說神體是餓不死的,但也會消瘦。瑤真這些日子消瘦了許多。

一日,青鸞焦急的闖進瑤真的寢殿,急著說道:「快起來!快起來!女媧娘娘派使者來了!你這要是還不起,就是大不敬啊!」

瑤真恍惚間聽見「女媧娘娘」,也覺得不起來不行了,趕緊起身。侍女趕緊為她攏了攏頭髮,擦了擦臉,瑤真疑惑不解的問:「女媧娘娘?女媧娘娘派使者來我這兒做什麼呢?」 這應該是瑤真這些日子說的第一句話。

青鸞說:「不知道啊,你快去接見吧!」

瑤真正了正自己的衣襟,快步至堂前,見有二仙使飄於雲端,手捧一物件,此物件上蓋著一層白紗。

瑤真拜見了仙使,只聽仙使微笑著說道:「女媧娘娘聞得,司法天神近來神體抱恙,心緒煩亂,遂賜汝一仙枕,此枕有安神助眠之神效。枕此仙枕入眠,可解司法天神的近日煩憂。」

仙使說完,這仙枕便自己緩緩飄落,瑤真雙手接住,叩拜謝恩。

隨後,這二仙使便隱去了。瑤真掀開這層白紗,一看,竟是個十分可愛的小白老虎形狀的枕頭!

青鸞看著這枕頭,笑著說道:「這小白老虎枕頭,和你長得好像呢!」

瑤真看了看,問道:「像嗎?」

青鸞看瑤真這幾日消瘦了許多,嘴唇也乾的蒼白,想著趕緊趁她起來了,讓她喝點水也好啊!於是對侍女說:「快去給天神拿些甘露來喝!」 就這樣,瑤真才勉強喝了些甘露,但還是抱著枕頭,回到了寢殿,閉門不見任何人......

瑤真看了看這枕頭,沒什麼特別,就是和自己的真身長得很相似而已,枕上也挺舒服的,就枕上小憩了一會兒。(可能老一輩人都知道,枕頭的確是個神奇物件。小孩兒的枕頭也是不能亂丟的,因為裡面很可能藏了小孩兒三魂七魄中的一魄。其實,枕頭也是個儲藏記憶的地方。)瑤真枕著這小白老虎枕頭,漸漸入了睡...... 神仙是不做夢的,但他們也會深入「夢境」,但這並不叫做夢,而是真正的看見了另外時空的景象。這枕頭果然神奇,瑤真一入睡,就帶她進入了她想也想不到的夢境......

「慧曦!慧曦!.....」伴隨著這幾聲熟悉而又陌生的呼喊,瑤真看見了一個白衣女孩從穹宇的遙遠深處,不斷的向下掉,掉,掉.....直至掉入了三界。突然,一隻巨大而又柔軟的手,接住了她。

那女孩坐在這隻巨大的手掌上面,睜開了眼睛,看見了一張十分熟悉而又慈悲的面孔。蔚藍蔚藍的頭髮,潔白潔白的袈裟,慈悲祥和的面龐……

女孩問到:「這是哪?我是誰?」

只聽那藍發佛陀用十分渾厚而又慈悲的聲音,微笑著對她說:「這是三界,你是我的孩兒。」

隨後,夢境一轉,瑤真眼前又出現了另一情景。

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盤著腿在地上坐著,旁邊應該是她的老師,也盤著腿坐著。只見這位老師拿著木棍,在地上寫出了一個字:羊。

小女孩問道:「倉頡老師,這是什麼字啊?」

倉頡老師和藹的答道:「殿下,這是『羊』字。」隨後倉頡又把兩根手指放在頭頂,把自己扮成小羊,對小公主說:「就是咩~咩~的小羊。跟老師讀,羊~。」

小公主也用小奶音跟著說:「羊~」。瑤真恍惚看見這小女孩的人中有一朵若隱若現的梅花印。

這時,只見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抱著一隻受傷了的小羊走來。

小公主看見了這個小男孩,喊道:「哥哥!哥哥!」於是鬆開盤著的小腿向著小男孩跑去。

倉頡緊隨其後,喃喃的說道:「小殿下真是太調皮了……」

倉頡見了男孩,行禮說道:「太子殿下。」

這小太子也行禮說道:「倉頡老師好。」

小公主接過這隻受傷的小羊,問道:「是誰傷了它?」

小太子說:「應該是森林裡的猛獸吧。」

小公主抿了抿小嘴,拿起小棍子,對倉頡說道:「老師,羊不要這樣寫,要這樣寫,要多一隻角才能保護自己!」

倉頡看小公主竟然真的把「羊」字加了「一隻角」,歪歪扭扭的寫出了這個「羌」字。

此時,倉頡聽到了一聲笑,回頭一看,是伏羲帝,於是趕忙行禮。

小公主看見了伏羲帝,就張開小胳膊,喊道:「爹爹抱抱!」 於是伏羲帝就笑著一隻手抱起了小公主,另一隻手抱起了小太子。伏羲帝帶著小公主和小太子蹬上了崑崙山顛,伏羲帝對小公主說:「你看,那是南洲人間,那裡的生命像小羊一樣善良,也像小羊一樣,總會受傷。」

小公主說道:「爹爹!不要讓他們受傷!」

伏羲帝點了點頭,說道:「好,爹爹將來要到人間傳法,讓善良的小羊永遠不再受傷。你會幫助爹爹嗎?」

小公主揚起稚嫩的小臉,看了看太陽,對伏羲帝說:「會的爹爹!只要太陽照耀到的地方,我就不允許邪惡欺負善良!」

伏羲大帝看著小公主,笑了,又看了看小太子,問到:「妹妹說『只要太陽照耀到的地方就不允許邪惡欺負善良』,那哥哥的志向呢?」

小太子也看了看太陽,說道:「那就讓兒,做那太陽吧!」伏羲帝仰面而笑,欣慰的說道:「好!」

此時,又走過來一仙風道骨之人,向伏羲帝行禮。伏羲帝放下小太子,對小太子說:「去吧,去和鴻鈞老師上課吧!」

小太子向伏羲帝行過禮之後,就跟著鴻鈞去了......

小公主也繼續和倉頡上課了,伏羲帝看了看地上的這個「羌」字,對倉頡說:「倉頡,造下此字。」

倉頡行禮說道:「遵旨。」
..........

瑤真睜開迷濛的眼,從夢境醒來了。瑤真緩緩的坐起來,夢境中的一幕幕還在腦海迴蕩。

瑤真慢慢回想剛剛的夢境,心想:這男孩和女孩應該就是伏羲大帝與女媧娘娘的孩子,那就是東王公和西王母的幼時了。那個叫慧曦的女孩,和西王母的幼年長得頗為相似。這伏羲大帝長得果然和我在東宮密室中看到的那幅畫一模一樣……難道,伏羲大帝、黃帝、藍發佛陀,是同一位偉大的神?可這些,與我又有什麼什麼關係呢……

瑤真越是回想這個夢境,越是覺得頭暈,於是,她又躺下休息了……

很快,她又進入了夢境。

這次夢中,她看到了女媧娘娘,女媧娘娘手裡拿著兩個小白老虎枕頭,慈愛的撫摸著她兩個孩子的小臉,微笑著說道:「母親為你們縫了兩個小枕頭,你們一人一個。」這兩個小孩拿著兩個小老虎枕頭,很開心,他們每天都會枕著這兩個小白老虎的枕頭睡覺......

漸漸的,瑤真看他們兩個長大了。因他們是伏羲與女媧的孩子,有正天地陰陽的責任,所以他們必須像他們父母那樣,結為夫婦。

這是一場盛大而隆重的婚禮,三界中很多很多的神都來了,婚禮外還有天兵天將的在守衛,但瑤真看眾神並不僅僅是祝賀那麼簡單,好像是在完成一件什麼重要的大事,看著眾神莊重的神情,更顯得這場婚禮不那麼簡單。

婚禮開始了,瑤真隱約聽到一神官鏗鏘有力的喊道:「.....天之子,地之女,結交髯之好,正天地陰陽。陰陽相合,萬物循規。陰陽相須,萬事有序......」

神官說完了之後,他們二人才開始行拜堂之禮……

瑤真在夢境中想著:剛剛西王母東王公長大之後的樣子我還未曾看清,我要看看他們到底長什麼樣子。

於是,瑤真在夢境中飄飄忽忽的移到新娘旁邊,緩緩的掀開了新娘的紅蓋頭……

新娘向瑤真莞爾一笑,瑤真瞬間驚呆了,說道:「原來你是我啊!」

瑤真又猛的一回頭,新郎也向她輕盈一笑,瑤真瞪大了眼睛,喊道:「阿澤!阿澤!」

「天神...天神...天神醒醒....您怎麼了?」 一位小侍女打破了瑤真的夢境。

瑤真「唿」的一下睜開雙眼,小侍女趕緊為瑤真倒了杯甘露,瑤真坐起來,接過杯子,將杯子中的水潑向了自己的臉,想讓自己趕緊清醒過來。侍女們趕緊為瑤真擦臉,瑤真一邊搖頭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不會吧?不會吧?.....」

侍女關切的說道:「天神您怎麼了?什麼不會呀?」

瑤真看了看侍女不解又關切的眼神,說道:「沒什麼,你們先出去吧,我再休息一會兒。」

侍女們出去了,瑤真又緩緩躺在了小白老虎枕頭上,閉上了雙眼……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