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木記 第三季(二十)

話本先笙


【正見網2022年12月07日】

且說那個夜深人靜的夜晚,阿澤回到自己營帳處,便覺周圍氣息不對,渾濁之氣濃厚。阿澤料到應是有魔族人在此,但不知其是何用意。

於是便將計就計,回到自己帳內,假裝安然睡去。

不一會兒,只聽門外有一聲音輕聲說道:「阿澤將軍!阿澤將軍!我是助您的仙使!與您有要事相商!」

此聲音驚動了陶陶默默,於是二人迷迷糊糊的把門打開,看見是兩位白衣飄飄的「仙使」,於是就讓他二人進了營帳。

陶陶默默看見主人已起身盤坐,那兩位「仙使」關上了門,走到阿澤面前,剛要問候講話。

只見阿澤眼皮一抬,便將「顯形功」打出,這兩位「仙使」的仙衣和仙氣統統不見,露出了魔族的猙獰本相。

嚇得陶陶默默趕緊擺開作戰陣勢,這兩個魔族的小吏也緊張的不得了,趕緊支支吾吾的解釋:「我們沒有惡意...沒有惡意...」

阿澤嚴厲的說道:「明人不說暗話!有何貴幹?!從實招來!」

這股純陽正氣,嚇得這兩個魔吏紛紛跪倒在地,支支吾吾的說道:「沒有惡意...沒有惡意...奉我主共工之命,前來...前來...勸將軍離開這水深火熱的瑤營!我們主人知道您在這裡過的不太舒心,所以想邀請您到我們那裡坐坐……」

阿澤一聽便知:共工也看出我只輸不贏,在此遭受冷眼,遂用這挑撥離間的詭計勸我助它,想讓我當它共工的奸細。此計直攻人心弱處,狠辣奸詐,不過在阿澤看來,確是這般拙劣,便冷笑了一聲,擺擺手示意讓陶陶默默休息吧,不必理會。

默默在阿澤耳邊輕聲說:「主人,不把它們攆出去嗎?」

阿澤搖搖頭,說道:「不必,你去睡吧。萬事萬物的來和去,都有它的時間。」之後便繼續閉眼打坐。

而那兩個魔吏,絞盡腦汁,軟磨硬泡,一直喋喋不休的勸了阿澤兩個時辰,直到聽見阿澤的鼾聲,方悻悻離去。

一日,瑤真正焦頭爛額的處理軍務。

「報!有敵軍偷襲我營後方!

「撥兵三千,守!」

「報!黃帝軍遭敵軍偷襲!」

「撥兵三千,援!」

「報!元帥!有敵軍歸降!如何處置?」

「降兵不殺,歸置一處!派四匹麒麟獸嚴加看守!」

「報!......」

青鸞看瑤真鼻子上的灰還未曾擦去,便拿出手帕為其擦拭。

瑤真推開她的手,說:「不用不用...」

青鸞「哎」了一聲,忍不住問到:「哎,你能不能過來下,我有事和你說。」

瑤真見青鸞有事,便暫時推開軍務,來到後帳,問她怎麼了。

青鸞小聲說:「青鳥來報,說有魔族出入阿澤帳內。」

瑤真驚訝的說:「什麼?!待我處理完軍務去問問他。」

青鸞懟了瑤真一下,說道:「這怎麼能直接問呢?他怎麼會和你說實話?你不怕他和魔族...」

瑤真搖搖頭,說:「不會,他幫過我的。」

青鸞說:「還是注意些為好,有些詭計可是連環計。」

瑤真想了想,長「哎」了一聲.......

或許誤會就該發生,你不想發生都不行,正是無巧不成書。

瑤真處理完軍務,夜已深,瑤真來到阿澤帳內,本想進去詢問,但又想起青鸞的話,有些遲疑。於是便坐在了阿澤帳外的一棵老樹下,想著進去怎麼問,畢竟阿澤幫過自己的大忙,若是顯出懷疑之心總是不好,但又不能不問。

此時,瑤真也覺得一股濁氣逼近,見兩個魔吏遁身進入了阿澤帳內。

瑤真剛要隱身去探聽,結果前方來了個急報,讓瑤真速去,戰事不等人,瑤真只能火速前去。

其實,這兩個魔吏也是被共工逼得無路可走,定要它們將阿澤勸降不可,所以又來軟磨硬泡,阿澤不曾理會,不和他們說一句話,他們只好又離去。

現在的戰事,確實是黃帝一方頗占上峰,急的蚩尤團團轉,向外昭告,尋求破那瑤軍之法。

其實,急的團團轉的不僅有蚩尤,還有通天教主。雖說戰事占上峰,但那紫雲兵卻沒什麼大的功績。

一天,多寶正要休息,只見桌子上多了一封密函,打開一看,嚇得不行。

只見那密函上寫著:「若無功績,休來見我!」

多寶一看,這是師父的通牒啊!簡直寢不能安。

於是,便想著如何能讓師父滿意,想著想著,便想到了歪路去,突然心生一計,便去找玉鬥商議。

「師妹,若想在戰績上取得戰功,硬拼是不行了,咱們紫雲山人哪有那崑崙山的獸類勇猛?」

「那怎麼辦?」

「這樣,我看那蚩尤現在也潰不成軍,咱們怎麼打都是個贏,不如咱先削弱削弱內部力量。」

「什麼意思?」

「其實,那瑤真也有弱點,只是蚩尤那邊不知道。咱們可以先讓它知道,待它發力。可瑤真的弱項,卻不是咱們的弱項,到時看那瑤真不行了,咱們再上!這功績不就上來了?」

「什麼?那萬一咱們也不行,不就全完了嗎?」

「不會的,你知道那瑤真和崑崙的弱點在哪嗎?」

玉鬥搖了搖頭。

「你記不記得那年,瑤真被那吐火的紅貙差點兒打死?你看那崑崙山的平時個個兒威猛,遇到火就完蛋!可咱們不怕火啊!咱們這邊水龍雨將多的是,修行的又是這行雲流水的道法,何時怕過火?到時我們先用隱身密函將此消息透露給蚩尤,然後這邊水龍雨師做好準備,待那瑤真不行了,咱再一舉殲滅敵軍!這功績不就有了!」

玉鬥聽的心顫顫發抖,說道:「這...這....能行嗎?」

多寶胸有成竹的說道:「肯定沒問題,那蚩尤現在急的火燒眉毛,見這密函,也會死馬當活馬醫,試上一次!」

「不...不是說這個...是說...誒呀...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多寶說:「就這麼定了!我回去準備!」

玉鬥仍然內心惴惴不安。

依照多寶的計劃,又為了增加可信度,他二人都用不同筆記寫了幾封密函,上面只寫四字:瑤軍畏火。

「師妹,一定用隱身術加封密函!我先發幾封,你隨後!」

玉鬥戰戰兢兢的點了點頭,多寶的密函發走了,可玉鬥還是遲疑不決,但又怕違抗了師命,只得發了。

她本準備了三封密函,但當發到第三封之時,突然想到了瑤真還為自己治過臉上的毒,心中一顫,這隱身術就忘了用,直白白的將密函發了出去。

因這是一封沒有隱身的密函,途中就被青鳥所截,呈與瑤真。

瑤真一打開密函,只見上面明晃晃的四個大字:瑤軍畏火。

瑤真勃然大怒,十分生氣,仔細苦想是誰揭了自己的老底兒?!突然想到那日與阿澤在山洞邊的對話.....

自己曾對他說過:「哎...怎麼說呢,我是最怕火了……我們崑崙山生靈也怕火.....」這樣的話,又一想到他帳內有魔族出入,青鸞的話.......

瑤真已經著實的懷疑阿澤有奸細之嫌了,「誤會」的產生,也無非就是一個「巧」字,仿佛是冥冥中寫劇本的,故意要局中人如此波折一樣。

青鸞問:「現在要查嗎?」

瑤真忍著怒氣,說:「此時不可查,作戰之時最忌諱查自己人,會亂了軍心。」

青鸞又說:「那我暗中派人去查吧。阿澤那邊也緊盯著些。」

瑤真緊鎖著眉頭,點了點頭。

青鸞見她如此,便安慰的說:「這不是被咱們截獲了嘛!你應該感到慶幸!」

瑤真苦笑了一聲,說:「你怎麼知道就這一封?」

青鸞想了想,說:「也對啊,這要不是一封,可麻煩了……」

青鸞話音未落,只聽帳外一小兵聲嘶力竭的喊道:

「急報!急報!敵軍放火!數隻火怪空襲我營!」

青鸞驚訝的喊道:「這...這麼快呀!」

瑤真聞訊,一個箭步衝出了大營。瑤真定睛一看,天上有不到二十隻火怪,向下方吐著火焰。瑤真從發間拔出琉璃劍,直衝雲霄,悉數將火怪一一斬殺。斬殺火怪之後,迅速降至地面,用掌心之氣滅了地上的著火點。

瑤真沖回營帳,說道:「快宣軍師獬豸!」此時軍師獬豸也正趕到帳內,瑤真見他趕來,說道:「正好找你!那蚩尤要用火攻!我剛滅了幾隻火怪,恐那邊不出半晌,就要有大動靜了!你看先讓誰去請幾隻水龍來?」

獬豸喊道:「元帥!此火有異!不可用水啊!」

瑤真問到:「此話怎講?」

獬豸說道:「元帥,您看看您用掌心之氣滅火的地方,就知道了。」

瑤真走出帳外,見那火滅之處,滲出一灘黃黃的油脂,瑤真用指尖一沾,放到鼻尖一聞,發現還有淡淡香氣,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回身便對獬豸說:「莫非,此火為天油之火?」

獬豸凝重的點了點頭,說道:「據老夫猜測,此火來自某個大道真人的油燈道場,這些火怪便是此油煉成。此油十分細膩,而普通的水龍吐出的水顆粒較粗,一旦遇此油火,油水不溶,會激起千層火浪!到時南洲定會陷入一片水深火熱的境地,後果不堪設想。」

瑤真越聽眉頭越鎖的緊,不過她想了想,眉頭又舒展開來,說道:「那若有比這油更細膩的水,就有了滅火之法吧?」

獬豸笑了笑,捋著鬍子說到:「呵呵,元帥果然聰敏。不錯,只要這水比這油更細膩,便可滅這天油之火。老夫只知這三界比油還細膩的水,只有應龍吐出的水了。」

瑤真驚詫道:「應龍?!這不是上古時的龍中之王嗎?早就在這四洲銷聲匿跡了!現在到哪裡去找他啊?」

獬豸搖搖頭,說道:「據老夫所知,在東洲,有應龍的後代。不過老夫並不知其在何處,尋他也來不及。不過元帥別急,您師父元始天尊的白玉瓶中,在上古時存有應龍吐出的水,也可滅此火。」

瑤真長吁了一口氣,說道:「誒呀!你說你早說啊,繞這麼大彎子!青鸞!」

青鸞聽到瑤真喊她,便說:「我都聽明白了!我現在就去玉京山,把那白玉瓶請來!」

瑤真說:「還是你痛快!叫曦和與你同去,路上多加小心!」

青鸞出了營帳,隨後,瑤真傳令:「傳令三軍!不得用水!水龍雨師,見火休動!先護黃軍,只守不攻,待我號令!」

隨後,瑤真握著淨坤琉璃劍,緩緩上了雲端,心想:蚩尤,你殘害生靈,胡作非為,還敢買通我仙家將領!盜取天油縱火,心狠手毒!一介落魄魔君轉生,還想獨霸南洲不成?!今天,我就跟你做個了斷!

瑤真思罷,便徑直向蚩尤大營飛去......

而此時的蚩尤正洋洋得意,誇讚共工:「軍師真是聰明絕頂!」

共工邪魅一笑,說道:「大王,這樣一來,他們真的是要水深火熱啊!哈哈哈哈!」

其實,在蚩尤先後接到那幾封密函之時,雖心中有些驚喜,但也不敢輕舉妄動,怕是瑤軍之計,故意引其用火攻。

共工狡猾,為蚩尤獻計,說這天油之火是水滅不了的,此密函若為真,我們用火正是恰到好處,若此密函為假,反正水也滅不了,咱們也不虧。還好共工不知,若用普通的水滅此火,火勢會更猛,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可這天油之火從何處得來呢?共工又獻計,說可到紫雲山一借,多半可行。蚩尤詢問原由,共工說:「此密函若為真,也多半是那沒什麼功績的紫雲兵挑起的事,那他要咱們放火,咱們到他那裡借點油,他們也一定會給的。」

蚩尤點了點頭,說道:「還是軍師機智過人啊!」於是,蚩尤便讓共工到那紫雲山的油燈處,共工很順利的偷了不少的油,共工又用邪法將此油化成了數隻火怪和火獸,然後又讓風伯準備好大風,大火一起,大風一刮,這南洲定將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