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三季(十三)

話本先笙


【正見網2022年11月23日】

昏迷不醒的瑤真,迷迷糊糊中仿佛看見了一座金色的山峰。

瑤真漸漸向那座山峰走去,走到山腳下,看見這座山的正中有一峽谷隧道,便想走進去看看,可走到谷口,就聽見外邊師兄們正和那紅貙鬥的熱鬧,瑤真停了腳步,沒有向前走,因為她想去和師兄們一起戰鬥。

瑤真剛要轉身想走,一回頭,竟撞見了一張熟悉而又慈悲的面孔。

這慈悲的面孔微笑著看著她,她也愣愣的站在那裡看著這副慈悲而又熟悉的面孔,仿佛一切都隨之靜止了一般,包括瑤真那顆躁動的心。蔚藍的頭髮,潔白的袈裟,慈祥的佛陀模樣。

只見佛陀用手指了指這座山峰,瑤真順著佛陀指尖的方向回頭一看,正對著這條幽深峽谷的谷口。

瑤真問道:「您是讓我進去嗎?」

佛陀不語,只是剛剛慈悲的面龐漸漸轉為嚴厲。瑤真仿佛被這威嚴震懾到了,不知怎的突然一陣心虛,趕緊點了點頭,直接進了山谷。

谷壁上都是一面接著一面的鏡子,鏡子中都在演繹著各種各樣不同的故事,看得瑤真目不暇接。

瑤真走到一面鏡子前,竟看到了一位和自己長得十分相像的女神君,她看到這位女神君的世界被邪魔侵擾......看到她為拯救眾生而戰......看到她一飲而盡那鍋叫「浮毒散」的湯......結果她的世界燃起了熊熊大火......

瑤真唏噓不已,心想:「這位女神君怎的如此自負?」

緊接著,這面鏡子中上演了剛剛的一幕:瑤真風潛大戰紅貙,風潛走後,瑤真一個紫金罩罩住了崑崙山,自己和那紅貙單打獨鬥,結果被打得狼狽不堪,口吐鮮血......

看到這裡,瑤真的神情越發凝重了,雙眉也緊蹙成一團,瑤真現在是作為一個旁觀者在看剛剛上演的這場戲,看她自己,別有一番滋味。

瑤真突然覺得,那女神君喝浮毒散的自負模樣,和自己剛剛下紫金罩的高傲神情如出一轍。都是看起來是為眾生而戰,可內心卻自負逞強的不行……

瑤真低下頭,面露羞愧之色,不禁說道:「我曾經自詡是為蒼生而戰,還以為自己是那正氣凜然的蒼宇護法神,如今跳出來看,也不過是一個自負逞能的匹夫罷了……」

這邊,曦和和青鸞已經哭成一團,因為他們看瑤真的血越流越多,臉色越發的蒼白,真的好似無力回天了。

突然,青鸞透過模糊的眼淚隱隱看到瑤真的人中爍爍閃光,她定睛一看,竟是一朵梅花在大放異彩!

「曦和!曦和!你快看!」

她們二人看見這朵梅花閃了又閃,每閃一次,瑤真的臉色就好轉一些。

「青鸞!你看她不流血了!」曦和看到瑤真的傷口不僅不流血了,還有癒合的意思,興奮的喊道。

此時夢裡的瑤真正羞愧難當,突然有一道光晃的刺眼,原來是峽谷的另一頭開了,露出光線來。

瑤真順著出口走去,走出了山谷,看見剛剛的那位藍發白衣的佛陀正在清泉中洗刷一把劍,瑤真小心翼翼的問道:「這劍,需要洗洗是嗎?」

佛陀抬起頭,剛剛嚴肅的神情不見了,又是那樣的慈悲祥和,微笑著看著瑤真點了點頭。

突然,那清泉中的劍散射出萬丈光芒,晃的瑤真終於從夢中醒來。

曦和青鸞看著瑤真的臉色一點點好轉,一點點變得紅潤,只見她「唿」的一下睜開了眼睛,但因身體過於虛弱,又緩緩的閉上又睜開,重複了幾次,又咳嗽了幾聲,才真的醒過來。

剛剛醒過來的瑤真隱隱約約看到這兩個朋友正在目不轉睛的望著她,眼皮都哭的紅腫,便輕聲問道:「怎麼了?」然後便掙扎著起身。

曦和趕緊扶著她,青鸞「哇」的一聲又哭了出來:「我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

瑤真半臥著,看見榻上,榻邊,地上,全是血跡,問道:「誰流了這麼多的血?」

曦和青鸞面面相覷,都覺得瑤真可能是還有些神智不清,曦和小聲說:「快,再扶她躺下吧!」她倆便伸手去扶瑤真躺下。

瑤真卻擺了擺手,意思是不要躺下,竟又盤腿坐起,閉目沉思。

瑤真的十幾個師兄們此刻,均已氣喘吁吁,有幾個已經受了傷,十幾個修道人合力對付一個紅貙竟都不能,可見這獸著實兇狠異常。

瑤真閉目沉思片刻,緩緩睜開了眼睛,便起身要走。

青鸞曦和見狀,趕緊攔住了她,曦和道:「剛從鬼門關回來,你還要去逞能嗎!如今你這一身的傷,是幫不上什麼忙的!」

瑤真想了一下,撥開衣袖,看見自己的傷口已不流血,大口子也已經長合成了一條細縫,感受下也不是十分疼痛,便拍了拍曦和的手說:「放心,我只是去看看。」

瑤真說完,便一道光的去了,曦和青鸞緊隨其後。

瑤真來到那打鬥之地,見那處周圍的百十裡都幾乎燒成了焦炭,生靈們驚恐萬分,四散逃竄。又見雲端的師兄們依然在與那獸苦苦相鬥,眼看大家都要招架不住了,瑤真又看了看自己這滿身的傷,不禁紅了眼圈。

此時玉鬥和多寶就在雲端得意的看著這一切,玉鬥注意到了瑤真,對多寶說:「你看!她來了!好像受傷很重的樣子!」

突然,一火球又向地面射來,正好砸到了一隻松鼠,只見那松鼠帶著背上的一團火焰吱吱的亂叫,劇烈的疼痛使它狂奔,在奔跑中吱吱的聲響越加微弱,最後栽在地上成為了一撮灰燼。

瑤真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身體卻虛弱的連降水訣都施展不出,只得看著這個鮮活的生命在痛苦中離去。

瑤真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感受到了萬物生靈的卑微與無力。瑤真心一橫,眼一閉,向著天邊跪下身來,雙手合十在胸前,向著天邊喊道:「夢中的佛陀,我能感受到您無限的力量與慈悲!我知道,您就在我的身旁!我能感受到,您的點化,您的目光。我求求您,求求您救救崑崙山,救救崑崙山的生靈!救救...我們!」瑤真淚落,向天邊虔誠的叩首。

就在瑤真這虔誠之一拜的剎那,突然,崑崙山地動山搖,只見一道金光從天外射來,徑直射在瑤真的背上,那金光的來處又顯現出一座金色山峰,漸漸變大,變高,巍巍矗立在半空中,那山峰的形狀好似一顆大心臟。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不知為何崑崙山的上空怎會出現一座金峰。瑤真一看便知,這就是剛剛夢中佛陀指引的那座山!

那山中漸漸開闢出一道峽谷,那谷口五彩霞光繚繞,竟「嗖」的一下從谷中飛出一把長劍!

看這劍:

修長冷俊寒光厲,
通身琉璃彩熠熠。
劍起劍落風可斬,
清濁淨坤正法器。

劍柄上刻著若隱若現的幾個字:琉璃淨坤劍。

那劍散射出五彩清輝,直挺挺立於瑤真面前,瑤真下意識的一伸手,那劍柄便自己落於瑤真掌心,瑤真用力一握,感覺自己的身體瞬間又變得能量充沛。

玉鬥和多寶瞪大了眼睛,好像明白了什麼,異口同聲的說道:「一止峰金心谷!快去奪寶!」她二人紛紛向瑤真衝去,欲奪此劍。

瑤真手握此劍,一躍而起,讓他二人撲了個空。

瑤真徑直飛至那紅貙面前,這琉璃淨坤劍的清白冷厲之氣正好與那紅貙的狂燥邪火相剋,但琉璃淨坤劍更勝一籌,這股清氣直逼的那紅貙連連後退。

瑤真運足丹田,雙手握劍,奮力一劈!那獸的頭顱便被斬下,身首異處,跌落雲端。瑤真又奮力一劈,那獸的身子也斷為兩截,兩截身子和頭顱均化為一團黑氣。

終於,紅貙已斬,正邪大戰告一段落。

瑤真拿著劍,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緩緩降下,突然,那座金色的山峰漸漸的縮小,縮小,再縮小,直至縮小成一道金光,竟飛入了瑤真的胸口。

此時,瑤真剛好降至地面,她摸著自己的胸口,恍然大悟,道:「原來,一止峰金心谷,在這裡。」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