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三季(十四)

話本先笙


【正見網2022年11月24日】

且說瑤真剛斬了那紅貙,眾人還未醒過神來,天帝的聖旨便到了,只見一神官從天邊而來,拉著長音說道:「聖旨到~」

瑤真等人跪地接旨。

「崑崙山羌國平南元帥瑤真接旨!天命召曰:爾同玉京山弟子、紫金山弟子斬妖除魔有功。三日後,天宮為爾等設宴,八方感佩神勇,四洲同賀威德!欽此!」

那神官宣完便消失在了天際雲端,厚敦站起來撲了撲身上的土說道:「天帝的旨意可真是夠快的!」

川悠望著遠處說道:「天地之主,自然一切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大家也終於醒過神兒來,都圍在瑤真跟前戚戚查查問個不停……

玉鬥和多寶見感覺在此有些多餘,便掃興而去......

再說那紅貙化成的黑氣飄飄悠悠又回到了紫金山,被通天教主收集起來,養在了一口枯井之中,暫且不提。

三日後,天宮甚是熱鬧,仙娥飛天玉步匆匆,雄姿天兵屹立如松,華麗珍饈擺盤齊備,宴席未開仙樂已奏,恭恭敬敬喜迎降魔將凱旋歸來。

不一會兒,宴會已經準備就緒,各路神仙尊者也陸續到了,只聽一小童報到:
「北俱蘆洲王到!」
「地祖鎮元大仙到!」
南瞻部洲王到!
「通天教主到!」
「紫金山弟子到!」
「西牛賀洲王到!」
「元始天尊到!」
「玉京山弟子到!」
......

大家差不多來齊了,天帝坐於高位,問道:「哪位是瑤真上仙啊?」
瑤真走至堂前,行禮道:「瑤真拜見天帝。」

天帝點了點頭,笑了,說道:「平身平身!哈哈,卿真是,女中豪傑啊!」
瑤真一笑,搖頭謂之:「不敢當。」

天帝又說:「聞卿在與那紅貙大戰時,受了傷,可痊癒啊?」
瑤真回到:「稟天帝,已無大礙。只是,那一止峰金心谷的寶物不知歸置於何處,臣今日亦將那物攜來,歸還天帝。」
說完,便從腰間取出那琉璃淨坤劍,雙手托致胸前,欲呈天帝。

天帝看著瑤真,肯定的點了點頭,微笑著說:「你這小妮,不將此物歸於谷中,呈與朕是為何?」
瑤真聽天帝如此說,便委屈的說道:「陛下,那一止峰金心谷,已鑽入臣胸中,無處可尋啊!」

天帝聞之大笑,說道:「哈哈哈!既這『正念』在你心中,那這寶物也自當屬於你了。今朕就將這琉璃淨坤劍賜與你,做你斬妖除魔的幫手,朕再為你在崑崙山建一府邸,你看如何?」

瑤真一聽這劍要賜予她,心中不慎歡喜,可對於這府宅卻無多大興趣,便說道:「謝陛下賞劍,但臣一向在山洞中住著習慣了,這府邸就免了吧!」

天帝拉著長音說了一句:「誒~,卿不必推脫啦,府邸建成後自有其用。」
瑤真想想可能天帝另有道理,便下跪行禮說道:「謝陛下恩賜。」

一番行賞之後,參與平南的玉京山弟子都得到了封賞,去崑崙山混事的紫雲山弟子也得到了封賞。

宴會正式開始,仙樂齊奏,嬌娥曼舞,第一位上來主跳的是玉琢仙子,此乃四洲第一絕色,身段曼妙婀娜,面容眉清目秀,冰肌玉骨,真如雕琢過的白玉一般,舞姿更是翩翩雋逸......

大家一邊欣賞一邊說說笑笑,慶四海昇平,好不熱鬧!

只聽一白衣仙說道:「誒?這次宴會東洲王青虛又沒來?」
另一朱衣仙說道:「聽說在家閉關呢!」
白衣仙說道:「上次宴會也說是閉關呢!聽說人家閉關八百年打底兒……」
那朱衣仙突覺好笑,笑著說:「恐怕出關時,要坐成一座石像了!哈哈!」
那白衣仙又說:「或許人家只是個說辭,不愛參加這種熱鬧場合......」
朱衣仙說:「我看都給瑤真上仙敬酒呢,咱們也去吧!」

瑤真被前來敬酒的仙人團團圍住,佳釀瓊漿,再加上各種欽佩話語,把瑤真弄的兩腮通紅。

風潛在宴席的一角望著瑤真的背影獨自飲酒,那日瑤真替他擋火球的一幕,總在風潛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念念不忘.......

且說那二仙口中的東洲王青虛到底是不是在閉關呢?
其實,他只是在靜靜的看書。

靜謐的庭院,清風微拂,楓樹下一方小桌,偶有幾片紅葉落下,兩小童掃了又掃,掃把與地面「唏唏刷刷」,那兩小童也偶爾「嘻嘻哈哈」。那桌邊看書的青年,卻如置身事外,眼皮也不曾挑動一下。

直到楓葉漸黃,楓枝落雪,掃地的小童從秋衣換做了棉襖,那少年也依舊不曾挑一下眼皮。再從楓枝落雪,又到春暖花開,蟬鳴鳥叫,那看書的少年依舊渾然不知,早已忘記了四時更替。

竟看了整整三十個春去秋來,那少年終覺睏倦,打了個哈欠,抻了個懶腰,抬起了眼,卻覺得周圍的環境有些異樣,和看書之前有些不同,不過他也沒有在意。
只聽他喊道:「陶陶默默!」

那兩小童便從屋內跑出來,問道:「主人有何吩咐?」
他道:「是不是該做晚飯了?我肚子有些餓了。」
陶陶答:「晚飯就熟,請主人移步齋堂稍等片刻。」

他點了點頭,剛要去吃飯,突然想起一事,便問:
「默默,我那日撿回來的三隻白兔養在哪裡了?」
默默答:「養在後山了。」
他微笑著說:「你和我一起去後山,把它們抱來,我要和它們一起用晚膳。」
默默停頓了片刻,說道:「好,主人。」
青虛走在前面,默默跟在後面不時的掩面發笑。

到了後山,青虛一看便傻了眼,問道:「我那日只撿了三隻白兔,怎變出這麼許多?足有三千隻!」

默默忍不住笑出了聲,用笑聲答道:「哈哈......哈哈,主人啊,這三隻白兔是您看書之前撿回來的,可您往那一坐就是三十年。這三十年裡,三隻白兔自然會繁衍成三千隻。」

青虛想了想,點了點頭,說道:「嗯,這次看書的時間長了些,奈何是師尊送我的法術秘籍太過高深,一時沉浸其中,竟忘了年月。」

默默又問:「主人,那我們今天的晚飯要和這三千隻兔子一起吃嗎?」
青虛看著這一後山的兔子,也覺得這數量有些龐大,便說:「額......不必了,我們自己吃吧。這些白兔都放回山裡吧!」
默默答:「遵命。」

晚飯間,陶陶和默默不好好吃飯,笑嘻嘻眉來眼去的,青虛察覺,便問:
「你們兩個又在那嘀咕什麼呢?」
陶陶默默趕緊說:「沒什麼......沒什麼......」

青虛也沒在意,繼續吃飯,陶陶見主人也不在乎,又開始偷笑起來,因一邊吃一邊笑,稍稍有些嗆了,不住咳嗽,青虛見他這樣,笑著給他拍背,說:「太淘氣了,嗆著了吧。」

默默又在那裡哈哈大笑,陶陶見他取笑自己,說到:「咳咳~哼!咳~還不是你非要給主人選個夫人......還說......哈哈......我才嗆著的嘛!」

青虛正為陶陶拍後背,一聽夫人二字,停下不拍了,用眼睛白了他們二人一眼,繼續吃飯,吃著吃著突然問:「那你們笑什麼呀?」

陶陶搶先說:「默默說主人性子溫和的像綿羊!和母老虎是絕配!哈哈.......」他自己說完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青虛用眼睛瞪著默默,默默嚇得不敢說話,陶陶感覺情況不太對,也不敢笑了,青虛瞪著他們嚴肅的說到:「我這樣還像綿羊嗎?」陶陶默默齊齊搖頭……

青虛看著他倆害怕的樣子,心中暗笑,又故作嚴厲的說到:「不吃了!回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